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人小说 > 为什么我是反派还自带吐槽役 > 216一些明白人的加密通话

216一些明白人的加密通话

    “我们走这边这条路。”

    “你们也别掉队,情况紧急!这里未必安全!”

    吴子凡已经跟着这些陌生的武装人员一路来到了瑞丰区。

    他能感受到这些人对自己暂时没有恶意,但他也不清楚他们要带自己去哪里,又为什么如此火急火燎。

    听起来是要去救什么人?

    不过吴子凡倒并不反感这种“全新”的体验。相反,在安全得到保障之后,他的好奇心又开始活络起来。

    这场雷雨下得很大,而且似乎毫无停息的意思。

    雨幕中的一切都是模糊的。这似乎给眼前的场景带来了几分迷幻和神秘。

    这个世界的真相,是不是正在一点点向他敞开大门?

    “他们在那边!快!!”

    “啊——!!!”

    他忽然听见一声巨大且狰狞的咆哮。

    似乎在他的大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经先一步动了起来。

    “等等,快拦住那小子!那边很危险,别让他过去!!”

    对,危险。当然是危险的。而且甚至可以说,能让这些人惊慌失措的,必定是比先前更加危险的局面。

    但他为什么就是那么兴奋呢?

    轰——咔!

    闪电撕开了天空的一角,倾泻而下的雷光照亮了街景。而在吴子凡的视野中,银紫色的光芒却并未因闪电的消失而退散。

    地面上散落着无数的光斑,链接出无数道绮丽的紫色光华,仿佛云层反转,雷霆拔地而起。

    震天的嘶吼无法破除锁链的束缚,巨大的剑影贯穿了“野兽”的肩胛。而站在墙角的黑影只是与“野兽”擦肩,勾了勾右手,地上便飞起一把剑来,落在了他的掌中。

    一切都完全超出了吴子凡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是哪怕在电影中都不曾见过的奇幻场景。

    只是那电光自下而上照映的半张脸,似乎蹙起了眉头,让皱起的眉峰落下一片阴影:

    “特情局的人?”

    吴子凡确信对方并不是在看自己。因为比自己更靠近那个人的,是刚才早就已经扑上去的另一个小队。但是那种压迫感却实打实地蔓延到了他这里。

    没有人应声。回应他的,只有密密麻麻排开的阵列。他甚至看见有人举起了枪。

    雨幕之下,紧张的气氛似乎足以凝成浓稠的雨水。

    但更让吴子凡感到违和的,是那个声音。

    他似乎在哪里听过这个声音。

    “等等!等等!是误会!他不是敌人!那个才是徐文博!”

    一个突兀的人声闯了进来,像是猫的尾巴撞在玻璃瓶上,发出脆裂的声音。

    剑拔弩张的气息似乎随之一滞。

    “那个,那个南先生!他们也是来救余教授的!您别紧张!别误会!先把剑放下可以吗!”

    “……他们这么多人举着枪瞄我,你叫我先把剑放下?”

    这个声音好像听起来更耳熟了。

    “可是您这拿着剑比他们端枪的还猛啊……不是!老孟我不会说话了!你去和黑虎的人说清楚行不!!这再打起来还有完没完了!能不能先救救我这个伤员!”

    “……你拿着的对讲机是铁疙瘩是吗?不会跟队长汇报情况?”

    这是另一个男声,

    “洞幺,这里是洞三。目标徐文博已暂时失去行动能力,现场有四名伤员。黑虎已赶到,南先生对黑虎的身份存疑,现场发生对峙。请指示。”

    “洞幺收到。这里是金鳞,所有人注意,保持现状。目标现在不是敌人,不要激怒目标。我马上抵达现场。”

    “嘀铃铃铃——”

    雨幕下突然响起了欢快的手机默认铃声,更让现场升起一股诡异的气息。

    循声望去,吴子凡这才注意到墙角还坐着一个人。

    一个老人。

    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了过去。

    吴子凡听见对讲机里那个人模糊的传令声:

    “不用拦着他。”

    他看见那个人俯下身去,拿起了什么,而后铃声戛然而止。

    “喂?对。是我。怎么了?…………下周一晚上?你这是要去干嘛呢?…………啊,这样。那是应该去。…………喂?听得清吗?是有点吵,在外头,下着雨呢。……没有,不是什么大事。姓罗的他自己爱紧张。你跟他讲没事了。所以是三天后……我应该有空吧。你是几点的班?我跟你换吧。”

    “换个屁的班!你这样三天后还想去上班?!”

