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人小说 > 为什么我是反派还自带吐槽役 > 075蛛王狩猎计划

075蛛王狩猎计划

    【迎宾的盛大酒席方过去一夜,尧麟便迫不及待地找上了韩涵林和娄传阳,询问猎杀千毒蛛王的具体事宜。

    他虽然是收了喜帖才被韩涵林“骗”回流川地区,但也知道千毒蛛王这事儿,眼下可是关乎自己兄弟能不能娶到老婆、而自己又能不能吃上酒席的头等大事儿,不敢有半点怠慢。

    娄传阳身为安岐寨寨主之子,就算不惦记着千毒蛛王身上的宝贝,也要惦记着刀锦雯的安危。

    这倒不是他对那个刀锦雯有什么特别的想法,而是因为,这个女人是安岐寨这十年来仅有的一位“祭司候选人”。

    流川林区以蛇为图腾,信奉通天蛇灵。供奉蛇灵的神王庙已在流川屹立千年。

    这里不仅是流川的信仰圣地,更是唯一可以号令流川各自为政的山寨部落的政治中心。

    神王庙向流川各个部落征收贡品,以向通天蛇灵表达敬意,祈祷风调雨顺、不受外袭。

    而每十年神王庙就要举行一场大型祭祀活动,祈求蛇灵降下神谕;按照神谕指使,方可守护一方太平。

    而这祭祀活动,除了需要各部落敬献比往年更加珍贵的宝物,更重要的是有“最接近神灵”的“祭司”来主持祭奠。

    成为地位崇高的“祭司”,变成了流川林区各部落最大的荣耀

    ——也是让部落实力地位均大幅提升的最佳捷径。

    甚至如果运气够好,得到了通天蛇灵的亲自认可,“祭司”就可以转为“神王”,成为流川地区的最高领袖。

    因此,拥有一位“祭司”,是许多部族梦寐以求的事情。

    但很可惜的是,成为“祭司”有着极度苛刻的条件。

    只有能够神王庙赐给每个部族的蛇王尊像做出“回应”的人,才有资格成为“祭司候选人”,前去神王庙所在的恒川丘陵,接受下一步考验。

    能否得到蛇王尊像回应,并非与生俱来的能力,所以部族年年都会对族人们进行筛查。

    但流川林区人口百万,有资格成为“祭司候选人”的,每年不过寥寥数十人。

    而真正成为“祭司”的,甚至三四年才能出一个。

    所谓“神王”,更是传说中的人物,千年难遇。

    当然,没能成为“祭司”的候选者,也会得到神王庙的馈赠,福泽惠及整个部落。

    而安岐这样中规模的部族,能赶在今年的祭祀活动前出现一个“祭司候选人”,简直可以说是运气太好。

    老寨主甚至已经开始畅享,刀锦雯作为候选人,抵达神王庙后,能给安岐寨带来多少好处了。

    没想到,半路杀出来个千毒蛛王,让老寨主的美梦顿时破灭大半。

    “尧兄弟啊,我就同你实话实说吧。对我们来说,千毒蛛王虽然是好东西,但远没有‘祭司候选人’来得重要。

    “所以届时真出了什么意外,我会优先救下刀锦雯,而不是击杀蛛王。这一点还需要你多多体谅。

    “当然,咱们安岐寨也没有亏待朋友的道理。若真是到了那般万不得已的地步,回来后我们自然会找同等价值的东西补偿给尧兄弟。”

    这就相当于告诉尧麟,他们也难保尧麟会不会空手而归。

    尧麟也知道,凡事不可能风险全无。娄传阳愿意如此坦诚相告,倒也增进了几分信任。

    不过他还是下意识地将目光投向韩涵林,想要看看自家兄弟的态度。

    而韩涵林则微不可见地对他点了点头,认可了娄传阳的说法。

    有了韩涵林的保证,尧麟更是没了顾及,一拍胸脯便应道:

    “‘祭司候选人’有机会进入神王庙,我等自然明白其重要性。再说了,还有传阳兄的一句保证,我放心得很呐!”

    娄传阳见尧麟如此识趣,更是颇为满意,继续同他细说千毒蛛王的事。

    “如此说来,千毒蛛的数量虽然不少,但品阶层次不齐,最高也只有初入五阶的水准。

    “只要我能挡住部分五阶的千毒蛛,其他你们山寨的人自会应付。

    “而至于千毒蛛王本身,会由传阳兄前去击杀。解救人质则是涵林去做。是这样吗?”

