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人小说 > 为什么我是反派还自带吐槽役 > 209我横了,你又能怎样?

209我横了,你又能怎样?

    黑市。某处地下室。

    柳广跃翻着手头的资料,啧啧称奇:

    “霍家最近也不知道搞什么鬼,抓了那么多人去做实验。幸好我们跑得早,也有丹师的名头庇护,他们还不敢惹到你头上来。”

    李海波点了点头,叹了口气:

    “医改动了他们高价药产业链的蛋糕,但他们还没做好和上面的人硬刚的准备,自然会选择另辟蹊径的路子。再晚一步,也许他们真的就不会放人了。

    “不过我们也不能放松太早。张志博的人之前在查那些有毒的仿制丹药来源,查到了霍家下属的某个小家族头上,没敢再查下去。”

    “……这是打算悄悄用药物控制住黑市其他小势力?小家族自己可不敢接手这样的生意,怪不得张志博不敢查了。”

    柳广跃蹙起眉头,

    “但这样一来,如果丹师日后打算量产,或者形成产业,只怕迟早要和霍家对上。”

    “甚至不必等到那一天。”

    李海波闭上眼睛,捏了捏晴明穴,

    “只要‘丹师’在一日,霍家就只能跟在‘丹师’屁股后面喝汤。你觉得他们会甘心吗?他们这次在我们的地盘边缘抓人,未必没有试探的丹师实力的意思。”

    “就他们?他们还不知道丹师打架的水平比炼药的水平还高吧?”

    柳广跃撇了撇嘴,显然是对霍家的这种行为感到不屑。

    然而李海波的神情却并不放松:

    “我不担心林天宇打不过他们。我担心的是……”

    担心林天宇压根没把他们这些人放在心上,根本没打算在霍家面前保他们。

    就想自那件事之后,林天宇除了替他治好腿伤,并且口头上承诺要替他“报仇”外,什么都没有做过。

    也许是林天宇现在很忙,又或者是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他去做,这些李海波都能理解。事实上,李海波也并不真的寄望于林天宇能够替他解决李家。

    但如此一来,林天宇对他们的态度其实也已经一览无遗了。

    黑市的这些人是林天宇的助力不假,但林天宇从来不会把他们当成排在头几位的重要人事来看待。比起这个乌黑肮脏的地方,外面清白光明的世界才是人家发展的目标和方向。

    家人比他们重要,医馆比他们重要,学业比他们重要,甚至女人也比他们重要。

    可对于他们来说,离开‘宝石眼’和‘丹师’,他们不过是一个刚发展起来小型情报组织,无论是武力值还是人脉,都还很难在黑市立足。

    他们必须腆着脸紧紧抱住林天宇的大腿,才能维持住现在的地位——而维持不住的代价,可能比原本他们一贫如洗、一无所有时还要糟糕。

    这是一组施舍和仰仗的不平等关系。哪怕他信得过林天宇的人品,李海波也实在没有十足的底气。

    也或许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对凌耀那边提出的协议格外心动。

    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我会把事情和他提一提,但没到火烧眉毛的程度,他恐怕是不会管的。先把咱们的人收一收,最近注意一点,别和霍家那边的人对上。

    “不过,如果他们越界,也不要手软。以免他们以为我们是好拿捏的。”

    “这你放心,他们都有分寸。”

    柳广跃并非听不出李海波的弦外之音。不过这也不是他们现阶段能够解决的问题,实在多说无益。因此,他转开话题,又问道:

    “最近黑市好像混了魔修进来,下面的人看到东市有人在偷偷出售魔符。不过很快就被收走了,买家和卖家都来不及查。”

    “会不会和当时青州过来的那些人有关?”

    “有可能。据说青州的洪帮就是背靠魔修才发展壮大起来的。特情局那边查魔修的案子,派了不少人去青州。”

    李海波沉默了片刻,终于还是摇了摇头:

    “既然特情局迟早要插手,我们就别趟这趟浑水了。权当不知道吧。李家那边最近有什么动静?”

    柳广跃应声将手头的资料翻到下一页,只是瞧了一眼,便夸张地蹙起了眉头:

    “李家是做轻工业的,最近业内没有动荡,应该不没有什么……呃……?”