    那个原本跌坐在角落的老人忽然蹦了起来,指着人的脑袋开始破口大骂,

    “还有你们,你们现在这是在干什么?!你们拿枪指着我的学生!他是来救我的,他受伤了!你们都是瞎的啊!这是要耗到他不行了再说吗!你们到底是来做什么的!总不也是来杀我的吧!!”

    吴子凡这下听得真切了。但他却更觉得荒谬。

    “余……余教授?所以这个是……南师兄?是南师兄吧??”

    他不可置信地向人影靠近,试图穿过人群看清对方的脸。

    开玩笑的吧。他以为南博图顶多是个知情者。结果?

    “碧蝎,你们的人在干什么!快拉住吴子凡!不能让他接近目标。还不能确定目标的危险程度!”

    吴子凡很快被一群人涌上来摁倒在地。又脏又冷的雨水扑在他的面颊上。但他敏锐的嗅觉让他闻到了夹杂在雨水中的那一丝血腥味。是这么大的雨都没能冲散的血腥味。

    更重要的是,迎着地上的光,他终于看清了那个人的脸。

    而那个人也在看他。

    “没有,别听他的。就是一点小车祸而已。老人家见不得血,着急上火了。…………嗯。那当然。我是医生我还不知道吗?还轮得到你来操心?你听我这声音稳的,能有什么事。”

    如果没看到地上的一片狼藉,没看到超出科学常识的幻影,也没看到对方胸口那片红色的话,听到这句话的人的确也不会觉得这里究竟发生过什么惊心动魄的事。

    而南博图只是看了他一眼,并没有什么要同他解释的意思。

    吴子凡现在忽然意识到为什么南博图总是用对待“孩子”一样的态度对待他了。南博图对他遮遮掩掩也好,讳莫如深也好,其实一直都只是吴子凡自己的感受。

    南博图从来不害怕暴露什么秘密,也不曾因为自己知道得更多而觉得自己与众不同,当然更不是像父亲那样为了保护他——他只是纯粹因为说了可能会很麻烦,所以懒得说而已。

    就像现在这样,这家伙肯定已经知道自己知道了什么、看到了什么、又做了什么,才会对自己出现在这里表现得毫无意外。但是他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因为就算吴子凡知道的再多,做的是再出格,在他眼中也只是“啊,这样”的程度,根本翻不起多少水花。反正最后他都能补救回来。

    在他面前,吴子凡的确和一个懵懂乃至逐步成长起来的“孩子”无异。

    那自然是无话可讲。

    雨幕中闯入了一个新的身影。

    “徐文博被控制住了吗?南博图呢?对了,医生,医生在哪里?”

    “你们负责人?”

    他听见南博图看了那个人一眼,而后侧头问身边那个胳膊似乎已经脱臼的男人。

    “对。啊,你俩聊聊?你要相信我们,我们真的是来救你们的……”

    “我知道啊。”

    “?你知道啊???那你还——”

    “因为你们没有诚意。先有拿瞄准镜瞅人这种‘坏习惯’的狙击手,后有跑步迟到六分钟的负责人。我有点戒心不是合情合理的吗?对吧?”

    董杰苦着脸,继续试图解释:

    “来迟了这个事确实我们失职,这次情况太突发了,我们反应也不够及时。但是我们已经尽快调动所有队伍过来支援了,总是有个时间差……”

    “抱歉。是我做决策的时候有所犹豫,让你们陷入更大的危险之中。我郑重向您和余教授致歉。我会马上通知狙击手撤离。”

    “……?队长?”

    杨贺的话把在场不少人都给打懵了。这俩人这是什么加密交流,他们怎么听不懂?

    “喏,你看,还是当事人最明白自己当时在想什么。看在你没装傻的份上,我也不说什么了。”

    南博图点了点头,戒备的姿势明显放松下来,

    “我今天在这里只代表我个人,所以剩下的事,我就不插手了,你们自己对付吧。老师?你有受伤吗?让他们的医生给你查一下吧……”

    余辉生也没明白这两个人究竟在说什么,但提到受伤的事儿他就又要蹦起来了:

    “给我看什么看!你先看看你自己!你这个,你这个现在要怎么搞啊,我又不是外科医生!120,我马上打120!”

    说着,余辉生好像这才回过神来,手打着颤地开始往自己衣服兜里摸手机。

    “我们的基地就在附近。您是余教授的学生,值得我们信赖。特情局可以为您提供最好的治疗。”

    “……老师,我没那么严重。已经用真气把伤口暂时缝合了,早不出血了,只是一开始的那些看着吓人而已。就是不管它,打一针破伤风就会慢慢自愈的。而且南家……”

    “这时候还管他南家还是北家!有治疗是吧?马上!就现在!就是只打破伤风你也得给我打完了再说!你是老师还我是老师啊?啊?!听我的!!”

