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人小说 > 为什么我是反派还自带吐槽役 > 029图书馆幽会被正宫发现

029图书馆幽会被正宫发现

    第二轮循环积分赛结束后,排名前八的队伍,可以进入第三轮。

    而这第三轮的内容,神龙学院对外还是保密状态,说是要准备场地,并保证会让所有人满意。

    因此,又给了各队伍为期五天的休息时间。

    “我说,你最近怎么忽然表现得那么猛?本来我还以为,你要咸鱼完整个比赛呢。”

    神龙学院的图书馆里,被凌耀坑蒙拐骗进来一起帮他找线索的萧霁年,盘着腿坐在地上,一边埋头翻阅着手里的书,一边随口问着。

    “谁让你们神龙学院出了个凌霖晗,让咱们剑门惨败了一场。剑门总要在别的地方找点场子回来不是?”

    凌耀仰着头,在书籍摆放得密密麻麻的书架前,逐排搜寻着。

    “哈,总体实力上,他们绝对比不过你们剑门,可架不住这次赛制是五局三胜,不是大混战啊。你们就自认倒霉吧!

    “不过要我说啊,那个家伙,这才刚到总院呢,名头都快比我大了!他也着实太招人恨了。

    “要不是他修炼快,有学院高层的人暗地里护着他,他早不知道被人暗杀多少次了。”

    萧霁年撇了撇嘴,合上了书页,抬头看向凌耀,

    “你之前不是在查他身边的人吗?怎么忽然关心起了那劳什子的‘天心祖师’?”

    凌耀瞥了萧霁年一眼,很快又回过头去,从书架中抽出一本一掌宽厚的书册子:

    “我闲得慌。”

    萧霁年立刻翻了个白眼:

    “得了吧,这个鬼地方一本秘笈功法都没有,平时也就那些偏远地区的新生,才会跑来查那些公开资料。这鬼地方能有什么需要遮遮掩掩的东西?

    “我可是放弃了约会的大好时光,陪你来蹲图书馆。你就跟我说这?”

    凌耀把手头那本书册子往萧霁年头上一摁,看着萧霁年装模作样的嗷嗷乱叫,嫌弃道:

    “不需要遮遮掩掩?那为什么‘天心祖师’的资料,我一个都没查到?”

    萧霁年这下也挠头了:

    “这我怎么知道?你之前说你找了一个多星期也没找着一本书,我还奇了呢!

    “虽然天心祖师没什么大战绩或者大功业,在记载中很少出现,但好歹也是个真元境,提上几笔总是有的。

    “我记得几个月前,老师让我来找卧龙国建立前龙川地区的历史,我还看到这个名字呢!那本书就在这附近的,绝对不会错的!”

    凌耀一脸死鱼,左手上下一摆,指着身后大片的书架:

    “喏,附近。这就是你说的这附近?我都快在这附近和你翻上千本书了,出现过‘天心’这名字吗?!”

    “呃呃呃……说不定,那本书刚好被人借走了?”

    “你不是说不止一本书提过吗?”

    “那就……都被借走了?”

    “……”

    凌耀又抽了一本书摁在萧霁年这个憨批头上,

    “不管我信不信,反正你是信了是吧?”

    萧霁年苦着脸,把头上两本书取下来,抱在怀里:

    “怪了啊。难道是都学院的老师被收走了?可为什么啊?

    “老师以前明明说过,天心的修炼理念算是修炼者中的异类,另辟蹊径,没有什么参考价值的。这反过来说,不也没什么值得遮掩的吗?”

    凌耀翻阅书页的手一顿,抬头看向萧霁年。

    他知道萧霁年所说的这位“老师”,是萧霁年入院后的授业恩师,任职于神龙学院。

    但这位对萧霁年来说,并非普通的授业恩师。因为他,也是把童年时期的萧霁年,从卧龙国最混乱的北荒地区捡回来的恩人。

    萧霁年有一次闲聊时告诉过他,老师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被一群流民抓住,差点就要被扔进锅里煮汤。

    要不是老师用干肉把他赎了下来,凌耀可能就要在别人的肚子里见到他了。

    关于那位老师——萧霁年的名字是他起的,生日就是被他捡回来哪一天;修炼是他带入的门,进入神龙学院也是他保荐的。

    所以也不难理解,这位“老师”在萧霁年心目中的地位。

    但自从萧霁年在总院站稳脚跟、创立白鱼帮后,他和这位恩师的来往越来越少,对凌耀提及此人的次数也寥寥无几。

    发现凌耀看着他的眼神,萧霁年愣了一下,这才想起自己很久没跟凌耀提过自己老师了,免不得和凌耀解释一番:

