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人小说 > 为什么我是反派还自带吐槽役 > 226合了叶老爷子的眼缘?

226合了叶老爷子的眼缘?

    正如南博宏所言,叶家人的心思并不放在看病上。因此凌耀去了,也只是走个流程,表表态度,然后开始坐在旁边当背景板,看南博宏怎么巧舌莲花地讨叶老爷子和叶家家主的欢心。

    那位叶大小姐他也见过了,确实是个美人。而且和周芸怡不同,叶薇一看就不是当花瓶养大、专修琴棋书画的,而是对商业领域也颇有见地、能够独当一面的女人。

    相比之下,叶家的二小姐和三少爷倒显得弱势许多。似乎叶家早打定了主意把家业交给叶大小姐,再找个世家强强联合,给叶家的发展添一份助力;生两个孩子一边一个,不挑男女,也避免了叶家被直接吞并的风险。

    在这一点上凌耀倒是挺佩服叶家人。虽然说提倡男女平等吧,可是这些个世家里又哪有几个人愿意把家业传给女儿呢?

    像周家,哪怕只生了一个,也要想办法把女儿卖出去,换女婿上门掌管大局;南家,稍微好点,至少不会卖女儿,但南国忠显然也是从未打算把南家交给他那个姑姑的——哪怕其实凌耀觉得,南佑月比起南国忠那俩不成器的儿子和俩不靠谱的孙子都更有能力坐上那个位置——人家离了南家的资源,小公司不也开得风生水起吗?

    所以叶家能一举成为新晋家族,不是没有道理的。光是这个先进思想,就已经超过了许多人。

    但是也有一个巨大的问题,就是他们太急功近利了。

    在他看来,叶薇根本不需要找一个世家子弟联姻,只要找一个踏实肯干、心向叶家的男人成家立业,自己就能把叶家发展起来。

    毕竟叶也不是没有这个底蕴,叶薇也不是没有这个能力。

    现在叶家想找个世家联姻,无非是贪图大世家积累的资源和名望,想要通过联姻一举爬到丰城的最高梯队。

    这不是不可行,但毕竟风险太高,很容易就弄巧成拙。

    比如你想的是一边一个继承人,不会有矛盾,可人家心里想的肯定是怎么吞并你,而不是成就你;再比如你想着是让女儿拿捏住女婿,生下来的孩子也都是叶家的种,可焉知对面会不会给你折腾出一串的私生子来闹心。你要花多少心事和人斗智斗勇?你有把握斗过这些“千年的狐狸”吗?

    再者,你自己没有积累,靠傍着别人爬到这个圈子,这个圈子的其他人又真的会认可你吗?到时候你们的处境真的会比现在更好吗?会有多少人等着你掉下来,然后落井下石?

    最后,你选的这个人选,也不是很理想啊。

    不是他不想帮便宜哥哥说好话,实在是这俩兄弟最后谁输谁赢还看不出个定数。你叶家孤注一掷,万一南博宏最后输了,怎么办?南博展难道不会报复叶家吗?叶家能够承受这种压力吗?还是到时候再和南博宏拍拍屁股离婚?

    他不相信座上那个精明的叶先生想不到这些,而是不愿意去想这些。实在是这第一梯队的饼子太大太香,蒙蔽了他们的眼睛。

    不过,那又怎样呢?你们谁倒闭谁发达,和我南博图又有什么关系?没有啊?他又不是离开南家就没饭吃的人,掺和南家家事都省得,更不会管叶家的事儿了。

    叶老爷子对他倒是挺喜欢,大概是觉得他专业、有名头,又不想真正的资深大牛那样摆架子,拉着他问了许多病人的忌宜,好似恨不得把他凭作家庭医生。但叶先生和叶薇的目光里就多了几分审视和瞧不上了。

    因为他除了给老爷子看病,坐在旁边不是喝茶就是干饭——本来就没什么地位和势力,一手医术也只是初出茅庐,没有野心,甚至连世家子弟的气质都无,还偏偏没有半点眼力见,浑然不把两家联姻的事儿放在心上,更不懂得如何帮衬自己的兄弟,这在叶家看来,就实在有点上不了台面。

    他甚至凭借强大的听力,听见叶薇偷偷和妹妹说,别看了,这个不行,下回再给你找好的。这家伙除了皮囊,也没什么好的。

    凌耀无辜地巴扎巴扎眼睛:姐们儿,咱们之间除了皮囊相见,也没什么可交集的了啊。有一张皮囊还不够吗?

