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人小说 > 为什么我是反派还自带吐槽役 > 106来听一段赛况解说

106来听一段赛况解说

    事实证明,南荣和秋这种靠看别人记忆来填充知识储备、掌握人心手段的理论派,一旦在实战中遇到凌耀这种没皮没脸的实力派……就蔫了。

    所以在凌耀满脸无辜、装傻充愣的强势演技下,顶着所有人质疑目光的南荣和秋体会到了什么叫技不如人。

    怪不得这家伙明明在自己面前那么嚣张不羁,在神王庙众多祭司面前却表现得诚惶诚恐、仿佛加入了神王庙对他来说是多么大的荣幸和恩泽……

    不就是为了能立住自己纯良无害的人设,然后在这种时候反将一军,让其他人以为自己对他的恶感不过是仗势欺人的小孩子脾性呢?

    奸诈!狡猾!

    其实南荣和秋自己也常常用这招对付别人,这种卖乖得便宜、得便宜卖乖的手段被他用得可谓是炉火纯青……

    但他没学过该怎么对付用这种方法的人啊!

    于是,在凌耀的“一顿操作猛如虎”,和他不知所措无言以对的“衬托”之下,凌耀很快摆脱了“杀死祭司候选人”和“不敬神王庙”的嫌疑,得到了神王庙的初步信任。

    而成为“炮灰”的南荣和秋,则收获了一波背地里的闲言碎语和嫌弃的白眼,以及达奚康的教训。

    不过,达奚康何许人也,怎么会不知道凌耀实质上并不像他所表现的那般恭敬和惶恐?

    但是,有些事情,哪怕你看出来了,也没有证据。

    这种时候戳破,反而让人以为他是仗着大祭司的身份打压新人,落了下乘。

    更何况他既然混入神王庙,必定是有所图谋,日后总会露出马脚。

    若是不威胁到自己也就罢了,若是牵连到自己,只要自己心知肚明,不至于被骗住便是。

    可惜,南荣和秋毕竟是小孩子心性,想要对付一个人,抓住一点把柄就想要动手,这才会把自己陷入被动之中。

    “你或许不喜欢他,但把他收入神王庙却是板上钉钉、不得不为。能够与蛇通灵之人,若是没有及时除掉,让他暴露在了大众面前,我们神王庙便再没有对他动手的理由,只能加以收揽。

    “哪怕他不是流川人,我们也得想方设法把他变成‘流川人’。

    “你与他有私人恩怨,这我大可不管。但若是撕破了脸皮,非要同他斗个你死我活,便难免被人抓住把柄。

    “和秋,我曾许下诺言,今生只带一个弟子。

    “但这‘一个’弟子,却不是不可以换人的。”

    达奚康这番话,无疑是给南荣和秋敲响了最严厉的警钟,也让他重新认识到,一个“能够驱使蛇”的人对神王庙来说究竟多么重要。

    通天蛇灵,是流川的神!

    能得到蛇的青睐,就已经是流川人最大的荣耀。

    可现在,居然能出现一个让蛇都为之听命的人?

    要么,神王庙所宣扬的通天蛇灵为尊、蛇灵神圣不可侵犯等一些理论,都是屁话;

    要么,这个人就必定是蛇灵的使者——

    甚至可能就是传说中的“神王”!

    神王庙当然不会接受自己宣扬的理论、立足的根本变成屁话。

    所以他们要么早早对其杀人灭口,要么便只能尽力招揽下来,尊他为“蛇灵之选”,让他的存在更加稳固神王庙的地位。

    这一点南荣和秋并非不懂,但他终归还是被私人恩怨蒙蔽了眼睛,下意识地低估了这件事的重要性。

    以往和其他人谈话的时候,南荣和秋总是能做到镇定从容。

    因为他通过自己的能力,可以知道对方所有的经历、了解对方的所有弱点、掌握对方所有的秘密……

    这让他在一开始就占据着绝对的优势。所以无论他是乖巧可爱还是气焰嚣张,总能牵着对方的鼻子走。

    可凌耀不一样。凌耀身上的秘密阻碍了他的“窥视”,让他顿时无从下手,在一开始就处于了某种心理上的劣势。

    而且凌耀也不是可以随便糊弄的普通人,总能够轻而易举地看穿自己的把戏。这只会让本就技不如人的他变得越来越焦虑不安。

    以至于到最后,这种不安已经扩大成了恐惧,让他方寸大乱,不由自主地想要毁掉这个唯一的不确定因素。

    但如果抛开这一点、冷静下来想想……他好像也实在没什么理由三番两次去找凌耀的麻烦,不仅得不到好处还给自己惹了一身麻烦……惨。

    可现在想要挽回这段关系,恐怕就很困难……

    “和我合作?可以啊。”

    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再找上凌耀、想要道歉并且谈合作的南荣和秋:???

