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人小说 > 为什么我是反派还自带吐槽役 > 023套路?巧合?还是算计?

023套路?巧合?还是算计?

    (在我设定里,玄幻妖兽和现实野味还是有区别的(包括在自然界中的地位、可能携带的寄生者、同人类的生物学关系等等,就不展开了)。

    不过介于可能引起联想,还是要再次提醒各位:

    除非你想像01一样挨雷劈,否则不要吃野味!!!

    还有,为了逃买单而跳楼这种事情也不要学!听见没有!(根本没有人那么憨吧喂))

    ……

    总之,经过一番“依依惜别”(凌耀:反正这账我是赖掉了),第二天,凌耀终于还是告别了萧霁年,离开了临江城。

    这趟返程,凌耀没再像来时那般、通过大型传送阵直接抵达目的地,而是由早年的古道,缓慢向剑门行进。

    凌耀途中一边走,一边顺手做了一些杂七杂八的宗门任务(边走边玩),逐渐适应自己目前的境界实力。

    花了小个把月的时间,这才终于回到了长岭剑门。

    不过凌耀并不着急回月曜峰,而是看了一眼天色,先溜去功勋堂交任务了。

    “凌师兄,你回来啦!”

    “这次外出那么久,有没有什么好玩的事儿,分享分享给我们啊凌师兄。”

    “凌师兄,听说你去临江城啦?我还没去过临江城呢……”

    “凌师兄你的灵力……你是不是渡过洞虚木劫了!”

    “哇!真的吗?这也太厉害了吧!”

    “洞虚木劫!凌师兄修炼速度那么快,有没有什么诀窍啊,快教教我们吧!”

    ……

    虽然凌耀晋入洞虚境后,才跻身剑门一流的弟子行列。

    但毕竟他是条祖传咸鱼,对他来说,修炼又大多枯燥无味……

    这就像不得不学习的时候,就是数芝麻豆那也是有意思的。

    因此,不像一些峰的嫡传那般只顾修炼、不问世事、甚至目中无人,他平日里,对各峰的师弟师妹都不错,常为他们答疑解惑。

    故而,在最底层、中层的那些弟子中,凌耀的人缘还算不错。

    自山门到功勋堂,凌耀一路上遇到不少同门的招呼和问候,也大多是来自于这些弟子。

    不管这些人是真心同他交好,还是为了利益等等各怀心思地结交他……

    至少这些人对他没有恶意。

    所以,凌耀也愿意对他们点头示意,或者简单回应几句。

    到了功勋堂门前,凌耀不着痕迹地向大堂内扫视了一圈。

    确定“某人”不在其中后,他松了一口气。

    然而……

    “凌~师弟,你是在~找我吗~”

    凌耀顿时感觉背脊一凉,整个人猛地就想向前蹿逃。

    然而他才刚有这个趋势,他的左肩就被人摁住,害他差点整个人摔出去。

    “哎——就算很久没见到你时师兄了,也没必要那么激动吧~”

    凌耀听着对方的说话时那故意拖开的尾音,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时师兄,你不是接了肃清魔族的任务,三天前就该离开剑门、前去苍州了吗?”

    虽然他是月曜峰新一辈中洞虚境第一人,但那是按入门批次算的。

    真要按尊长辈分,同他一辈的人中,洞虚境第一人的称号合该属于他身后这位

    ——月曜峰的大师兄,时雨。

    时雨,可是他师父邱天明收的第一个嫡传弟子,当年可是剑门里无两的天才人物,风头比此时的凌耀更甚。

    可惜后来不知出了什么变故,伤了根基,修为便卡在了洞虚土劫。

    虽然这些年也在修养康复,可也早已被下了定论,终身璞相境无望。

    凌耀不曾刨人根底,也不了解从前的大师兄是怎样的性子。

    只不过自他入门一来见到的,这位大师兄嘛……

    时雨正穿着一身正统的皂黑道袍,背着一把道剑。

    可他那却手没模样地搭在凌耀肩上,直对他抛媚眼:

    “唉呀,我这不是想着,凌师弟你出去这么久,估摸着也该回来了。我就特~意~多留了几天呀!开心吧!”

