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人小说 > 为什么我是反派还自带吐槽役 > 128真的也给你说成假的

128真的也给你说成假的

    当凌耀从其他人口中了解了万蛇之宴那天的始末后,他很快就意识到了一点

    ——达奚康想要对付他。

    毕竟,他这个所谓“蛇灵使者”的身份,虽然是达奚康“定”下来的,却并非通天蛇灵本尊的认可。

    大家都知道那冰蟒听“尧麟”的话,却谁也不知道,“尧麟”究竟是不是真的有“号令群蛇”的能力。

    如果真的是为了捧他上位,达奚康绝不会用这种极具风险的方法——否则一旦有蛇不肯听他的话,哪怕只有一两条,他这个所谓“蛇灵使者”的威名也会在世人面前自动瓦解。

    介时,神王庙有的是方法给他扣上“假借神明之意沽名钓誉”之类的罪名,把他打入地狱……

    但是,有一点他想不通。

    达奚康在刚刚接触到他的时候,态度可是十分温和友善的。甚至为了对他示好,达奚康不惜当众下自己徒弟的面子、坏了南荣和秋的名声。

    很明显,达奚康还是想拉拢自己的,至少一开始他对自己并没有什么敌意。

    可为什么偏偏在这重要的祭祀大典之上,对方忽然转变了态度,想要致自己于死地呢?

    “如果他真的想借此对付你,可以说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而且说不好听一些,这样做他自己也有失败的风险——就像现在这样,万一你真的有这种能力呢?他岂不是反得捧着你?”

    樊善生如是说。

    这番话中所言,也是凌耀感到困惑的一个关键。

    达奚康究竟为什么用如此冒险的方法对付自己?是什么让他如此急迫?

    “这段时间神王庙内部就没有什么异常变化,或者什么人找他谈话吗?”

    “关于这一点,我自然也有关注。不过很遗憾,至少以我现在能观察到的东西来说,一切正常,也没有任何人和大祭司见过面——除了祭祀大典之上。”

    “那祭祀大典期间,大祭司除了支持祭祀,都在做什么?谁也不见?闭关修行吗?”

    面对凌耀不死心的提问,樊善生摊了摊手:

    “当然。和我们这些普通祭司不一样,大祭司作为主持,必须保证身心不受干扰。所以走下高台之后,他会马上返回主殿,向通天蛇灵大人进行祈祷,在圣泉的洗礼下把身心状态调整到最佳。

    “这期间谁也不能找他谈话,否则就是有意破坏仪式,是要受到最严厉的惩罚的。不然,我怎么敢同你打包票说,肯定没有人和大祭司见过面呢?”

    然而凌耀听罢,却露出了严肃且担忧的表情。

    樊善生轻松的心情也很快再这样的氛围中熄灭了。他很快意识到了凌耀究竟在担心什么:

    “不……不会吧……”

    然而凌耀却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我早说过,别把祂想成好的,我想你早就明白这一点了。

    “再说了‘蛇灵使者’的存在可不仅仅是在挑战神王庙的权威,说不定……我身上的特性,便正是祂不择手段也要得到的呢?”

    “那你还真是自信啊……那可是通天蛇灵大人,还惦记你……”

    樊善生歪了一下眼睛,但最后还是叹出一口气来,

    “但不管是为了什么目的,达奚康今天造出这么个意外,的确像是针对你,只是没成功罢了。但他既然如此急迫,就不会善罢甘休,尤其是明天……”

    如果达奚康真的那么像对付凌耀,作为神降预言的解读者,他必然会把预言往污名化“蛇灵使者”的方向解读,甚至直接把“灾星”的帽子扣在凌耀身上。

    更何况……如果凌耀的怀疑是真的,达奚康是奉通天蛇灵的命令来对付他,这个预言只会对凌耀更加不利。

    然而凌耀这是却是眉头舒展开来,反过来安慰他道:

    “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你且做好你份内的事儿,不必来担心我这边。

    “如果他真的想用预言的内容来对付我……我却恰好有倒打一耙的手段。”

    那个时候的凌耀早已做好万全之策,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抱紧师叔师伯的大腿疯狂跑路罢了。

    可他也没想到,事情居然发展得如此“顺利”,以至于对方亲手把这“一耙子”递到了他的手里。

    听着通天蛇灵降下的预言内容,凌耀更是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这条蛇,是真的很迫切地想要从自己身上得到什么。

    否则作为“神灵”,怎么能如此直白地把矛头对准单独的个体,几乎是“指名道姓”地表示他具有“危害性”呢?

    当然,这恐怕也是对方的考量。毕竟,如果神明的“预言”过于模糊,如果达奚康“解读”成了对凌耀不利的说法,也会有人站出来质疑达奚康是不是在“公报私仇”,最后变成没有结果的扯皮。

    通天蛇灵想要一锤定音地对凌耀判处“死刑”,才会用了这样绝对的说辞。这固然能够激起民愤,但也给凌耀落下了把柄——因为这不像神灵应有之举。

    毕竟,谁又能想到,居然有人敢跳出来,借此质疑预言仪式,甚至质疑“神灵”本尊呢?

    “这样的预言,真的是通天蛇灵大人的本意吗?”

