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人小说 > 为什么我是反派还自带吐槽役 > 125满地的……蛇?

125满地的……蛇?

    当凌耀从冥想中醒过来的时候,周围一片漆黑。

    但并非天暗下来后的黑,倒仿佛是自己被层层叠叠包裹住了一般,比起黑反倒更让人有些透不过气。

    ……

    他不是在祭台上和其他人一样,参与万蛇之宴的同时接受圣泉洗礼吗?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嘶……”

    凌耀下意识地低了低头。小冰蟒缠在手上的触觉还在,看来并不是做梦什么的……

    他在这狭小的空间内抬起右手,在指尖点起了一簇灵光。

    然后……

    然后他后悔了。

    “怎么会有那么多蛇啊!!!!”

    原来那一层一层垒在他周围的东西不是别的,正是参加万蛇之宴的“大爷们”堆起来的。

    而且随着他这一声呼喊,黑暗中忽然亮起了数对亮点,各个炯炯有神地盯着他。

    “嘶嘶嘶~”“嘶嘶!”“嘶——嘶嘶——”

    哪怕凌耀并不怎么怕蛇,面对这幅诡异的场景,他也差点吓得一个落雷诀丢出去。

    什么情况??怎么回事?!

    好不容易这次冥想顺顺当当地让他步入了璞相三层,怎么就忽然来了这么一出吓唬人呢!这么围着他,就仿佛他是食物一样啊!

    不过也正是这些嘶嘶作响的蛇大爷,凌耀才确定自己并没有离开原地,仍然处于祭祀高台之上。

    还在神王庙的地界上,他可不敢得罪这些大爷们,这落雷决才终于收了回去。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些蛇类似乎对他并没有什么敌意,反而有些讨好的意思。

    看来他先前做的那些“小实验”,结论是正确的——虽然搞不清原理,他也仍然无法和这些蛇类妖兽进行交流,但流川的蛇似乎对他都有一种特殊的亲近,并不限于某条贪吃蛇。

    所以那个时候他和樊善生说,如果神王庙的家伙以为自己只是运气好“控制”了一条蛇的话,那可就要倒霉了——毕竟如果让蛇听话这种事算运气好的话,他简直是运气好到爆棚啊!

    只不过饶是他也没想到,这份“亲近”还能搞出这么个大场面。

    在这“蛇墙”中,凌耀还眼尖地看到了某条之前被自己戳了戳腰的巨蟒。见凌耀的目光瞥了过来,那巨蟒先是缩了一下脑袋,而后谄媚地伸过头来想要蹭他。

    别问为啥凌耀能在蛇身上看出“谄媚”这种东西,毕竟某个已经被证明为了待在凌耀身边可以谄媚无下限的贪吃蛇,见到有蛇居然敢采用和自己同样的政策,立刻气得跳脚……啊不,摇尾巴,亮出獠牙来疯狂“宣誓主权”,吓得那巨蟒又乖乖盘了回去。

    嗯……这大概就是“打不过”吧。像他这样的人,头号狗腿子也是要竞争的嘛。

    但是玩笑归玩笑,眼前这幅场景,显然不是靠小冰蟒“能打”就能造成的。

    无论这些蛇是畏惧自己、亲近自己还是把自己当食物,都没必要隔开一段距离用身子把他给半裹起来。

    他得出去看看。

    凌耀没多做犹豫,走上前去,伸手又戳了戳巨蟒的身子。他也没察觉自己现在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但也不想莫名其妙和一群蛇打起来(传回剑门去还不得被人笑死),只好用温和一点的方式示意大爷们赶紧离开。

    如果这些家伙还打算这样缠着自己呢……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不过蛇大爷们没给凌耀“大显身手”的机会。一见凌耀想要离开,“蛇墙”顿时松散开来,哗啦啦落回了地上,在祭祀高台上扭来扭去。

    光线随着“蛇墙”的“消失”,终于透了过来。

    凌耀眯了一下眼睛,才发现……这都到傍晚了啊!万蛇之宴刚开始的时候可还是大早上呢!

    还不等迈开步子,他便听到了台下的惊呼声。

    “出来了!他出来了!”

    “蛇灵使者!不愧是蛇灵使者!”

    “我早说了,有那位大人在,蛇灵们绝对不会伤害到我们的!”

    凌耀听了半天,才反应过来那个所谓“救人于水火”的“蛇灵使者”说的就是自己。

    ……所以说神王庙那些人,到底是怎么想到这么个“中二”的名词的?太羞耻了吧!

    他垫着脚绕开那些趴在地上不肯走的蛇赖子们,目光不断搜寻着熟悉的身影,识海中也不断发送着“消息”。

    【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啊啊啊?为啥一地的蛇!】

    然而还不等他得到熟人的答案,高台之上的祭司们忽然呼啦啦地跪倒在地上,齐声高呼:

    “神佑流川,恭迎蛇灵使者出关。”

    凌耀:……更羞耻了啊喂!

