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人小说 > 为什么我是反派还自带吐槽役 > 036紫仙阁尹若冰

036紫仙阁尹若冰

    在刘贺明的串联下,钟镇南收到了萧霁年的传讯:

    “云鹤楼,全灭?被凌霖晗他们?萧霁年,你可别想骗我。你有证据吗?”

    “证据?那个嘛——还真没有。

    “不过,大家都是神龙学院的人,出了传承之地,那也是低头不见抬头见,我没必要拿这种事情骗你。

    “否则,哇!你可得看看你这位小弟的表情呢!

    “如果我吁你,我们的交易就失败了。等出去之后,第一个想杀我的就是他了。我好怕怕哦——”

    钟镇南一蹙眉头:“闭嘴吧。萧霁年,别想用这种方法恶心我。”

    “嘿,怎么会呢?我只是真情流露嘛!

    “总之,信不信由你,随便你找人查证。你若真的不信,我也没什么办法。

    “反正我已经动过手,得罪一条毒蛇了,那么……直接把他杀死怎么样?”

    “萧霁年!我们现在都代表神龙学院,是一个阵线的人!洪钟帮不会动你,你也休想动洪钟帮的人!”

    “哈——那真是最好不过啦。不过,这话你可得给每一位洪钟帮的弟兄带到啊,钟、帮、主?”

    钟镇南青筋暴跳,但还是不得不沉住性子:“那,是,自,然!”

    随即他狠狠挂断了传讯,恶狠狠地啐了一口。

    “仗着自己在学院的人脉,真以为我洪钟帮治不了你了?”

    一旁的狗头军师胡海尧,立刻应声:

    “以大哥的实力,治他只是捏死蚂蚁那般的小事。

    “之所以留着他,不过是给学院的老师们一个面子罢了。

    “等这次功成,学院更看重大哥一步,咱们洪钟帮有的是法子收拾萧霁年!”

    钟镇南对胡海尧这个不显山不露水的马屁很是受用,暴躁的情绪也渐渐平息下来:

    “你说的不错,不过是不到时候罢了,便容他再蹦跶些时日。

    “不过,萧霁年这次带来的,倒是个一等一的大消息。”

    胡海尧听钟镇南又将消息转述了一番,果然也如钟镇南刚得知消息那会儿,面露震惊:

    “凌霖晗?他不是才刚刚洞虚境吗?怎么会……难道学院高层里,有人在暗中助他?”

    钟镇南原本低头盘算着,听见胡海尧这最后一句话,不由得目光奇异地看了胡海尧一眼。

    见钟镇南抬头看他,胡海尧顿时受了鼓舞,继续分析道:

    “如果真是如此,那我们反倒不好直接下手了。

    “否则日后学院查起来,倒成了我们针对其他学院看重的学生、主动挑起内讧的过错。

    “但凌霖晗,也绝对是我们的敌人,不能手软放过。

    “恐怕……得想个法子,把这祸水再引出去……”

    然而钟镇南却嗤笑了一声:

    “你可别忘了,现在所有人都知道,这比赛里,就属我和凌霖晗最不对付。(凌耀:那可未必)

    “别管是不是洪钟帮出的手。只要这凌霖晗出了事儿,十有八九就要栽在我头上。

    “引出去?引得出去吗!只怕那动手的人,还要反过来叫屈呢。”

    被一提到关节,胡海尧想通之后,也是犯愁。

    这只要凌霖晗被淘汰出局,总会有人联想到洪钟帮身上

    ——难不成,他们还要保护凌霖晗不成?

    那更是自讨苦吃!凌霖晗明摆着要和他们洪钟帮作对到底,怎么可能领情!

    胡海尧咬了咬牙,似乎下了狠心:

    “既然如此,内应也说了,凌霖晗现在和他们已经分开,那我们就先找人把他的队友先全部送淘汰去,让凌霖晗孤立无援!

    “这样一来,凌霖晗不仅失去了帮手,同时也失去了可以为他作证的人。

    “那个家伙身上的宝贝不是挺多的吗?到时候,我们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他伸出右掌来,在脖子上狠狠一比划,

    “哪怕有人怀疑洪钟帮,可本人都已经说不出话了,他的队友也都早早被淘汰出局……最后又有什么用呢?”

