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人小说 > 请不要放过我 > 第十三章 真真假假

第十三章 真真假假

    第二天两人起的都略晚了一点,在酒店吃了免费的自助早餐,柯逑又是一副不满意的样子。苏岩告诉他,“这应该是最丰盛的一顿早餐了,你还有的挑,后面应该就是白粥馒头!”

    柯逑皱着眉,看着满满一个大厅的用餐队伍,嘴硬的说道:“白粥馒头很清爽。”苏岩摇摇头,很想说他这么挑剔下次绝对不跟他一起出来了,可是想想大概也不会有下次了。姑且就忍了吧。

    吃完早餐没有大多数旅行者都会去的藏传佛家第二大圣地——塔尔寺。他们都觉得没有信仰就不应该有膜拜,更没有必要做完成任务式检查。这样他们有足够的时间缓缓开往青海湖。

    进入祁连山后,这种缓缓开的感觉特别的好,山上绿草茵茵,牦牛羊群星星点点,或是成片成群,城市里居住久了,看到眼前的景象,心旷神怡。似乎感觉自己好像是低低飞翔的野鸟,无拘无束。

    “苏岩,或许这里才是你想要的太平盛世!”柯逑突然开口,两人上路后都没怎么说话,光看沿途风景了。

    苏岩将目光从窗外收回,转头看向柯逑,“我来这里干嘛?放马牧羊吗?说的好像我们居住的地方是什么动荡社会。在我看来也很太平!”

    柯逑呵呵一笑,“比你在美国太平吗?发达国家的冶安不好?”

    “是啊,我生活的那个地方是贫民窟,脏乱差的好像非洲!”苏岩现在改变策略了,他要问,她就给他编,左右他要的就是一个故事,一个传说。

    “不想回答就编故事骗我吧!其实我也不是我盯着你的过去问,你的现在实在没什么好聊的,每天两点一线,吃的就是那些,穿的反正都是裤子,玩的就是岳乔。如果说当年岳乔撞到你是缘分,你住到闫志高的房间也算是我们的缘分,有缘分就是朋友了!朋友之前聊个天,互相了解是很正常的,你以前是不是遇到的坏人太多,所以防备心理特别强?”柯逑絮叨的自己都有点觉得啰嗦了,不禁呵呵一笑,“路太长,难免无聊!”

    苏岩有点随着他的语调懒懒外在车门上,看着柯逑开口道,“我就觉得基于我们的关系,根本不需要聊什么过去未来,我们现在可以聊的就是,今天什么时候可以抵达青海湖,或者……我没话跟你说呢,柯逑!”她的语调颇为无奈。一句话噎的柯逑忍了忍,还是忍不住生气了。

    两人之间出现了无话可聊的静默,并且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

    “你怎么会想到要跟我一起来这里呢?”本以为他们一路都要这样沉默下去,甚至于未来几日也会是这样,没想到苏岩没预兆的问了这么一句。

    当时柯逑的第一反应是想说这不是基于他们关系要聊的,可仔细一想,作为旅伴这个话题并没有脱离他们的关系。

    他长叹一声,“我啊!”他其实自己也不太确定是为什么,想来就来了,冲动了一下而已。“我……觉得你……一个人不太安全。”他左拼右凑的编出一个理由,可刚一说出来,自己就马上相信了,“对!”他兀自点了一下头,“像这种蛮荒之地,这么长途跋涉,你一个女孩实际上是很不安全的。”

    半天没有得到回应,柯逑转头看过去,看到苏岩微张着嘴,不太相信又不知道要如何辩驳的模样。

    “说到底呢,我就是放心不下你一个出来!”柯逑应该是有表演的天赋,他此刻的目光灼灼,演的自己都十分相信。

    苏岩勉强一笑,“看不出来你还是个好人!”

    柯逑点了点头,“人心本善,当然这还基于我对你行程的兴趣以及对你本人并不讨厌,所以才会一同前往,不然我只会口头告知你可能面临种种困难险阻,尽心就好了!”

    “呵呵!”苏岩干笑两声,“你说的倒好像挺有道理的!”