    “我跟你说过的吧,他遇到我之前,境界就已经停留在璞相境很久了。

    “他也觉得自己这辈子没机会再突破了,所以把心思都放在学院的一个研究上,连亲自教导我的工夫都没有,才会想办法把我直接送到总院学习。

    “本来这也没啥,我俩还是经常联系见面的。但后来,他在研究中好像和其他老师出现重大分歧,起了冲突。

    “学院为了保住研究成果,把他踢出了研究小组,连教学任务也再没分给他。

    “其实只是大家没明说而已,这个状态,就是学院怕他把秘密泄露出去,把他软禁起来了。就连我也必须向学院申请之后,才能去探望他。

    “我其实也不怕这点麻烦,但老师他忽然变得很排斥见我。

    “好几次好不容易见上面了,我一问他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有没有我能帮上忙的地方,他就马上要撵我走。

    “所以后来我跟你提他的次数也少了,毕竟我也不是很了解他的近况。”

    凌耀眯了眯眼睛:“所以说,他研究的,和千年前人杰年代的历史有关?所以之前忽然让你去做了解?”

    萧霁年一摊手:

    “大概吧?他从来不跟我说这些,我也只是从他看的书里推测出来的。

    “所以他前段时间忽然让我自己去查这些东西,我还挺惊讶他怎么忽然转变态度了呢。”

    凌耀低着头,掂了掂自己手里的书:

    “也许是想通了什么;又或者有什么已经快来不及,必须冒险让你去做了。”

    “哈——谁知道呢。”

    萧霁年的语气似乎是毫不在意,但凌耀知道,他心里肯定没有他表现得那么不在意。

    这位好歹也是在总院混得风生水起的白鱼帮头头,萧霁年也就和他相处的时候表现得像大型成年二哈,现在外加遇到柳玉娅的时候变成呆萌幼年二哈。

    但平时,这位可是精明得很。凌耀能想到的东西他没道理想不到。

    只不过眼下,以他洞虚境的实力,能做的、或者敢表现出来的东西,还很有限罢了。

    关于神龙学院内部的事务,凌耀所知道的肯定没有萧霁年了解到的多。

    但凌耀有一个非正常的消息渠道——识海中的吐槽役,这也不是萧霁年能够比拟的。

    能留下九天重云塔这样的宝贝,和让凌霖晗突飞猛进的传承,这位“天心祖师”,只怕在真元境中也是个大人物。

    而神龙学院忽然在近期撤走所有的相关资料,在凌耀看来,也有些欲盖弥彰之势。

    甚至,学院忽然大办交流赛,也很可能只是其计划中的一环。

    凌耀所掌握的线索就像散落一地的玉珠,每一颗都能让人感觉到整串珠链会是何其震撼,可他偏偏始终无法找到串联他们的链条。

    吐槽役们总是说,凌霖晗身上所发生的一切,无非都是“套路”、“剧情”……

    可那些在他们看来毫无逻辑的发展,在凌耀所在的这个“现实”中,其中因果却好像充满了迷雾和阴谋。

    这种差距,也让他心中升起更加强烈的危机感。

    “我也说不明白,但我有一种预感。神龙学院……虽然我知道你对学院很有感情。

    “但,对你好的,是那位老师,不是学院其他人。你不要太信任他们。”

    凌耀把手上的书猛地一合,插回书架上,顺手把萧霁年从地上拽了起来,

    “我担心你们学院在搞一件大事。你小心一点,别被学院坑进去,还替他们数钱。”

    萧霁年没接这话。

    如果放在几年前,老师还没出事的时候,听凌耀跟他说这个话,他肯定觉得凌耀没事儿瞎想、杞人忧天。

    但现在……他也不得不承认,或许凌耀的担心不无道理。

    可毕竟还是学院的学生,他也不可能直接表明自己的对学院的不信任。

    因此他也只是不反驳,转移话题道:

    “怎么,要走了?不查了吗?”

    “不查了。如果神龙学院想要保密,我们在这种开放的图书馆里,再怎么查也是白费功夫。”

    凌耀伸了个懒腰,向图书馆外走去,

    “咱们都蹲在这里三天了。神龙学院的公告也该出来了吧?你们这第三轮比赛神神秘秘的,各门派可都紧张得很。”

    萧霁年跟上凌耀的脚步,扭了扭自己的脖子:

    “这次保密工作也太好了,就是我们这些老生,也对比赛内容毫不知情。

    “学院里大家也都很好奇,学院到底想搞什么幺蛾子……诶,这外头和里头就是不一样,在房间里窝了三天,太阳居然感觉那么刺眼。”

    凌耀刚走出来的时候,也微微眯了一下眼睛。

    但他比萧霁年先睁开眼,然后看见……

    他沉默地停下了脚步。

    而走在他身后的萧霁年,一咕噜撞在他背上:

    “哎哟我去,光翟你咋忽然停下来啊!撞见鬼了这是?”