    凌耀的大胆言论就连达奚康都感到意外,

    “还是说,这是你因为忌惮我的存在,而故意伪造预言,来污蔑我呢?”

    但这并不难反驳。

    虽然,通天蛇灵大人的确是想借预言,把凌耀和凌霖晗送到圣泉,方便祂从这两个人身上得到一些东西,倾向性明显得让人怀疑。

    但是,如果凌耀想要通过质疑预言的真伪来改变自己的处境,只需要蛇灵大人再次显威,一切便当迎刃而解。

    毕竟这番话,这的确是蛇灵大人的本意。无论其他人用什么方法验证,都不可能发生改变。

    然而,就在这一刻,意外突生。

    随着巨大的爆炸声,神王庙所在恒川丘陵一带顿时地动山摇。祭祀大典上的神降阵法和预言法仪,也在震荡中隐隐有了异样变化。

    达奚康不得不舞动法杖,指挥其他祭司们一道维护法仪,稳固阵法——否则不要说让通天蛇灵显威,就是祂的投影也很难继续维持下去。

    可这并不算完。哪怕他已经盯紧了凌耀、凌霖晗和樊善生这几个人,封锁了他们身上的能量对大阵的影响,大阵内依然存在着一个巨大的漏洞。

    在这个不明力量的干扰之下,法仪的能量依然在不断溃散着。

    更让他焦头烂额的,是地脉回传的波动。

    爆炸发生的地点,居然就是神王庙的主殿!也就是圣泉地脉所在的地方!

    “从一开始,这就是个骗局。眼前的这个虚影,根本不是通天蛇灵大人的投影,而是你达奚康弄出来的把戏!你控制这虚影说出自己想说的话,将其作为预言,借此便可以轻轻松松地排除异己!好厉害的手段!”

    凌耀一面义愤填膺地说着,一面拔出剑来,甚至直指向了那蛇王尊像上附着的通天蛇灵本尊,

    “若非如此,面对我如此质疑,通天蛇灵大人又怎么坐视不理、毫无动摇?!因为这个虚影,根本没有神明的力量!只要它一出手,就会暴露自己的身份!”

    此话一出,那通天蛇灵的投影再也忍不住,当即亲自驳斥。虚影的双目之中顿时爆射出两束光华,似乎想要直接射杀凌耀本人:

    “无知窃贼,一派胡言!本尊……”

    然而不等祂说完,但见郎岳身上忽然爆闪出一束黑光,生生将大阵一角直接炸裂。通天蛇灵的投影顿时一片虚糊。

    与此同时,凌耀更是抽剑相向,纵身一跃,紫光聚顶,竟是主动出击,迎向一剑劈向那两道光束。

    此情此景,饶是知道今日必有大乱的樊善生和凌霖晗,也忍不住把心提到了嗓子眼。

    哪怕被困在圣泉之中,通天蛇灵依然是比肩神明的凡圣巅峰。

    不要说是它主动发起的针对性攻击,便是它无意间喷出的一口毒气,也能让十个凌耀瞬间毙命。

    可偏偏凌耀居然就这般迎了上去!

    而在其他流川人眼中,这般场景更是让人胆战心惊。

    那可是“神明”!就算是和祂直视,都是许多流川人想都不敢想的忤逆之举,更不要说拿剑指向祂,甚至主动对祂发起攻击!

    轰——!!

    在更加猛烈的爆炸声中,碰撞激发了强烈的光华,连天地也不免黯然失色。

    震荡的灵力在空中回旋,让人几乎站不稳脚跟。

    当光芒消退、烟尘散尽,出现在人们眼前的却并非那个“鲁莽的忤逆者”横尸于台。

    而是蛇王尊像之上那高大威严的虚影应声而碎,随着大阵一同消散在所有人眼前!

    而“勇敢的挑战者”,此刻只是在冲击中散落了头发,却安然无恙地站在祭台之上,高高地举起手中流光四溢的承影剑,大声喊道:

    “看!通天蛇灵大人的投影怎么可能如此不堪一击?这不过是一个人为的假象!一切是达奚康的谎言!

    “我就是要站在这里,向所有人揭穿他的真面目!绝不与这样的人同流合污!”

    “正义的蛇灵使者”的声音在恒川丘陵间回荡,同人们涌动的思绪一般,久久无法平息:

    “我们不要被达奚康所蒙蔽!他根本是个阴险小人!”

    “绝不同流合污!”

    “蛇灵使者才是通天蛇灵大人的代表!让达奚康滚!!”

    “正义!我们要正义!”

    而隐身在远处高树之上的梁奕乐,捏紧的拳头终于松了一松:

    “大蛇是师姐打的,大阵是我算计破坏的,便宜全被你这光砍了一剑的小鬼占了去,还说得那么大义凛然……借着长辈们的气力装样子过瘾了是吧?回头可得好好说教说教这孩子……”

    他又看向神王庙主殿的方向——比起混乱的祭祀高台,那里才是真正的主战场。

    “真是一个比一个不要命。还好大师姐那边挺顺利,否则……”

    梁奕乐摇了摇头,背着手向主殿方向飘去,自言自语着叹气道,

    “唉,这闹得可真是大啊……”

    http://www.minguoqiren.org/xs/70139/249048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nguoqiren.org。民国奇人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minguoqiren.org
江唯林南烟大唐扫把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