    李海波顿了一下,当即露出了讽刺的笑容:

    “李嘉赫又干了什么‘好事儿’?”

    “大概是上次被‘宝石眼’刺激到,最近玩女人愈发勤了。听说已经玩残了好几个,全靠李家才把事情遮掩下来。这架势,怕是不满足于干这行的女人了……

    “今天刚刚过来的消息,唐街丢了两个人,一个是竞技场打杂的清洁女工,一个是花鸟市场的跑腿小妹。唐街那边比较乱,咱们的人还在排查究竟是不是李家带走的。”

    “能从你嘴里传到我这边来,恐怕也八九不离十了。最近特情局在查黑市。我看都不用我出手,他自己就能把自己玩儿死。”

    李海波冷哼了一声,

    “他爱怎么玩就由他去吧,但别想动到我们的人头上。去唐街那边支一声,家里有女人小孩的,都让他们照看着点。”

    他不会在这种事情上为李嘉赫“推波助澜”,但也不会跳出去阻止李嘉赫作死。比起他的私人恩怨,他现在更担心的是他们整个组织在黑市的生存问题。

    “多事之秋……把采购计划提上日程吧。就按照上次的清单,能收多少收多少,走市场价就行。特别是最新的热武器。保不齐霍家那天就发了疯,咱们总得有些硬家伙对付。这事我去跟他说,这种钱他倒是不会多问。”

    这里的“他”自然是指林天宇了。林天宇开医馆当然赚不到几个钱,但当“丹师”炼药可是赚得盆满钵满,绝不会对李海波提出的合理用钱计划吝啬。

    “好。我马上就去安排……”

    柳广跃话未说完,只听嘭的一声,房间的门被人撞开。一个戴着贝雷帽的小个子跌进门来,大呼小叫着:

    “柳叔!不好了!——”

    只是这门内并非他想象的只有柳广跃一人。被李海波眯着眼这么一盯,陈小虎顿时感觉头皮一麻,嘴上也开始结巴起来:

    “李,李哥。那个什么……我就是……呃……”

    “有屁快放!怎么就不好了?”

    柳广跃见他这怂样也挺无语,一脚踹在陈小虎屁股上。

    陈小虎被这一踹,脑子里才终于蹦出了正事儿,立刻支棱起来,激动道:

    “诶!对!外头出事儿了!霍家地下实验室,被人给炸了!动静太挺大,黑市里里外外都听见了!!勇士!猛人啊!!”

    李海波和柳广跃对望了一眼,不仅没有好奇和激动,反而面上露出几分沉重

    ——那实验室里见不得人的东西可多了去。这一炸,估计还被人带走了什么东西,霍家不疯也得疯了。

    “我亲自跑一趟。你马上带人和霍家的货源交接,别让他们有反悔的机会。”

    李海波马上作出决定,拿起身后的外套,站了起来。

    “你腿上的伤还没彻底恢复呢,还是尽量不要……”

    柳广跃也跟着站起来,作势要拦。但李海波推开他的手,坚持道:

    “我只是带人去唐街。那里离霍家实验室太近了,难保会出什么混乱。如果霍家不打算趁机找我们麻烦,我在唐街坐镇也没什么;可如果他们真要打上门,我躲在这里也没有用。你那边更耽误不得,赶紧出发。”

    柳广跃摇了摇头,最终还是妥协。

    陈小虎左看看右看看,咬咬牙对李海波说道:

    “我跟您走。今天外头有个大集会,我们的人都散出去了,唐街多是老弱病残。我去还能当个临时跑腿,通知他们躲一躲。”

    “走吧。”

