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人小说 > 黑科技:从空间跳跃机开始 > 第六十八章 宗教型文明

第六十八章 宗教型文明

    能发展到九级文明,多多少少都有自己的独特之处。

    你可以独特,但你不能邪门啊!

    陆羽在听到重启者的瞬间,一种【PTSD都要犯了】的错觉涌上心头。

    重启者特么的都被封印亿年了,你们怎么还搁着叨叨呀?

    【重启者是大宇宙的宠儿,诸多文明最后能抵达的巅峰。】

    【而她聆听到了大宇宙的意志,抹除错误的文明!】

    【我们是侍奉她的仆人,遵循她的意志和行动,对大宇宙中的错误文明实行抹除!】

    【现在我们已经抹除了3个河系级文明,5224个恒星级文明......】

    差不多得了!

    陆羽没想到自己最后竟然是见到了一个神棍。

    这个神棍居然还是侍奉重启者........

    所以你之前整出的那些,都是模彷?都是致敬?

    陆羽这时看了一眼旁边的三角飞船,毕竟环族文明就是那为数不多的倒霉河系级文明之一。

    三角飞船一动不动,静静悬浮。

    嗯,死者情绪稳定。

    既然敢在被害者面前说出真相,那眼前这团马赛克就像是觉得自己胜券在握的反派一样。

    而背后故事微微清晰之后,更让零号基地的宇宙社会学专家激动了起来。

    宗教型文明,在现有的文明观察资料中,都是在文明萌芽前期出现的类型。

    随着文明发展突破一级文明之后,宗教被科技打败,而又因思维的快速解放和趋于理智化,基本在文明突破到恒星级文明之后,就再也没有宗教型文明的记录。

    往往也只有一些衰落的行星级文明,存在倒退发展时,宗教才会有重新登上文明舞台的机会,但那也意味着这个文明很快就在大宇宙中消失。

    基本上.......稳稳踏出母星的文明,都会自发的去宗教化。

    这又不得从宗教的本质去解析。

    首先「自然」的定义:异于人和人所创造的,即是自然。

    另一个前提是宗教分两种,一种是多神论、自然宗教(比如古希腊的诸神崇拜,或是对花神、火神等自然物的崇拜),另一种是一神论的精神-人类宗教(比如基督教)。前者崇拜的是拥有人的特性的自然(神即自然),后者崇拜拥有自然力量的「人」(神即人愿)。

    基于此,宗教的基础是信赖感,其出发点是人,对象是自然。这种信赖感在动物阶段即存在,人将它提升至意识中,便进入了宗教。

    人,是确定的、个别的存在者。人的特质不是从天而降、来自神的,而是从下至上、自然而然的。自然,可以理解为生养的我们的地方和生养我们的人。人对自然怀有的宗教感体现在对自己国度的山川河流的自然崇拜,以及对自己父母祖先的崇敬之中。

    个体化的事物往往比无个性的东西更高贵。而基督教追本朔源,认为众生最初的本因皆是天父,冲澹了人的个别性与特殊性的事实。

    这种对神的崇拜只不过是自我崇拜的一个现象,因为只有我认同自己的存在,赞美自己的存在,才会进而赞美我的创造者。

    从自然的图腾崇拜,演化到文明历程中的造物主崇拜,在意识里是一种自我肯定,自我赋予价值的过程。

    比如有的地方的人崇拜「盐神」,认为是盐神赋予了盐晶莹的样态,美好的味觉体验。但实际上,盐神的品质,就是盐本身,只是人将自然「人化」了。

    「神」的本质是自然,人们却将之视为一个先于自然存在且创造了自然的实体。然而若是不加上人为赋予的性格(神的慈悲或残忍)和建立法度

    者角色(神对昼夜四季的规定)的话,仅仅从创造者的角度来看,人难道不是自然的产物吗?

    那么人为什么对自然有宗教的依赖感呢?

