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人小说 > 为什么我是反派还自带吐槽役 > 026你我相逢在闹市的早餐摊子上

026你我相逢在闹市的早餐摊子上

    凌耀就抱着臂,一脸假笑地,看着柳玉娅和萧霁年,一个假脸红一个藏脸红,两个人在他眼皮子底下,交换了姓名和联系方式,还相约交流赛前去帝都游玩……

    他其实很想提醒一下萧霁年,你看上的这个妹妹真的很危险,人家对你的兴趣,也不怎么单纯。

    而且,纯颜控嘛,就是容易见异思迁。

    你听听,之前她还一口一个“阿耀”的叫自己呢,现在在萧霁年面前,都直接称呼“同门的凌师兄”了!

    但是,哎,能让柳玉娅的目标从自己身上移开,好像也不错?(你可真是萧霁年亲兄弟)

    “你刚刚是不是说,想住出去来着?”

    柳玉娅走后,萧霁年依依不舍地目送着人家的背影,而后猛地一转头,对凌耀说,

    “不用啊!我可以陪你住在你们剑门这个洞府嘛!你找我也方便!”

    凌耀:=皿=#凸)方便我找你?明明是方便你找人家漂亮妹妹吧!

    看到凌耀一脸挣扎的样子,萧霁年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犹犹豫豫地开口问道:

    “那个,呃,刚才那个,该不会你也喜欢她吧……如果……如果这样的话,那我……”

    一看就知道,这位小伙子心里又开始演绎十万字毫无逻辑的师兄妹暗恋大戏,凌耀一巴掌糊在萧霁年肩膀上:

    “你认真的?喜欢这口儿?学院里那么多美女都没看上,看上我同门师妹了?”

    虽然凌耀对柳玉娅这个有点像病娇的性子,呃,有点慌张。

    但除了当年这个妹子偷偷切过自己一截头发之外,还真没有再搞什么过激行为。

    可能人家心里想法稀奇古怪,但行为还是很克制的。

    萧霁年好歹也是个洞虚境,要真心想追她,他也没必要担心萧霁年的人身安全。

    萧霁年见凌耀也没有什么不高兴的表情,有些不好意思地搓了搓手。

    而后他认真地点了点头,并用期待和祈求的眼神看着凌耀。

    凌耀吧砸吧砸了嘴,倒觉得萧霁年这幅头一回心动的毛头小子模样,贼稀奇。

    难道还真像那些吐槽役们说的,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爱情让人变傻?

    其实这事儿,根本不需要萧霁年担心啥,柳玉娅对萧霁年的“一见钟情”虽然掺杂了一些奇怪的成分,而且持续的时间不一定长。

    但只要萧霁年想追她,两个人处一段时间对象,那还是没问题的。

    而一想到他们这两只“相依为命”的单身狗,其中一只可能马上就要脱离队伍了,凌耀也感慨万千,叹了一口气:

    “她是星曜峰的弟子,追人家的事儿我可帮不上你。而且这位嘛……性情比较怪,你可做好心理准备。

    “不过……小兄弟,好好干!能把这个妹妹搞到手,我请你吃饭!”

    萧霁年:?虽然不用跟兄弟抢女朋友,挺高兴的。

    但我怎么觉得你看起来比我还高兴呢?

    而且你请我吃饭这事儿,从来都没有靠谱过好吗!

