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人小说 > 为什么我是反派还自带吐槽役 > 183“拍卖会”

183“拍卖会”

    凌耀人虽然到了宴席上,但他的心还在宿舍的床上。

    啊——他舒适美妙的被窝——多么温暖——多么——

    “回神!现在可是在外头,虽然大家都知道你……但你也别太放松了,指不定就有人想从你这边下手呢。”

    南博宏的声音把他拉回了臆想。

    凌耀嘴上乖乖应了,心里却不这么想。从他这里下手肯定不是图钱图势,无非就是想给南家闹个丑闻罢了。若是那个流失在外二十年的小可怜“南博图”,还真可能中招;可如今站在这里的,可是从芒生大世界摸爬滚打过的凌耀,掌管过凌家和月曜峰,连硬怼主角都不带怂的,还能治不了这些“小喽啰”?

    这些人要真敢对他“下手”,凌耀保证他们这么把阴谋诡计送过来的,他就能原模原样还回去连带报警登报上电视一键三连。

    其实他今个儿是真不想来,毕竟这些“上流社会”的人,说起话来那字字都可以是枪子儿刀剑,招架起来可累得不行。但是没办法,他得给老头子这个面子。

    凌耀又不是猜不到南国忠这老狐狸今天拖家带口来的目的。如果只是谈收购、谈投资,他自己带俩儿子也就完了,偏偏要带上他哥俩,这不明摆着是找个小辈和周家那位“硕果仅存”的小姑娘联姻,更好地把周家的财力势力收入囊中吗?

    不过他很快就意识到,今天的确不能太放松了——

    这不,他一转头,就看到了“王霸之气”侧漏的林天宇,揣着周家那位周芸怡的手,人模狗样地从门口进来了!

    他随便扫视一圈,就能看见一圈青年才俊盯着周芸怡两眼发光,而一部分人则看到了和周芸怡状似亲密的林天宇,微微蹙起了眉头。

    就连和他一起看向门口的南博宏,眼中也闪过一丝波动。

    凌耀大惊失色——今天这怕是主角做护花使者的打脸派对啊!

    我的亲哥亲爹亲爷爷哦,你们搞啥子不好,非要搞联姻这一招呢?这不是找死吗!!主角的妞是我等凡人能抢的吗?!抢了你们不是反派也要变成反派啊!!

    看在“亲戚一场”的份上,南博图好心提醒了南博宏一嘴,让这位等下无论发生多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儿,只要不直接牵扯到南家人,就千万不要出面。他这回可把市长、警察局长、特种队长、黑市幕后等等一切自己该知道和不该知道的主角靠山都抖出来了,至于南博宏能信几分……那就看这位的运气了。

    至于他嘛……

    他这个已经板上钉钉的反派能干嘛,赶紧找个借口脚底抹油啊!

    刚好他先前在门口似乎是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这就过去打个招呼怎么样!

    ……

    回到周家为吴家父子准备的待客室。

    吴景隆茫然地看着南家这位年轻人从屏风后头把自己儿子给拎了出来,还笑眯眯地打了招呼,心下有许多不安。

    明明到目前为止他都有好好看着这小子,这小子又是从哪儿招惹了南家的人?而且能让自己这天不怕地不怕的儿子吓得第一反应是躲起来,这得是惹了多大的事儿才会——

    “放我下来!师兄你怎么会在这里!”

    吴子凡一脸受到惊吓的样子。明明下午的时候他这个师兄还一副软硬不吃的样子,还拿“约会”的事儿搪塞自己,一副以后也不想过多来往的态度;现在却这般热情,实在是让他有点心慌慌。

    感觉肯定没好事。

    凌耀撇了撇嘴,脸上还带着几分不到实处的委屈:

    “小学弟刚刚明明有看到我的吧?现在装傻可就没什么意思了。这才过去两个小时吧,怎么就变得那么见外了?”