    原因在于,人在一开始没有把自己和自然分开。于是自然在人身上的作用,自然在人身上激起的一系列情感,被人当成了自然的特性。人将自然人化,自然就拥有了人的情感和本质。自然的变化,比如太阳起落、四季更迭、春种秋收,激发了人的依赖感,使人虔诚地加以崇拜。

    而在人类的社会发展中,科技这一要素开始扭转了这个过程。

    生产力的进化,让人类开始拥有改造自然,征服自然,最后创造自然的能力。

    这开始摧毁了人与天然宗教的基础。

    于是,人从一个物理上的存在变成了一个社会意义上的存在、一个政治实体,脱离了自然。那么人的上帝,也从一个物理实体政治化了,变为了一个异于自然的实体,变成了法律、舆论、荣誉和道德。

    也就是说,人们对自然的依赖转移到了对法律、舆论、荣誉和道德的依赖上。

    这是科学这门学科对人类文明的最根本最直接,也是最持续的一次思想解放。

    这样的过程延续贯彻大多一级文明的发展时期,随着文明拥有星球改造能力以及对大宇宙规则更深刻的理解之后,宗教的基础不复存在。

    文明在后续的发展中,或许会存在个人崇拜,但宗教崇拜逐渐减少,直至消失在文明进程中。

    而眼前........一个九级文明居然成为了宗教型文明,出现了宇宙社会学专家普遍认为的倒退,这怎么不让他们诧异十足。

    至于这个九级文明,自称侍奉重启者,就更让陆羽无语。

    因为他们侍奉的主,是陆羽亲手盖上亿年棺材板的。

    不过陆羽也注意到了一点,眼前马赛克用通用语言透露出的重启者…..只有个数!

    这就微妙起来了。

    因为陆羽知道,重启联盟里可有着不少于两位数的重启者。

    所以……..陆羽忍不住笑了。

    未知文明的虚空崇拜有点意思,怕不是曾经吃到过重启者的警告,然后从此就魔愣了?

    陆羽不知道的是,他在黑洞视界之上遇到的九级文明同样也是一个魔愣化的文明。

    「如果是以重启者作为崇拜对象,倒是有几分符合逻辑。」

    「因为在九级文明的认知中,重启者的科技实力比原始文明时期面对自然还要无力。」

    「可怕的文明差距,让畏惧和崇拜有了萌芽的精神土壤。」

    「再以这个文明行为来看,恐怕也见到过一次【抹除】现象,所以才会有后来的模彷。」

    「因此,我们可以判断自称为重启者仆人的文明是有一定概率为宗教型文明。」

    韩教授将宇宙社会学专家们的讨论概括出来,同时他也在目不转睛的盯着银色星辰号反馈回来的影响。

    作为零号基地如今的负责人,他所涉猎的学科已经远超当初的心理学教授了。

    但这时,这个宗教型文明如果真按宇宙社会学分析的那般,那这样的情形就很像一个熟悉的心理症状——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或斯德哥尔摩效应,又被称为斯德哥尔摩症候群或人质情结或人质综合征,是指被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情结。这个情感造成被害人对加害人产生好感、依赖性、甚至协助加害人。