    董杰看着南博图顿时耷拉下来的脑袋,仿佛看到对方脸上写着:唉,牛逼能打有啥用,还不照样得给老师训得和鹌鹑一样……

    嗯……忽然就觉得这家伙其实也和普通人没啥两样,吧。嗐。

    ……

    徐文博被制服之后,在南博图配合的情况下,特情局的收尾工作进行得非常轻松。但大家心里却未必都那么畅快。

    毕竟这事儿吧,就好像他们准备了几十辆坦克、全副武装地去打敌人,路上任务完成得都很顺利,结果到了敌人基地的时候发现现场情况其实只需要他们救治伤员+收尸……轻松之余还觉得怪尴尬。

    闹腾成这样到底是图啥啊图。

    不过,特情局显然并没有忘记自己最初的目标——霍家。霍家的打手几乎全军覆没,但霍家嫡系在明面上却依然无可指摘。如果他们不拿出充足的证据证明霍家触碰底线的犯罪事实,霍家人只会轻松地和这些打手切割,甚至倒打一耙说特情局的人以莫须有的罪名打压他们。

    而证据的关键,在现场,也在吴子凡手中。

    现场能留下的东西不会太多,毕竟霍家肯定有所防备。黑市的人估计这会儿也已经撤光了。但作为关键人物,吴子凡似乎从一开始完全配合的态度忽然变得有所顾虑。

    但三个小时的交谈里,他既不提要求,也不寻求保护。谁也不知道问题出在了哪里。

    而此番“一战成名”的“南博图”,也是特情局的“攻坚”目标之一。只要见过天雷骤降和徐文博被锁起来的那个场面,没有人不馋南博图的那套特殊“功法”。

    尤其是医疗部的人测验过南博图的实力的确只有七品之后,执勤小队的队员们一个个都像着了魔一样,两眼放光地来偷窥正在休息的这个“传奇”伤员,惹得在旁边盯着的余辉生都忍不住亲自出脚踹跑了好几个壮汉。

    反而是南博图本人看起来很淡定,似乎对这种场景早有预料,甚至有几分见怪不怪的意思。这会儿他已经给伤口做完了消毒上药和缝合,换上了干净的新外套,看起来似乎真的就是个没事人了。只是坐在那里的时候,他偶尔会露出一些思考并烦恼着的表情。

    余辉生想,他是越来越看不懂自己这个学生了。现在想来,他都已经能用真气给自己做急救了,那先前他向自己抛出的那个关于“真气”的研究项目,说不定一半是想深入研究,一半也是对自己的试探吧?想试探身处研究一线的学者,对“真气”的了解究竟有几分。

    南博图,究竟是以医生的身份在探究真气的秘密,还是为了更进一步而成为了医生呢?

    要不是知道身处特情局有些话不好开口,余辉生真想拎着这小兔崽子的耳朵问问他到底还有啥瞒着自己。

    这次是正儿八经的敲门声。看来是他们终于处理完后续,有闲工夫找他们问话了。

    “请进。”

    果不其然,推门而入的是杨贺。

    不过杨贺并不打算把切入点直接放在南博图身上。在收尾工作的闲暇,他回看了聂天瑶录下的监控画面。虽然视频无法显现出真气的形态,但却可以把人的表情和姿态完整细节地呈现出来。

    比起现实中真气带来强烈的视觉冲击,还有徐文博被擒拿这种直白的事实,镜头下的南博图在他看来其实更具有某种震撼。沉稳,果决,操控自如,精于计算,头脑灵活,不畏生死,这些在特情局执勤干员身上都未必有的特性和能力,却在一个连“当街斗殴”记录都没有的医生身上出现,这完全不合常理。

    就算是天才,也要有接触这类事务的契机。而南博图的档案里,似乎根本没有这种机会。一个人能把自己的过去掩藏得那么好,如果不是他自己也不知道,那么就只能是他不希望别人知道。

    而特情局这次不仅没帮上多大的忙,还因为他的一个犹豫而差点得罪了对方。虽然他不得不承认,在特情局当时所掌握的情报里,他的这个犹豫很可能就会断送余辉生和南博图的性命,导致这两个人变成特情局对付霍家的诱饵——但是南博图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这一点,并且几乎当场对他戳穿,导致特情局现在的定位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这个时候想让南博图开口说出秘密,可能性基本为零。

    不过只要余辉生和特情局的关系还在,以他愿意孤身救援余辉生这件事来看,南博图和特情局的关系也绝不会断开;甚至终有一天,他会为了余辉生而寻求特情局的保护——虽然这听起来很像是他们在拿余辉生做筹码,但事实便是如此,特情局没有不把现有优势利用起来的道理。

    “打扰了。我们想找余教授询问一下今天的事情。请问现在余教授方便吗?”