    “那你以为是什么原因?”

    “我以为啊……”

    “嗯!”柯逑等着她说下去。

    “我以为你想要追求我!”

    一时间柯逑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反应了,应该无所谓的承认,还是说点什么反驳,他看向苏岩,这家伙装的一脸认真的样子,自己刚才那一套她速学速成了。实在没有想到他们两个冷漠木讷的人,有一天会这样真真假假的逗起嘴来。

    “那你看我有希望达成所愿吗?”

    苏岩伸展双臂,做了个拉升的动作,然后双手交叠放在脑后。长长吐出一口气,“路还长着呢,谁知道呢!”她唇角微翘,荡出一丝笑意,最后慢慢舒展看,笑意直到双眸,她真实的笑容竟是这样无邪,不过就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女孩,会有怎样的过往,是不是自己想多了。或者她只是一个任性的离家出走的小女孩。他总觉得她离开美国回来是有那么一个特别的原因的。

    “苏岩,你还会回美国吗?”

    “不会!”没有半点犹豫,她就给了答案。“我回不去了,我在美国杀了人,回去要坐牢的!”

    “哦,为什么杀了他?”柯逑的心里是震惊的,但马上又不相信起来,不会的,她根本不像是一个犯了罪躲藏的人,骗他的,可不知道为什么,谎言越多,反而越感觉接近那个真实的她了。

    “他想**我,我就一刀杀了他!”

    “那你属于正当防卫,不会坐牢!”

    “是吗?那我也不回去了,我后妈太凶,老打我!”

    “你都这么大了,在美国本来就不用跟父母住一起吧!”

    “是啊,她现在打不过我了,可是我爸死了,我回来找我亲妈!”

    “找到了吗?”

    “找不到,她改嫁了!”

    “有她的信息吗?我帮你找!”

    “我得罪了她的继子,她把我送到美国的!”

    “你怎么到处都不招人喜欢!”

    “是啊,所以我总一个人!”她长叹一声,续而语调又欢快起来。“可我这次回来觉得好像要转运了!”

    “哦?”

    她身体坐直,侧身望向柯逑,双眼闪着精光,柯逑感觉到她终于有自己想要说的话了。

    “我一回来没多久就碰到岳乔,她的车只是撞了一下我的皮箱,可她以为撞到我了,把我当成超人,当成福星!我在堪称五星级的病房住了三天,从头到脚体检了一下,她还给了我几万块钱!”

    柯逑一副看碰瓷人的样子问道:“既然没有撞到为什么你不告诉她?”

    “我说了啊,我说我没事,只是被带了一下,膝盖蹭破了点皮,可是她不放心啊!”

    “那检查下来自然没事,你还拿人家的钱?”

    “她酒驾,那是封口费!”

    “哦!”

    “我钱了拿了,检查也做了,她还是当我是个特别好的人,一直请我吃饭给我买衣服,送我礼物,甚至还给我介绍男朋友!”

    “哦,介绍男朋友啊,那怎么样?”

    苏岩一个劲摇头,“不怎么样,虚有其表,情商很低!”

    柯逑意识到了什么,“你不会是说我吧!”

    “嗯!”苏岩重重点了一下头,“可是还是我现在时运好,就是这种人也开始喜欢接近我,屁颠屁颠跟我一起出来游山玩水!”

    柯逑干咳一声,自己不过只编了几句话,并且也并非瞎话,她就大段大段的来了。

    “恭喜你转运了!”

    苏岩又点了一下头,“你知道吗,以前我怎么努力讨好人家,人家就是不待见我,可是现在……你知道我现在的工作怎么来的吗?”