    李海波和陈小虎离开地下室,马上点了一队人带着装备去了唐街。

    虽然在路上想过很多种可能,然而到了现场,李海波才意识到事情到底有多严重。

    虽然爆炸的是霍家的实验室,但爆炸引发的火灾已经蔓延到了唐街边缘的居民区。

    维持秩序的人太少,爆炸的声音又太大;警报声大作,烟尘一起,唐街的街面上乱作一团,孩子的哭喊声在其中显得格外刺耳。

    当然,造成混乱的不仅仅是爆炸本身,更多的来源于霍家那些出来搜寻“罪魁祸首”的“保安队”。

    他们一心寻找“犯人”,并且不择手段。别说拦着他们不能闯进私宅,就是不小心挡了路的,都要被他们的刀子威胁一番。

    甚至还有些队员趁机把人打倒在地,然后大摇大摆地打砸了一番,确定没藏人后又顺走了值钱的东西。

    在枪械和暴行面前,惶恐在手无寸铁的人们中疯狂蔓延开来。

    李海波压下眼底涌动的情绪,木着脸吩咐着属下快速疏散人群,并带着剩下的人上前和霍家的人对峙。

    霍家这次真是急了眼,为了找到人,甚至不惜和他们这边的人彻底撕破脸了。

    如果霍家没打到唐街来,李海波大概会坐享其成,看着霍家到处树敌。可这次是他手里的唐街首当其冲,他就不能坐视不理了。

    必须想办法阻止这些人,或者把他们引走。

    可惜现在情报有限,他既不知道霍家到底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值得他们大动干戈,也不知道那个大手笔的“罪魁祸首”究竟逃向何处,想弄出什么动静来引走霍家,只怕是难上加难,还很容易反过来被怀疑。

    “你跑一趟,让外头守集会的人都撤回唐街,让马姐帮你联络;然后让浩子去把特情局的人引到霍家实验室去,把事情讲得越严重越好。”

    李海波一把抓住了也打算去疏散人群的陈小虎,交代完了之后又转头向身边老刘头说道,

    “那边那个带臂章的,肯定是指挥的,咱们先去把他拿下,其他的好收拾;拿不下也能吸引火力,拖到马姐那边的人赶来。”

    老刘头点头操起枪,嘴上却还是忍不住问道:

    “不通知丹师大人吗?我们这里没几个修真者。”

    “通知了也赶不上。顶多人死了替我们报个仇。”

    李海波倒是很冷静,也从不奢望林天宇随时能空降过来帮忙,

    “眼下分不出人跑一趟了。靠我们自己吧。主力恐怕都往更有可能的方向追去了,这些人显然只是搜排的,武力值不会太高。”

    而且,富贵险中求。霍家这次的行为显然是打破了黑市默认的规矩,他们做一些反击合情合理,甚至还会得到其他势力的支持。只要他们能拿下这些人,说不定还能敲霍家一大笔。

    但话说回来,他还真是挺好奇,谁有这么大的胆量在霍家头上动土?

    ……

    城市的另一处,对黑市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的凌耀正坐在吴氏医馆的后院悠闲地喝茶。

    当然也不是纯喝茶,还顺便指导一下中年大叔舞剑这样。

    他现在能如此悠闲,也是托了余辉生强大行动力的福。听说他最近给递交了一个中成药的研究项目,而且有吴氏医馆做背书,看不出什么和修真相关的内容,余辉生马上拍板给学院发了邮件,让他们快马加鞭把项目审批下来,甚至还自己掏钱加注资金让项目赶紧开始。

    这个时候吴景隆的实验也已经进入新阶段,在审批文件和资金下来之前,他们俩都可以摸鱼快乐了。

    不过等到项目正式开始,他可就有的忙了。实验地点、器材采购、人员招募、资金流转……基本上就是连轴转了。这个时候可不得好好修养修养吗?

    三点钟,饮茶先啦——

    “滚滚滚!霍家找人!其他人都给我离开医馆!”

    凌耀脸上的笑意瞬间凝固。

    这又是要干啥!

    他僵着脸拿起手机,翻开短信箱。

    我倒要看看主角今天又要搞什么幺蛾……嗯?今天一条短信都没有啊??

    凌耀有点傻眼。那这次,不是“剧情”?

    那是啥!!谁!!除了主角,还有哪个不开眼的来打扰他的老年咸鱼生活!!你们配吗??!

