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人小说 > 为什么我是反派还自带吐槽役 > 143反派耍无赖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143反派耍无赖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哈——唔……”

    课堂上,袁天峥仰面朝天,展开嘴巴打了一个毫无形象的哈。

    “峥哥,昨晚又熬夜啦。”

    坐在他背后的林佳鑫嬉皮笑脸地用胳膊肘捅了一下袁天峥的腰,

    “最近看的又是哪本小说?”

    袁天峥用余光瞥了一眼正在台上滔滔不绝的语文老师,而后将背往后头一靠,悄声应道:

    “还是那本《乾坤大道》呗。袁老头搞到了我的账号密码,会翻我的阅读记录的。我哪敢瞎看别的。”

    “那本多没意思。你上次跟我说的时候,我还特意去瞅了一眼,不就是几年前的俗套龙傲天剧情嘛。”

    林佳鑫撇了撇嘴,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而且以那作者的更新速度,用来打发时间我都看不上。亏得你还能坚持下去。”

    “我看的少嘛……全当个乐子陪袁老头看也还成。”

    林佳鑫嘀嘀咕咕着似乎还想要说什么,就看见台上的语文老师忽然把凌厉的目光扫了过来。这俩交头接耳的混小子立刻乖得像鹌鹑一样坐正了,仿佛自己一直都是这么个三好学生的模样。

    以这位老师的“凶名在外”,至少这堂课上,林佳鑫是不敢在找袁天峥说话了。

    而除了没有被老师点名批评的情形,袁天峥也为话题的及时打断松了口气。

    再说下去,他可就解释不清那么一本“没意思”的小说,为啥会让他看得他现在直打哈欠了。

    更不要讲如果被林佳鑫这个大嘴巴知道,自己是因为觉得反派太帅了而激动得大半个晚上没睡着觉,那就更丢人了。

    纵有悍敌无数,仍威如山岳,有睥睨天下、所向披靡之势。踏虚而持长剑为令,雷电如千军万马听其所号,为其所用!

    那种震撼人心的场面,绝对会让每一个心怀仙侠梦的人都无比向往。

    更不要说他这个刚刚开始接触网文的小白了。

    唯一的问题就是……这么帅的,为什么是个反派?

    虽然他看的小说的确不多,但就是这为数不多的小说里,却已经足以清晰向他传递某种潜藏的观点——主角是无与伦比的、英明正确的,并且将会得到光明未来的。

    如果转化成大老鸽的说法,那就是哪怕是个癞蛤蟆,只要是主角,那都能被作者写成镶珍珠铺宝石改风水聚人气的9999金蟾蜍。

    而反过来,故事的反派则至少也是偏执错误的,并且大多不得善终。

    而现在的小说剧情,在让坚定的主角党袁天峥小朋友在对凌耀打架的阵势无比艳羡的同时,又感到十分别扭。

    如果反派是坏蛋,那他喜欢坏蛋,就是三观不正;可如果反派不那么坏,那他将来看到反派的凄凉下场时,岂不是更难过了吗?

    所以有时候袁天峥也会疑惑,为什么饭桶儿姐姐他们就不会有这样的烦恼呢?

    显然,对成年人而言,清晰地区别小说与现实的差距、对小说中人物角色的命运保持理性的情感,并不是什么难事。但对一个刚上三年级的小朋友来说,恐怕就比较困难了。

    可是话说回来,小说只是虚构出来的“小说”,人物角色只是停留在纸面上“人物角色”……

    真的是这样,而已吗?

    ……

    凌耀这会儿可不会晓得,吐槽役当中的某个未成年吐槽役正在因为自己而感到苦恼。在天坑一战取得胜利之后,他安排前线士兵打扫战场的同时,也立刻下令后方队伍向前推进,准备把营寨直接压到天坑附近——这里的地形稍加利用,就可以打造易守难攻的堡垒。

    而且,严格意义上来说,这里处于恒南的边缘。等他们把魔族大军推离凌家地界,这里完全可以变成主家在边远地区的一个新的驻守点,各个支族的人都不方便直接对这里进行渗透。

    这无论对他们是抵御魔族还是对付其他家族都非常有利。

    当然,作为一个指挥,实际的执行工作大多不需要他去亲力亲为。

    更何况队伍中唯一的不安分因素,凌越然,刚刚才被自己“恐吓”过,近期应该也不会蹦跶得太厉害。

    所以在下达了命令之后,凌耀将许廷信留了下来,带着两三个护卫便赶回了恒南的前线大本营。

    虽然通常情况下,战报都会由副官和信使带回大本营,并不需要凌耀亲自跑一趟。

    可一来,按照当前形势发展,魔族很快就会被赶出凌家地界。介时,抵抗的主要压力就会落在卧龙国的官方队伍上,他们凌家的战略布局需要调整,兵力也会收回以保证边界安全。

    这么大的事儿,他不亲自来找凌霖晗说一下,也不太现实。

    这二来嘛……他取得了一个那么大的阶段性成果,还听吐槽役们说凌霖晗那头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大麻烦,他能不亲自去恒南那群毛头小子面前嘚瑟一下吗?

