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人小说 > 为什么我是反派还自带吐槽役 > 127预言,还是谎言?

127预言,还是谎言?

    郎岳近来实在是时运不济。

    自前些年丢掉了大祭司之位,他在神王庙的日子就一天不如一天。

    毕竟,以他和自己所在的弥陇部落这些年得罪的人和势力,一旦他没落,多的是人想来踩他一脚。再加上那些想借打压他来讨好达奚康的投机小人……

    也就是达奚康上位之后,对神王庙内部的权力斗争漠不关心,才让他得以喘息。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可以放下仇恨、安分守己、苟活于世。因为如果他不重整旗鼓、继续向上爬,当年他留下的人脉也将渐渐散去,等待他的终将是虎落平阳被犬欺的悲惨结局。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权力斗争向来如此。

    他一直在寻找机会,建功立业用以作翻身的资本也好,抓住达奚康的把柄也罢——总之,只要能把达奚康拖下来,他在神王庙中就是最有机会重登大祭司宝座的人。

    可惜,达奚康“清心寡欲”、“不问世事”的状态,也意味着他很难被抓到错处;再者,这些年流川林区也没出现什么大事件,值得神王庙出手。这让郎岳一直没能等到一个机会。

    而尧麟这个“蛇灵使者”的出现,对他来说便成为了极为关键的翻盘机会。

    其实他也明白,所谓“蛇灵使者”的出现,本身就是在动摇神王庙的权威性。

    对神王庙来说,等他已经崭露头角,才出面收入编制,实在是不得已的下策;将其直接消灭在摇篮里,不让世人知道这世上还有神王庙外和蛇灵亲近的人,才是上上选。

    可惜,虽然这个尧麟尚未名声大噪,但也在许多人面前露了本事,神王庙想要让他“消失”,已经是有些晚了。

    既然采取措施已经晚了一步,那为什么不反过来利用对方呢?

    如果拉拢得到这位“蛇灵使者”,他就将拥有足够的资本和达奚康这位通天蛇灵认可的大祭司进行抗衡——这对郎岳个人而言,实在是太诱人了。

    而且他也早已经想好了退路——首先,南荣和秋就暗示过他,这个“尧麟”本身很可能并非流川人;其次,称其为“蛇灵使者”,只是众人通过他的能力推测出来的一个“合理解释”,并非通天蛇灵大人亲自认可了他的“身份”;再者,以自己的破空境界,拿捏一个璞相一层的小子,也是绰绰有余的。

    总之,倘若他哪天登上大祭司之位,想要来一个“过河拆桥”,也完全不是问题,并不需要担心对方背叛自己。

    这些理由,促成了他和“尧麟”的第一次谈判交易。

    谈判虽然磨人,但他也得到了切实的收获——尧麟被他成功推到世人面前,被默认为和他同一阵营;而神王庙也不得不认同他找到了“蛇灵使者”的伟大功绩。

    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但好的开始并没有持续多久。达奚康对尧麟的友善态度和拉拢方式,都大出郎岳所料。

    果不其然,这个“尧麟”也马上对自己的立场产生了动摇——至少郎岳看来,对方诚惶诚恐的态度和与南荣和秋亲近的姿态,便是这个意思。

    但这并不是最坏的情况。毕竟如果没有他的引荐,以南荣和秋这个小孩那冒着风险也不打算把他吸纳到神王庙的态度,其他祭司也未必敢冒着引荐一个得罪过大祭司弟子的人,那么“尧麟”也根本没有机会得到等同祭司的待遇。

    想来这个“尧麟”终归要念一些他的“恩情”。

    最坏的情况在后头。

    郎岳怎么也没想到,三十年前从弥陇部落的人手里逃走的那个长岭剑门女弟子,居然回来了找他报仇了!而且还是用轰炸地牢的方式!

