民国奇人小说 > 为什么我是反派还自带吐槽役 > 145合作与布局

145合作与布局

    “你可没告诉我,长岭剑门那位的实力已经到了这般地步!”

    那声音带着焦虑和不安,

    “如果他不是在恒南这些人面前吹牛皮,不就说明同样是意外遭遇,那心魔敢算计我们,却要对他避开一手吗?若他们真的联手,计划岂不是……早知如此我就不该帮你演那一出!”

    面对这样的质问,对面那人却是依然是眯眼笑着:

    “他的境界比你们高出一截,头脑和胆识也明显占了上风,在气势上让那贪生怕死的家伙生出了忌惮,现在这样不也是很正常的吗?

    “你想要对付的人很强,我以为你早知道这一点,否则又何至于成为你们的眼中钉、肉中刺呢?还是说,你害怕了?害怕被长岭剑门报复?”

    “我当然知道!也早就做好了应对的准备……可那是在凌霖晗也站在我们这一边的情况下!”

    那声音变得更加急躁起来,

    “事先你可没有告诉过我,他们的关系根本没有外界传闻得那么差!以现在的实力对比,只要他们合作,至少也能打败心魔,把魔族大军赶出去。

    “有了共同战斗的合作和信任,之后若还想要利用凌霖晗找凌耀的麻烦,可就难了!没有他,谁还能对付得住那个天才!这对我们根本没有好处!”

    回答的却是一声轻轻的嗤笑:

    “所以说啊,靠别人总是有诸多烦恼,尤其是想着靠别人的犯错来反超……”

    似乎被戳中了痛点,那声音又多了几分恼羞成怒:

    “若不是近年来我们人才凋零,再加上被卧龙国其他几家势力合力打压,又何至于要找外人相助!你敢说这其中没有神龙学院的撺掇和默许吗?!

    “而且这根本不是现在我们该谈论的问题!看样子你早就知道凌耀的实力了,我需要一个解释!”

    “正是因为事情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糟糕,我才有心情说点别的。”

    那人依然显得十分淡定从容,甚至闲适地换了一个坐姿:

    “好歹也是紫仙阁的少阁主,遇事也该镇定一些。再说了,就算事情真的出了问题,该着急的也是我吧?你不过是……顺着他们的意思附和两声,罢了。就算他们知道了,又能如何呢?”

    “话是这么说……”

    尹若冰的声音渐渐弱了下来。但看她的表情,也能瞧出她此刻的犹豫和挣扎,

    “信任一旦破裂,可不是轻易可以修复如初的。师父……阁主大人再三告诫过我们,我可不想为了你随随便便的计划而得罪了他。”

    “看来你们阁主的演算能力倒是有点意思。”

    那人倒是露出了两分兴致,

    “放心吧,我也是惜命的人。只要你不掉链子,一切尽在掌握之中。退一万步,就算那小子果真对紫仙阁翻脸,已经直接和神龙学院结盟的你们,也已经获得了足够强大的盟友,也并不亏什么吧。”

    “但愿如此。”

    尹若冰不满地哼了一声,

    “若不是你能拿出田院长的贴身法宝做信物和凭证,谁会相信你这样的一个才洞虚金劫的毛头小子。这次就算了,姑且信你一次。但是我可警告你,以后再隐瞒于我的话,我也是可以随时中断合作的。”

    “哈哈哈,那就请务必继续相信我吧。”

    那人对尹若冰语气中的冒犯似乎并不以为意,反而笑嘻嘻地做了个请的手势,

    “知道你担心我们两个一起长时间消失会惹人怀疑,现在急着要走,那我就不送你啦。”

    尹若冰只是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双手扯起披风上的兜帽来,盖在头顶,很快转身离开了。

    依然坐在位上的那人,面对尹若冰的匆匆背影,脸上依然挂着“亲和友善”的微笑,哪怕明知对方根本看不见,也规规矩矩地挥手作别。

    而在那背影彻底消失在视野之中后,他的手顿了一下,很快一脸好笑地收了回来,抚在自己的脸颊之上:

    “哈哈哈哈哈,现在的小女娃可真不可爱啊。急功近利不说,连好好同人讲话的礼貌都没有。

    “不过也是啦,毕竟紫仙阁现在,状态的确不好。一想到未来要接管这样的局面,人难免会焦躁嘛。都已经是百来岁的人了,总不至于和一个小姑娘计较。

    “再说了,也正因如此,利用起来才格外顺手啊——”

    似乎只是在脸上搓揉了一下,那人的相貌忽然扭曲变化,最后定格成一副截然不同的面孔。

    “唉,还是自己的这张老脸舒服啊。而且用这张脸,和‘那个家伙’交流也更有说服力一点。”

    他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喃喃自语着,

    “好吧。时间差不多了,该去见下一位……”

    话音未落,周围的景致便从破旧的阁楼转变成了幽深的山谷密林。而在不远处,一团漆黑如墨的影子正漂浮在空中,用两只血红如珠的眸子紧紧地盯着他。

    “唉。居然已经来了啊。好早。”

