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转折点

    范依依最近特别愁。

    她最近看中了一个新题材,和一个画手合作要开新坑;再加上老作品马上就要影视化,事儿堆得如山高,让她恨不得把自己劈成两半来干活。

    但最愁的还不是事儿多,而是她忙着新作品时好不容易盼来了改编电视剧上架,一看就傻眼了——专一好端端的女配被写成绿茶不说,男二还被强拉出来和男主麦麸;男女主性格也被歪得乱七八糟,倒是和饰演他们的两个明星人设贴合得很。总之就是,怎么割韭菜爽怎么来,几乎看不出原样儿了。

    范依依气成河豚——你们那么有想法咋不自己写个原创的呢!这么懂行咋不来套路剧情吐槽大队呢?

    明明她还受邀和改编的编剧交流过不少,结果期待了小半年,电视剧一上架她就当场气炸,差点没冲到导演家给那大肚子胖导演一锤头。

    咳,当然,她默念了十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改为在没人认识她的微博小号上痛骂剧组一千字;然后对自己洗脑,反正版权费已经到手,卖给谁当初也不是自己决定的,现在拍砸了亏的是投资方和影视版权方,挨观众骂的也是编剧而不是自己,最后得出一个颇有几分自欺欺人的结论——关我屁事。

    但是这中间耗费的时间终归是回不来了。无论是她最喜欢看的吃播视频,还是原本和吐槽役们一起追更的《乾坤大道》,她都已经许久没有打开过了。

    这会儿气归气,也算她终于有了空闲。她先就着吃播新视频下了两碗饭,然后点开○点APP,直冲书评区奔。

    结果这一翻,才发现这几天更新虽然不少,评论区却冷清得很。就连大老鸽这话唠,都只在某一章章末吐槽了一句:

    【都是兄弟我怎么会鸽你:这作者不是还没签约吗?没签约水什么字数?我是来看小说的还是来潜水的啊!啊啊啊啊我溺水了,救命!!咕嘟咕嘟咕嘟……】

    简直戏不要太多。

    不过有了这句话,范依依对前段时间的更新就更没兴趣了。她随手在章节目录上划了一把,看标题大概也能猜到最近写的大概是主角团和01怎么“虚情假意”地联手打心魔了。

    而且这其中内容,不是胡扯的排兵布阵或者主角收获谜之法宝,就是这里被人故意短了物资、那边有人排挤主角手下的兵,然后主角匆匆出来装逼震慑一波,反派炮灰们纷纷滑跪后。

    然而滑跪完,真心服口服的炮灰却没几个,排着队对主角怀恨在心,不是找01告黑状就是自己偷偷设计着再坑主角一把……在作死道路上奔跑得义无反顾,甚至还向她家反派帅哥疯狂招手:来啊!就等你了!

    这里她就很想吐槽一把了——主角团里头那叫一个各有千秋,各司其职,效果倍增;怎么到了01这边就只剩下01一个人累死累活了?唯一一个能帮上忙的,还是一个叫许廷信的外姓人……

    当然,如果凌耀听到这个问题,就会告诉他,并非主家莫得人才,而是凌霖晗手下那几位,忠心耿耿只想扶持凌霖晗上位、得一个“从龙”之功;而主家这些个小子各个都想自己做“皇帝”,聚在一起没互相暗杀都不错了,根本不可能替凌耀这划水的“大皇子”打工干活。

    而且他还会告诉她,两边第一次正式合作,底下人肯定会有各种摩擦。不光是主家这边有人看不过眼,恒南那边算计他们的也不在少数。只不过恒南出的事儿大多是凌霖晗亲自出面解决,而他这边……当然是按正常流程分给属下人处理了,自然没那么多水花。

    不过范依依可不懂这些“书”里没写的门道,只能得出一个结论:

    懂了。凌家主家其他同龄人是猪!(虽然这话好像也挑不出啥毛病)

    总之,按照大老鸽和票儿爷的说法,中间这些剧情那可以说不仅是烂大街的套路,还强行装逼,还不讲逻辑,还水字数,还没有搞笑的点,还没有帅哥,还……咦是不是混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于是她干脆一拖进度条,把界面调到了最新一章。

    “决战心魔……吗?那肯定有耀崽出场咯!主角和反派联手打怪,大概是那种勾心斗角互相暗算的画风……”

    【“卧槽快跑啊!你打不过别硬抗啊!行不行啊不行换我啊!”