    凌耀耷拉着脑袋,一脸死鱼相转过头来:

    “嗯……开心。我可开心死了……”

    “哎哟——师弟你别害羞嘛!”

    凌耀内心os:我这是开心吗?我这是害羞吗??

    大师兄你长那么大眼睛,你看看我的表情再说话!

    要不是我现在修为还没你高,跑得没你快,我还会留在这和你扒拉???

    同为邱天明的徒弟,入剑门之后,时雨可谓是看着凌耀长大的。

    比如,天天在师弟面前夸耀自己的丰功伟绩啦、用洞虚的招数逗弄还在开窍境的师弟啦,骗师弟练各种毫无用处但动作搞笑的剑招啦,撺掇师弟去月曜峰的药田偷东西啦,把师父老人家的生发丹藏在师弟的枕头底下啦……

    这些促进师兄弟情谊的事情,时雨都没少干过。

    (帅哥你是不是对兄弟情谊有点误解?)

    可以说,他俩这关系,在剑门的师兄弟中,算是顶好的了(?)。

    但是!要说时雨这个骚气十足的性子,还格外“关爱”小师弟的模样,凌耀实在招架不住。

    ——你说你一个大男人,天天对你小师弟洗脑,让你小师弟夸你帅,幻想小师弟崇拜你……这合适吗???

    如果说凌耀身上的咸鱼本性,是家族秘传(?);

    那么,如果他有什么骚操作出现,大半定是时雨这位爷带坏的。

    而凌耀这次回来特意在路上耽搁了那么久,一回来也没马上去月曜峰,主要原因就是为了躲这个骚包。

    说起来,他当时洞虚金劫一出关,人就往临江城跑,潜意识里,说不定也是为了躲这位正好外出任务的大师兄。

    结果这个骚包,早就算准了自己在躲他,居然直接到功勋堂来蹲人了!

    “哎呀,你现在洞虚木劫啦?不错不错,进步挺快呀。”

    作为能让凌耀招架不住的人,时雨当然不会因为凌耀的不情不愿,放弃对小师弟的“关怀”,

    “是不是来和师兄过两招啊?师兄等着这一天等好久啦~”

    “不——了吧。师兄你马上就要去苍州,这和我过招要是出了什么差错,师弟我也担不起啊。”

    凌耀一板一眼地回复着,并且偷偷抽出身来,使劲儿搓自己身上的鸡皮疙瘩。

    当然,时雨也不罢休。从凌耀交了任务离开功勋堂,又到他找炼器峰的人定了把洞虚木劫用的剑,再到凌耀回到月曜峰……

    这狗皮膏药就没离开过。

    而这一路上,时雨还时不时对偶遇的师姐师妹们放电,或者仗着自己这张人模狗样的帅脸,明目张胆地对她们飞吻比心。

    凌耀走在他旁边,尽可能地保持自己古井无波的面部表情,以规避师姐师妹们身上、砸向时雨的粉色桃心误伤自己。

    我瞎我瞎我瞎我什么也没看见没看见与我无关与我无关我才不认识他完全不认识……

    直到凌耀拜见了师父邱天明,时雨还死皮赖脸地缠着,打扰这师徒俩正常谈话。

    邱天明不得不用眼神示意时雨快滚。时雨架不住师父的威仪,这才屁颠屁颠地跑了。

    凌耀终于松了一口气,下意识地嘀咕了一句:

    “唉,凌枭,萧霁年,还有时师兄,我身边这都什么人啊……”

    邱天明面色严肃地瞥了凌耀一眼,半天吐出来四个字:

    “物以类聚。”

    凌耀:???我和他们怎么就以群分了?

    我不是,我没有!