    他笑眯眯地看向这位面色不善的约客——如果那团黑乎乎的东西算得上有“面”的话。

    “是你迟到了。”

    一道低沉沙哑的声音从浓雾中传了出来。而随着它话音落下,恰巧从空中略过的鸟群忽然颤动了一下身体,直愣愣地一头栽在了地上——呼啦啦地落了一地。

    “啊,是吗?不过不愧是高阶魔族中的心魔啊,只是发出声音就有这样震撼的摄魂之力,实在是出人意料。”

    那双红色的眸子眯了一下,似乎是对对方避重就轻的回答感到不满。但显然比起对方悠闲的态度,它这边要更加急切一些:

    “所以。我已经按照约定来赴约了,你也该履行承诺,把‘那个方法’告诉我了吧?”

    “可惜,来的只是一个分身啊……”

    “事实上我的本体一直都在幽冥界,能够降临于此的每一个本都是分身。若非如此,以你的实力,恐怕也早就直接对我下手了,又何必拐弯抹角地借由我来达成你的目的呢?再者说,眼前的这一个,难道就不是你的分身了吗?”

    “是啊,这可是凤凰木做的分身,非常珍贵呢。我们之间稍微提防一些才正常啊,毕竟你在幽冥界的本体实力与我相当,我亲身前来反而是一种‘冒犯’吧?”

    他点了点头,倒是不避讳这样直白的说法,

    “再者说,虽然作为芒生大世界的人,这么做有些不厚道,可谁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呢?我还想通过你,给自己在幽冥界留一条后路呢。所以至少现在,我们绝对是盟友的关系。在这种事情上,我不会欺骗你。

    “我希望能够借你之手,挑拨他们的关系,不留痕迹的除掉用剑的那个,而让那个个子小一些的孩子能够坐上家主之位。而你也可以利用那个孩子,得到更加完美的附身凭体。互利共赢,岂不美哉?”

    “让我冒这么大的风险,总要展现一下你的诚意吧。”

    漆黑雾气中的红光闪烁了一下,似乎是接受了对方的说法,

    “让我看看究竟是多么完美的凭体,而你又有什么方法保证我能够得到它?”

    “这正是这次邀你前来的目的所在。”

    他袍袖一挥,袖笼中即刻窜出两道青色的火焰,在空中凝聚成型

    ——俨然是凌家主家的平面图!

    “你应该还记得,先前遇到那个孩子时,他的那些特殊的技巧和出人意料的法宝吧?这并非我们的人接触他之后给予他的,而是他自己八年前的机缘所得——那是凡圣境大能,天心祖师所留的遗产。

    “八年前……半大的孩子,还没有摸到气旋境的门槛,根本不可能去探索危机四伏的秘境或者大能遗产,又是从哪里得到这样大的机缘呢?很明显,他的机缘就在此地。这凌家,便是当年天心祖师的陨落之地!

    他的手指移动,点落在地图的中心位置,那里正是凌家的禁地,

    “遗憾的是,我在发现了这处宝藏的同时,更发现了封印这份‘礼物’的巨大阵法——以凌家境地为核心向外延展,街道、房屋、甚至路边的一草一木,一直蔓延至整个凌家,都是阵法的一部分!这是何等恐怖的头脑和力量!哪怕是现在,我也无法破解它。我甚至完全有理由相信,天心祖师的陨落所不定也是这个‘封印者’所为!

    “不过所幸,凌家的这些人虽然生活在这宝山之上,世代守护着这里,却谁也没有发现这份机缘。直到那个幸运的孩子出世,在阵法运转到唯一一个细小破绽时‘无意’得到了宝藏的冰山一角。

    “说实话,一直到今天,我都还摸不透那个‘破绽’究竟是阵法出现了问题,还是封印之人早已算计好了要将一切交给那个孩子……”

    见这家伙大有把整个故事说完的趋势,心魔不耐地开口打断了他:

    “所以你说的那个‘完美凭体’,就在这个小家族的地下,那个什么天心祖师遗产之中?”

    “不……不是遗产。”

    在心魔尚未发怒之前,他露出了富有深意的笑容,

    “是比所谓‘遗产’会让你心动的东西

    “——天心祖师的尸骸!”

    在一段漫长的沉默之后,心魔开口问道:

    “你难道窥觊那副遗体吗?就这样把东西留给我?”

    “说不心动,那才是假的。不过,如果计划能成功,我会得到更重要的东西。作为交换,把遗骸给你并不是不可接受的事情。”

    “那么……那个‘封印者’,还在这里吗?”

    “谁知道呢?不过无论他在不在,他大概都不介意别人用非暴力手段得到这笔财富的——尤其是那个孩子。甚至可以说,只有那个孩子,才最有可能跨过所有阻碍,得到这份宝藏。

    “所以现在你明白,为什么我说只要你帮助他除掉障碍,坐上家主之位,打开凌家禁地,就有机会得到你想要的‘凭体’了吧?”