    钟镇南似乎歪了歪嘴角,而后却用并不在乎的语气说道:

    “既然你自诩军师,这种小事就不必问我了吧?你自己看着安排吧。我只说一句

    “——若是他主动杀我们洪钟帮的人……作为帮主,为了帮内弟兄和学院的荣誉,我也是可以痛下狠手的。”

    胡海尧虚着眼,露出一个狐狸般的微笑:

    “那是自然。”

    ……

    另一头,第二支抵达牌楼处的,则是紫仙阁的队伍。

    而这时,柯树峪和柳玉娅已经完成了参悟,轮到他们护法凌耀了。

    一见有其他队伍到来,两个人立刻提高了警惕,提着剑走上前,把紫仙阁的人和其他剑门弟子隔开。

    紫仙阁的队伍中,境界最高的,当属其中已经洞虚木劫的嫡传弟子萧红。

    但她们队伍中为首的,却是紫仙阁新一代弟子中的佼佼者,十七岁而初窥洞虚,被称为“冰灵仙子”的尹若冰。

    “长岭剑门的两位师兄师姐当面,紫仙阁尹若冰在此见过了。”

    这位白衣青罗的女子朱唇皓齿,玉肤明眉,语气清冷而不失礼;

    拱手而立,落落大方,在柯树峪这样的洞虚木劫面前,也丝毫不露怯意。

    “紫仙阁萧红,在此见过。”

    而一旁境界更高的萧红,反倒俨然是护卫一样的角色,把自己放在低位,待尹若冰行礼后,才紧随其后地发声。

    看来传闻不假,紫仙阁未来的阁主,很可能就是这位“冰灵仙子”了。

    此次交流赛,也是尹若冰初次代表紫仙阁,在众人面前崭露头角的良机。

    对方看起来并没有在传承大殿外再起冲突的意思,柯树峪自然要给紫仙阁一个面子,同样抱拳还礼:

    “长岭剑门柯树峪,在此见过。”

    “长岭剑门柳玉娅,在此见过。”

    柳玉娅同样行礼。而她的目光扫过紫仙阁诸多弟子,最终停留在尹若冰身上。

    如果说,柳玉娅身上,带着的是张扬而明艳的美丽;

    那么尹若冰,则是自带冰清玉洁、飘飘如仙的风韵。

    那些已经对柳玉娅产生免疫力的剑门弟子,一见到眼前一干美女,尤其还有尹若冰这样的极品美人,也免不得一阵骚动。

    而对于柳玉娅来说,漂亮的女人对同样美丽总会有一种天生的敏锐

    ——这未必是敌意,有时候反而是一种欣赏。

    就比如,在见到尹若冰的第一刻,柳玉娅便能感觉到,这是一个表面清冷淡泊,实则好胜高傲的女性。

    否则她也不会把目光紧紧定在柯树峪身上,别人看都不看一眼。

    毕竟他们这位剑门的柯师兄,又没有凌耀那种让人一见钟情的皮相。

    能让美女另眼相看,只可能是因为美女对他的实力产生了挑战之心。(得出这个结论还真是让人替他感到一丝悲伤呢)

    区区丹阳境后期,就想挑战洞虚木劫?这是何等的高傲自信!

    双方小做客套,柯树峪也不是看了美女就忘了事儿的人,直接切入正题:

    “紫仙阁诸位,当下意欲何为?莫怪我口直心快,实在是赛场之上,敌我难分。”

    “柯师兄有所担心,也属正常。我紫仙阁虽也在此得一些好处,却也不想先和长岭剑门起无谓之争,被人趁虚而入。

    “毕竟当下,我们最大的敌人,可是神龙学院。

    “柯师兄也不希望我们各自为营,被神龙学院的人逐个击破吧?”

    尹若冰的应对有条不紊,镇定从容,

    “既然我们两支队伍,先在这牌楼相遇,也说明紫仙阁与长岭剑门有缘。何不在传承考验中合作,共同对抗神龙学院呢?”