    “闭嘴!烦死了你是故意让我分心的吗?”

    “这波躲我后面!你把小怪刷一波啊!”

    “那你动作快点,别漏了防线。”

    “让你小弟远点成不,我要搞大招,不小心搞死了他们我不负责啊!”

    “行行行……”】

    (出自《乾坤大道》第498章-决战心魔)

    范依依:“……吧?你们这个画风不对劲吧???”

    这作者又再发什么疯啊!每次有01在场的战斗就开始用谜之文风创作是什么意思!

    刷新!刷新!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

    范依依狂点刷新按钮。

    然后……咦,真不见了?

    她挠了挠头:简直是莫名其妙。

    ……

    比范依依更无语的,是在次战场打斗的凌远东。

    和其他人相比,他冲得离心魔近一些,完全可以看清正在和心魔对战了那两个家伙是怎么分工合作、配合默契的,甚至可以听清他俩正在互吼什么。

    总之就是……异常“和谐”。

    显然,凌霖晗和凌耀根本不是第一次合作战斗,他们的关系也根本不像传闻中那样敌对。

    如果说在其他领域有所合作,可以理解为是互相博弈的结果;那么在战场上,还能够合作战斗,哪怕不是托付后背的关系,也至少是付出了相当的信任才能够达成的。

    尤其是在对抗心魔这种大战上,稍有背叛就可能让对方丧命。而且这种背叛导致的同伴死亡,在外人眼中也不过是心魔所为,根本追究不了责任。

    如果实力不变,把凌耀换成尹若冰,甚至换成他,凌霖晗也未必能做到如此相信对方吧?

    比起敌人,他们的关系说不定……更像是互相别扭的朋友。

    凌远东被自己这突如其来的想法吓了一跳。

    但那是不可以的。对,不是不可能,而是不可以。

    如果凌耀是凌霖晗的朋友,那么恒南在将来对付主家时,有怎么可能忍心下狠手?又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违背凌耀的意愿杀死主家嫡系的任何人?甚至于……

    又怎么会替他们杀死凌耀,断绝主家一脉东山再起的所有可能?

    他的仇,恒南那么多人的仇,又要怎么报?

    可是除了凌霖晗,他们又能依靠谁来达成这样的愿望?

    轰——

    随着地面星图的亮起,天雷应之炸落。哪怕烟尘滚滚,也无法掩住闪耀在空气中如同蛛网般的紫色电光。

    就在这“蛛网”将心魔困住之际,空中渐渐浮现出一个巨大的宝塔虚影。那宝塔虚影并不像地上的星图和落地连天的雷电那般耀眼瞩目,其散发的气息却古朴而沉重,充满了威严和震慑力,让见者无不生出一刹那顶礼膜拜的冲动。

    当——!当——!当——!咚!

    在一片镇魂般的钟声中,那宝塔的虚影迎面撞上心魔的“身躯”。那团黑雾颤动了一下,当即缩小了一圈。

    而原本仿佛无处不在、无所不能的心魔,在这般双重夹击之下,也渐渐显露出一小团本体,在电网之中不断挣扎着。

    虽然那双血色的眼睛依旧骇人,但其身上已然没有了先前那种不可一世的压迫感。

    会赢。凌远东想。他知道凌霖晗是那种一旦下定决心、摆明立场,就坚决不会动摇的人。

    只要凌耀不搞小动作、耍什么手段,哪怕过程中可能还会再付出什么代价,但这样下去他俩一定能打败心魔。

    但他心中并没有多少胜利的喜悦。相反,甚至还有一丝沉重。

    恒南,不,应该说整个凌家,对这两个人来说,都太小了。这也是凌耀会对凌家族长之位毫无兴趣的原因——以他的眼界和心性,不会愿意被区区一个凌家困住。凌霖晗也是一样的。

    比起凌家整个大家族里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他们更愿意把精力放在修行上。哪怕是与人打交道,他们也更愿意和他们各自师门的人相处,以寻找志同道合、棋逢对手、惺惺相惜之人。

