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人小说 > 为什么我是反派还自带吐槽役 > 073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073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帅叔悔不当初。

    他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该在儿子写作业的时候偷看《乾坤大道》,还因为狼王之战的奇葩描写,嘴快喊了一句“作者疯啦?”。

    现在他被网文深度中毒的儿子盯上了。

    “袁成瑞!你是不是偷偷看网文小说!你还让我不要看!你自己偷看!”

    “胡说,我看的是正经的纪实小说……”

    “那你藏什么手机!”

    “……切。袁天峥你给我好好学习!”

    “我不!!我要告诉妈妈!你自己都没有以身作则!凭什么管我!”

    “你个混小子要不是怕打扰你妈休息我早就@¥#%#%……”

    最后,父子俩终于达成第一版停战协议。

    帅叔允许袁天峥小朋友看小说,但必须和自己同书同进度,这样方便他看到三观不正的内容时,可以马上教育儿子。

    而袁天峥小朋友则按协议,光荣地成为了【套路剧情研讨小组】的第一个未成年成员。

    虽然聊天群里,有一群看到他就“哇”“可爱”“爆照爆照”“嗷嗷嗷”“小朋友”,这种乱喊乱叫的怪阿姨和怪蜀黍。

    但看到袁成瑞这个臭皮蛋,居然也可以被人怼得说不出话来,袁天峥小朋友觉得贼爽。

    不过他看的网文还不多,暂时还感觉不到《乾坤大道》套路在什么地方。

    话说,最近《乾坤大道》更新到哪里了?

    他偷偷点开手机,温故而知新。

    唔,是这样。主角在神龙学院内做好计划,独自一人前去流川历练。

    先是在流川边缘地区,为救下无辜少女身陷险境,遇到了当地一位洞虚境的朴实汉子相救,和对方结下深厚友谊,了解了流川地区的一些情况。

    两人分开之后,主角在流川林区内探寻时偶遇一行人,似乎被认错,故事转变成一场莫名其妙的追逃之战。

    主角临危之际舍身重伤敌人,自己跌落悬崖,坠入湍流,生死未卜……

    哦,按照大老鸽叔叔,啊,对了,他要求自己喊他哥哥来着。大老鸽哥哥(怎么更奇怪了)所说,什么主角跳崖生死未卜,那必定是活蹦乱跳有奇遇,说不准还有艳遇。

    虽然说完这话之后,大老鸽就被袁成瑞袁老贼线上暴打了。

    不过故事的发展并不为袁老贼而转移。

    主角凌霖晗果然被美女所救,带入了河流下游最大的一个寨子——安岐寨。

    于是美女姐姐的贴身照料,让未尝爱果的青春期大男孩春心萌动,两人日久生情,私定终身。

    当时这段他一边看,一边听袁老贼在边上咆哮什么:这是早恋,未成年结婚犯法!

    主角的爱情之路注定坎坷,两人的牵手受到了多方阻碍。

    但最后主角历经千辛万苦,渡过重重难关,终于还是得到了寨主和全寨人的认可,和美女姐姐定下了婚约。

    虽然中间有一些什么主角是“大祭司候选”,所以被“追杀”之类他看不懂的内容,但那不重要啦!

    当然,聊天群里的成员好像大多并不看好这段感情,说什么主角不可能永远留在流川。

    但他超喜欢娄月娘这个角色,温柔的美女姐姐可以和心上人结婚就OK,别的没所谓!

    不过最近剧情的发展又出现了一些波折,安岐寨出去狩猎的人出了意外,忽然出现的千毒蛛王掳走了寨子里某个活动的重要候选者。

    主角因为受伤而修为倒退,尚未恢复,一时间也无法对付蛛王,迫不得已,只得给那位在流川结识的大哥写信求助,并且邀请他来参加自己的婚宴。

    可是……

    这位在流川结识的大哥“尧麟”,和他先前看剧情所脑补的朴实糙汉形象,差别好像有点大诶?

    ……

    所以说,事情是怎么就发展到这一步的呢?

    凌霖晗想。

    “嚯!我先前听涵林提过你!我还想着会是个壮实的汉子,没想到尧麟你长得居然这般眉清目秀的!”

    “唉,这我就当老哥是在夸我了啊!你别说,就这张脸,还真挺招女孩子喜欢,给我带了不少烦恼啊!”

