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人小说 > 为什么我是反派还自带吐槽役 > 031疯狂走神的咸鱼惨遭报应

031疯狂走神的咸鱼惨遭报应

    或许是邱天明的叮嘱,影响了凌耀的情绪,以至于他在进入传承之地的时候,心中并没有自己预想的那般激动。

    就连在自己识海里哔哔叨叨的吐槽役们,聊什么凌霖晗运气超好捡了一个隐藏的炼丹高手啊、比赛前被炮灰反派开了嘲讽啊、钟镇南他们进去必搞凌霖晗啊、你们猜这个美女老师和凌霖晗将来会不会有一腿啊……之类的八卦,都,不香了!完全听不进去!

    话说,之前和凌霖晗说话那个美女老师,看起来比他年龄还要大一点吧?

    和凌霖晗一个未成年?这些家伙脑子里都在想什么鬼啊!!(明明就是全听进去了喂)

    虽然识海里的吐槽役们,好像总以为全世界都围着凌霖晗一个人转。但凌耀总不能被他们带偏。

    凌霖晗的确需要提防,但这八强混战,剑门最强大的敌人,肯定不是凌霖晗,而是神龙学院第一人——钟镇南。

    虽说神龙学院“慷慨大方”地把传承之地“分享”给各顶尖势力,但他们心里肯定也有自己的一把算盘。

    至少明面上,他们的主要目的,肯定也是为了在传承之地获利。

    就像邱天明在开赛前,也给他们三个嫡传弟子各塞了一袋子洞虚境顶尖法器(再高带不进去)。

    神龙学院的队伍,身上装备只会比他们更齐全。

    而实力最强的钟镇南,绝对是学院高层最看好的。

    学院必定会在他身上下大功夫,保证他能在比赛中捞到最多的好处。

    当然,其他势力的队伍也不容小觑。

    除去剑门,以及神龙学院进入八强的四支队伍,还有紫仙阁、荒雪宗、以及云鹤楼的三只代表队。

    这些队伍里的青年才俊,也必定和剑门一样,都是宗门内最顶尖的人物。

    他们在必要的时候,可能和剑门的人联手对付神龙学院;但更多时刻,他们则是绝对的竞争对手。

    尤其是荒雪宗和紫仙阁,这两个从卧龙国外流传进来的教派,合作起来无异于与虎谋皮。

    虽然凌耀想方设法做咸鱼,可在这紧要关头,其中斡旋,他也不可能全部丢给柯树峪一个人承担。

    传承之地范围极大。进入空间后,各支队伍分散在空间的各个角落,不会轻易相遇。

    因此,每个队伍的第一步行动都大同小异:

    在前往传承之地中心宝殿的同时,尽可能地搜索神龙学院为比赛而随机洒落在空间的标记物。

    “虽然知道他们只是把标记物扔进来,让空间乱流随机分配到不同地点……但这玩意儿也太随机了吧!”

    凌耀右手插剑于地,单膝跪在地上,低头拨弄着一颗被标记了的石头。

    而他这把流鸣剑的剑身上,沾满了妖兽的血迹。

    “凌耀!你有空在地上捡石头,没空过来一起找妖兽尸体上的标记在哪里!?”

    凌耀捡起那块标记石,瞥了正在和其他弟子一起、毫无形象地砍妖兽尸体的柯树峪,撇了撇嘴:

    “都是标记物,你不要厚此薄彼啊。而且杀妖兽这种事情我出力了,找标记这种事可不得你们出工吗?”

    柯树峪手中重剑重重一挥,刀下的妖兽尸体蹦出一片大骨头渣子:

    “杀妖兽是我不出力吗?那是你抢怪!急功近利!不听指挥!”

    “那就是你抢不过我咯?都让你白捡尸了还不高兴?

    凌耀耸了耸肩,而后对其他弟子们摆手,

    “唉快干活快干活!大家都不要学你们柯师兄那样偷懒哈——”

    柯树峪:……什么人能这么没皮没脸的啊?没法聊了啊!

