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人小说 > 为什么我是反派还自带吐槽役 > 217反客为主了属于是

217反客为主了属于是

    人是情绪化的,是反复无常的动物。

    在那些愤怒、恐惧、紧张、兴奋、好奇、失落的情绪统统消退之后,对未来的焦虑逐渐爬上了吴子凡的心头。

    在特情局的人反复追问细节和他手上的信息后,他忽然意识到,无论是过去还是未来,他好像根本没有考虑过退路这件事。

    就像手里握着一把牌,他既不知道这把牌好不好,也不知道这把牌该怎么打才能赢。

    所幸他还有不出牌的权利,因此无论是哪一方也都还不知道他会怎么走。

    但保持沉默只是暂时的逃避。“游戏”在爆炸发生的那一刻已经开始,手上捏着牌的人也不止他一个。他知道,如果他什么都不做,有的是人会让他以后也什么都做不了。

    眼前的特情局实力和立场如何尚不明确,但至少霍家绝对有这样的能力。

    还有吴氏医馆。他爹到底知道多少?他知道霍家在做的事吗?知道特情局吗?又知道南博图身上的秘密吗?在不清楚吴景隆所掌握的情报和先前做过的铺垫的情况下,他做的每一个选择都可能给整个吴氏医馆带来更大的灾祸。

    而留给他的思考时间,并不多。

    “怎么样?还是没再问出什么?”

    “没有。他只说有,但就说他想不起来东西在哪了。我们还能拿他怎样……真让人头疼。霍家那边知道两头都失败了,肯定在想办法销毁罪证。这个争分夺秒的节骨眼上了都……”

    “咱们的人已经接管爆炸现场了。情况也没那个糟……不过,唉。好不容易抓住他们的把柄呢,但这爆得也比想象中提早太多了,真倒霉。”

    “行了,整件事最倒霉的可不是咱们,是那位余教授。他还以为他们是为了当年林教授的事儿找上门的呢,结果人家只是以为吴子凡把东西交给他了,连带着当年的事一起算账来了。真是无妄之灾。还有病房里那个……”

    “算啦,你小声点……其实我来就是因为……”

    小声个啥?他难道听不出来这话就是说给他听的、让他心生愧疚的?吴子凡无奈地叹了口气。

    说实话,要不是事实摆在眼前,他是完全不会想到这事儿还能牵连到只有一面之缘的余辉生身上。想来一是霍家这次真的着急上火,宁可错杀不可放过,二来就是这余教授自己也有点“小秘密”,被霍家重点盯上了,才闹了个大乌龙。

    咚咚咚。

    “啊!不好意思哈!马上马上!刚问完,他们正休息呢,您进来吧!”

    聊着天的两个人听到敲门声,马上回过神来。其中那个之前手脱臼的青年立刻奔过去开了门。

    吴子凡也寻声望去。推门而入的正是南博图。

    眼前的这个南博图和平时的南博图并没有什么不同。保持着恰到好处的微笑,行为举止也一如对待医院里同事、病人们的轻松状态。

    但这反而让吴子凡感到违和。因为就在几个小时前,他最后一眼见到南博图的时候,南博图的脸上充满了疏离和冷漠,身上仿佛带着一种深沉和神秘的气息。

    这种情绪切换自如的姿态,让吴子凡意识到,虽然他过去曾百般试探,试图讨好并利用对方,甚至以为自己早已经成功,但他其实根本不了解“南博图”。

    “你们这是中场休息?那我就占用这一点时间吧。”

    南博图和在场几个特情局的人打过招呼,走向吴子凡的对面,自然而然地拉开了那张已经空置有一阵的椅子,坐了下来。

    似乎谁都没有过问吴子凡本人意愿的意思。

    他似乎扫视了一下桌面。而桌上只有几只中性笔和一叠散乱的白纸。

    他顺手拿起了一只笔,在手里转了起来。

    忽然,他似乎想起了什么,转头问道:

    “啊。忘了问。你们这个房间有监控的吗?我们说话会被拍下来或者录音吗?”