    如果不是有血亲恩仇在,这两个人根本不会插手凌家的事,也根本不可能站在各自的对立面上。

    如果这次他们再联手取得了胜利,将来凌霖晗真要对付主家,也终归会顾虑今天共同迎敌的这份情谊。

    这一切叠加起来,会不会让凌霖晗松口放下那些恩恩怨怨?

    凌远东也说不准。毕竟和他不同,凌霖晗的双亲顶多算直接和间接死在凌巍然手上,而不是凌耀手上。他身上背负的那些恩恩怨怨终归是上一代人造成的,别人总不能强求凌霖晗一直背着这些东西。

    虽然凌霖晗是个重情重义之人,不会轻易放下恒南,也不会强迫他们都接受凌耀和主家……可凌远东莽是莽了点,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只要凌霖晗本人放下了,他们恒南这大小猫三两只又能翻腾出什么水花?

    要是……要是输了就好了。

    凌远东忽然如梦初醒地跳了起来,砍死了眼前扑来的那只魔物,狂躁地摇了摇头。

    他怎么能想这么荒唐的事情?为了击退魔族,他们已经付出了多少沉重的代价,死去了多少亲人朋友,他怎么能为了这种莫须有的事情而改变自己的立场?

    一定是心魔作祟,想要动摇他的心智。他这样想到。

    可是有时候,有些想法哪怕是一闪而过,也会在心里悄无声息地扎根,等待恶意破土而出的那一天。

    而这一天对凌远东来说,显然并不遥远——

    在凄厉的啸叫和雷电的爆鸣声中,那心魔黑雾般的身体逐渐变淡、变散,露出了黑红色的魔核;它的红色的瞳孔也随之暗了下来——仿佛随时都会被风吹走。

    也正是此刻,凌霖晗冲上前去,挥着布满五行之力的拳头,猛地向心魔的魔核砸去!

    可就在心魔溃散、化作烟尘飘落之际,只见原本站在凌霖晗身后的凌耀忽然举起剑来,毫不留情地向前挥斩而去——

    竟是正对着凌霖晗的脖颈!

    凌远东顿时大惊失色。

    虽然他不觉得凌耀是会做这种过河拆桥、背后偷袭之事的人,但无论凌耀现在目的几何,他这一剑若是落到实处,对身后并无多少防备的凌霖晗只怕当场就要重伤!

    “小心!!”

    他大吼的声音尚未落下,只见一道冰蓝色的流光飞了上去,重重打在凌耀那把布满紫光的承影剑上。

    大概是听到了凌远东的声音,背对着凌耀的凌霖晗也茫然而警惕地转过身来,看到了“面色不善”的凌耀,还有不远处神情惊慌、飞奔而来的尹若冰。

    凌霖晗一时间摸不着头脑,蹙起眉头来正准备问什么。然而不等他开口,边听得尹若冰急急切切地喊到:

    “凌耀你是不是疯了!大战才刚刚结束,你就要对自己的同伴出手!就算你们之间有仇怨,也不能在这个时候趁人之危、偷袭对方啊!”

    然后凌耀却恍若未闻,反而手中动作不停,立刻变招再向凌霖晗一剑打来。霜雪式冰冷而凌厉,这次却是直戳向凌霖晗的胸口而去。

    这下哪怕不知道凌耀究竟想做什么,凌霖晗也不可能毫无动作了。他虽然还没生出反击的心思,却是运起五行之力罩在周身,又双臂交叠护在胸前,硬是扛住了凌耀这一剑。

    “你这是要做什么?”