    人质会对劫持者产生一种心理上的依赖感。他们的生死操控在劫持者手里,劫持者让他们活下来,他们便不胜感激。他们与劫持者共命

    运,把劫持者的前途当成自己的前途,把劫持者的安危视为自己的安危。于是,他们采取了「我们反对他们」的态度,把解救者当成了敌人。

    这样奇特的心理学症状,实实在在出现在人类身上。

    但韩教授确实还是第一次在外星智慧生命体上见到类似的情绪,怎么不让他这个心理学教授好奇不已。

    陆羽想要薅积分,科学家们想要弄清这个能发展到九级的文明到底发生了什么,所以一时间大家都决定看看这团马赛克还能爆出什么东西。

    【然而我们伟大的主,却在不久之前被名为陆羽的文明所陷害,竟然在大宇宙中失去了痕迹。】

    【长久以来和谐有序的宇宙环境被陆羽文明破坏!】

    【或许作为仆人的我们还无力去对抗陆羽文明,但我们可以去尝试找到那至高无上的重启者!】

    【未知文明,邀请你加入这个伟大而又神圣的事业!】

    六。

    陆羽很向给这团马赛克发一个滑稽的表情。

    因为他口中的陆羽面前正在他的面前,使劲薅他的羊毛。

    不过心里嗤笑过后,他心中微微一凛。

    因为陆羽明白,如果这团马赛克所说都是真话的话,那么这个九级文明就是他的敌人了。

    毕竟……如果真的让他放出重启者来,那么第一个被清算的很有可能就是给她们钉上最后一颗钉子的陆羽了。

    而且,如果这些重启者要是再小心眼一点,说不定因为陆羽出身人类,到时候连人类都顺手抹除了。

    这是陆羽决不能接受的事情!

    并且上亿的发展时间,对宇宙中其他文明而言是绝佳的时机,对于陆羽而言又何尝不是?

    他或许还能比其他更多的文明更容易抓住它!

    毕竟陆羽有一重自己都要遗忘的身份——重启者卷属!

    他是可以无视掉重启者的封锁,只要科技发展到九级文明,陆羽就能比其他文明少走一个最大的弯路!

    只要晋升到宇宙级文明!

    那么就有足够的实力去统率宇宙中其他有潜力的文明,组成一个反重启者联盟来。

    至于这一次战争会不会把宇宙打得支离破碎,那就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陆羽现在要考虑的只是,先把银色星辰号修复完毕。

    「那么想要解救重启者,为什么你还在费尽心思在抹除文明?」

    面对陆羽的疑问,那团马赛克倒是很快就给出了答桉。

    【消灭那些发展错误的文明,这是主一直坚持的事业,我们应当维护!】

    【我抹除文明时所留下的痕迹,就是要告诉大宇宙中所有文明,能掌管一切文明发展的重启者是真实存在的!】

    【今后我们还不得不加大力度,加大星域范围!】

    【因为不能让整个大宇宙中的文明,相信了那陆羽文明的谣言,让主的秩序被扰乱。】

    倒也很符合逻辑!

    陆羽曾以为在他向大宇宙广播之后,星空会变得热闹起来。

    那些躲在角落里苟延残喘的九级文明会慢慢站出来尝试突破到宇宙级文明。

    但实际上,那些不会放弃文明发展的九级文明早就消失在了【抹除】中。

    那些被重启者吓到放弃发展的九级文明,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相信一个不知名文明的广播?

    再加上有马赛克这样文明存在,不但伪造【抹除】现象在大宇宙中传播开来,更会让那些暗中观察的九级文明谨慎犹豫。

    不得不说,得知真相之后,这个未知文明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有了答桉。

    只是这个答桉,被那些倒霉选中的文明而言绝不想听。

    「所以这个文明才把他毁灭文明的智慧种族,在这个星球上重新生成。」

    「对于这个文明而言,这不是毁灭,而是把他们带入了正轨,带入了这个文明认为的正轨!」

    这又是一个符合宗教型文明的特征。

    于是陆羽想了想,他决定暴击一下这团马赛克:「那你在陆羽文明之前就已经在做这样的事情,那么重启者有过什么表示吗?」

    嗯,不用猜,肯定是没有。

    从黑卡文明那里,陆羽知晓了足够多的重启者情报。

    这些不知道延续了多少纪元的文明,根本不会在乎一个九级文明。

    只要它不去试图晋升宇宙级文明,那么这个九级文明哪怕统治了宇宙中再大星域,最后对于重启者们而言也只是如昙花一现。

    她们已经在悠悠岁月中见过太多,根本不会去再多瞧上一眼。

    最多只有那些没有经历多少个轮回的卷属们,见识少的时候会去瞄上两眼。

    这明知故问的暴击,让藏在马赛克中的未知文明沉默了。

    他的主,并不在乎他。

    他的一切模彷,充其量不过是自我满足的安慰,试图让自己相信可以以这种方式努力来换得重启者的注意。

    嗯,或许他除了算是宗教型文明,还能叫舔狗文明也说不定。

    http://www.minguoqiren.org/xs/74442/284076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nguoqiren.org。民国奇人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minguoqiren.org
江唯林南烟大唐扫把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