    “啊……我……”

    凌耀打了个哈哈,看向一脸迟疑的余辉生,露出了茫然无辜的表情:

    “?看我做什么,又不是问我诶。问完的话就可以走了吧。我想回去睡觉诶。”

    “……天天就知道睡睡睡。不是吃就是睡,气死我了……”

    余小老头儿有些尴尬地拍了拍衣角,嘟囔着往门口走去。

    其实凌耀现在也挺尴尬的。别看他刚才全程面无表情,看起来好像很淡定从容,但那只是针对战斗本身而言的,其实他今天特别火大。

    之所以淡定,是因为和徐文博打这一架,看起来吃力,但其实并不凶险。芒生大世界里不要命的家伙多了去了,而且还充满了各种不确定因素,那种家伙凌耀也应付得来,相比之下徐文博实在太好看懂,也太好预判了。

    但是今天这事儿本身不一样。吴子凡这一炸完全脱离了他对整个丰城事态的判断,让霍家提前介入了这场风云,也导致了余辉生差点落入险境——这完全不在他的预料之中。

    更可怕的是,直到现在,他的手机短信箱里也一点动静也没有。换而言之,虽然事情发生在黑市,也许未来会对“主线剧情”造成形象,但林天宇这位“主角”在这次事件中,连个“路人”都不是。

    也就是说,今天的事,是完全和“剧情”无关的事!吐槽役们根本不知道!

    这和凌耀先前所经历的那种“所有大事件都和主角有关”的状态是截然不同的。这也是他一开始就对霍家、吴子凡乃至余辉生的动静放松警惕的原因。

    这个世界的发展当然不是围绕着林天宇一个人转的。但因为他拥有了“系统”,听得见“吐槽役”的“吐槽”,了解到了“剧情”,在不知不觉中他竟然几乎要忘记了这一点!

    这不由得让他有些后怕。如果他一直沉浸在“反抗剧情、脱离反派命运”的情绪中,又何尝不是一种被“命运操纵”的状态呢?

    他需要的是不受命运拘束、过好自己的人生,就应该把自己身边的所有事都纳入考量,而不是仅仅围绕着“主角”去思考对策,围绕着“剧情”去判断方向。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再去反思自己过去的行为,就会发现许多漏洞。就比如今天的事,如果他能早一步弄清余辉生的想法,而不是想着“和主线无关的事可以往后放放”;如果他能早点发现吴子凡异常,而不是想着“这家伙甚至没再剧情里出现过应该不重要吧”;如果他能早一点掌握霍家的情报,而不是想着“反派由主角去对付就好”……今天的事完全是可以避免的。

    至于特情局,他的预先判断也因为“剧情”而产生了偏离。因为特情局在“剧情”中属于“正面角色”,而且设定为国家暴力执法部门,于是让他下意识地产生了“绝对可信”、“应当全力争取”的印象。

    但实际上,由于特情局的力量决定了他们的地位并不凌驾于其他世家之上,故而其行事中“牺牲”和“取舍”也变成了某种家常便饭的东西。所以杨贺会犹豫,会在生死关头还在衡量是救下他们还是借机将霍家一网打尽。

    谁都不能说他们不是在“为人民服务”、“为国家贡献”,因为他们的“牺牲”和“舍弃”从来不是只针对别人,对他们自己人来说也是一样的。更何况在更多的时候,也会有孟介安和董杰那样的人舍生忘死地来救他们。

    但是归根结底,这种“舍”被强制丢到自己头上的时候,感受上绝不愉快。而杨贺最后之所以道歉,也绝非是后悔,而是知道在情感上他们需要这份歉意罢了。

    特情局,当然还是要争取,毕竟他的计划还需要特情局的介入才能发挥最大效果,就算不介入他也需要特情局来保护余辉生等人。但他的态度需要转变。他不能抱着加入一个理想乡去寻求机会,不能妄想自己有成果就能得到特情局的支持;而应该是把对方当成芒生大世界里一方势力一样,是去谈合作,是搞利益交互,是让对方主动来求自己。

    所以他这次展现了很多底牌,也保持了适当的沉默。所幸这种转变现在还来得及。

    然后。最后。

    “啊,不过,话说你们和吴子凡谈完了吗?我和吴氏医馆有些合作,也算有几分交情,想和他说两句,应该不影响你们的工作吧?”

    他要去暴打惹是生非、给自己添堵的臭屁小朋友!!!!

    http://www.minguoqiren.org/xs/70139/249049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nguoqiren.org。民国奇人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minguoqiren.org
江唯林南烟大唐扫把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