    这不仅可能让神王庙陷入巨大的舆论危机,更是最大程度上败坏了他的名声——就算外头那些人不知道地牢里那些勾当,那个叫长岭剑门的女人叫骂的话也让当下停留在神王庙的所有人都听了个真真切切。

    要知道,成为大祭司,不仅要实力高强、得到通天蛇灵的认可,更要得到“民心”。

    虽然流川的普通百姓很好糊弄,想要上位主要还得靠大部落的支持;但是如果他身上带有“污点”,那可就没办法“糊弄”人了。

    这突然出现的意外袭击简直让郎岳一下跌入谷底。明明许多人都参与了地牢那些事情,却因为那个女人只对他指名道姓,那些人就把所有的罪责都推到了自己身上,仿佛这样就能让他们维持“高贵圣洁”的祭司形象。

    这样一来,别说是尧麟了,便是许多他阵营里的老人,都开始动了别样的心思。这样的变故简直让他茶饭不思,只能暂且蛰伏下来,不敢再闹出什么动静。

    只要这次的祭祀大典圆满结束,通天蛇灵大人没有亲自降罪于他,他的行为就仍处于红线范围之内,便是达奚康也没有理由随便将他驱逐。

    再之后,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很快就会忘记最近发生的这些事,他又会很快变回神王庙高不可攀的祭司,重新开始他的谋划。

    但是……既然是这里用了“但是”这个词,就知道这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对郎岳而言,绝不是什么好事。

    万蛇之宴上的变故,让他心头警铃大作。

    他可不像那些不了解神王庙内幕的普通民众一样天真——圣泉洗礼的圣泉份量出现差错,“蛇灵使者”力挽狂澜拯救所有人?简直是放屁!

    圣泉洗礼的圣泉份量如果出错,将会导致无可挽回的恐怖后果——群蛇暴乱。这意味着身为通天蛇灵的侍奉者们居然无法得到通天蛇灵同族的认可,简直让神王庙的威严扫地!

    别说是达奚康了,就是让南荣和秋那个小鬼来主持,也不可能犯这种低级的致命错误。

    如此,便一定是有意而为之。

    就是不知道,达奚康究竟是想借此反驳尧麟是“蛇灵使者”的说法,还是想再次拔高尧麟这个“蛇灵使者”的地位。

    但无论否定尧麟,让他这个举荐人丢脸,还是拉拢尧麟,折损他的势力——对郎岳来说,都是大大的不利。

    偏偏,郎岳对此毫无对策。

    而在预言仪式的前一天晚上,尧麟的出现,给了他一颗定心丸:

    “大祭司想要拉拢我,才在万蛇之宴上为我‘造势’,好借我在祭祀大典的最后一天大出风头,稳固自己的地位。

    “可是啊,一来,我并不想和南荣和秋共事,二来,也不喜欢被人当刀子使还没有半点实际好处。我想要更高的地位,总得拿捏自己的身份,不能让人随便使唤,想必朗大人,也是理解的。

    “明日大祭司必有动作,我已经假意答应配合于他,但……如果朗大人有什么想法,可要抓紧机会啊……”

    到了这种时刻,哪怕只有一点微小的机会,郎岳也绝不会放过。

    他虽然没有答应“尧麟”什么,却接过了对方给他的那个可以破坏仪式的法器——一个黑色的、不起眼的小圆球。

    至于他究竟用不用……那就要等预言仪式当天再做判断了。

    但是——这个“但是”已经出现了太多次了,因为事情总是一次次出乎郎岳的预料,并且向越来越绝望的深渊滑落。

    当蛇王尊像上扶起通天蛇灵的虚影,柔白色的神降之光照耀在每个人身上,却唯独在两个人身上变质成红与黑的异色,他才终于意识到,自己被“尧麟”骗了。

    达奚康在万蛇之宴上制造的那场意外,根本不是为了“捧”“蛇灵使者”!

    “地脉扰动,乱象丛生。不忍民苦,通天降灵。

    “灾星降祸,窃我圣泽。神王受蔽,隐没芸生。

    “明镜有鉴,分辨救主。洗濯污浊,方见真我。”

    而是不惜一切代价想要在所有人面前拆穿所谓“蛇灵使者”的虚假身份!

