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老师来了

    “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就不必再相互试探了吧,XR0037。”

    凌耀捏着杯子的手势一顿,杯中的咖啡打了个旋,倾撒在了手腕上。

    李嘉恒脸上的笑意扩大了几分。遇到“同事”,利用自己系统的高级权限,打对方个措手不及,在心理上占据优势,向来是他的拿手好戏。

    自己在这个世界的身份并不理想,一旦和主角发生直接冲突,很可能迅速下线,而无法继续推动剧情发展,完成“结局HE”的任务。虽然他并不像“那些人”一样热衷于“拯救世界”,可一旦任务失败,系统就会崩溃,他可就要迎来真正的“死亡”了。

    本来被抽中、下来毫无止境地“做反派”,就已经够倒霉了,要是再浑浑噩噩地死掉,那也太惨了点。

    在这种情况下,他忽然发现了一个身份相对有利的“同事”,当然要尽可能地拉拢对方。

    高级系统可以查看低级系统的任务记录。而系统显示,XR0037经历的世界目前只有11个,相比于他这个已经经历过57个世界的人来说,只是个“萌新”而已。他也不指望XR0037能够完全听命于他这个前辈。只要对方能够协助自己完成任务,达成双赢,他也会不吝赐教,把自己的任务经验传授给对方。

    先给一棒,再给甜头,这样的套路总是万用的。

    “XR0037,你这是你经历的第12个世界吧?虽然你在先前的每个世界都中规中矩地完成了系统给予的既定目标,但这还是你第一次经历现代都市吧?

    “事实上,每个世界的设定各不相同,主角的类型也千差万别。像你经历过的那些世界,主角设定大多是正面的,顶了天也是个伪君子。但现代都市背景的主角可不一样,亦正亦邪,阴晴不定,自私自利,变化多端。你确定自己还能应付这样的对手吗?

    “我经历过57个世界,除去一两个靠运气得到HE结局的世界,其他都是实打实拼出来的战果,对各个类型故事都有所接触,比你有经验多了。只要你愿意和我合作,不仅能让我们都更好地完成这个世界的任务,我还可以把自己的宝贵经验传授给你……”

    然而不等他把话说完,刚才看起来有些恍惚的凌耀此刻却显得淡定而从容,连目光都不曾落在他的身上:

    “Waiter?可以给我一条毛巾擦一擦吗?快点。”

    “好的好的!这位客人您稍等!”

    站在一旁等候差遣的侍者立刻拿着湿毛巾走上前来,恭敬地递给凌耀。

    凌耀低声道了一句谢,慢条斯理地接过毛巾,在手腕上擦了擦,仿佛随口问道:

    “不好意思。你刚刚说什么,我走神了,没听清。”

    任务者不能把随便信息透露给这个世界的普通人。此刻有外人在场,李嘉恒的话卡在嘴边,最后只能咽了回去。

    李嘉恒没有接话,却仿佛在凌耀的预想之中。不等他回答,凌耀又紧接着说道:

    “不过,我只先说一点。诚意和利益固然重要,但对我而言,更重要的是计划,是方案。否则就像那些电信诈骗打电话告诉我,理财产品100万起售,利率10%以上,多买多得,还有专家提供理财方案……那些都是假大空,让人多听两句的兴趣都没有。”

    说完,凌耀这才慢悠悠地将毛巾还给侍者,示意对方可以离开。

    李嘉恒的脸色不变,心里却起起落落了许多回。这个新“同事”,好像有点傲啊。

    不过,有本事的人,才有资格傲。而他也正需要有本事的人作为合作对象。

    “看来你对我并不信任,也有自己的想法。没关系,信任是可以慢慢建立起来的。我会用行动证明,和我合作才是最好的选择。不过相应的……到了那个时候,你也需要证明你的价值了。”

    凌耀对此不置可否,虽然把视线落在对方身上,可端起被子和咖啡的动作却是一点含糊也没有。一口饮罢,他才问道:

    “你要怎么证明?”

    “都市玄幻,无非是医术碾压、武力升级和后宫收人三条线。医术太专业,我这样的外行人不好插手;武力太危险,你这样没有修为也没有势力的人,行差步错很可能随时丧命。这两条线我们互不干涉,有需要再找对方帮忙即可。只有最后一条,值得两个人共同合作。”

    凌耀适时露出了略微疑惑的表情,这让李嘉恒很是满意。他继续说道:

    “很简单,就是从主角的‘女人’下手。最容易激发主角的斗志,也最方便大幅推动剧情的发展。”

    “从……下手?”

