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人小说 > 历史聊天群:本王只想搞钱 > 第八十七章 此人投机取巧

第八十七章 此人投机取巧

    了解了大概模式,李承九也表示先看看再说。

    胡严两公子相继回到自己原先的位置,但朱莲儿没走,直接来到小婉身边,似姐妹般上来就是一阵寒暄。

    小婉脸上微笑,但心里却是警惕十足。

    这一来就有人抢活,谁能遭的住?

    李承九倒是没去注意这些细节,看着眼前众人,除了桌前的两名男子,其他人都在探头围观。

    很明显,是有两人正在对艺。

    “有点意思。”

    李承九轻笑,装不装逼无所谓,看乐呵才更有年味儿嘛。

    再看桌前两人,一人手持折扇满脸得意,而另一人则是眉头紧锁,低头望着桌面嘴中喃喃。

    度元一夜秋风去,

    夜转寒眠已是春。

    深宅桌前千杯酒,

    醉醒来年新一人。

    声音不大,但任谁都能听个清楚。

    有些人闭起眼似在沉思,而有些人则是摇头晃脑,时不时的还点几下头。

    李承九同样巴咂巴咂嘴。

    如果用他的文学底蕴来衡量,这首诗写得还不错。

    至少词意通明,言简意赅,一听就知道是什么意思。

    只是这冬天一到除了喝酒就是睡觉,非要到来年开春才能在新的一年有所作为吗?

    果然,摆烂从古时就开始了。

    继续看。

    好半晌,锁眉男子才直起腰,双手抱拳道:“赵公子才学横溢,文笔了得,小弟不才,今日一比输得心服口服。”

    而手持折扇的男子见此却是哈哈一笑,“文公子谬赞了,此等文作不值一提,不值一提啊,哈哈哈……”

    “呃……”

    对面男子再次紧锁眉头,这也太嘚瑟了吧?

    但输就是输了,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便折返回人群当中。

    果不其然,通过在场众人的投票表决,票数过半,赵公子毫无悬念的拿下一局。

    手中折扇在胸前微摆,再看这小子,眼中不屑,如果这房子再矮点,估计脸都能贴到天花板了。

    李承九撇了撇嘴,这小子,欠揍。

    终于,人群中再次走出一人。

    此人一身淡蓝色素衣,发鬓高盘,嫩白的小脸显得眉清目秀。

    但……为何胸前会有一抹小小的弧度?

    艾玛,是个娘们儿。

    李承九眯了眯眼。

    古往今来男女互扮已是常态,好像也没啥可惊讶的。

    女子缓步来到桌前先是瞄了眼桌上的诗句点了点头,“好诗,赵公子不愧是南疆第三才子,小生佩服。”

    闻听此话,赵公子却是皱了皱眉。

    都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你非要把我标榜到第三是几个意思?

    心中有些不爽,但还是轻笑一声说道:“此诗不过尔尔,本上不得台面,若不是应了当日之景,小生也不会将此诗拿出来丢丑了。”

    尼玛!

    一句话引得众人纷纷眉头倒竖。

    啥意思?骂人也不用这么明显吧?

    尤其是那个刚刚输给此诗的文公子,此时的他双颊通红,这巴掌抽的,贼他娘响。

    当然,人群中也不乏有赵公子的舔子。

    见有人不服,也纷纷站出来给赵公子声援。

    “大才之人必有过人之处,我觉得赵公子还是过谦了。”

    “没错,诗词本就是有感而发,应了度元之意,此诗必可流传百世。”

    “说的好,此等佳作,万中难觅其一。”

    “好诗人人可赞,赵公子万不要妄自菲薄了。”

    “……”

    人群中一言一句,使得那些原本想要站出来怼上两句的文生全都闭了嘴。

    没办法,人家赢了,人家有理,说啥都对。

    有本事自己也写个一压群雄的好诗出来?