    “有,在那里。工作需要,这里的询问都是全程录音录像的。不仅是为了留存证据,也是要防止我们的工作人员进行一些非法的操作,比如诱导、威胁,或者直接使用暴力。”

    “这样啊……”

    咻——

    嘭——!

    忽然,董杰看见眼前闪过一道黑影,而后屋顶角落的摄像头忽然发出了巨大的爆炸声,电流乱窜的声音也随之而来,瞬间将在场众人的目光吸引而去。

    然而还不等众人做出反应,刚刚还一脸平静坐在桌前的南博图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起了身来,并且手撑台面,把自己整个人翻到了桌子的另一边。

    吴子凡只是抬头往监控的方向看了一眼,下一秒便看见刚才还在桌子对面的脸已经凑到了自己面前;再下一秒,就感到肚子一麻,整个人不由自主地弓起身子,向后仰去。

    整个世界在他眼中天旋地转。

    而当他缓过神来,试图看清眼前的情形时,冲入眼帘的,是一盏碗大的拳头,直冲着他的面门而来。

    他听见桌子被巨大推力掀翻的声音,听见桌子后面模糊的惊呼声,听见中性笔洒落了一地的碰撞声。他的脑袋撞在冰冷的地上,发出嗡嗡的声音。

    “住手!”

    咚!

    吴子凡眨了眨眼睛。

    拳头当然终于还是没有砸在他的脸上。他没有看清那一刻的南博图究竟是怎样的表情,他只看到现在的南博图甩了甩砸在地上而指节发红的拳头,笑着转头说道:

    “别紧张,手滑了而已。有财产损失我会照价赔偿的。”

    而背后匆匆跑过来想要拉住他的人脸上则写着吴子凡一眼就能看懂的信息:整个人都翻过来了,神他妈的手滑!

    “相信他也是可以理解的,对吧,小吴同学?”

    “啊?呃……哦。对,嗯……”

    吴子凡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不知不觉应和起南博图的歪理邪说,但是嘴巴已经不经过思考地动了起来。

    “对了。你带手机了吧?借我用用。”

    南博图拍拍屁股站起身来,完全没有把他扶起来的意思。

    吴子凡也没意识到这有什么不对,而是下意识地往口袋了摸了两把,拿出手机来。

    “解锁一下喂。”

    于是吴子凡乖乖解锁手机后递了出去。

    南博图伸手捏住了手机,用起来理所应当得如同这东西本就是他自己的一样。这场面简直把所有人都看傻了。

    真要说起来,也许吴子凡的举动是某种生存本能的反应。因为刚刚特情局的人也暗示了这次南博图他们会被卷进来,完全是因为他的过错。南博图现在想要对他泄愤和警告,那可是天经地义的事。吴子凡现在当然应该怂点、顺着点对方了。

    虽然他表现得也太怂了。怂得旁边本打算来劝架的几个特情局干员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是拨打电话的声音。

    董杰走上前去,把吴子凡拉了起来,有些尴尬地问道:“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结果不等吴子凡接话,还没打通电话的凌耀转过头来插嘴道:

    “能有个屁的事,我是医生我还不知道,这个拉到警察局连轻伤都算不了。”

    两个人顿时收声。

    然后凌耀看见董杰侧过脸去,无声地比了比口型:你还记得你是个医生,特么谁信啊……

    凌耀顿时一乐。爷总不能告诉你我这辈子还真是个医生,干架杀人的事儿都是上辈子学的吧?

    那不得被当成疯子然后叉出去?

    而且真要说起来,今天晚上他能一举把徐文博给撂倒,还真就是个天时地利人和之下的意外。得亏丰城这夏季多雷雨的季节,他才能引到雷电之力化为己用;也多亏那条街上摆了那么多符纸和剑,他才有了道具可以使用;再加上霍家的人确实不咋地,然后“小头目”一开始还轻敌……

    如果放在平时,他也只能拖延一二,然后躺平等特情局的人来捞他。那种水平拿南家教了他点皮毛的说辞就能忽悠过去了。

    当然,这个“意外”他暂时并不打算告诉特情局。而特情局的人之后必定会想方设法来查清他的底细,介时花费好一番功夫又啥也查不见,然后再战战兢兢地把他的危险系数提高——这么一想他就觉得很快乐。

    在手握一定筹码的前提下,保持神秘永远是提升对方心目中自己地位的良策。

    而且特情局在试图揭人老底的时候,必定会查到“辛冉”头上,并且把自己这个神出鬼没的“养父”列为重点调查对象。在他还没有把握正面接触这个“幕后boss”的情况下,就让特情局的人去探探底,也顺便让对方好好烦恼一阵好了。

    嘟——咔。

    电话接通了。

    “特么你小子还知道打电话回来啊——!!!!”