    吴景隆已经赶了出去,凌耀揉了揉僵硬的脸,顶着高血压沉重地走出院门,跟着来到了前厅。

    只见霍家的卫队将厅堂里的客人们推搡而出,并且打翻了不少储物的箱柜,还拿刀对药篓子戳来戳去,好像那屁点大的地方真的能藏人一样。

    这是在威吓。

    吴景隆倒是没拦那些吓跑的病人,只是硬着气质问带队的霍家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呵,做什么?你儿子不在医馆是吧?无所谓!儿子惹的事儿,自然是老子担着!”

    “他,他到底犯了什么事儿?就算是你们霍家,也没有这样欺负人的道理!”

    这是老板娘,可就是吴景隆的妻子兰桂芳的声音,

    “你们要是拿不出什么证据来,以后就别想来吴氏瞧病了!”

    那领头人却是凶狠地将兰桂芳推开,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来,亮在众人面前:

    “要证据?来看啊!白纸黑字!他吴子凡跟我们霍家签了三年,协助我们做药物研究,给我们的病人看病!这里还有各项保密协议!结果呢?不仅人带着我们的重要资料跑了,还把我们重要的实验室给炸了!!

    “还瞧病呢。呵。有本事他一辈子别露头!你们这吴氏医馆也一辈子都别想开张给人瞧病了!”

    那合同的条目来不及细看,但最后的落款确是清清楚楚的、吴子凡本人的大名,甚至还落了私印,做不得假。

    兰桂芳当即捂着胸口,说不出话来,也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被吓的。

    吴景隆更是蹙紧眉头,对解开此局一筹莫展。

    他心中只有无限悔意——怎地没看住一会儿,这混小子就签了个这么大的卖身契,现在甚至要把吴氏医馆也给砸进去了?

    早知如此,他倒不如当初就把人往京城的大学校送,省得闹出这许多事!

    “不能给人瞧病,那可不行啊。我这病刚看了一半,换个医生,那前头不就全白搭了吗?”

    忽然,一个年轻的声音从帘子后面传来。那领头的队长立刻转身去看,却看到了一张略显陌生的脸。

    见不是吴子凡,也不是什么重要角色,他的态度多了几分不耐:

    “你又是个什么东西,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赶紧给我滚出去!要是不出去,就当作和这吴氏医馆是一伙的,都给我抓走!”

    “嚯!那敢情好啊。你等等啊,我打个电话……”

    “还想报警?!有本事你打!你看看这丰城的警察,敢不敢管我们霍家的人!”

    旁边一个队员咧了咧嘴,恶劣地笑道。

    然而对面的青年不仅没有惶恐,反倒露出两分同情之色,还颇为惋惜地摇了摇头。

    还不等那队员气急败坏,便听见电话被接通,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

    “喂?是博图小子!哈!难得你主动给你爷爷打电话!你什么时候回来?最近办的酒宴聚会,你一场都没来过!再不回来,人家都快忘了你也是南家的人了!”

    “我也想回呢,可这不是回不了吗?我这在吴氏医馆看病呢,医生还没给我说两句,整个医馆都被霍家的人给围起来了。哦,这边还有一个,说要把我一块儿带走的。”

    凌耀弯了弯嘴角,一面说着话,一面看向领头的那个霍家人,

    “看来我是得多露露面了,这位瞧着也是霍家的嫡系,看起来是早已经忘记我是南家的人了。爷爷你也该带几个人过来给我撑撑腰,免得人家说我撒谎唬人。”

    霍家这位并不得宠,但好说歹说也是个嫡系,出来行事自然仗着霍家这座靠山胡作非为。凌耀这波“在你擅长的领域打败你”,显然激怒了对方。

    他平日就被其他世家的大少爷压了一肚子火,这时候连南博图这种小角色都能爬到他头顶来,他哪里受得住?顿时怒上心头,祸从口出:

    “南博图?那个捡回来的、怕不是南家谁私生子的南博图?你这点身份也敢在我面前横!”

    可惜他放的狠话还没说完,凌耀满面春风地就给了他一个过肩摔,并且将人扣在地上;还顺手截下了人手里的枪,直挺挺地对着他的太阳穴压了下去:

    “我横了,你又能怎样?说说呗?让大伙听个热闹?”

    http://www.minguoqiren.org/xs/70139/249049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nguoqiren.org。民国奇人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minguoqiren.org
江唯林南烟大唐扫把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