    ……

    当然,萧霁年最后也没能成功住进剑门的洞府里。

    毕竟凌耀要是住出去,那还能解释说他客居帝都,想找朋友叙叙旧。

    萧霁年这明明在帝都有自己住处的人,要是住进剑门的洞府,那就不合礼节了。

    凌耀为了安抚萧霁年,自己也没搬出去,好让萧霁年有机会,借探望自己的名义来看看妹子,然后约柳玉娅一起出门之后,自己再借口离开……

    唉,身为单身狗的我,却为兄弟脱单操碎了心。

    大赛前三天,总院的新生也陆续抵达临江城。

    而这一天,借口跑路、给萧霁年创造机会的凌耀,再次独自一人在临江城的大街上闲逛。

    他蹲在早摊上吃完一碗热乎乎的清汤挂面,加一个荷包蛋,拍拍肚子感叹萧霁年有异性没人性,搞得自己过生辰这天,连个一起吃饭的人都没有。

    还没等他起身结账,就看见早餐摊子上迎面走过来一个小美人儿。

    也不怪凌耀这一抬眼就盯着人家美女看,实在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这闹哄哄的、鱼龙混杂的早市上,忽然出现一支明丽的桃花,还是清纯可爱的小花白碧桃,便是过路的大妈也要瞥上一眼。

    就像凌耀之前跑过来吃挂面的时候,周围的人,就算是大男人也忍不住瞅他。总不能说他就男女通吃了吧?

    这就是个好奇心态。

    那小姑娘约莫也就十三四岁的模样,似乎是第一次来到这种平民早市,整个人看起来怯生生的,攥着袖子不敢上前。

    而当她抬眼瞧着凌耀时,眼中也不由得闪过一丝惊艳。

    但她很快发现凌耀也在看着自己,更加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

    凌耀眨了眨眼睛,也不知道这小姑娘在羞什么。

    看她的衣着打扮,还有丹阳中期的修为,虽然不至于大富大贵,但显然也是小富人家的孩子。

    总之,这种小孩,正常情况下是不会跑到这里的。

    就像是凌耀,如果不是想就着路边摊,吃一碗家常的长寿面,也肯定不会到这种破地方来。

    怕是走丢了吧?最近神龙学院来的新生那么多,这也是常事。

    凌耀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想着要不要看在各门派间友好交流的情谊上,把这个小孩儿送回学院去。

    可他要怎么跟人家说,才不显得突兀?人家才信自己没有恶意?

    结果他的这个动作,在某些人眼里,那就是——轻浮!

    这里的某些人,指的就是凌霖晗……的小弟,凌非语。

    “岳姑娘,你怎么在这里?你快过来!”

    凌耀还没想好怎么开口,凌非语这小子便一脸着急地从远处跑了过来,一把拉住这位“岳姑娘”,把小美女挡在了身后。

    “我,我想去买点吃的,迷路了……”岳清莹被他这么一问,好像被人责备了一般,声音十分怯懦。

    但她很快就发现,凌非语虽然对她说着话,但眼睛却始终盯着坐在早餐摊子里吃面的那个英俊男子,浑身上下都写着戒备。

    难不成,这个好看的男人,对她有什么心思?

    可他们才刚刚对视了一眼啊?对方还什么话都没说呢。

    而且,要说有什么心思的话,好像也是她……呃?

    而这边,凌耀看凌非语这一副护着小姑娘架势,还有这看他如防色狼一样的眼神,只觉得一顿牙酸。

    开什么玩笑!我好歹也是个刚满二十岁的正人君子,又没有恋童癖。

    怎么会对这种才十三四岁的小姑娘动歪心思?!

    按照帅叔说的,这犯法的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是什么开展?01都已经是主角宿敌了,还要和主角抢妹子?】

    【应该不至于吧,这年龄差都六七岁了】

    【万一01只要是主角的,他就想抢呢?】

    【之前算了一下,01和主角年龄差应该在五岁半左右,应该不至于有这种小孩子心理】

    【唉钱哥,你不要按正常逻辑来分析无脑龙傲天小说里的反派逻辑嘛!你这样分析,怎么对得起那些见主角没权没势就想羞辱他、主角穿得一般就讽刺他是个穷酸仔、主角有宝贝就想要抢劫、主角站在美女身边就认为他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反派呢?】

    【……行吧】

    【哈哈哈哈大老鸽你都说完了,钱哥还怎么聊?】

    【大家都是工具人,谁也别嫌弃谁哈哈哈哈】

    ……

    凌耀过滤掉吐槽役们的各种哈哈哈哈,最终得到了一个信息:

    原来这个小美女,就是吐槽役们之前说的,凌霖晗“后宫”之一,那个清纯校花,岳清莹!