    凌耀没有开免提,但是吴景隆的怒吼还是通过话筒传到了在场每个人的耳中。站在旁边的吴子凡下意识地一缩脑袋。

    凌耀面上倒是一点尴尬也无,然而镇定自若地把电话放在耳边,回道:

    “吴先生,是我。”

    “呃……呃,南……南小子?你和犬子在一起吗?啊……太好了……看来是没什么事儿。”

    吴子凡腹诽:本来可能没啥事儿,差点挨了南博图一拳头自后我觉得自己还是挺有事儿的。

    而且他这个爹是假的吧?觉得南博图靠谱就算了,怎么对待南博图比对自己的态度好那么多!

    不过想了想自己今天干的事儿……算了,没和自己断绝父子关系算好的了。

    “是没什么事儿,活蹦乱跳的。您这儿子啊,可长能耐。这些年您累死累活就想着继续保住吴氏医馆中立的地位,给他未来谋个靠谱的好出路,还下功夫在我这儿给他上保险;可他倒好,先替您选了南家不说,现在自个儿还先撞进来我给他准备的退路里,还顺带着把我老师给卷进来了。您说这还不厉害呢?我看他这挺好的,我这好人压根不必做,做了还平白给自己惹一身骚是吧?”

    凌耀这字里行间都是敬语和夸赞,话里话外却全是讽刺,两三句就给吴景隆噎得憋不出话来。

    “什么选了南家?怎么就选了南家?”

    吴子凡也不是猜不到他爹这些年总是瞒着他在世家之间周旋,这次带他去周家就是最好的例子。对态度中立的落魄世家也愿意伸出援手,这是一个入世而无争的信号,可惜被林天宇搅局,也不知道最后能发挥出几分作用。

    但无疑,吴景隆原本并不打算直接攀附上漩涡中心之一的南家,因为这风险太大。

    “还能为什么?你以为现在守在吴氏医馆、拦住霍家的都是谁的人?你不会以为受牵连的只有我老师吧?”

    凌耀一脸看傻子的看向吴子凡。这孩子聪明劲不是没有,可惜关键时候这行为举止就是不过脑子,还没看清局势就知道莽,完全顾不上后果。

    也怪不得吴景隆一开始总想着瞒着他,还总想着给他铺路。

    可惜这瞒的水平也不行,遮遮掩掩的反而更让吴子凡感兴趣了,起的完全是反作用。

    “得,你们父子自个儿唠去吧。反正选南家还是选别的什么,跟我也没什么关系。我只能说建议你们别想着藏着掖着,争取这次把霍家全给掀了最安全。”

    凌耀把手机往吴子凡那处一丢,身形早已绕回了自己原本坐着的位置上,扶着把手又翘腿坐下,也不看吴子凡到底接没接住,自顾自地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来,

    “不好意思,我再打个电话。”

    反正在场谁也没看出来他的不好意思。这地方真的是特情局的审讯室?您已经反客为主了属于是!