    这么轻松、这么好说话吗?

    那我为什么要纠结那么久??

    “本来嘛,我的确不想跟你再扯上什么关系了。毕竟你实在算不上一个合格的合作者。

    “不过现在,你所代表的不仅仅是你自己,而是大祭司一方的势力。而我这边的处境,也稍微有点变化,希望能够得到神王庙更多的资源倾斜。

    “既然如此,我也可以再给你一个机会。

    “合作嘛,讲究的是平等互惠。我说过了,只要你们能够提供足够的好处,并且没有触犯到我的原则性问题,哪怕我不喜欢你,也不妨碍我们之间有限的合作。”

    南荣和秋:那我当初为什么要绕那么大弯子?

    我不累吗我?气死。

    凌耀当然能看出来南荣和秋毫无遮掩的表情,忍不住吐槽道:

    “我也很奇怪你当初脑子进了什么水要,居然想对我空手套白狼?想得那么美怎么不去做梦呢?

    “大祭司唯一弟子这个身份,的确给你提供了不少便利,让你变得有恃无恐。可手里的权力再多,现在终归还不是属于你自己的东西。

    “你就不怕哪天达奚康一个不高兴,把你逐出师门?你虽然天赋异禀,可也不是不可替代的……”

    “我当然知道,不然我为什么……”

    “哦~那就是知道,但还不够怕咯。”

    南荣和秋:……这人真的好烦。

    “好吧好吧,我不说了。以前小孩子带多了,遇到你这种小鬼就忍不住唠几句,是我的错。”

    凌耀忽然摆了摆手,伸了个懒腰道,

    “我就当你已经明白了。那么接下来的谈话还是单刀直入吧。你,准确的说是大祭司,想和我做什么交易?”

    看到凌耀忽然转变的态度,和他面无表情的脸,南荣和秋却似乎忽然明白了什么。

    眼前的这个人,并不是厌恶利用别人去达成目的的手段——毕竟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这种“圣母”如果不是有高人庇护,那就是活不过两章。

    但他厌恶某些人打着“为你好”、“在帮你”、“你应该感激”之类的名义,满嘴“仁义道德”、“爱与理想”,实际上却是不择手段地利用对方获取利益、满足私欲。

    比起真小人,凌耀更讨厌伪君子。

    而遇到南荣和秋这样的小孩,他在厌恶之余又觉得惋惜,继而更加厌恶——这种厌恶或许不是针对南荣和秋本人,而是他背后整个神王庙的风气。

    当他终于放下厌恶,准备开始谈合作的时候,并不代表他改变了想法、认同了南荣和秋这样的人

    ——而是他终于认为南荣和秋已经无药可救、不在执念于去改变对方的时候,暗藏的愤怒和厌恶就会变为冷漠淡然,让他真正变成一个看戏吃瓜的旁观者。

    这让南荣和秋松了一口气。

    但又让他隐隐觉得自己正在失去某个重要的机会。

    “老师知道你的忧虑,所以一定要借郎岳大人的势力在所有人面前露脸,防止自己被埋没。

    “而郎岳大人也借由你得到了功勋。这是公平交易,老师不会责怪任何人。

    “不过……虽然不知道你和郎岳大人究竟谈到了哪一步,但老师让我转告,郎岳大人在神王庙的地位虽高,却终归是从前的大祭司,而不是现在的大祭司。

    “哪怕郎岳大人是你的推荐者,可太早站队的话,未免不智。

    “谁能给你更好的资源,提供更大的权力……想必你心里早已有数。就要看,你究竟想怎么选了。”

    “嗯……这话说得倒不错。”

    凌耀装模作样地点了点头,而后忽然打了个响指,笑道,

    “那么,也该稍微展现一下你们的诚意了吧?”