    她就职的那家公司听闫志高提起过,是一家跨国公司,能在那样的大企业里就职,都不是一般的庸碌之辈,柯逑想她大概是因为英语好,又在美国受过教育才能做上总裁助理这样的位置。

    “你不会是牺牲色相得来的吧!”他一本正经的跟她开起了玩笑。

    苏岩摇摇头,“不是说了我时来运转嘛,已经不需要去做牺牲色相这种事情了。”

    柯逑发现自己斗嘴这件事上,自己大概根本不是苏岩的对手。

    “我住院期间,有一个老头,就是我现在的老总,有一天在病房大叫大嚷,他不会几句中文,一着急叽里呱啦都是北美口音,小护士听不懂,被他吓的跟小兔子似得。最后还是我去给翻译了一下!并且做了他三天翻译,按照一个小时一千元的市价他付了我报酬!”

    “你住院期间还赚钱了?”

    “是啊,他要给的。后来我出院了,他说叫我去给他买个热狗回来,我跟他说,他的翻译回来了,我们的雇佣关系结束了,热狗不买了。他很生气,他说叫我继续做他的翻译,我说他脾气太差,不能长时间合作。他指着我的鼻子就说我敢不听他的话,生气的把护士的小推车都掀翻了。”

    柯逑摇摇头,“你还是不招人待见!”

    苏岩没反驳,继续说道:“一周后我去一家外资企业面试,我没有文凭,只能靠着英语口语出众,应聘他们的服务中心前台。上班第一天,那个老头从我前面走过,他都走出三丈远了,我都以为他没认出我来,谁知道他又转过身,你不知道他当时的表情,就好像是抓到逃兵一样,两只眼睛闪闪亮,他冲着我第一句话就是:热狗!我当时挺尴尬的,只好跟他解释说,我必须在前台做好客服工作,没办法擅离职守给他买热狗。然后第二天我就被调到二十四楼,做了总裁助理,每天给他泡咖啡,买热狗。”

    这一段话她跟岳乔说的时候,人家感慨可惜对方不是个小伙子,不然就是现实版的霸道总裁。

    苏岩微挑着眉去看柯逑的表情,他貌似也有些听入戏了,等着她继续说下去。看她闭口不说了,才捧场的来了两句旁白评论:“这个还是感觉你不招人待见!他这里把你放在身边折磨!”

    “不算什么折磨吧,你可知道一个总裁助理跟服务中心的前台薪水相差了整整七八倍。”

    “工作量也大吧,你……能做得来?”

    “买热狗,泡咖啡谁做不了。”

    “你一个助理就做这些?”

    “是啊,他又不是只有我一个助理!”

    “哦!”想想也是,“可是为什么呢?”

    “他说没有人拿了他的钱以后敢公然违抗他的命令,除了他的女儿跟我!所以,他大概是想他女儿了!他不开心烦闷的时候呢,就冲着我说:热狗!然后我就去买了。高兴地时候了,就对我说巧克力,他就给我吃糖!”她说的时候两只眼睛也好像发着光,下意识的柯逑冒出两个字:“热狗!”

    苏岩嫌弃的看了他一眼,一副你也配让我给你买热狗的样。

    柯逑读懂了她的眼神,哼了一声。

    “柯逑,我来开一阵吧!”苏岩拍了拍柯逑的肩,这样提议。

    柯逑点点头,靠边停了车,可只这么一回,后来他都再也没有让苏岩开过这辆车。她的速度实在……太快了,拐弯的时候车尾都甩起来了。

    一开始柯逑还只是提醒她慢一点,到最后,他简直是在大叫:“停车,苏岩停车!”

    苏岩大概飙了半个多小时,才讲车停下。柯逑推门下车,走到路边就开始呕吐。苏岩拿了瓶水过去,他漱了口,又倒了些在手上,狠狠抹了把脸。苏岩看他脸色苍白,倒是有点内疚的问了声:“你没事吧!”

    柯逑等了她一眼,走回车边,坐上了主驾的位置上,很大声的甩上车门,苏岩慢吞吞走过去,可她还没绕道副驾那边,车居然发动,呜的一声开走了。

    开了起码有两公里,在视线里就快剩下一个点的时候才停住。这是他的惩罚……苏岩愣了许久,最后无可奈何的走过去,这个男人很小气啊。

    http://www.minguoqiren.org/xs/77203/273446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nguoqiren.org。民国奇人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minguoqiren.org
江唯林南烟大唐扫把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