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深入敌营

    俗话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虽然凌耀觉得以自己这身份混进神王庙,无异于披着虎皮的小兔崽子往老虎窝里跑。

    但前有切切实实的利益诱惑(换完承影剑之后他在宗门可是穷得很),后有另一只大老虎瞿倩玲在背后胁迫……咳,这话可不能让大师伯听见。

    总之凌耀最后还是屈服,带着不知道自己差点就被抛弃的小蓝条,跟随神王庙的侍从,前去面见了祭司郎岳。

    虽然大师伯不怎么待见他,但也不至于在自己为她卖命的时候见死不救。

    所以和昨天相比,至少现在他背后还有瞿倩玲在,比先前相比多了几分底气,也有了保全性命的退路。

    但在神王庙里见到郎岳的那一刹那,凌耀还是在心里扑通扑通打起了退堂鼓。

    好家伙,这位不就是当时站在达奚康背后那个同样是破空境的祭司吗!气势十足不说,还特么是个笑面虎啊!

    不过好在凌耀的表情管理还算过关,终究没在人家面前破功出洋相漏气势。

    而且,现在是郎岳有求于他、拉拢于他,他可不能先露了怯。

    这条不知为何、暂时听命于他的冰蟒,就是他在这场“谈判”中最佳的筹码!

    ……

    进门倒茶的侍从推门而出,如释重负地叹了一口气。

    那位年轻的男子进入房间后,已经和郎岳祭司攀谈了两个时辰。

    这也是他第五次进去换茶水。

    但他每次进门的时候,那两个正在“谈笑风生”的人就会不约而同地紧闭上嘴巴,目视着他换上新茶,倒满茶杯,然后再端盘离开……

    侍从表示压力很大。

    他已经服侍了这位郎岳大人许多年,甚至是这位大人刚进入神王庙时就已经是对方的侍从了。

    可他从未见过这位大人同其他人攀谈过如此之久——哪怕是郎岳身为大祭司时,和那些部落首领谈话,也从未这般。

    他也大概知道,大人把这位青年招来的目的——因为他值得神王庙招揽,而郎岳大人想要做他的第一介绍人,把他拉拢到自己麾下。

    这位大人虽然被迫从大祭司的位置上退下来,可从未放弃过再次登顶的野心。

    想必,他是把这个年轻人当成了自己重回巅峰的一个最好契机。

    所以这般郑重,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但是……这时间也太长了。

    如果不是他进去倒换过茶水,知道这两个人一直都坐在塌上谈话,他都快怀疑朗大人是不是忽然换了性向,对眉清目秀的小青年感兴趣了。

    这并非郎岳的谈判能力下降,或者他曾经委任大祭司的威严在岁月流逝中衰退。

    而是他的对手,比想象中要厉害。

    那个青年人,不仅拥有被拉拢的资本,也懂得如何利用这笔宝贵的“财富”;并且会用最佳的话术,在不激怒郎岳的情况下,去换取最大的利益。

    这样厉害的人,如果能拉拢过来最好,可万一……

    吱呀——

    大门被推开了。

    “你怎么还在这里!”郎岳蹙着眉头,大声质问道。

    “对……对不起大人!是我走神了!非常抱歉!”

    侍从连忙跪了下来,伏在地上。

    不过好在会客室早就设下了隔音禁制,哪怕他站在门外,也不可能偷听到他们的谈话内容。所以他也不必担心郎岳会怀疑于他。

    “哼。这次就算了。下不为例!对了,快去通知后厨的人准备!这位尧麟大人,今晚要留在神王庙用餐。”

    “哎呀,朗大人这样客气,鄙人不胜惶恐呀。”

    那位青年笑眯眯地摆了摆手。

    “那怎么行!你现在可是我们神王庙的贵客,自然要好生招待着!就你这能耐,别说敬你一声大人,便是直接授予你祭司的职位,那也不在话下!”

    “诶!鄙人也不过是蒙受天恩罢了,哪能比得上诸位祭司大人呢?朗大人可别妄自菲薄呀!不过大人既然邀请,鄙人也不敢拒绝。这顿饭,还要多谢大人款待了。”

    侍从:……你们的谈话内容都那么可怕吗?连天降祭司都可以谈?还好没让我听见!

    那青年的头巾上突然弹出一个蓝色的布头,发出了“嘶嘶嘶”的声音。

    “哈哈哈哈,当然,不会亏待冰蓝大人!”

    郎岳顿时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那侍从瞥了蓝色的布头一眼,定睛一看,才发现那居然是一条蛇类妖兽!

    而且以他丹阳境的实力,居然探不清这蛇的虚实——说明对方至少也在五阶之上!

    能和五阶的蛇类妖兽相处如此亲密,甚至隐隐有听命之势。怪不得郎岳大人那么迫切地想要招揽这个人!

    那侍从似乎终于回过神来,头在地上又扣了一扣,领命去了。

    经过长达四个小时的“友好交流”,凌耀凭自己三寸不烂之舌,终于打消了郎岳最开始对自己“外人”身份的怀疑——或者说是装作不再怀疑;

    接着,他在郎岳面前大秀自己的立场和态度,给了对方一颗“对方不是神王庙其他人已经拉拢过的间谍”的定心丸;

    然后则是双方商谈“利益”和“好处”,互相试探底线、互相亮筹码晒肌肉的阶段。

    最后,经过长达两个多时辰以及被作者省略了一万余字的拉锯战,两只狐狸终于达成了初步共识:

    凌耀不加入神王庙,不签订契约和文书,并且明面上不站队;但他会被郎岳“推荐”到神王庙所有人的视线中,并且在各类重大活动中站在郎岳这一边,为他增加筹码和话语权。

    而郎岳也会利用自己的身份地位,给凌耀在神王庙活动提供最大限度的便利。

    这场“谈判”无疑是精彩的。

    但现在一切都还只停留在口头,还没有落到实处,两个人也尚且没有被绑在一辆战车上,所以这些“共识”最终还是要看双方能不能落实下去。

    呃……讲白了,就是谈了,没签合同,关键时刻可能屁用没有。

    当然,这已经是凌耀能力的极限了。毕竟他现在也什么都还没有付出,怎么能指望一只老狐狸在什么收获都还没有的情况下,对他进行大量的投资呢?