    没人知道他打给了谁。除了一开始他问了一句“现在怎么样了”,之后的回答都是“嗯。”“好。”“行。”“没事。”“不影响。”“看你。”“你放心。”之类毫无营养的话。原本试图盯着凌耀的孟介安也渐渐转移了注意力,分出神来听吴子凡是不是说出了什么新的情报。

    只有一直坐在远处的谢明明面无表情地盯着凌耀。她还记得刚才收队时杨贺对“南博图”的评价:

    “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样的情形,但这个家伙,绝对经历过恐怖的生死战,而且十有八九真的杀过人。”

    天生的战士也需要后天的磨砺。而南博图,不应该有这样的机会。

    这将是情报部门头上一朵巨大的阴影,也将是特情局头上可能是哑弹但也可能随时爆炸的炸弹。

    而他们不可避免,将这个人合作。哪怕今天发生的一切都是万分之一概率才会出现的意外,他们也必须保持十二分的警惕。

    更何况,大概是狙击手的直觉,她觉得南博图现在在说的绝对是和吴子凡所掌握的情报等级相同的大事。

    凌耀说的的确是“大事”。他在给李海波打电话。

    和他预料相差无几,霍家在黑市搜寻无果后很快清理了案发现场并进行了撤离,李海波手里握着的那些人质都暂时派不上用场。

    除了抓住那些入侵唐街的卫队,李海波也并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黑市里见不得光的又不止霍家一家,而这场爆炸引来了“条子”,正是人人自危的时候,任何举动都可能导致猜疑并进一步引发矛盾。

    虽然此时去收集霍家的罪证可以彻底扳倒和吞吃霍家,但这无疑会给己方势力贴上“落井下石”的标签,进而毁损他们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人脉关系。

    而在预料之中的,虽然李海波已经“替”林天宇安排好了借此良机继续扩张势力的方案,但林天宇对黑市的这场“大地震”毫不知情。

    “他不喜欢掺和这些事,已经把黑市的事务全权交给我,自然不必知道这些细枝末节。你还是看顾好你自己吧。这次的事情果真不会影响那个……合作吗?我知道你的合作对象正是吴氏医馆的吴老板。”

    凌耀给了对方一个定心丸。不过从这段话里他倒也听出了一些不同。

    李海波这在黑市吃混的人精,怎么可能不知道“老板把事情全权交给你,不代表你就不用向他汇报”这种简单的人情世故?李海波之所以不说,一来是林天宇的确够信任他,或者说够心大,在黑市的问题上彻底放权;二来则说明李海波虽然很了解林天宇,但其实也并没有付出对等的那么多信任。

    因为他知道林天宇不喜欢,或者说看不起黑市里肮臜的斗争,而只是把黑市当做“情报源”、“资源库”、“捞钱机器”。把这些“细枝末节”、“权衡利弊”告诉林天宇,并不会让林天宇觉得“你们真的很听话很能干”,而只会让他觉得“你们黑市可真丑陋真黑暗”。如此态度,当然会让李海波做出选择性的保留。

    他根本不相信林天宇能理解,黑市的那些情报、资源、金钱,都是建立在丑陋和黑暗之上的,也不相信林天宇能理解为了获取和维持这一切的自己为什么在做这些“不够善良”“不够正义”“不够光明磊落”的事。

    只能说从某种程度上,林天宇真的很理想主义,也很不懂体谅他人处境。也不怪他的“好兄弟”,心里藏着那么多小九九,还敢偷偷和自己谈长期合作。

    不过话又说回来,李海波盯着霍家的货源很久了。想借机彻底推平并瓜分霍家,也不是只有爆炸现场才能抓到线索。

    “既然你现在有这机会,就帮我递一次情报吧。特情局的人可不相信我们这些黑市的老鼠,但肯定会相信你这个‘功臣’。反正让霍家覆灭这件事上我们的目标是相同的。不要透露我的身份就行。”

    “行。是什么?我记一下。”

    凌耀转头去找笔。而谢明明正巧递过来一支笔。

    他看了谢明明一眼,点头以表谢意。

    “瑞丰区,广南苑后街38号,铭鼎小区7号公寓。”

    凌耀随手记下,问道:

    “这是哪里?”

    “丰城著名的烂尾楼小区。但其实已经过去二十几年了。因为位置不好,市政规划也一直没推进到那里。”

    谢明明答道。

    凌耀已经猜到了什么。

    “也许整个小区都是,但至少7号楼是确定的。地下。还有别的各个地方。

    “那是霍家处理‘实验失败品’的坟墓。”

    http://www.minguoqiren.org/xs/70139/2490498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nguoqiren.org。民国奇人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minguoqiren.org
江唯林南烟大唐扫把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