    想不到啊,凌霖晗这小小年纪,就有这么漂亮的妹妹做备选女朋友啦?

    惹不起惹不起……

    不过,他四处感知了一下,确认凌霖晗本人,并不在这附近。

    也就是说……这是他避开凌霖晗,亲自接触凌非语的好机会。

    于是凌耀也不急着结账了。他嘴角微微上扬,轻呵了一声,站起身来,背着手向凌非语走去。

    而在岳清莹看来,刚刚那个看起来温和平常的青年人,明明脸上依旧带着方才一般的笑容,可在他站起来的一瞬间,却生出了一丝凌厉。

    仿佛一把锋利的神剑,虽然不曾出鞘而动,但在其靠近的时候,鞘中流露出的一丝剑气,也足以让人生畏。

    “你瞧着有些面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凌耀的声音倒是如初见时那般平和,可这更让岳清莹觉得充满了违和感,

    “啊——想起来了,在凌家。族内大比的时候,我好像在凌霖晗身边见过你。你是恒南一支的人?还有,旁边这位,是你的同伴?”

    岳清莹听凌耀这般说话,倒有些明白了。

    眼前这个人,同凌霖晗和凌非语,是早就认识的。

    而且……看凌非语这般态度,很可能这位就是他们口中那个同为天才,却专横跋扈、对凌家家主助纣为虐的凌家大少爷,凌耀。

    岳清莹平日里没少听凌非语偷偷对她说过,凌霖晗小时候如何悲惨、这位大少爷又是如何“欺压”恒南一支的岳清莹。虽然仍觉得眼前这个人和故事中那个“凌耀”对不上,但她还是在第一时间从好奇转变成了警惕。

    凌非语的身躯似乎有些颤抖,但还是坚定地拦在岳清莹身前,一言不发。

    “怎么?虽然我现在不管支族事务了,可好歹也是主家的人。见了面,同你打了招呼,你也不至于连句话都不肯说吧?”

    端架子,表威严,一气呵成。

    以凌耀处理过四年支族琐事的经验阅历,对付凌非语这种虚张声势的家伙,他有的是办法。

    说话?这种心里不服主家管教规矩的人,言语间迟早会被抓住把柄,凌耀就多扣他几个大帽子,坏他的名声,方便他一番惩戒。

    不说话?那就直接是对主家的不敬——那不就是把训斥他的理由,直接摆在自己面前了嘛?

    凌非语才刚刚丹阳后期,还是被硬拔到这个境界的,根基不稳。

    身后的岳清莹更是才丹阳中期。

    这两个人再翻上一翻,也不够凌耀一个人打。

    不想当场激怒凌耀动手的凌非语,只得低下自己的头颅:

    “大少爷,都是误会。是小人不长眼,没看清楚是大少爷您。小人的确是霖晗少爷身边的人,这位姑娘则是少爷重要的朋友。”

    凌耀瞥了一眼藏不住紧张表情的岳清莹,又上下打量着看不出任何情绪的凌非语,缓缓开口:

    “这样啊……我也不是斤斤计较之人,没看清?就算了。平时多多修炼,才能眼清目明。

    “不过你小子倒是好运道,从气旋巅峰一口气儿升到丹阳后期,我却是没想到的。

    “凌霖晗那小子做事常有不清,身边有你这样的修为足够、又够稳重的人,我也放心一些。”

    凌非语的嘴角似乎轻微抽动了一下,但很快回复了原状:“全靠少爷提携。”

    凌耀并未再接这话,而是转头看向岳清莹:

    “本来看你像是神龙学院的学生,正想把你送回去。不想如此之巧,你是凌霖晗的朋友。

    “我也许久没有见过凌霖晗了。若是方便,让我护送你们一程吧,顺便也让我见见他。”