    正所谓,富贵不归乡,如锦衣夜行……算了。这话据说出于某个吐槽役所在世界里最后死得很惨的一个大佬,他还是不要乱立flag了。

    不过显然,他还是小看了所谓主角遇到的那个“前所未有的大麻烦”。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咱们这儿就不属于卧龙国境内了吗?!为什么他们要把他们都觉得棘手的魔族推给我们!简直是疯了!”

    当凌耀掀开大本营主营营帐的帐布时,就听见凌远东气得跳脚的大喊。

    看来这家伙的暴脾气并不完全是针对于自己的啊……凌耀挑了挑眉,居然还有几分释然和看戏的意味。

    “但是刚才那伙人的态度可不像是和我们商量……”

    坐在一旁的凌连鹏捏着晴明穴,露出了焦虑的表情,

    “凌家虽然这几年势头上来了,但在同阶层实力的其他家族面前仍显羸弱。他们在这个节骨眼上收回大量兵力,把那个高阶魔族丢给我们自己解决,背后肯定有其他家族势力的影子。有那么强大的靠山,他们怎么可能轻易松口?”

    “只怕他们不是不会轻易松口,而是根本不会松口!我们和官方的人没有私交,平日里关系并不紧密,也拿不出更好的东西讨好他们。他们怎么选也是……”

    凌博峰蹙着眉头,说着说着便叹出一口气来。

    “但我们已经接触过那个高阶魔族一次了。有它在场,我们的兵力和魔族大军相比根本不是对手!否则上次晗哥和冰灵仙子也不会被坑得差点回来不成!”

    “所以卧龙国那些家伙才更想要甩锅了啊。就算咱们搞不定,也能替他们打头阵,消磨魔族军队的力量……啧。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帐篷里一时间气氛凝重,以至于居然没有一个人发现门口杵着那——么大个的凌耀。

    凌耀左看看,右看看,发现凌霖晗小朋友好像不在帐篷里,顿时失去了继续在这里的兴趣。

    不是说恒南这些人正在讨论的事情不重要,而是他们所说的实际内容实在没什么营养,而且最终能拍板下决定的人也不在这里。他这时候进去插一嘴,不是尴尬冷场就是再演变成一场大型拌嘴现场——那多无聊,咸鱼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好吧?

    然而正当他准备抽身离开,去外头找凌霖晗的时候,背后却忽然传来了一个陌生而熟悉的声音。

    “长岭剑门的凌耀师兄……?”

    此话一出,不仅是凌耀回头看那说话之人,营帐里的所有人都齐刷刷地把目光甩了过来。

    面对一大片如同刺针般的目光,脚底抹油计划失败的凌耀颇有些咬牙切齿地挤出一丝笑意来,对着眼前的女子说道:

    “好久不见啊,紫仙阁的冰灵仙子。”

    别看这位一副犹犹豫豫柔柔弱弱颇为忌惮的模样,都已经是洞虚巅峰的人了,还能眼神不好到认不出他来的地步?

    这分明是演戏,把他一大好青年塑造成听了半句坏话就会把当事人杀人灭口的大魔王!

    再加上尹若冰这段时间在恒南聚了不少人心,平日里表现得也颇为强势,此刻在他面前一示弱,可不就是在他和恒南之间火上浇油吗?

    尤其是恒南领头的那些还大多是一群青春期没过完的毛头小子……简直是被高级美人计忽悠得团团转!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好。虽然吐槽役们总说这是“正宫娘娘”立稳自己“正宫地位”的手段,但凌耀可不相信,这位紫仙阁的少阁主会对凌霖晗情有独钟到这种玩小伎俩的地步。

    虽然现在还不知道尹若冰所图究竟为何,可也正是因为不知道,所以才更值得警惕才是。

    因此不等尹若冰再发话,凌耀直接把话头抢了过来:

    “我是来找凌霖晗的。他人在哪儿?”