    “哈哈哈哈哈哈你这可不厚道了啊!这要是烦恼,那也是幸福的烦恼啊!要别人还没有呢!”

    “哈哈哈哈那我自罚三杯啊!自罚三杯!”

    “杯算啥子,来个碗!大碗!哥陪你喝!”

    “那还来什么碗啊!这坛子干了!来!”

    “爽快!走一个!干!!”

    凌霖晗虚着眼站在一旁,就看着娄传阳和凌耀俩人坐在寨子随处可见的的土牙子上,搁那勾肩搭背地喝酒。

    到底是谁在流川林区呆了三年?

    到底是谁在安岐寨混得烂熟啊!!

    他都还没和月娘大哥喝成这样过!

    “哎!我当时救这小子的时候啊,这小子可皮横了,我还劝他回头走,别往林子里头去,小心丢了性命!

    “那时候做梦都没想到啊!这小子不仅不听劝,诶!混得还挺好,居然还要结婚了!!

    “哈哈哈哈,看到他跟着老哥你们这安岐寨啊,我也就放心了!”

    凌耀一坛子酒下肚,满脸通红,满嘴酒气,一副不清醒的模样,就开始冲着娄传阳叨叨起来,

    “我跟你说啊!别看我这小兄弟心眼儿好,长得老实……桃花可旺着呢!

    “当初要不是瞧见他英雄救美啊,我顺手捞了他一把,咱们还不相识呢!老哥你可得替你妹妹看着点!那美人美啊!指不定哪天就把涵林的魂勾走啦!”

    娄传阳也是酒气上头,打开了话匣子:

    “哈哈哈哈!桃花旺,说明我家月娘有眼光!占得先机啊!

    “本来老爹还不同意,说什么,咱们月娘早和隔壁寨子的订了婚事。

    “说起这个我就来气!还不是因为那个时候,跳出来个五阶戗脊九头兽,闹得我们寨子不得安宁,偏偏又赶上交贡品的时候,寨子里没储备,只能找他们纳西寨求援!

    “结果那边居然对我们趁火打劫,要我们月娘嫁给他们寨主的小儿子,他们才肯出手。可那小子就是个混蛋!娶的老婆一个巴掌都数不完!月娘嫁过去,指不定要被怎么糟蹋!”

    “老爹那时候也是,居然真想让月娘委屈求全,还非骗我什么他俩是情投意合,让我不要插手。去他娘的!咱们安岐寨虽然不大,可也没有卖女儿换平安的道理!

    “幸好是涵林小子在啊,居然没费多少工夫,带着咱们的人就把那九头兽给干掉了!这贡品的问题,也是迎刃而解,保住了月娘,让老爹也没了话说!

    “哈哈哈这是个好小子啊!把月娘交给他,我放心!量他小子也不敢负了我家月娘!”

    “可不是!那可是我尧麟的兄弟!有这么个兄弟啊,我上辈子积的福分!别人羡慕不来!哈哈哈哈庆祝一下!走一个!”

    “那也是我妹婿啊!来!走着!干!”

    然后这俩醉鬼一碰坛子,就齐刷刷地冲凌霖晗竖大拇指,把他夸了个天上地下绝无仅有,把凌霖晗闹了个大脸红,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埋起来。

    可凌霖晗又不敢跑远,生怕凌耀这头喝大了,把他俩老底全给揭出来。

    那可就不止是凌耀给人赶出去,他自个儿估计也得完球儿。

    因此他只好捂着脸蹲在一边,听这俩大兄弟从谈过几次恋爱聊到小时候穿了几年的开裆裤,话题毫无逻辑地左右横跳。

    当然,这些年来他也长进不少,渐渐他也听出了一丝不对味来。

    娄传阳虽然和“尧麟”喝得高兴,还一副兜不住话的模样,把山寨里的事七七八八地都给他讲,好似对“尧麟”那叫一个掏心掏肺,恨不早相逢。

    可真要说起来,娄传阳说出来的这些事儿,都是些明面上的,在寨子里随便打听打听都能了解。

    反倒是他借着这些事和凌耀套近乎,没少旁敲侧击“尧麟”以前的事儿。

    比如“尧麟”和“韩涵林”究竟是怎么认识的,具体情形能不能和凌霖晗先前说的话对得上;