    虚伏在不远处的凌霖晗虽然也装模作样地拜了一下,但更让凌耀有些意外的,反倒是对方松了一口气的模样。这让他更对刚才发生的事情犹疑起来。

    而混在祭司们之中的樊善生则露出了复杂的面容,这一跪倒比许多人都要虔诚得多。

    而达奚康身为大祭司,自然不像其他祭司那边伏倒在地,但也抚胸鞠躬行礼,恭敬得让人浮想联翩。

    不过这一回,凌耀可有点装不下去了。他现在是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该用什么态度来面对这些人的转变,索性就顺其自然,露出“不知所措”“不明所以”的样子就好。

    果然,达奚康很懂得给人台阶下,立刻接了话头,先把“蛇灵使者”连带着神王庙上下夸了一通,然后便扬言要将“蛇灵使者”送回住所,让他好好休养,在明天神降时好好表现一番。

    凌耀这边被人糊里糊涂地送了回去,而在站远处屋顶上的梁奕乐则是吹了一声口哨,默默地收回了手中的风灵剑。

    “还好,要真出了什么事儿,师兄可得锤死我。”

    他叹了口气,

    “臭小子玩真大啊,他到底和流川有什么关系,他自己知道吗……”

    “什么玩真大?”

    “妈诶?!”

    梁奕乐被身后的声音冷不伶仃吓了一跳,回过神来拍了拍胸脯,

    “大师姐,人吓人吓死人哦……”

    “哦,那你嗝屁啊。”

    “……别这样吧,好歹师兄弟一场。”

    梁奕乐有些尴尬地摸了摸头,

    “师姐你那边探查清楚了?”

    瞿倩玲微微点头:

    “小兔崽子给的消息倒是挺准确,我已经找到了圣泉的位置,也确认了那个所谓‘通天蛇灵’的确被困在圣泉之中,实力也远未到凡圣境。否则我离得那么近,它不可能没有发现我。”

    梁奕乐又露出了无奈的表情:

    “师姐你怎么又做那么冒险的事情……”

    瞿倩玲只是瞥了他一眼,并不接这句话,反是问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下头那么乱?”

    “啊,这呀,还得从上午那会儿说起。神王庙祭祀大典上呐,除了那神降预言,最重要的就是这圣泉洗礼、万蛇之宴。”

    梁奕乐一抖袖袍,这就开始说了起来,

    “这不,那大白袍子的祭司一举法杖,圣泉水便涌了出来。惹得那漫山遍野的蛇啊,直愣愣往哪蛇王尊像上扑。可那曾想,今年这一遭,圣泉水格外少,没支持两下,就灭了声响。

    “那你说,那些赴宴的蛇大爷们哪肯啊?一下子就暴躁了起来,眼看着就要伤人了啊!却不想!”

    唰——

    梁奕乐顿感脖子一凉。他微微扭头,便看见大师姐那把赤红亮堂堂地架在他喉咙下头,而大师姐脸上则挂着“温和”的“微笑”:

    “你继续说啊?就这么说?”

    “不……不想…不是!就是那个什么,蛇还没乱起来,凌耀那小崽子先‘亮’起来了!外头圣泉水不仅全落在他身上,那连接圣泉的通道也好像坏掉了一样,直接打在他身上,让圣泉水止不住了一样往外涌。

    “那些蛇大爷马上像着了魔一样往他身上扑,蛇身子把他生生裹成了个球儿,然后安安分分地在哪儿趴着修炼了。就,就刚刚!凌耀那小子才走出来!而且看起来,他自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脸懵逼地就和那些祭司们回去了。”

    瞿倩玲哼了一声,用剑拍了拍梁奕乐的下巴,这才收回剑来:

    “你看,这么简单明了地说不是挺好的。”

    “好好好,非常好,特别好……”

    梁奕乐连连点头,内心却泪流满面:

    我就这点说评书的爱好,你不听就算了,至于拿剑吓唬我吗……星曜峰,惨;小师弟,惨。

    “想办法通知邱天明来一趟吧。他自己徒弟的事儿,难道还要我们两个管?”

    瞿倩玲此话一出,摸着下巴的梁奕乐愣了一愣,有些诧异:

    “啊?让邱师兄过来吗?可你明明……”

    很快他意识到这话并不适合说出口,连忙捂住了嘴巴。

    “你觉得一个一辈子都没来过流川、祖上也没有血脉相关的人,会莫名其妙和圣泉产生共鸣,还变成了什么‘蛇灵使者’?不管他是什么天赋异禀的能人奇士还是潜伏多年的神王庙间谍,这事不查清楚,你觉得长岭剑门能安心吗?”

    瞿倩玲瞪了他一眼,

    “所以,难道还要我说第二次?!”

    “不用不用不用……我马上瞬音石传讯给邱师兄!”

    梁-不愧是小时候经常带着凌耀玩儿的长辈-奕-该怂的时候怂得比谁都痛快-乐,飞奔离开。

    http://www.minguoqiren.org/xs/70139/2490489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nguoqiren.org。民国奇人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minguoqiren.org
江唯林南烟大唐扫把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