    和凌耀一样,正替其他弟子望风守卫的柳玉娅,一脸无语地抱剑站在一旁。

    凌耀咸鱼那是众所周知。如果不是刚才那批妖兽直接往他脸上冲,说不定这人会背着剑直接躲到柯树峪背后去。

    柯树峪批判凌耀抢怪,那纯属找茬行为。

    而只要凌耀想要讲理,和柯树峪吵起来,甚至敢动手。

    那就是不以大局为重,在关键时刻还想着争权夺利……反正有的是大帽子扣他。

    可偏偏凌耀还就不辩解,反而顺着这个思路、以耍流氓的方式一通乱怼:

    我也没有不听指挥,我打架的时候还贼卖力。

    但我就是要跟你抢怪,你那么厉害还抢不过我,你丢人!

    我一个咸鱼都干活了,你不干活,你不要脸!

    生生把一场门内撕逼大战,变成小孩吵架的搞笑现场。

    反正大伙儿都在偷笑。到最后,究竟是谁在无理取闹,反而让人分不清了。

    这种情况下,柯树峪还能和他吵得起来?这不是自己跌份吗?

    这种方法当然很有效,可柳玉娅扪心自问……大多数人,包括她自己,实在没有这种能力,任由对手贬低自己,忽略对手刺耳的话,用开玩笑以及互黑的方式,来化解一场没有意义的争执。

    这不仅仅需要想怎么应付,更重要的是,在最开始的时候怎么忍。

    所以这家伙的人缘啊……也不是羡慕就羡慕得来的。

    当然,剑门内部、日月两峰之间,总有些明争暗斗。

    柯树峪和凌耀的不对付,表面上只是私人恩怨,实际上,也是两峰交锋中的一个缩影。

    但她星曜峰,却始终保持中立。所以遇到类似的事情,星曜峰的弟子总要出来做和事佬。

    虽然眼下这两位根本不算闹起来了……但她也免不得出声转移一下话题:

    “咱们这一路走,机关兽、妖兽、傀儡,各种种类的守卫都出现了。甚至远处还有魔族的气息。

    “也不知道这传承之地,究竟是哪一位大能的遗产,居然敢如此作为。”

    凌耀在听见“魔族”的时候,忍不住蹙了蹙眉。

    如果说和人族矛盾重重的妖兽,只要不杀人,凌耀还愿意接纳它们;

    那么从其他世界闯入芒生大世界的“魔族”,则和本土的所有生物,都是不死不休的仇敌。

    更不要说他家那个骚包师兄,当初就是因为魔族才伤了根基,到现在还在前线和魔族互殴……

    总之,在他个人看来,魔族是难以容忍的。

    而这边,柳玉娅提了旁的事情,柯树峪自然也顺坡。

    但他的态度仍不是很好,抓住凌耀不满的神情不放:

    “哼,前辈那是有教无类的胸怀,岂是一般人能够明白的?”