    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达奚康的法杖呼得指向凌耀和凌霖晗。

    “灾星和救主,必在你二人之间。奉通天蛇灵大人之令,命你们前往圣泉,在圣泉之下验明身份,消除灾星,方能解我流川之祸!”

    说是说在他们二人之间,自古以来“神王”只会在祭司之中诞生。凌霖晗是最新才被认可的祭司,而凌耀却只是被默认为“蛇灵使者”。究竟谁会是“救主”,谁会是“灾星”,岂不是一目了然?

    而且这预言不是也说了吗,那“灾星”是窃取了圣泉的力量,才能蒙蔽世人甚至神王本人,得到认可——这不就是暗指昨天的万蛇之宴上那一幕,并非“蛇灵使者”之力,而是有人偷了“圣泉”才引发的吗?

    郎岳简直气得跳脚。这“尧麟”明摆着是知道达奚康想要揭穿他,偏要拖他下水——这是想反借自己的力量,对抗达奚康啊!

    他本来就处境堪忧,怎么可能陪一个冒牌货和所有人为敌!

    还好他没有直接答应那个“尧麟”的请求,也没有动用那个破坏仪式的法器。哪怕他将来可能被冠上一个“举荐灾星”的罪名,但总比忤逆通天蛇灵本尊要好啊!

    郎岳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冲昏了头脑,一门心思想着如何把自己撇干净;而其他而是震惊于预言的内容,在各种猜测之间犹豫不定——却没有人想过……

    “大祭司大人,这番话……真的是神降预言吗?”

    而身为当事人的“尧麟”,此刻却一脸平和地站在高台之上,甚至面带笑意。

    “大胆!居然敢质疑通天蛇灵大人!你这个小偷!灾星!”

    不等达奚康接话,马上有祭司恨恨地驳斥道。

    “你怎么知道他就一定是灾星!身为祭司,怎么可以在神灵面前胡言非语!”

    凌霖晗也有些坐不住了。哪怕他早知道凌耀今天想搞个大动作,可谁知道这预言仪式上的一幕,是否在他的算计之中呢?

    看着人们惊诧和愤怒的目光,还有那些被举起的刀枪斧戈,凌霖晗的大脑疯狂地转动着。

    难道通天蛇灵已经发现了凌耀和自己的身份吗?要怎么解释?要怎么翻盘?

    可他居然一时想不到任何解决方法。

    难道只能争取时间,让凌耀在那两位前辈的掩护下逃走吗?

    “你看看!都说了神王大人会受到蒙蔽!你到现在还在替这个家伙说话!他根本不是什么蛇灵使者,他就是个骗子!”

    然而凌耀却摆了摆手:

    “我可没有质疑通天蛇灵大人啊。我只是问,这真的是‘神降预言’吗?今天在场的各位听到的这番话,真的是通天蛇灵大人的本意吗?”

    “你在说什么胡话,预言仪式从来都没有……”

    “从来没有出错,可不代表永远不会出错。

    “我也不是没听闻过祭祀大典上的预言。神圣。庄严。因为不能直接干预人事而显得高深莫测,不得不由神王庙的祭司们解读,才能让大众明白其含义。”

    凌耀镇定自若地环顾四周,不紧不慢地说道,

    “可今天呢?今天这番话,在场的每一个人,无论是祭司,还是普通人,都听懂了。

    “否则你们为什么不是疑惑,而是齐刷刷地露出诧异和愤怒的表情呢?

    “这样的预言,真的是通天蛇灵大人的本意吗?”

    在众人逐渐陷入沉思的神情和犹疑的目光中,凌耀忽然一抬手,直指向达奚康的眼睛:

    “还是说,这是你因为忌惮我的存在,而故意伪造预言,来污蔑我呢?”

    轰——!

    随着突如其来的爆炸声响起,神王庙附近顿时地动山摇!

    http://www.minguoqiren.org/xs/70139/2490489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nguoqiren.org。民国奇人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minguoqiren.org
江唯林南烟大唐扫把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