    不过这回儿他也终于是看出来了,叶家原来不仅是来看他对南博宏有没有助力,还是替二女儿相看对象来了啊!

    如果南博图让他们满意,他们本是打算直接在南家这条线上梭哈的——这样二选一就能变成三选二了!

    对此凌耀只想说:大可不必。你们看不上我,我也看不上你们呐?我这忙得热火朝天的,哪有空谈情说爱啊?

    再说了,找个娇滴滴的世家小姐,还要被迫掺和各种钱权斗争,还不如在研究所找个志同道合的妹子一起奔赴事业呢。

    事实上,叶家家主还在餐后趁机找他小聊了一句,话也很直白,就问对南家家主之位是怎么看的,好像生怕凌耀听不懂。

    而凌耀的说法也很直白:我随便看看啊,这是我该掺和的事儿吗?

    “你不愿意掺和,倒也是人之常情。可是,你想想,若是南家大少爷得势,你们两兄弟在南家还能过得下去吗?”

    叶先生语重心长,可凌耀只有种被人当成白痴的莫名感:为什么要我想想?我难道没想过?

    他只是笑眯眯地回嘴:

    “我现在也没在南家过。”

    叶先生大概也被凌耀的厚脸皮震撼道,却依然觉得对方“愚蠢”,不可思议地反问:

    “南博展可未必这么想。更何况,南博宏终归是你亲哥哥,你就不曾为他考虑过?”

    凌耀也不知道自己应该要为他这便宜哥哥考虑到什么程度才算得上正常。

    说是亲兄弟,他们也才认识了两三年,没为了家产反目全凭他够佛,平时还能唠唠嗑,没事儿互相当对方工具人可能使唤使唤,这样的关系还不够好吗?

    真要说起来,南博宏又何时为他这个“弟弟”真正考虑过呢?南家为了脸面把他认回来,却又可曾为“南博图”这个人考虑过呢?

    有时候他甚至会想,还好真正的那个“南博图”没有见过自己至亲之人的这副嘴脸。那个流浪在外、在孤儿院发烧到差点死去——说不定是真的死了,才让他这个“冒牌货”有机会上身——这样一个孩子,被南家认回去的时候,那些人拼了命想要看出他的斤两、他的能耐、他的野心,权衡和盘算着他的回归是好是坏、是得是失。

    怎么就每一个人想起来问他:“这些年过得是不是很苦?”没有人安慰他:“以后有南家给你撑腰,日子会好起来的。”?

    大家族的薄凉如此,他又怎么会有多么热的心肠?

    “我也不是不顾念我哥。实在是我这个人嘛,也没什么本事。要是有本事,我自己就上了是吧。所以呢,我也不想瞎掺和这些事儿。不给他添堵就挺好的。”

    凌耀却不曾把那些替南博图感到的不甘和怨愤表现于口,只是笑笑,说道,

    “当然,他要是哪天真没地方去了,我这个做弟弟的,好歹也有自己的工作,总是还有一口饭给他吃。就不劳烦您操心我们的家事了。”

    他能看出来叶家家主对他的不满和失望。这个人也不是真的关心他们的兄弟亲情,只是在“刺探敌情”、想要探明他的价值罢了。

    无论如何,叶家都注定只能失望而归。

    从凌耀这里探不到什么好,叶家辉连带着对南博宏的态度也冷了三分。而凌耀也对南博宏的各种眼神暗示置若罔闻,继续保持着自己摆烂装傻的姿态,茶倒是喝了一杯接一杯。

    反而是叶薇的态度更显平常。虽然私下里对妹妹各种叮嘱,但在正式场合还是给足了对客人的尊重。更何况也叶老爷子热情招呼,倒也不曾让凌耀感到排挤和冷落。这也才让南博宏到底没有当场对他发作。