    尹若冰眨了眨眼睛,把目光向旁出一瞥,: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

    演!你就接着演!这假装假装自己不知道的样子可还行!你以为你是俄罗斯套娃啊!

    不愧是吐槽役口中凌霖晗的“官配”or“正宫”,特么招人厌的程度和主角简直不分伯仲!

    虽然凌耀自己也经常演得有来有去,说几句阴阳怪气的话来把别人气得不轻——但是自己气别人、自己算计别人和自己被别人气、被别人算计,那能一样吗!

    谁对自己还不是个国际驰名双标了!

    更何况对方演技拙劣得简直像是对他挑衅,居然还真的有“观众”愿意捧场,作为一个“专业人士”他真的一肚子槽想吐。

    而且,更让他看不上这种“戏”的本质原因其实是……就算这妞儿演得再好,那又如何呢?

    把恒南这群虾兵蟹将挑起来对付自己,难道自己就会忌惮或者害怕了吗?

    连出发点都是徒劳可笑的,又有什么资格被自己看上眼?

    而对深谙其道的凌耀而言,对付弯弯绕绕的小手段,最好的方法就是……

    “既然你们不清楚他去哪儿了,那我就在这里等他好了。”

    凌耀这般说着,竟是干脆直接钻进了营帐里,在一群人懵逼的目光中大大咧咧地拉开主座的椅子,一屁股坐了下来,还闲适地翘起了二郎腿,开始履行了自己的反派“义务”:

    “甭管他这是去青楼听曲儿了还是下水摸鱼儿了,反正我也不急,一直等到他回来就好了!”

    “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这种时候还惦记着喝花酒!”

    虽然旁边的人都一副看憨憨的目光看着他——到底谁喜欢喝花酒根本不是现在的重点啊!

    果然,凌耀压根没理会凌远东的话,反而是向哄小动物一般对着这些人招了招手:

    “大家也别拘束,你们刚才不是在聊卧龙国官方甩锅的事儿吗?继续继续。就当我不在啊。”

    所有人心里都只有一句话:这特么不是无赖吗!?

    刚才他们没看见也就算了,现在这人都已经搁在眼前了,还是个他们共同的“敌人”,谁能真当他不存在啊!

    而且有这家伙在场,一些恒南核心利益的问题,谁敢开口谈?这不是泄露机密吗!

    他倒好,一副自己才是主人的模样坐在主座上,都已经开始无比自然地对他们“发号施令”了!

    尹若冰也是愣了一下,显然是没想到凌耀早就对自己和恒南的关系破罐子破摔了。

    或者说,凌耀凭借自己的绝对实力,就压根没把恒南这些人放在心上——这反倒显得她这边的心机算尽落了下乘。

    只不过,哪怕再“下乘”的算计,都有它的意义。

    凌耀觉得恒南的这些上不得台面的“小喽啰”威胁不到自己,对他们的跳脚既不愤怒也不报复,把目光全部放在了凌霖晗这个有资格成为其对手的人身上。

    这固然是有胸怀和少年锐气的做法,却是漏算了这些人所形成的的大环境对凌霖晗的影响。

    也许凌耀觉得自己和凌霖晗之间不过是实力高下之争,再不济也不过是输人一筹。可这场争斗一旦掺杂了更多恩怨情仇的因素,最后就很可能演变成……

    生死之战。

    而她既然无法正面与这位天才交手,又想要为紫仙阁打压其他有威胁的门派,她就必须利用自己的所有筹码,抓住每一个机会,算计每一分可能,把实力之外的所有有利因素都握在自己手里。

    然后,借一把刀……

    半晌,见凌耀一点离开的意思也没有,甚至还好奇心满满地反复催促他们赶紧讨论怎么处理卧龙国的事情——凌连鹏终于还是坐不住,请人去把凌霖晗请过来主持大局了。

    毕竟,他们再不喜欢凌耀,也实在没有勇气在凌霖晗不在场的情况下对这位出招无章法、行事肆无忌惮、说话还直白犀利难反驳的璞相境大佬面前大放厥词。

    然而不等凌霖晗出现,一个他意料之外的人却率先对凌耀开了口:

    “既然你也听见了我们遇到的麻烦,那你又有什么想法?”

    如此平静发问的人,居然是凌远东!

    http://www.minguoqiren.org/xs/70139/2490491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nguoqiren.org。民国奇人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minguoqiren.org
江唯林南烟大唐扫把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