    他耸了耸肩,

    “不过,我可要提醒你,那个孩子和我是不同的。他的眼睛里可容不得你这样的沙子,更不会和魔族进行任何合作。所以,除了我提出的‘那个计划’,你恐怕不会有更好的方法了。”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你只是单纯向借我的手,杀死那个会打雷的小子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捂住肚子,擦着眼角的生理眼泪,毫无形象地大笑起来,

    “你可真幽默。以我的身份和实力,对付那样的小家伙还需要借由你来做吗?他只是我的计划里一个不怎么安分的踏脚石而已。

    “现在,也不过是他马上就要完成他的‘本职工作’,准备要‘寿终正寝’罢了。”

    “……说不定比起我,你更像一个‘魔族’,田羲院长。”

    被魔族点名道姓,田羲只是摆了摆手:

    “别这样说啊,我这点算计又怎么比得上你直接操控别人心智的力量呢?如果你觉得我像‘魔族’的话,只能说明你对‘人类’的了解实在是太少了。”

    “我对你许下的不动手承诺有些怀疑了。你看起来可不像是会乖乖等结果的人。”

    “哎,那不一样的嘛。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不就已经发誓过了吗?你也知道誓言对我们这个层次的人有着怎样的束缚力吧?至少在这次事件里,我是不会对你动手的。”

    说罢,田羲将空中的火焰一收,从袖袍里拿出了一块方方正正的水晶,向心魔抛去,

    “这是隐息石,可以帮助你藏身于那个孩子身上,是我的一点诚意。你可要收好了。为了计划保密,以后我大概也不会再联系你了。”

    “……最好是这样。”

    那团黑色的雾气上下跳动了一下,将那水晶吞没。而它瞳孔中红色的光则渐渐熄灭下来。

    一阵风吹过,那雾气很快消散在空中,再无踪影。

    “我当然是不会对你动手的。”

    田羲摸了摸自己下巴上的胡茬,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魔族……可是‘天眷者’的‘猎物’,哪轮得到我这个老头子来出手?

    “什么遗产、遗骸……只要落在‘天眷者’手里,到最后还不都是老夫的东西……

    “好吧,看看那孩子现在在做什么。可别最后在他身上出了差错。”

    田羲低头摸索了一阵,终于从袖笼中取出了一块圆溜溜的镜子。

    那镜子的样式很是普通,边框上脱落的金漆更是让它显得廉价。但田羲慢悠悠地用手指敲了敲镜面,低声念了一段咒语。

    那原本倒映着老人面孔的镜面便忽然漾起一圈圈的波纹,画面也渐渐变作他处,最后浮现出一个陌生的场景来。

    老人微微蹙起眉头,似乎在思索着这究竟是何处,便听见镜子里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尤大老爷啊,您这些年在做这东南州府,对凌家‘颇为照顾’,晚辈实在是心生感激啊!这不,今天还特地带着这不成器的小子拜访您、亲自来给您祝寿了!

    “您看,这是贺礼!听说我凌家的小辈们不懂规矩,这几年都没给您送好东西,晚辈今年这不是给您带了成倍的来了吗!

    “哎哟,您别哆嗦啊!您看您这模样的,怎么好像我们是来吓唬您、给您折寿似的?实在是让其他客人也吓着了,多不好?今个儿可是个大喜的日子啊,您要开心一点啊!”

    提着沾血的承影剑、满嘴场面话的凌耀,一脸懵逼、不知所措的凌霖晗,脸色发青、哆哆嗦嗦的州府尤焕志及众宾客,还有院子里三五只横尸的六阶妖兽黑山玄纹豹……画面里一应俱全。

    哦,这豹子,好像是尤焕志看家护院的妖兽吧?

    也难怪尤焕志脸色那么难看了——这是被威胁上门了啊!

    “啊!对了!只是这点礼物哪够啊!我还去城南请了乐队,给尤老爷这宴会助兴!!来来来,快上来!正好活跃一下气氛!”

    凌耀好似压根儿没意识到自己所作所为有何不妥,还一脸兴奋地拍手吆喝着。很快,一串穿得花花绿绿的队伍涌了进来,把整个大堂占得满满当当。

    饶是田羲这活了大半辈子的老人,乍一看这副场景也要愣上一愣。半晌,他这才一脸好笑地摇了摇头:

    “年轻人,真是朝气蓬勃、活力四射啊……如果不是‘天眷者’的缘故,说不定这样的小子更合我的胃口。”

    “希望五年之约践行的决战日里,你也能像现在这样……充满活力地,扮演好‘宿命之敌’的角色,迎接……结局。”

    镜子里的画面熄灭了。

    ==必须吐槽==

    请凌耀先生好好反省一下,同样是反派,你为什么和人家比差了那么多?!你就只会皮!皮!皮!(捏柴犬脸.jpg)

    http://www.minguoqiren.org/xs/70139/2490491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nguoqiren.org。民国奇人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minguoqiren.org
江唯林南烟大唐扫把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