    “阿——年——你,说,谁,是,鬼,呢?嗯?”

    萧霁年听到这个熟悉的女声,立刻捂着鼻子从凌耀身后弹了出来:

    “娅娅娅娅娅娅……?你你你你怎么来了?”

    柳玉娅风情万种地站在图书馆门前,吸引着大批学院学生驻足一看。

    结果好不容易等到正主来了?发现,美女等的就是这两个蓬头垢面的玩意儿?

    超差评!

    “你说——我怎么来了呢?”

    柳玉娅拨弄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用幽怨的目光,紧盯着萧霁年,

    “明明说好了,第二轮比赛后和我出去船游龙川、秉烛夜谈……

    “结果呢?结果你和他昼夜不分地待在一块儿待了三天!你心里还有我吗?嗯??”

    围观路人们纷纷对凌耀和萧霁年露出了奇怪的神色,指指点点起来。

    凌耀:等等,我我怎么感觉这个描述,你像是来捉奸的,萧霁年是那个被捉奸的,我是……

    我不是!!!!

    萧霁年一看到自己妹子来了,嘴巴瘸了,腿也不会说话了,只知道走过去拉妹子的手了。

    柳玉娅也没把玩笑开太过,到底给萧霁年留了脸,当场亲了一下萧霁年大胡子茬,给了凌耀一个“正宫娘娘”胜利后耀武扬威的眼神,拖着萧霁年的领子就走了。

    留下风中凌乱的凌耀:嚯,原来明面上是“捉奸”,实际上是狗男女秀恩爱,根本没我什么事儿!

    等到还觉得刚刚发生的一切很玄幻的凌耀,如同梦游一般回到了剑门洞府,一把就被柯树峪拦了下来。

    “凌耀!你看过神龙学院的公告了吗!”

    凌耀一听这语气,就知道事情并不简单:

    “还没看呢。公告张贴了?第三轮比赛是什么赛制?”

    柯树峪对凌耀啥也不知道的状态也不稀奇,但他表现得格外焦虑,也格外兴奋:

    “比赛是八支队伍混战,一定时限过后,队伍取得的标记物分数和存活人数折算分数叠加,取分数最高的前两支队伍决赛!

    “这不是关键,这不是关键,关键是比赛的场地!

    “他们开放了一个无名大能的传承之地作为比赛地点!一个未被探索开发的异空间!!其中找到的任何宝贝,神龙学院都不会收走,全部归找到的队伍!”

    凌耀的惫懒神色也变得严肃起来。

    能在芒生大世界开辟一个异空间成为传承之地,这至少也是真元境大能的手笔。

    神龙学院居然发现了一个这样的地方,而且居然慷慨地通过一场交流赛,分享给了卧龙国其他顶尖势力!

    “你同门主师伯说过了吗?没探索开发过的异空间,虽然意味着宝贝没有被人拿走,但也意味着空间并不稳定。万一到时候空间破碎,咱们可就都死在里面了。”

    宝贝虽好,可也要有命拿才行。凌耀不会不懂这个道理。

    当然,柯树峪也不至于为了尚未到手的宝贝迷了心窍:

    “废话!当然是说过了!可他们也摸不清神龙学院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就是因为异空间不稳定,璞相以上进去都容易导致动荡,才有我们的机会。否则你以为为什么神龙学院不自己派破空境进去,直接把传承拿走?

    “门主要坐守山门,我师父正在闭关,星曜峰梁师叔又不在剑门。不过,你们月曜峰的邱师叔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到时候,也会帮我们守护一二。

    “我只是知会你一声,赶紧做好准备。那可是真元境大能的传承,比比赛排名可重要多了!你到时候,可别给剑门拖后腿!”

    凌耀想的,却和柯树峪不在一条线上:

    “这次可闹大了啊。师父会来,其他势力也会有破空境前来临江城。也不知道神龙学院向怎么收场……

    “而且大家都想着传承重要,宝贝重要,这第三轮比赛,说不定会闹出人命……”

    当然此刻,进入第三轮比赛的其他七支队伍,也同样无法平静。

    各方势力都在暗地里使劲儿,希望能在这一场天降的机缘中捞到好处。

    “可如果只有璞相以下才能进入,为什么不让学院的优秀学生进去,反要邀请那么多人一起……?

    “找我们来探路?还是别的缘故?

    “而且,又是真元境大能的传承……”

    凌耀给自己留了个心眼

    ——这场比赛,恐怕,没有大家想象得那么简单!

    而无论各方如何思索考量,第三轮比赛开始之日,如期而至。

    http://www.minguoqiren.org/xs/70139/2490479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nguoqiren.org。民国奇人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minguoqiren.org
江唯林南烟大唐扫把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