    吴景隆松了口气:还好,他们应该不是我想的那种关系。

    吴子凡一听就知道这家伙没安好心,但心里又盘算着能不能卖个好,给自己将来去国医大留条路子,也只是装模作样地挣扎了两下,翻了个白眼:

    “师兄你不是说,找男·朋·友·约会去了吗?刚刚瞧见,我还以为我认错人了呢。”

    凌耀为了把这个“小学弟”骗出去给自己刷一层隐形,避免修罗场风险,可谓是使出浑身解数,甚至把当年大师兄说话内劲都搬出来恶心人了:

    “小学弟因为这个还在生气呢?我这不是来了吗?难得在这里见着面,不和我一起出去转转怎么行?”

    吴景隆:……他们应该不是我想的那种关系吧?!!

    也不怪他想太多,谁让前段时间他医馆里的女学徒们忽然开始流行讨论男男那一套,他也时不时听一耳朵呢……

    不过他看到吴子凡露出的一脸恶心以及凌耀一脸得逞的表情,很快就抛去了刚才荒诞的想法。但很快,他又开始担心起来:能开这种玩笑,想来这两个人关系也算是不错的了。可他现在这样亲近周家,万一将来南家和周家谈崩了,子凡会不会……

    凌耀没放过吴景隆脸上表情的变化。虽然他暂时不理解吴景隆在做什么盘算,但这一松气和一忧虑已经足够耐人寻味。

    吴子凡和凌耀这边又扯了几句,吴景隆看着自己这在家和自己杠得脸红脖子粗横得不得了的儿子在人家面前像猫儿一样又装乖又伸爪子悄悄试探,倒是颇为稀奇。

    老父亲心里落泪:想当初他儿子也在他面前这么“温顺”过,而不是成天见了面就吵架啊……

    说实话,这么大的晚宴,吴景隆也没真指望这小子能乖乖陪他呆一晚上。看起来凌耀和那些个对人颐指气使、动不动就发脾气的公子哥不太一样,让吴子凡和这样的人待在一起他也放心一些。

    如此一想,他也“宽宏大量”了一把,放吴子凡和这位出去转转了。

    吴子凡本来也打算探探他这个“师兄”究竟打着什么主意,因此没扯皮几句跟着凌耀便走了出去。而凌耀见对方配合,又想到有了这么个“挡箭牌”,他就可以以“和朋友小聚”的名义避开宴会上的各种人情往来和“大事件”,心里美滋滋的,态度也更加宽和起来,还心情颇好地给吴子凡指认了宴会上来来往往的不少人,甚至还说起了这些大人物们的一些八卦。

    吴子凡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没什么兴趣,但也没有讨厌的感觉。出来这一转悠他也很快明白了凌耀非要把自己抓出来的目的,但这种“利用”并不让人反感——毕竟他才是最开始一门心思想着“利用”对方的家伙。

    只是他很好奇,明明对方前段时间和导师合作的论文里,还透露出往中医经脉穴位方向研究的意图,为什么转眼在丰城呆了半年,对方就仿佛完全失去兴趣一般了呢?

    然而不及多加思考,他便听见前厅处传来喧闹的人声。

    “周小姐,这才许久不见,怎么眼光变得那么差了?”

    吴子凡一眼辨认出,开口那人正是凌耀刚刚给他介绍过的,那位阮家的纨绔小少爷。赚钱本事没几个,玩女人翻出来的花倒是比谁都多。

    这不,人家早就惦记上周老爷子这个漂亮有才的宝贝孙女了。

    要吴子凡说,但凡周家有点脑子,也断不会把自己孙女女儿嫁给这么个不学无术的花花公子。可惜凌耀回他的不过是轻飘飘一句话:

    “周家的哪能这点脑子都没有?人家脑子可太好了,但有什么用?敌不过阮家有钱啊?别管最后这事儿能不能成,总不能和阮家这么撕破脸吧?”