    凌耀继续扒拉着草皮找石头,没接柯树峪的话。

    毕竟眼下并非讨论这个的时候。

    比赛的时限是五天,五天后腾移符就会自动把他们带离这里。

    而他们这一路走来,已经耗费了大半天的时间。

    现在,他们离传承之地的中心宝殿,还有相当的距离,对于此处原主的身份也仍一无所知。

    虽然他们沿途也找到了不少标记物,但仍未和其他队伍相遇。

    标记物固然要找,可从别人手上抢夺,可比自己找的效率高多了。

    而且,直接减少其他队伍的人数,才是最有效率的方式。

    因此,无论是为了得到真元境大能的传承、了解传承之地的信息,还是为了遇到其他队伍、争取更高的分数,所有人必定都铆足了劲向中心区域赶去。

    时间很紧张,团结很重要。

    和柯树峪拌嘴玩儿可以,打起来,可就得不偿失了。

    柯树峪倒没有想那么多。见凌耀不说话了,他便觉得自己口头上占了便宜,自然不会再追根问底。

    在解决了这群妖兽守卫、得到了大波晶核与标记物之后,剑门一行再次踏上了行程。

    目前他们所在的位置,尚且处于外围。

    沿路虽然出现了各种守卫,但其境界都比较低。

    剑门这么多弟子聚在一起,应付起来并不棘手。

    不要说凌耀这条咸鱼,就是柯树峪和柳玉娅亲自出手的机会,其实也并不多。

    因此凌耀也可以借机分神,和识海里的吐槽役们“聊聊八卦”、“侃侃大山”:

    【之前说的那个炼丹的,祁向云好像。他也跟着主角进传承之地?不是炼丹师一般战斗力都比较低吗?】

    【我来了我来了我来了!没错就叫祁向云,好像长得还挺可爱的。可惜,我不喜欢这么奶的男孩子。啊啊啊我好久没看到01了!一离开01,放眼望去一个帅哥也找不到!】

    【饭桶儿你冷静一点,人家问的并不是长相问题……】

    【主要是主角当时被针对了,不带祁向云,学院给他安排的也会是个菜鸡。那还不如带自己人。】

    【有没有课代表啊,想问,学院不是璞相境才毕业吗?为什么钟镇南才洞虚水劫,就可以做学院第一人?】

    【emmmm对哦!】

    【因为学院还有一个条件,学生三十岁之后强制毕业,分配工作。璞相境毕业那是针对天才的要求,这种天才都是直接保送到皇家内阁深造的。】

    【哈哈哈哈哈哈票儿爷和饭桶儿,你俩暴露了!不认真看!】

    【所以说钟镇南只是目前学院里最厉害的学生,但称不上真正的天才。真的天才在他这个年龄早就毕业深造去了。】

    【不过以主角的视角,目前也接触不到那些深造的吧?那应该是下一个副本的事情了】

    【怪不得没有洞虚火劫和洞虚土劫的,原来人家早就毕业了。那作者之前把钟镇南说得那么厉害?】

    【这不是强行凸显主角能打败他很牛逼吗?实际上在这个体系里,打败钟镇南嘛,也就那么回事儿】

    【看你们聊得那么深,但我有一说一,这种文也没有什么认真看的意义吧……】

    【不认真看的话,怎么能清晰了解套路所在?】

    【不认真看的话,怎么能准确地get到吐槽点!】

    【鸽你闭嘴。】

    【哈哈哈哈老鸽你每次都能准确打到钱哥的脸,太疼了】

    凌耀:……我问一句,你们能聊十句这种事情,虽然已经屡见不鲜,但我还是觉得挺厉害。

    而且,原来“漏剧情”这种事情在你们中间也经常发生。

    怪不得我之前装不懂,一个怀疑的人都没有!

    不过凌耀的真正目的肯定不是聊天,而是见缝插针地,套取到凌霖晗那支队伍现在的情况:

    【这次比赛的赛制好像对主角很不利。其他队伍综合实力比他们强多了。而且主角在赛前得罪了钟镇南,再遇到岂不是麻烦了?】

    【何止是麻烦啊,我觉得主角现在简直是全场公敌。神龙学院内部对他就很排斥,其他势力又想找他们捡漏。作者写已经有一个队伍和他们相遇了,我盲猜是云鹤楼。】

    【云鹤楼+1。除主角外全场实力最弱,而且没有合作队伍。就算他们的分数被主角吃掉,其他队伍也没办法及时发现。】

    【这就是给主角送菜的嘛】

    【钟镇南我觉得都是小货色,别忘了还有01也在呢!】

    【这么说,01明明在,却很久都没出现了吧。之前狼王的副本,主角在01手里吃了亏,怎么着这回也得找回来吧?】

    【肯定的,之前第二轮比赛没遇上01,主角心里可惦念着呢】

    【现在主角应该追上01一点了吧?一个洞虚金劫,一个洞虚木劫。】

    【洞虚境每个境界跨度不是都很大吗?】

    【害!对主角来说,每个等级之间只有数字差距,没有经验值差距!气旋到开窍是一个境界,真元到凡圣也是一个境界,没区别!】

    【虽然根据世界观,我觉得你在扯淡;但我是在看小说,所以又觉得你说得对】

    凌耀:怎么说着说着绕到我身上来了?