    凌耀重复着对方的话,不禁蹙起眉头。

    他不是一无所知的小白,从吐槽役那里早知道都市文反派对付主角的各类方法。其中最无解的就是动主角的女人。

    别说是绑架qj之类犯罪未遂行为,就是强行订婚、死缠烂打、不顾对方意愿高调追求等行为,都会被主角直接锤到妈都不认识。这个是他最需要规避的flag,他疯了才去触这种霉头。

    而且更重要的是,别说通过对付无辜的人来隔应主角的行为low不low,单纯对一个女性做出这种事就已经突破他道德底线了。

    凌耀面上不动声色,但已经悄悄在心里把和对方合作的选项划除。也是,既然来自同一个组织,恐怕李嘉恒和凌兴然一样,对待他们这些“普通人”、“NPC”时,并未把他们当做真正平等的人类,而是可以被操控的角色。人类社会的道德观念自然很难约束他们。

    不过李嘉恒显然并不知道凌耀的这些心路历程。凌耀表现得越迷惑,似乎越能证明他的价值:

    “看来你是真的很少用这种手段了,因为有道德层面的心理负担?要知道,有主角光环的支持,那些女的又不会真的出事。

    “为了更好完成任务,稍微做点出格的事也没什么。别弄得好像你在玄幻世界没杀过人似的。道德感太强对我们这种人来说可不是好事。算了,具体操作,你就等我的消息吧,我会让你看到我的实力的。”

    李嘉恒很懂得如何拿捏分寸,吊人胃口。一语言罢,他掏出西服上衣口袋里的名片,放在桌上,向凌耀的方向推去。

    “联系方式。别到时候把我的短信当成垃圾短信,错失见证的机会。”

    凌耀玩味地拿起名片,正反两面都翻了翻,而后将其放入风衣口袋:

    “好吧。希望没那么糟糕。”

    似乎再没有能闲聊的话题,两人随便客套了几句,李嘉恒“贴心”地抢先买了单,而后带着胸有成竹的微笑像凌耀道别。虽然不知道几十块钱的咖啡有什么值得抢着付钱的,凌耀还是领了对方的“好意”,礼貌而生疏地应和着,直到李嘉恒坐上司机开来的车,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天知道他刚才和对方扯皮有多慌。今天这信息量是不是也太大了?

    凌兴然“传给”他的这个系统权限并不完整。别说看到对方的半点资料,就连任务、剧情梗概等相关功能都无法正常使用。李嘉恒而这个“同僚”突然从天而降,就注定了他从一开始就处于情报劣势。

    虽然他赴约时就已经做好了“一装到底”的准备,但真正面对和凌兴然一样拥有“系统权限”的人,且不说被发现“冒牌货”身份会有多大危险,就是单纯面对一个大概率和凌兴然相似的人,他也不敢保证自己能够调整好自己的心情。

    但真正见到李嘉恒的时候,虽然有些紧张,可凌耀在心境上却出乎意料的轻松。

    哪怕都是拐弯抹角想利用他达成目的的人,且不说李嘉恒的段位如何,凌兴然之所以能够让凌耀留下如此大的阴影,最大的原因也并非对方拥有“得知剧情发展”等超出常理的能力,而是凌耀二十多年付出的亲情和信赖一朝被对方背叛的落差和痛苦。

    不过话又说回来,李嘉恒并不知道他并非真正的“XR0037”,因此言语间没有顾忌,反倒是让凌耀一下子得到了意想不到的诸多情报。

    比如拥有“系统”的人并非敌对关系,而很可能隶属于同一个组织,因此在互不相识的情况下仍有合作基础。

    又比如“系统”也并非单纯的“外挂”,而是他们完成“任务”的辅助工具。而任务的内容是:推送剧情发展,达成“HE结局”。

    这和他之前的推想倒有些出入。他一直以为主角HE结局是反派无法推翻的“命运”,结果他们这些“命定的反派”反而是最希望主角HE的人,甚至还要助推这一切的发生?

    不过想来,这种“希望”恐怕也是被迫的。否则凌兴然也不会想方设法制造一个替身,来逃脱拥有“系统”时附带的“命运”了。

    另外,虽然李嘉恒没有明说,但其完成“任务”的意愿很强烈,似乎有什么在驱使他这么做。这也侧面印证了凌兴然早就利用流川圣泉“造出”了凌耀,却在他和凌霖涵决斗前夕这个关键时刻才把权限转移给他,而后离开芒生大世界,想来必不是处于犹豫或同情,而是为了“任务”能够完成。

    ……看来想要弄清凌兴然真正的目的,找到对方的弱点,捏住对方的软肋,他有必要了解对方背后的这个组织,以及“系统”本身的秘密了。

    李嘉恒是一条很好的线索。他得小心利用起来才是。

    不过,他现在更需要头疼的是……

    “老师,您不会真的来了吧……”

    “废话!我已经在火车上,都快到站了!怎么,现在才开始心虚了?晚了!”