    吴子凡撇了撇嘴。高门大户里的弯弯绕绕就是多。

    不过……

    “既然这事儿不是板上钉钉,也就是说在场这些富家子弟都有机会咯?师兄,你今天不会也是被捉来拉郎配的吧?怪不得说是约会……”

    “我家老爷子当然有这个意思,不过人家周家可不会看上我。毕竟我只是个要钱没钱要权没权的小白菜,哪比得上我哥那样的钻石王老五。”

    凌耀倒是大大方方地承认下来,还顺便自嘲了一把,

    “而且,我可不想趟这浑水。”

    话音未落,吴子凡便又听到前厅那里传来的喧哗声,无不是那些眼馋周家的年轻男人见周芸怡宁肯带一个面生又装束寒酸的男伴也不肯搭理他们,面子上挂不住,便拿周家的落魄、周芸怡的终身大事来挤兑人家小姑娘,又或是仗着自己的家底,跑过来逼小姑娘喝酒。

    “唉……真可怜。小姑娘的这个男伴啊……”

    凌耀在一旁感慨着,还颇为动情地摇了摇头。

    吴子凡难得见凌耀这么真情实感,倒带了几分认真去看眼前的场景。这么一说,周芸怡带的那个男伴,似乎一点帮人家挡刀子的作用也没发挥上,只懂得低头装鹌鹑,被人推搡也不敢还手……因此他也忍不住叹气:

    “小姑娘是挺可怜。”

    凌耀再叹气:

    “不是,我是说那些招惹她和她男伴的富二代,实在是太可怜了。你说招惹谁不好,非要招惹这位呢……”

    吴子凡:???

    是不是有哪里不对?你说谁可怜?

    凌耀斜看了吴子凡这一脸懵逼的表情一眼:

    “你啊,还是太年轻。”

    吴子凡:大哥,你这山路十八弯的奇葩脑回路,这是我不年轻就能理解的吗???

    他们俩的位置在二楼,离周芸怡他们的位置说不近也不近,说不远也不远。因此虽然能看见下面人的动作,但在这嘈杂的环境下,对话却未必能一一听清。

    不过他听不清,凌耀似乎听得很清。这人一边拿着手机不知道在刷什么,一边还能给他现场转播下面发生了啥

    ——什么“阮家小矮子”想占“周女神”便宜啦,什么“李家小胖墩”满脸猥琐地看着“周女神”啦,什么“霍家长颈鹿”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实则把旁边男伴贬得比庄稼汉还不如啦,什么“陈家霸王花”开口就是嘲讽两个人私通款曲不知羞耻啦,什么“赵家少年秃头”噼里啪啦开始质疑周家养的什么没眼见的女儿活该现在快破产啦……

    吴子凡都不是很想吐槽凌耀这人模狗样的背地里给人家起了那么多稀奇古怪的外号。他更想吐槽这人怎么不像是听见的,更像是看手机看出来的啊!

    这还不算完呢,凌耀又兴致勃勃说下头还有什么周女神一副泫然欲泣、楚楚可怜的模样啦,什么唯唯诺诺的男伴忽然低声询问了女神什么,得到允许之后忽然像解开封印一般嘴角一歪霸气邪笑,分分钟变身NAKE最佳代言人,一同嘴炮扫射先把在场嘴巴不干净的人轰了个底朝天,又一个顶十个把想要冲上来动手的莽汉整了个七叉八仰,然后痛斥在场所有袖手旁观的人为富不仁毫无人性不尊重女性甚至人渣一群简直浪费社会资源。

    末了凌耀还似是自己评价了一句:

    “除却最后这地图炮开得忒没水平,前头这做的倒有几分爽快。你觉得呢?”

    吴子凡:我没有什么觉得,我只觉得我是来听评书的。

    不过他还是点点头:

    “不过话说回来,这些人也的确太歹毒了些,想要斗倒周家,又或者从周家瓜分好处,竟是从一个弱女子身上下手……这言语之间,也是在太瞧不起女人了些。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兴封建三纲五常那套啊?”