    又比如“尧麟”过去是流川哪里人,过往如何,为什么会出现在流川边境,又怎么会有“凌耀”这个假名。

    事无巨细,面面俱到。

    说到底,娄传阳虽然豪爽,但却是个谨慎而有心计的人。哪怕是有“韩涵林”这个未来妹夫作保,他也并不完全信任“尧麟”这个“外人”。

    这细听之下,凌霖晗甚至有些冷汗直流,生怕凌耀说秃噜了嘴,前后逻辑连不上,或者说了什么和自己以前说的相冲的话。

    哪怕凌耀再能编,毕竟是假的真不了,现场编的故事,怎么可能一点儿也不出错?

    然而再过了一会儿,他就发现自己真实白担心了。

    这编出来的故事难免有些漏洞和矛盾,但特么架不住某只咸鱼能装醉啊!

    一副醉眼迷离的样子,一边扯着娄传阳的膀子一边打酒嗝,讲着讲着就忽然唱起了歌,话说得三分像人七分像鬼,前言不搭后语。

    ——什么?韩涵林当年救的是个貌美如花的采药女?不可能!那明明是个男的!那叫一个俊俏?啊?涵林小子说是个女的?那不可能,指不定他哪天喝醉了跟你胡说的!

    ——什么?尧家没听过尧麟这个人?这呀,我娘年轻的时候和别人私奔,被尧家人抓回来才发现怀了孕。尧家那些狼心狗肺的啊,恨不得杀了我!还是我娘好不容易把我保下来的。她交代我将来混出个名堂,能给记回族谱上去!没成想我这在外头还没混出个模样来,我娘就先走啦!那我还回尧家做什么!哎我这命苦的娘哦……

    ——啊?没听过凌耀这个假名听起来是东南地区的姓氏?那可不!当年我可是隐姓埋名,拜入长岭剑门啊,我还有两套剑法,可以耍给你看,绝对有剑门高手那风范!就可惜好景不长哇,剑门那些狗东西,就是瞧不起咱们流川人!让我干了十几年的外门杂役!那剑门的女人也是看人眼低!好似和我情投意合,转头就对内门师兄投怀送抱去了!我那个难受哇!!我这辈子都不找女人了!

    ——天才?天才有什么用!那是后来离开剑门,我才有了奇遇!这奇遇要是早来个十年,我老娘就不会死得那么惨!我也不会被女人伤了心!呜呜呜我这命苦啊……嗝,还是娄大哥你好啊,还会安慰安慰我呜呜呜……

    凌霖晗:???

    如果不是知道凌耀是什么人,他都快以为这什么“命运多舛酸苦命,浪子天涯伤心人”、“我生本有情,却多被情伤,从此花无意,只做无情人”……的可怜人,真的是凌耀本耀了啊!

    小时候没少编故事哄小孩呢吧!

    不过这下倒好,一问一个胡话,一问一个凄惨,搞得娄传阳都不敢再多问下去,免得有故意提人伤心事的嫌疑。

    而且都说酒后吐真言,凌耀喝得烂醉说出来的这些话,娄传阳至少也信了八分,剩下两分怀疑也在凌耀这又哭又撒泼的醉态中,给他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最后娄传阳实在吃不消,只好一脸尴尬地喊凌霖晗过来,把凌耀扶回房间休息,交代他好好照顾客人,过几天就出发去打千毒蛛王。

    然后灰溜溜地离开了。

    凌霖晗架着一身酒味的凌耀,不仅感叹: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高,实在是高!

    不过……

    “喂……你还真给女人甩过啊,哭成这样……”

    凌耀整个人挂在凌霖晗身上,醉眼迷离:

    “真……真……”

    然后一巴掌拍在凌霖晗后脑勺上,

    “个屁!老子这张脸还能被甩,你小子这辈子都别想找女人!

    “和聪明人聊天太累了,还是你这个小傻子好骗……快……快送老子回屋睡觉!”

    凌霖晗:……合着你真就满嘴都是胡话啊!!

    把我对你仅有的一点同情心还给我!!!

    http://www.minguoqiren.org/xs/70139/249048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nguoqiren.org。民国奇人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minguoqiren.org
江唯林南烟大唐扫把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