    一直到他接到吴子凡的电话,得知志愿者那边出了点小问题需要他赶回去,他这才好容易逮着机会托词离开。

    也就是这会儿,叶家辉和南博宏的脸色才渐渐缓和下来,终于是想起了他和吴家的牵连,想起了吴氏医馆的地位,想起了吴景隆和吴子凡似乎欠的是凌耀的恩情,也算是不菲的筹码——终于好声好气地送他离开。

    凌耀在心里摇头。想要打动利益无关的人,该出的是感情牌,是不动声色的打探和说服。心里怎么势利无所谓,但绝不能表现到脸上来。

    而叶家和南博宏的谋算和好恶都这般明明白白地写在脸上了,还想从他这里讨着好?真当他是伏低做小的大傻蛋啊?

    其实这也不是南家和叶家的人蠢,能混到这个地位的人又怎么可能真蠢呢?

    但南博图在他们心中的定位如此:还在校园里、没踏入社会的毛头小子,没感受过亲情,生活条件也很一般,没见过什么大世面,被缺位多年的亲情一忽悠,再被世家的财富和权势一震慑,只要拿出一点蝇头小利来,就会被他们轻而易举地带进沟里、对他们“唯命是从”。

    这样的毛头小子,他们甚至懒得花更多心思去“敷衍”。

    就是给他们几个脑子,他们也想不到“南博图”的这壳子里,住了个上辈子活了四五十、而且还是一方大佬的灵魂啊!

    不过叶家这事儿,凌耀想着走这一遭也就差不多了,没想到还有后续发展。

    当然,后续发展不是叶家继续在考核他当年女婿的问题上更进一步,而是叶老爷子给他找的“麻烦”。

    要说这叶老爷子倒也稀罕,明明自己也去大医院看过病,也请过各种名牌医生上门问诊,就偏偏喜欢他这初出茅庐的愣头青,巴巴地给他发了许多消息,问他什么时候再来。别说他觉得意外,南博宏都觉得这事儿邪门,只能把原因归结于他恰好合了叶老爷子的眼缘。

    凌耀实在架不住人家盛情邀请,倒也去过几次,看出来叶老爷子确实没有乱点鸳鸯谱的意思,叶家人也渐渐对此释怀——撇开那些乱七八糟的心思,提前结交一下未来小叔子,还是个医生,其实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叶老爷子面上是个和蔼慈祥的老人,谨听医嘱,从不让医生闹心,平时交谈诙谐有趣,还通晓事理;知道自己成天喊凌耀来属于“白嫖”行为而不是“施以恩惠”,每次走的时候还要给凌耀塞各种补品和茶叶。凌耀想着自己曾经对余辉生说的那些“给你喝最好的茶”的豪言壮语,倒也是来者不拒——反正都是周末挑闲暇的时间走动,也不耽误他正常工作。

    而叶家人对叶老爷子也很体贴爱敬,不仅不因为老爷子现在不再管事而疏于关照,底下小辈还会轮着番给老人家讲外头的有趣事逗人开心。

    也正因如此,凌耀在一旁听着,竟然也知道了不少丰城世家圈子里的八卦和新闻,尤其听了不少和林天宇有关的“传奇故事”。

    什么拍卖场上一掷千金为博美人一笑结果发现赚大发啦,什么医馆开得风生水起门庭如市各路大佬前来鼎力相助啦,什么和哪个世家的纨绔子弟起了冲突、三言两语就人坑进警局啦,什么出席各种社交晚宴从不西装革履反而卫衣球鞋、却没有人敢指责他不守规矩啦,等等等等,非常细节,是他这一年来通过吐槽役无法全部掌握的详细情报。