    “歹毒自然是歹毒。不过这可是‘战场’,总不可能都是和风细雨、坐而论道。这道理谁都懂,总不可能周家不懂。真要说看不起女人,这在场的,只怕还是周家人当仁不让啊。”

    凌耀不在意地嗤笑了一声,又转头去看南博宏。

    还好他这便宜哥哥沉得住气,哪怕方才也被林天宇不疼不痒地刺了好几句,到底是没出来说些什么。否则别说招惹不招惹上主角,就是周家选婿这第一关,就已经被刷出去了。

    吴子凡这会儿倒有些不明白了:

    “周家?他们不是可宝贝这位大小姐了吗?虽然我不怎么接触你们这圈子……但一些传闻可也是听过的。若是不宝贝,这些人也不会眼巴巴着想要通过这位周小姐来对付或是联合周家了吧?”

    “宝贝?宝贝会在寿宴上变成这样?”

    凌耀对着周芸怡和林天宇努了努嘴,

    “别说什么没看到啊。今天这儿可是周家的主场,这得是什么瞎子才会看不见自己宝贝女儿宝贝孙女被人在大门口欺侮成这样。

    “而且我刚刚不是说了吗?周家可比你懂多了。这个圈子里打交道那就是上战场,有什么样的家世就是有什么样的武器库,有多少股权就是武器库对自己开放多少权限,手里掌管着多少公司和财富就是手里拿着多少装备。

    “你只看到他们逮着一个女人不放,实际上,他们是逮着一个空有周家8%的股份却不懂得将其化为武器、非要等着一个男人来行使自己权力的女人。这些污言秽语的人固然应该被归类有害垃圾,但他们的污言秽语绝不会喷到像南少钰、邱华梅这样的女强人手上——因为人家手里握着实打实的权力和财富,分分钟能把他们整成裤衩都不剩。

    “这一点,难道周家不知道吗?可哪怕在周家已经风雨飘摇之时,他们还是放不下自己重男轻女的想法,不肯让自己家的女儿去走继承人的道路,而要人家去学什么琴棋书画,好嫁给一个能够帮衬他们周家的男人,哪怕要让自己的“宝贝女儿”“宝贝孙女”在这样的场合下被人指指点点、挑三拣四……

    “哈!你看现在这哪像寿宴啊,简直是——

    “卖女求荣的拍卖会。”

    其实凌耀的话可没说完。周家对周芸怡确实是明面“宠爱”实则“轻蔑”,可这位“女主”却未必真的甘心被周家做了联姻的“棋子”。

    否则也不会在不知道林天宇底细的情况下,把对方带进家门做男伴了——这不明摆着在打摆这相亲会的周家人的脸吗?

    只不过这位周小姐的心思到底有几分深,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以图一时痛快,还是有更长远更深入的打算……可就要看后续了。

    不过饶是如此,这番话也足够让吴子凡心头震动。

    他这才发觉到豪门的水深,对自家老爹意图依靠周家这种举动更是心里打起鼓来。虽然周家人现在看着对他们客气,可对自己的儿女都能如此狠心的人,指不定哪天就把他们给卖了呢?

    不过更让他忌惮的是,他本以为这位“南师兄”只是个值得结交的学长和适宜的科研合作对象,后来又以为是不愿意继承家业而出来玩票的富家子弟,可现在……

    他是愈发看不懂了。

    他总不会傻到以为凌耀这番话只是随口说说,发泄一下情绪。这必然是专门说与他听、让他乃至背后的吴氏医馆有所准备的。

    可是……为什么?他可不觉得他这个“师兄”会有这么好心。

    看来他得找个机会,好好了解一下南博图其人在南家的地位了。

    不然什么都不了解的话,总感觉会被这个师兄卖啊!!

    http://www.minguoqiren.org/xs/70139/249049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nguoqiren.org。民国奇人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minguoqiren.org
江唯林南烟大唐扫把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