    尧麟听完娄传阳的说法,如此问道。

    “不错,正是如此。”

    娄传阳拊掌笑道,

    “安岐寨的医师,对千蛛毒也有不少的研究,可以保障队伍的人不被这些低阶的毒影响。

    “尧兄弟带好药囊,莫犯了林里的那些禁忌,然后敞开了杀便是。

    “善后的事,就交给咱们安岐寨的小子们去做吧。”

    尧麟也做一副笑脸,连连点头: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

    然而他又话锋一转,问道:

    “不过,既然‘祭司候选人’如此重要。其它寨的人是否又会前来阻碍?那可就不好办了呀。”

    这一问题却是问到了关键。

    但娄传阳显然早有预料:

    “此事事关重大,咱们寨子里风声紧、嘴巴严,绝不会对外人泄出去半分。倘若届时受其他部族的阻碍,咱们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毕竟你和涵林小子对我们寨来说至关重要,我们也不能为了一个刀锦雯,让你们以身犯险。”

    说罢,他长叹一声,摇了摇头,又看向韩涵林:

    “不过涵林你也放心,如果事情真到了那个地步,我也会同老爹说明白,不会让他为难你和月娘的事情。”

    韩涵林连连摇头:

    “娄大哥,你别担心。有我和尧麟哥在,咱们一定能顺利把人救回来的。”

    尧麟也立刻表态:

    “别的不敢说,但我一定会全力以赴的。”

    “若是如此……最好不过了。”

    娄传阳露出欣慰的笑容来,拍了拍韩涵林的肩膀,这才离开了。

    而在韩涵林也准备离开之时,尧麟却叫住了他。

    】(出自《乾坤大道》第249章-共商对策)

    ……

    凌耀忽然把凌霖晗叫住,让凌霖晗愣了一愣,才随即道:

    “怎么?想到什么新问题了吗?我替你把娄大哥再叫回……”

    却不想凌耀瞪了个大眼,硬是抓着凌霖晗的后颈皮,把人给拽了回来:

    “我趁他走了才拉住你,你还想着把人给我叫回来!你、似、不、似、撒!”

    凌霖晗:……那我咋知道你是打算和我单独聊呢?

    话不说清楚,还要骂我傻,还有天理吗?

    不过他也早就见识过了,凌耀这人讲道理的时候,光讲道理就能把人绕晕;不讲道理的时候,那光靠不讲道理就能把人气噎死。

    别认真,认真他就输了。

    于是他撇了撇嘴,乖乖坐回原位:

    “行吧。你说,你问!”

    不过,他又补充了一句:

    “我觉得娄大哥说得挺全,也没啥欺瞒你的地方。你也没必要疑神疑鬼的。

    “相比之下,以我俩的关系,说不定我的话还不如他可信呢。”

    凌耀抱臂斜眼:

    “老婆还没娶到手呢,你倒是替大舅子说尽了好话。”

    凌霖晗也不知道是气红了脸还是羞红了脸,愣是没把剩下的嘴炮放出来。

    凌耀也不再逗他,摆了摆手道:

    “娄传阳什么个人品我还不晓得,但别看他长得粗放,这人可精着呢。

    “他好歹是安岐未来的寨主,要考虑的事情可比你多。在情报共享上啊,他还是比较可信的,否则事实和他所说有所出入,连累了一同前往的所有人,他的威信也要受损。

    “他现在呢,不藏不掖,好的坏的全告诉人了,就是话说得巧了点,让人难听出来风险。日后若真出了事儿啊,我也不好怪到他头上去。这才是人家高明的地方!”

    看着凌霖晗一脸“我是小傻子我不太明白”的模样,凌耀露出了“痛心疾首”的表情:

    “你以为他为啥强调救人为先,大不了日后补偿我?

    “明明你们安岐穷得叮当响,连今年的贡品都还是你搞的彩礼九头兽垫进去的,他还真以为我不知道吗?真出了事儿,你们能补偿个啥!

    “他那是防止有了突发情况,我发现自己得不到利益,就撇下你们跑了啊!这是拿所谓‘补偿’吊着我呢!