    “和剑门合作?神龙学院是敌人不错,可你们紫仙阁也未必是朋友。”

    柯树峪面无表情,直言不讳,

    “暂时的合作,倒也不是不可,只不过,这要看你们紫仙阁有多大诚意了。”

    神龙学院虽人多势众,但按照凌耀所说,其内部也是一盘散沙,最关键的还是钟镇南的洪钟帮在起关键作用。

    而反过来,他们其他队伍就算联合起来,也只会是比神龙学院更混乱的乌合之众。

    以剑门的实力,和其他人合作未必能够增强力量,反而可能被猪队友拖后腿。

    所以,紫仙阁要是拿不出什么让剑门心动的条件,柯树峪也不会轻易动摇。

    “若冰自然明白这个道理。紫仙阁和剑门提合作,自然是诚意十足。”

    尹若冰倒也不恼,而是继续不急不缓地说着,

    “紫仙阁在赛前,已经和荒雪宗结成临时同盟。

    “而荒雪宗的人,根据刚刚得到的情报,遇见了一支神龙学院的队伍,已经把他们全部淘汰了。

    “其中所得的分数,我们愿意分四分之一给剑门。

    “我们并不强求各位师兄师姐替我们出手,只求剑门诸位,在神龙学院淘汰之前,不要为难我们即可。”

    “而像石碑这样并非可以独占的机缘,也希望剑门各位不吝啬分享,也让我们分一杯羹。

    “柯师兄以为如何?”

    其实就算尹若冰不说,柯树峪也并不打算在神龙学院这个共同的敌人被解决之前,和紫仙阁和荒雪宗的队伍另起冲突。

    而至于石碑这种参悟的资源,本来也不是任何一支队伍可以独霸的,实在算不上什么条件。

    此刻尹若冰主动提出,还送上分数和情报,柯树峪也没有拒绝的道理:

    “既然如此……”

    忽然,变故丛生!

    原本在远处、盘坐在石碑前的凌耀忽然睁开眼睛,猛地从地上跃起,右手向背并抽剑而出。

    只见他目光凛然,面露怒意,举起窜动着雷电的流鸣剑,狠狠地向那石碑劈去!

    轰——!

    巨大的震动之下,黄土飞扬之中。

    只见飞灰深处跃动的电光在石碑上盘旋,和石碑上的武道之意纠缠消磨,发出噼里啪啦的刺耳声响。

    “凌耀!你在发什么疯!”

    柯树峪看不清石碑前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勉强向着那道身影大吼。

    尘埃散去,只见那人如剑般站在石碑前,仰头看着石碑上的大字。

    听见柯树峪的声音,凌耀转过头来,但神色从暴怒而已然变为冰冷和克制。

    而他手中的流鸣剑正发出欢快的雷暴声,流窜的电光仿佛活物一般雀跃。

    “这位是……?”

    先出声的是站在后面的萧红。

    起先凌耀所处的位置较远,而且气息并不明晰。她和许多紫仙阁弟子一样,还以为剑门的嫡传只有这两位身处此地。

    不曾想,这是不动则已,一动惊人。

    萧红能够清晰的感受到,眼前此人的境界虽同为洞虚木劫,但气息远超自己,甚至比柯树峪更甚!

    然而,她话音未落,移向那石碑的目光一顿,瞳孔顿时一缩。

    与石碑纠缠的雷光渐渐散去之后,原本干燥龟裂的石碑上忽然泛起一层薄薄的冰雾。

    石碑上的冰花很快被蒸发成水滴,缓缓流下。

    但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那冰雾和冰花,都是真实存在过的!

    那是洞虚水劫逼近的征兆!

    尹若冰也同样瞳孔微缩,但她反应迅速,立刻拦下了情绪有些激动的萧红,对远处那人拱手作揖:

    “想必这位就是剑门的凌师兄了,紫仙阁尹若冰……”

    而那人的身形却忽然消失在石碑前,一道黑色的影子快速略过,直接出现在柯树峪身侧,手握剑柄,冷漠地行了一个揖礼:

    “长岭剑门凌耀,见过紫仙阁诸位。”

    http://www.minguoqiren.org/xs/70139/2490480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nguoqiren.org。民国奇人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minguoqiren.org
江唯林南烟大唐扫把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