    还不是没那本事。

    见众人的反应,赵公子更加嘚瑟了。

    “劣作劣作,都是大家抬爱,小生不才,让大家见笑了。”

    说罢还假惺惺的连连作揖。

    李承九看得直呲牙。

    瞄了眼身旁的贾有才,眼神中似乎再说:“等下记得拦着我点,我怕一个搂不住再上去揍丫一顿。”

    贾有才点了点头,眼神回应:“咱哥俩从来都是二打一,一会你锤他脸,我踢他头,让他哥俩谁也别好过。”

    “……”

    李承九无语,发现自己找错人了。

    而再看场上。

    白衣女子并没有因此动容,只是默默拿起笔,似是思索了一番这才提笔于纸上写道:

    “鸾凤轻拂一缕长翎划星夜。”

    短短几个字,起笔收笔,一气呵成。

    字迹龙飞凤翥,挥洒自如,看得众人纷纷竖起大拇指,好字。

    但这并不是一首诗,而是一副对子。

    女子将笔架于笔搁,捋了捋发鬓方才笑道:“小生不才,此有一联,望兄台可补了这一联。”

    赵公子挑了挑眉,这才低垂眼眸望向桌面。

    “鸾凤轻拂一缕长翎划星夜。”

    好大气的上联。

    只是,如此工整的上联对出又有何难?

    只见他略加思索便提笔在纸上写道:

    “祥龙盘息两道青须抚山河。”

    “好!”

    刚刚落笔,人群便响起了一片叫好声。

    这下联对的极为工整。

    连李承九都略显惊愕的看了眼这赵公子,不得不说,这小子还真有两笔刷子。

    享受着众人的吹捧,赵公子显然又飘了。

    再次仰起头不屑道:“这位兄台承让了,不知此联对得如何?”

    如何?

    那是极好啊,反正得让你自己说出来,不吹牛逼,你不行。

    而对面的女子见此只是嫣然一笑,随即拿起笔竟然在刚刚自己写得上联之后又补了四个字。

    “鸾凤轻拂一缕长翎划星夜,夜夜祥瑞。”

    众人见此纷纷倒吸口冷气。

    四字一出,整个上联的意境瞬间就变了,并且首尾相应,都是夜字,这联可不好对啊。

    赵公子见此顿时皱起眉头。

    再看对面之人,心中猛然冒气一团怒火。

    你他妈玩我?

    而女子却是不浮不躁的手撵衣袖伸出一掌道:“赵公子,请。”

    赵公子眼中冒火,但在众人面前也不好发作,只是沉沉的低吟一声便进入了沉思。

    众人没一人出声,场上顿时安静得落针可闻。

    好半晌,赵公子仍旧没有动静。

    李承九有些不耐的看了眼腕子上的电子表,都过去五分钟了,这人到底行不行啊?

    刚刚还觉得此人有点本事,这倒好,人家随便加四个字就歇菜了?

    那股嘚瑟劲呢?

    对联玩不转,成语接龙总该会吧?

    菜!

    心中腹诽,可突然,赵公子却猛的一拍桌面喊道:“此局不算,你投机取巧,行不磊落,本公子不屑于与你对艺!”

    艾玛,急眼了。

    突然的一声怒吼,吓得众人纷纷露出一脸错愕。

    啥玩意?投机取巧?

    “赵公子,对对子不就是这样吗?怎能说人家投机取巧呢?”

    “就是,对对子本就可加可减,可长可短,要的就是一个秒字,这才能体现出文斗之间的乐趣。”

    “对不出就说对不出,你这也太没风度了吧?

    “谁说赵公子对不出的?我觉得他说得对,如果每人都这样老往上加字,那谁还能对得出来?”

    “没错,这波我站赵公子。”

    “加字怎么了?这位兄台又不是乱加的,文理通顺,怎么就不行了?”

    “哼,自己不行就说不行,哪那么多废话?”

    “你他妈谁啊?敢跟老子这么说话?”

    “出来单挑啊!”

    “单挑啊!”

    “……”

    顿时,对艺两人还未开口,众人便先吵了起来。

    而赵公子哪会理会他们的言辞,只是再次怒声道:“你们行你们来,今日要是有谁能对上此联,那老子就从这窗台上跳下去!”

    他几乎把所有与河有关的词句都想了一遍,很明显,根本就没有能对上的,否则也不敢这么大放厥词。

    闻听此话,众人纷纷闭嘴。

    要对刚刚早就对上了,你以为我们没想吗?

    一言之下,场上再次陷入安静。

    而对面女子闻听此话只是轻笑着摇了摇头,随即便看向一旁管家模样的老者。

    老者点头预要上前,而此时,一道身影却从他身边一闪而过。

    “既然你们不行,那就让本王来吧。”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又是一愣。

    疆王殿下?

    http://www.minguoqiren.org/xs/80557/292436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nguoqiren.org。民国奇人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minguoqiren.org
江唯林南烟大唐扫把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