    所以总的来说,凌耀对这次心力交瘁的谈判结果还算满意。

    就是……真的很累。

    别看他和这位老哥聊得有菜有汤有滋有味的,经常聊着聊着背后冷汗就下来了,全靠一张假笑脸撑着。

    毕竟是一位敌方阵营的破空境大佬啊!

    不过,现在还不到他撤退的时候。

    郎岳留他下来用餐,还带他参观神王庙,就是要完成担任“介绍人”这件事。

    而他也可以趁此机会,侦查到神王庙的内部结构,以及打探出所谓“圣泉”的位置。

    他也知道这很冒险,但他能怎么办呢?不帮大师伯干活,回去也得死!

    惨。

    也不知道掌门师伯和自己什么仇什么怨,偏偏找了大师伯来替他镇场子呢?明明是来砸场子的呜呜呜!

    郎岳热情地带着他参观了神王庙一圈——当然,圣泉等禁地是不可能让他看的。

    不过,凌耀借此也可以将各处宫殿的大致结构勾勒在脑海中。以他现在璞相境的实力,过目不忘并不是件难事。

    然后接下来……郎岳带他面见了大祭司,达奚康。

    虽然说丑媳妇也要见公婆(这是什么鬼比喻)嘛,但是,在神王庙里,由郎岳带着他去见达奚康,还理所当然地见到了南荣和秋……

    说实话,凌耀还觉得蛮尴尬的。

    并不需要郎岳和凌耀本人多做介绍,达奚康一眼就看到了那只对凌耀颇为信赖、甚至言听计从的冰蟒。

    而且这位大祭司显然更加眼尖,一眼就看出了这条冰蟒的特殊之处——它本该有七阶的实力,并且恢复之后便有化龙的资本。

    这说不定……会是流川现存的蛇类妖兽中,最有潜力的一只。

    也难怪郎岳要带着此人来祭司们面前邀功了。这是想借把此人引荐的功劳、拉拢人脉、慢慢积累,再和自己争锋啊。

    不过……达奚康面不改色,甚至笑容更加慈祥温和:

    “有这样的能力,您一定是蛇灵大人选中的使者。能有这样的青年才俊加入神王庙,是通天蛇灵的恩惠,是吾等之荣幸。我们欢迎至极。”

    言罢,他以手抚胸,竟是对凌耀弯腰致礼!

    ——郎岳还以为,凭借这点能耐,就能东山再起,从他手中重夺大祭司之位吗?

    ——那家伙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大祭司的位置上呆了那么多年,到底错过了什么。

    ——他根本不在乎他这点小动作,因为现在的他,早已经得到蛇灵垂青、无人能敌,脱胎换骨、求得永生……

    其他祭司见状,虽然不明真相,却也纷纷以相同的姿态行礼。

    那青年顿时诚惶诚恐起来,也是依葫芦画瓢地鞠躬敬礼。

    反倒是先前颇有邀功之势的郎岳,没想到达奚康竟用这种方法倒打一耙,暗指他不尊重蛇灵大人的使者,让他下不来台!

    可惜现在他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也只能装作不明白的样子,像其他人一样对凌耀致礼了。

    不过……这祭司之中,自然有一位,是不会心甘情愿的了。

    “就是他!就是他哄骗那条蛇,杀死了祭司候选人谷明台!他怎么会是蛇灵大人的使者?他根本不是流川人!他分明就是个骗子!”

    所有人的目光登时转向那站在达奚康身后的矮小身影。

    南荣和秋此刻颇有气急败坏的意味。

    他虽然读不到凌耀的“记忆”,但从哪个“韩涵林”的记忆中,多少能推测出这个“尧麟”实际上是长岭剑门的人。

    谁不知道长岭剑门和前任大祭司郎岳结过梁子?

    他刻意隐瞒了这一点,单把凌耀可以驱使蛇类这件事捅给了郎岳,让郎岳想要收买凌耀,但在调查对方时又会发觉真相,从而借刀杀人、除掉凌耀。

    可现在,郎岳却亲自把凌耀推荐到了老师面前。

    事情根本没按照他想象中的发展!

    而且老师居然还给了他如此之高的礼遇!他能不气吗?

    然而,正当南荣和秋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凌耀却瞪大了眼睛,一副惊讶的样子:

    “咦?是你?你是神王庙的人?啊,不,你居然是祭司大人吗?”

    达奚康原本并未转头,此刻却看向了南荣和秋:

    “和秋,你原本同他认识?”

    “我……”

    南荣和秋对这个转折猝不及防,正欲辩解之时,却被凌耀抢了个先:

    “是我的错!先前我在神王庙外遇见了这位大人,而大人似乎对我颇有微词,原来是为了那谷明台的缘故。

    “当时我并不知道这位大人的身份,只以为是哪个部落落单的孩子,只是顺路带他来了神王庙,途中多有失礼,还望大人海涵!”

    说罢,凌耀又是深深鞠了一躬。

    南荣和秋:???啥???当时是这样吗???你真的对你的“失礼”感到愧疚了吗?!

    你说得如此认真,我这个当事人都差点要信了啊!

    http://www.minguoqiren.org/xs/70139/2490487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nguoqiren.org。民国奇人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minguoqiren.org
江唯林南烟大唐扫把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