    也许因为是同性,叶家的三小少爷对林天宇的这些故事更是津津乐道,每每显露出向往的神情,隐隐有以此为榜样的意愿。而叶老爷子起初还会偷偷观察凌耀的神色,想来也是听过他们之间的那些小摩擦,只是见凌耀并不以为意,甚至常常借此调侃小少爷“那你可得努努力才能变成那样”云云,就更加放任小少爷谈天说地。

    反正叶珏这个小男孩也拎得清。人家向往的是林天宇可以不看人脸色、不遵守规矩的强大,又不是真的要去做不讲礼貌、不守规矩、到处树敌的孤家寡人,有个小榜样也没什么不好的。

    “爷爷,你听说了吗?罗家奶奶这两年身体不大好了,罗爷爷着急上火,放了狠话说谁能只好罗奶奶就把家业传给谁。星星姐姐说他们家的人现在都在找名医呢。她大伯二伯都已经找着人了,就她爸爸还不知道该找谁才好。咱们要不要也帮帮忙呀?”

    “帮什么帮?小孩子家家,哪懂大人的弯弯绕绕?你这会儿去帮忙,是帮你星星姐给罗奶奶看病,还是替叶家帮她爸爸争家产?你说得清吗?”

    叶老爷子嘴上一哼哼,叶珏顿时垮下脸来。看来也是听了老爷子的话,想明白了这事儿很复杂。

    但他显然心里又不甘心,拿眼睛偷偷往凌耀这边瞧:

    “可是?可是?星星姐姐和她奶奶多好啊,我只是不忍心……?爷爷您和罗爷爷关系也挺好啊,咱们就没有帮得上忙的地方吗?您不是常夸医生哥哥的好吗?”

    凌耀假装没看见小兔崽子在看他,低着头又喝了一口茶。

    但是叶老爷子看到了了啊。他也看了凌耀一眼,眼珠子一转,想了想,这事儿也不是不可以。

    虽然说叶珏口中这位“星星姐姐”把事情透露给叶珏这屁点大的小孩,未必是真的单纯一提,但既然已经听说这事儿了,他们叶家没点表示也不行。只要不打着是谁请来的名头,单说自己是来替罗老头这个老朋友分忧,自然不会被卷进他们家争家产的那些恩恩怨怨。

    “你看呢?我倒是想去探探病,带你一个不多,就是怕你没时间,不好总麻烦你。”

    叶老爷子话头都抛出来了,凌耀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反正也没有损失,也只好应承下来:

    “我是不打紧了,只怕罗家看不上我,丢了您的脸面。回头我问问吴先生有没有空,让他来看看吧。”

    “我有什么可丢脸的?你对自己的定位有误解!好歹也是名牌大学、名师指导下毕业的研究生!大小手术也做过不少,和吴氏医馆还有交流,在我们丰城也是有名声的!再说了,我们这个圈还有谁不知道……咳!没啥,总之,我带人去看他,他罗老头有啥可挑三拣四的!门儿都没有!那位吴医生有没有无所谓,你可得到啊!”

    凌耀心里翻小问号:你们这个圈?你们还有什么圈?和我又有啥关系?

    不过叶老爷子那一声咳显然是不想让他知道,他也不好意思追问。

    “你放心你放心,他老罗寻遍名医也没解决的问题,怎么可能压在我身上?你心里别有压力!看不看的好,都是他们的命数,总不能怪到尽职尽责的医生头上去!再不成……我再给你带两盒新茶!武夷山的!特别好喝!我见过的人就没有说不喜欢的!你就当陪老头子我遛个弯儿!”

    叶老爷子还怕他打退堂鼓,努力宽慰他。凌耀自然也顺坡下驴,把事情定了下来。

    真的不是图人家茶的意思!

    他看着手机里的新发来的短信,心想,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就是真像吐槽役们说的,在罗家遇上林天宇,他就苟在后头让叶家顶上,问题不大!

    http://www.minguoqiren.org/xs/70139/2490499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nguoqiren.org。民国奇人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minguoqiren.org
江唯林南烟大唐扫把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