    这也是凌耀比较苦恼的地方。

    虽然他已经极力在引导吐槽役们的话题,但他毕竟不能直接把想了解的情报问出来,只能打打擦边球。

    以这些吐槽役们天马行空般的思路,和大海滔天般的言论(就是水),想要直接得到所需的情报,太难了。

    他总不能问:“凌霖晗现在遇到什么人了?”,或者“有没有找到什么线索?”

    这样问直球倒是够直球,可对吐槽役们来说,这些都是“回头看一眼”就知道的事情,他们根本不会做正面回答。

    等到他们知道“回头看一眼”对凌耀不适用的时候,他可就彻底暴露了。

    而现在的凌耀,显然还没有做好暴露自己身份的准备。

    虽然他也觉得,这些家伙对变成他颅内弹幕这种事情,压根不知情。

    但且不说他们对一个“反派”的态度如何,就是这些成天插科打诨的家伙信不信,也是个问题。

    估计以帅叔为代表的一群人,会一脸惊恐地告诫他“不能沉迷网文啊!”、“网文里的东西都是骗人的!”、“小朋友不能学坏啊!”、“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之类的。

    光想想都觉得心累。

    ……等等,凌霖晗洞虚金劫了?!

    臭小子在我养伤结束的时候,不还刚刚突破洞虚吗?

    心更累了。

    【诶诶诶,快看更新!果然是云鹤楼!】

    【果然是送菜的,全军覆没~】

    【他们还想对主角动手噗。不仅没算到主角洞虚金劫,也没算到主角的洞虚金劫就是他们眼中的木劫的实力】

    【哇,这个吞分吞得爽,目前估计是排行第一了。难得让我感觉到这是一爽文】

    凌耀这时候也不敢强行插话,只是在心里默默盘算着。

    云鹤楼是卧龙国本土势力,这几年门派里出了一位破空境的行云老祖,声势才渐渐壮大起来。

    相比之下,的确是几个参赛势力中最弱的。

    但能够把云鹤楼所有人都送出局,想来凌霖晗的实力的确大有提升。

    而且他所在的队伍的整体实力,恐怕也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不堪。

    【没想到当时那几个被塞进来的菜鸡学长,居然都各怀绝技?神龙学院那些人瞎到这种程度吗,这些分明是可塑性极强的隐藏高手啊!】

    凌耀一愣。

    他几乎没有去看比赛,柯树峪也不可能主动告诉他实况,只是听吐槽役们说,凌霖晗队伍里的菜鸡老生,都是学院其他人暗箱操作来膈应凌霖晗的。

    既然都需要“暗箱操作”了,怎么可能是厉害人物?

    而且,还不是一个两个,而是每一个都实力低微、却又有独特之处,既方便凌霖晗拉拢,也方便未来塑造?

    【这哪是送去膈应主角的啊,分明是直接给主角送绝世好队友的嘛!这些人一收服,将来凌霖晗在总院站稳脚跟就更方便了。】

    【哈哈哈哈这也是他们的机缘嘛~菜鸡也有菜鸡的……】

    然而这句话还没有听完,凌耀却听到不远处的柯树峪忽然对他大吼道:

    “是魔族!凌耀!!快躲开——!!!”

    http://www.minguoqiren.org/xs/70139/249047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nguoqiren.org。民国奇人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minguoqiren.org
江唯林南烟大唐扫把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