    凌耀把咖啡杯往外一推,一手拿着电话,一手摁住太阳穴:

    “不是啊老师…唉,您在南站还是东站啊,我去接您吧。”

    “接什么接!你实习期不工作的啊!”

    “我今天有点事,已经请假了啊。”

    “!!没事儿请什么假呢!!那么闲!!你现在心思都不在当医生上了是吧!!”

    电话那头的老人似乎更加愤怒了,传声筒里还传来啪啪啪的拍桌声,以及乘务员小姐“请您小声一些,不要影响其他乘客休息”、“请您不要重拍小桌板”的警告。

    凌耀当即怂得一批、无法反驳:他现在身上堆了那么多事儿,心思还真是没法放在好好当个医生上啊……

    “哎哟,您别念了,人家乘务员也不容易。就告诉我哪个站吧。我这假请都请了……现在旅游旺季,您提前订过酒店没有啊。没有就暂时住到我家吧。哦对了,火车几点到啊,我现在赶过去还来得及吗?”

    老头子又嘀嘀咕咕了几句,似乎终于在乘务员和学生的两面夹击下妥协,这才报了站名和到站时间,然后撂下几句“你给我等着”之类毫无威慑力的狠话,气呼呼地挂断了电话。

    凌耀算了算时间,从这里出发想要接到人,差不多现在也该走了。他走出咖啡店,看着自己骑来的那辆没有后座的旧自行车,呆呆地晃了晃手里的钥匙。

    嗯……要不,他还是打个黄面包过去吧?

    ……

    “妈妈,那个爷爷为什么揪着那个哥哥的耳朵不放啊?”

    “因为那个哥哥不听话呗。你偷偷吃糖的时候你爹不也揪过你耳朵?”

    女人拍了拍小孩的书包,示意他不要停留。

    不过小孩显然早被那两个人吸引住了注意力,就算向前走也慢吞吞地,还一直回头向两人看去:

    “唔……可是那个,看起来好疼啊……爸爸揪我的时候可没那么疼……”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后面顿时传来了中气十足的老年人的声音:

    “听到没有!装什么装呢!我压根没用力!!小孩儿都看不下去了!!”

    “哎哟哎哟哎哟,您没用力我也疼啊,我这从小到大就被您一个人揪过耳朵,我咋知道别人揪得多重啊。哎哟您更用力了啊!”

    “快走快走快走……”

    女人发觉那两人听见了自己和孩子的对话,顿时尴尬了起来,一把捞起孩子就向远处跑去了。

    “哼。”

    余辉生甩开手,撸了撸袖子,问道,

    “车呢?不是说来了吗?”

    “在那儿呢。”

    凌耀刚把手指过去,就被余辉生一个暴栗打在头上:

    “出租车啊!?那还要你来接我!你报个地址,我自己叫车不就得了!”

    “我叫的我出钱嘛……”

    凌耀委屈。余辉生这纯粹是迁怒找茬啊。

    不过谁叫人家是自己导师呢?研究生导师,写作导师,念作老板。老板发飙,除了受着还能干啥?

    这好不容易把老头子一路哄到家,余辉生又开始对凌耀一套从南家白嫖过来的二环三居室公寓房一脸嫌弃,指指点点,怼得凌耀仿佛人生头二十多年算是白活了,这才一脸不情不愿地伸出来手来,道:

    “行了。材料和案例给我吧。什么通过改善人体内循环以增强全民体质,人体循环体系新论述……说得和玄学似的,你该不会指望那十几页开题报告就能把我打发了吧?”

    凌耀见余辉生松了口,立刻喜笑颜开地跑进书房了。余辉生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这个学生带的太省心了,没想到临毕业了反而给他“叛逆”了一下,打得他猝不及防。

    不过还能咋办呢?人家有这个能力,又铁了心想转研究,他作为老师除了惋惜于他学的一身临床的本事,难道还能拦着他不成?

    然而余辉生看到凌耀抱来的资料后,顿时翻了脸:

    “研究这个?你想都别想!!你还打不打算在我这毕业了!?我这就打电话到你们医院去,让他们院长把你给逮回去!!”

    凌耀:?

    ???这怎么比川剧变脸还快呢???

    http://www.minguoqiren.org/xs/70139/2490496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nguoqiren.org。民国奇人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minguoqiren.org
江唯林南烟大唐扫把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