    凌霖晗的声音低沉而带着几分恼怒。虽然他不太相信凌耀是想要杀了他才突然动手,但任谁被忽然攻击,都不会有好脾气。

    然而凌耀却露出了让他意外地表情——疑惑和震惊:

    “你看不见它?!它明明就……”

    然而还不等凌耀把话说完,尹若冰依然闯到近处,手中浮现出一把冰灵枪,猛然向凌耀扫来!

    凌霖晗这边暂且没有主动进攻,而尹若冰这一招却可能伤人。凌耀自然马上做出决断,调过剑向,反手一剑砍在冰灵枪枪头,接力向上退开身形,翻腕子甩了一个挡人的剑花,想要先逼退尹若冰这个搅局之人。

    “你让开。我不是要……”

    然而尹若冰似乎早知道凌耀的打算,更知道如何让凌耀感到棘手。面对这防御性大于攻击性的转剑,她不仅没有避让,反而挡着凌霖晗和匆匆赶来的其他人的面,顶着剑锋割破的伤,硬是握着冰灵枪闯了过来,挡在了凌霖晗身前抢白道:

    “看来你铁了心要和我们敌对了!我不会让你得逞的!虽然你很强,但我们恒南一条心,联起手来也未必打不过你!如果你想杀他,那也要先踏过我的尸体!”

    自心魔消失后,其他魔族失去了领袖,群龙无首之下很快败退逃窜,结束战斗的人也越来越多。聚集在凌霖晗和凌耀身边的人一眨眼便超过了三分之一。

    而尹若冰这番话情深义重中有带了两分热血澎湃,周围其他结束了战斗的恒南人顿时像打了鸡血一般应声附和,并且拿愤怒和鄙夷的目光盯向凌耀,仿佛要用眼刀子刮死他这“过河拆桥”的“小人”。

    然而凌耀却眯起了眼睛,直勾勾地看向凌霖晗的心口:

    “我并不是要动手伤他。喂,小鬼,你就没感觉自己身上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然而在场那么多双眼睛都看着他方才出剑的场景。眼下他这一番话,在这些人听来多少带了两分推卸责任和掩人耳目的意思,甚至还有一点嘲讽的味道。

    这围观的人群中,大概只有凌远东察觉到了一丝异样。以凌耀的能耐,如果真的是想借机杀死凌霖晗,先前其实有很多比现在更好的机会;

    而如果他真的只是想杀人灭口,也不需要对他们这些“蝼蚁”多做解释——成王败寇,等凌霖晗真死了,这些人骂他骂得再难听也不会对他造成什么伤害。

    这之中或许有什么被他们忽略的地方,促使凌耀做出了刚才那种举动。

    可是……他为什么要说出来?为什么要出面帮凌耀化解误会?

    像现在这样,让凌耀变成众矢之的,让凌耀和凌霖晗之间产生嫌隙……不是很好吗?

    这个时机实在是太好了——既不需要牺牲恒南地任何利益,又可以让他名正言顺地贬损凌耀——好得让他以为这是上天眷顾,必定要实现他为家父报仇的愿望。

    他不仅不会把那点疑惑说出来,他还要添柴加薪,让这火烧得越旺越好:

    “晗哥!他根本就是想偷袭杀死你!刚才那下没得逞,现在还想装模作样地掩盖过去!想都别想!你可千万别相信他!满嘴话就没有一句是真的!”

    凌远东一面说着,一面拉过凌霖晗的肩头,一副凌耀敢再动手、他就要同凌耀血战到底的架势。

    在凌霖晗警惕地摇头之后,凌耀的瞳孔似乎微缩了一下,又很快归于平静。

    他放下了承影剑。

    “你自己小心。今天的事再说。之后你也该带上人手,和我回主家一趟了。”

    既然“那个东西”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继续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纠缠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

    以后也不是没机会,解释清楚就好。

    只是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在他转身离开的那一刻,命运车轮滚滚向前,在分岔路口转过弯,势不可挡地带着他向深渊落去。

    这一战,他们都胜了。

    但没有人是赢家。

    http://www.minguoqiren.org/xs/70139/2490491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nguoqiren.org。民国奇人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minguoqiren.org
江唯林南烟大唐扫把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