    南荣和秋也逐渐掌握了节奏,进入了谈判的状态:

    “老师说了,只要你进入神王庙,哪怕无法绕开神王尊像,让你担任祭司之衔,但神王庙也会给你等同祭司的礼遇。

    “你可以到藏宝阁任意挑选一件宝物或功法秘籍,也可以随时借阅神王庙的历史和传记资料。”

    凌耀挑了挑眉头,显然是有点感兴趣。

    流川之所以封闭,被神王庙数百人统治了上千年,其根源不在于资源,不在于信仰,而在于他们控制着流川的所有书籍。

    只有神王庙才掌握知识,这让其他部落的人生而蒙昧,无法摆脱思想的枷锁,只能敬奉神王庙以获取知识,从而形成了对神王庙无上的尊崇,将源源不断的人才、宝物等等输送给神王庙。

    而能把书库开放给他,虽然对神王庙来说不是什么大事,但这的确是一个接纳他为自己人的信号。

    而且……他现在也的确很需要这些资料。

    “此外,老师还说了。如果你有一天想要离开流川,神王庙不会拦你。但神王庙会制造你因故身亡的消息,所以你只能悄无声息地离开,并且永远不再踏入流川林区。否则,你就会变成神王庙的敌人。”

    凌耀嚯地一下站了起来:

    “好吧。作为交换,我也给你们一颗定心丸。我不会公开站队,也不会动摇大祭司的直接利益。如果你们给的利益足够,我也随时可以终止我和郎岳的合作。

    “至于你,我不会公然表现出对你的不满,让你在其他人面前难做。这一点你也大可放心了。”

    南荣和秋总算舒了一口气。

    “至于你们许诺的东西嘛……藏宝阁一事,我想还是放在新任大祭司选出之后,我与他一同前往。

    “但书库那边,我现在就想去看看,你们应该不介意吧?”

    “当然可以。跟我来吧。”

    书库里放的东西其实并不稀罕,也无机密。只是神王庙担心有人造反,所以管控严格,不能外传。

    只是给凌耀一个人看看,实在兴不起什么风浪,索性便让他去了。

    而且凌耀对神王庙有需求,这其实是件好事。

    有需求,才会有牵制,才能好拿捏。

    所以无论是达奚康还是郎岳,都不介意对凌耀做一个顺水人情。

    但是……

    “你想等新祭司选出?要知道,这些年风头大盛的祭司候选人并不是没有,但最终被选中的人却是寥寥无几。

    “别说新出的新祭司是不是你的同伴,就是今年有没有新祭司,都还难说。你就那么有信心,韩涵林可以被选上,而且在藏宝阁帮衬你?”

    凌耀却是笑了笑:

    “说实话,我是没什么信心。但是……”

    【这场比赛的一开始,A君就展现出了自己看不起主角的态度,并对主角肆无忌惮地开出了嘲讽。看得出来,A君十分自信啊!

    【好!A君打出了一套组合拳!干净利落!什么!他还还问候了主角的全家!太强了!全场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

    【不好,主角好像发飙了!这会让他的实力发挥失衡的!这个时候,场上的心理素质非常重要,就要看主角能不能稳住了!】

    【好的,A君现在占据了优势!现在他要扩大优势,一招定胜负了!非常好!!A君这一招腿法用的非常漂亮,时机和力道都正正好!】

    【反观主角,状态似乎越来越差了。不过看能量的波动,应该是在蓄大招吧?】

    【哎哟,这个时候蓄大招,实在是冒险的举动啊。你看,A君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打算速战速决呢。】

    【好!!A君A了上去!不愧是A君就是这么A!这应该是这场比赛的最后一招了!马上就要见分晓了!】

    【完美!A君打出了GG!逆袭成功!恭喜我们的主角!!他是今天的冠军!!!】

    正在听现场“直播”并且刚刚学会什么是“A上去”和“打出GG”的凌耀:

    “但事实胜于雄辩嘛~”

    不过……希望等他出场打架的时候,某位老鸽不要用这种赛况解说的方法来描述自己吧……

    好傻。

    http://www.minguoqiren.org/xs/70139/2490487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nguoqiren.org。民国奇人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minguoqiren.org
江唯林南烟大唐扫把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