    岳清莹咬了咬嘴唇,似乎也没什么理由拒绝对方。

    正要答应之时,凌非语却忽然一激灵,打断道:

    “不!少爷,少爷他,他正在为交流赛做准备而炼制丹药,恐怕无法好好招待大少爷!小人,小人怕对大少爷失了礼数,实在不敢让大少爷护送。”

    凌耀被凌非语生生插了一嘴,也并不恼怒,反而意味深长地看向他,点了点头:

    “他倒是用功。你也有心了。既然如此,我就不和你们一路了。

    “你也和凌霖晗,打声招呼。三日后的交流赛,我会和剑门弟子一道参加。到时候,有的是机会见面。”

    不等凌非语再说什么,凌耀向一旁战战兢兢的摊主扔了几枚铜板,很快转身离开了。

    凌非语长舒一口气,马上推着岳清莹就要走。

    岳清莹也放下戒备,但更多的是不解。

    走到行人稀疏之处,她立刻问道:

    “你说霖晗他在闭关炼丹?可明明早上出门的时候,他还在后院练拳啊?”

    “唉!姑奶奶,我当然是骗那位大爷的啊!”

    凌非语立刻摆出一副既无奈又好笑的表情,

    “他们俩本就有仇,这几天后的比赛又要对上。万一凌耀他想借此,直接动手对付霖晗少爷呢?咱们可不能给他这个机会啊!”

    岳清莹瘪了瘪嘴:

    “可这好歹也是神龙学院的地盘,他怎么可能敢这样乱来?”

    “这不是就怕万一嘛!再说了,就算他不动手对付少爷,他还不能借机生事,动手打砸我们的住所吗?”

    凌非语手舞足蹈,一脸夸张,

    “凌耀现在可是洞虚木劫,真要闹起来,咱们的人没一个打得过他!

    “少爷是咱们分院的领头人,到时候咱们这里出了事儿,少爷却没办法摆平,别的分院和总院的人怎么想?唉!”

    “这么复杂啊……我看刚才那位,也不像这种人啊?”

    岳清莹小声嘀咕着。

    凌非语露出神秘兮兮的表情:

    “这个啊,知人知面不知心!你可别被那位的皮囊迷住了眼睛!谁知道他靠着一张脸,骗了多少良家女!”

    “哎呀!我知道了。我离他远些就是了……”

    “你回去也别和少爷说,咱们今天和这位爷打了交道。只要我告诉他咱们好似见着了这位、让他小心就行!大赛当前,免得少爷分心!”

    “嗯,那当然,当下还是比赛最重要。”

    ……

    而另一头的凌耀,要是知道凌非语,说他不知道靠皮相骗了多少良家妇女,他肯定要回答:

    不知道?你倒是不说谎。

    一个都没有,可不就是不知道多少吗!

    可惜凌耀什么也没听见。

    但他走出去没几步,从芥子袋里拿出了传讯石:

    “阿年,帮我查查那个凌非语更具体的情况,看看他在进入分院之前,和许安洋有没有什么联系。

    “他对我的态度很奇怪,似乎格外不希望我和凌霖晗有直接接触。

    “还有,再查查他有没有什么奇遇。我刚刚遇见他,他的确在丹阳后期不假,但这实力不像是强行提升上来的,反而稳扎稳打得很。

    “而且他身上那丝凤凰气息,也有点生硬。”

    凌耀这边巴拉巴拉说了一串,结果传讯石里传来萧霁年懊恼的声音:

    “哎哟大少爷,你怎么这个时候来话儿啊!

    “这个,我这个,我差点就牵着手了啊!唉——!”

    凌耀:……

    人家柳姑娘都直接放话要睡你胸口了,你这个纯情少男咋还在纠结怎么才能牵到姑娘的手?

    弱鸡!

    http://www.minguoqiren.org/xs/70139/2490479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nguoqiren.org。民国奇人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minguoqiren.org
江唯林南烟大唐扫把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