    “还有什么,‘善后’交给你们安岐的人。我去,这不就是明摆着告诉我,千毒蛛的尸体和晶核他全要了吗!

    “你答应我的是蛛王的一半宝物,他是怕我扩大概念,要走蛛王晶核外的一半战利品呢!

    “还有那个,咱俩对安岐寨至关重要,遇到生死危机时大家就撤退……这话说得也太漂亮了!真正至关重要的是咱俩吗?是他自己这个未来寨主啊!

    “就你小子这被神龙学院养得白白胖胖傻傻乎乎就等着送去屠宰场的,哪斗得过这种人!

    “他现在这是把你当自己人,没想要算计你;他要真算计你,你能活到下一集,啊错了,你能活到明天就不错了!”

    一提到神龙学院,凌霖晗的脸顿时黑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了常态。

    凌耀看在眼里,却并不点破。

    恐怕是凌霖晗在听完自己当初那番话后,在神龙学院又遭遇了什么让他加剧怀疑的事情,甚至是听到了“天眷者”这个词。

    他才会在自己再次提及此事时反应如此之大,变着法子想找他套话,以及……对神龙学院格外排斥。

    既然如此,他不急于这一时。

    先让朦胧的真相在凌霖晗的心底发酵,才能让他把怀疑继续扩大。而后他只要找个好时机把萧霁年告诉自己的东西抛出去……凌霖晗自然会跑去和神龙学院对撕。

    虽然他和神龙学院,对凌霖晗同样是利用,但好歹凌耀不屑于用虚伪和欺骗的手段去控制别人。

    他相信凌霖晗也知道,自己的路该怎么选。

    当然,他要问这家伙的也不是这事儿:

    “好吧,切回正题。我已经给你留足了面子,等娄传阳走了才找你谈话。我想你也该对我坦白一些东西了吧。

    “除了千毒蛛王这个猎物的具体情报,战斗中更重要的是队友间的信赖和配合。

    “你的战斗力我现在了解得差不多了,丹阳中期的境界,可以爆发到初入洞虚的实力,以及一只等价洞虚金劫实力的巨狼。

    “但我不了解你现在对妖兽的态度和想法。你应该明白我是什么意思吧?这会影响到猎杀行动中的战术安排。

    “四年前杀了狼王,虽然我不会觉得自己做错了,但事实摆在那里。你家傻狼对此知情吗?它会愿意配合我们战斗吗?或者,你个人心中又有没有隔阂?

    “还有,你以前可是拼了命也要救那只狼王,嫌我趁火打劫。现在却主动找我猎杀虚弱期的千毒蛛王。你这个态度差别也太大了,让我不太放心。

    “这次虽然说是‘救人’,但救一个人,就要杀数以百计的妖兽,你还不知道它们是不是都‘无辜’。你真的做好心理准备了?不会在我杀敌的时候忽然爆发善心,捅我一刀吧?

    “总不会只是因为它俩一个长得飒一个长得丑,杀丑的你就没心理负担了吧?

    “你总得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让我相信你。你觉得呢?”

    这次可不是他八卦,而是正儿八经地问话。

    如果凌霖晗是真的不介意过去的某些事情,或者愿意在这件事上完全放下过去的恩怨,保证百分百投入的合作,不带私心。那他也能放开胆子干,主动和其他人配合,说不定能在猎杀行动中得到更大的收获。

    而如果凌霖晗虽然向他求助了,但仍心存芥蒂。他虽然不至于就放弃这次行动,但在猎杀过程中,也会尽可能避免和凌霖晗的协作配合,防止两个人互相提防、互相扯后腿;

    并且他也只会做约定要求的事情,绝不多出力,以免惹上名为“熊孩子+小动保”的麻烦。

    “狼王的事情,我没有告诉过小红,它不会介意。而我自己也……在反省。

    “就像你说的,有些事情立场不同,是非对错就会发生偏移。所以我不会为此找你的麻烦。

    犹豫了许久,凌霖晗才缓缓开口,

    “而且这三年……我现在对妖兽与人类之间……总之,你可以放心,这次行动中,你不必因为我的态度而顾忌什么。

    “无论是为了救人还是利益,我们都要杀死千毒蛛王和那些守卫。我想法不会改变。”

    http://www.minguoqiren.org/xs/70139/2490484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nguoqiren.org。民国奇人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minguoqiren.org
江唯林南烟大唐扫把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