    当然,邱天明为人师长,不经意间可能皮几下,但大多数时候,还是很稳重体贴的。

    他先是过问了凌耀渡劫时的情况,夸奖了他的进步,又责备他渡劫太过冒进,不能心怀侥幸。

    而后他再三叮嘱凌耀,近期只管稳固自己,好好调养,千万不可把渡劫留下的暗伤不当一回事,还送了一些治伤的药草给他。

    凌耀都一一应下,又毕恭毕敬地谢过师父,才回了自己的住所。

    而凌耀走后,邱天明端坐在大殿中,闭目养神了一阵,忽然出言道:

    “他走远了,你出来吧。”

    而在大殿暗角的梁上,忽然跳出一个身影:

    “唉——师父对小师弟真好啊~我都有点嫉妒了呢。”

    “如果当初不是为了救你,欠了凌兴然那个老家伙一个人情,我根本不会再收一个弟子。”

    邱天明缓缓睁开眼睛,看向在一旁掸道袍的时雨,

    “我当初无心收徒。勉强收了,也没想认真教。是谁天天巴巴地往我这里偷书,给你小师弟看的?

    “你嫉妒我对他好?你对为师好,还是对你小师弟好,还需要为师来告诉你吗?”

    时雨立刻谄媚地搓了搓手:

    “哎呀,师父你这不都知道、默许我的嘛~小师弟天资聪慧,还会夸我帅(那是小时候被你骗的),多可爱!师父你后来,不也开始认真教他了嘛~”

    “我月曜峰,未来总要有个顶梁柱。”

    邱天明转了转手上的戒指,低头仿佛自语,

    “你相信他,他也证明了自己可以胜任,我对他也自然不会吝啬。”

    见时雨对此并无异色,邱天明暗自叹了一口气,转而问道:

    “你在苍州查了那么久,查到线索了吗?你师弟身上,有没有魔族的气息?”

    “苍州的魔族和以前出现的魔族相比,气息的确不太一样。他们呢~也的确有一件扰人心神的魔器。”

    时雨摊了摊手,“但小师弟身上,别说苍州那些魔族的气息,什么魔族的气息都没有,干净得很~

    “要不是知道,他肯定不会对咱们撒谎,我都怀疑他说的那个什么声音,是胡说八道逗我们呢。”

    邱天明听罢,也不知自己该松口气,还是叹口气:

    “凌兴然,凌兴然啊……这个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初时并未察觉,可每每回想起来,邱天明都觉得,当初凌兴然在“不知道他的身份”的情形下,同他结识,又恰好救了时雨,最后借此把凌耀塞给他当徒弟……

    这整件事情,实在太过刻意了。

    可区区一个开窍境,哪来的本事,算计一个破空境?

    而如果,对方根本不是开窍境,身为一个能瞒过他这个破空境的人,又何必千方百计把自己的儿子,送到他门下呢?

    在邱天明眼中,凌兴然的一切都充满违和感,可偏偏又没有任何挑得出错的地方。

    他实在看不懂凌兴然。

    这才是他先前,不愿意把凌耀收作嫡传的真正原因。

    可人心,也是肉做的。时雨对这个小师弟青睐有加,而这孩子表现,也一直都好得很。

    这日子长了,邱天明也觉得,也许自己对凌耀是过于偏见了。

    如果时雨真的没有机会更进一步,把月曜峰交给凌耀,也不失为一个好选择。

    可如今,凌耀却忽然又出了这般让人捉摸不透的状况。

    邱天明不免又想起,那个扑朔迷离的凌兴然,担心他是不是早有暗手埋伏在凌耀身上。

    “既然小师弟这边,我也帮不上什么忙,我就继续回苍州干正事儿了。您老呢~想再见到我,就不知道是猴年马月了。”

    时雨不知道邱天明所想,或者说,就算他知道也觉得没什么,

    “个人有各福,小师弟吉人天相。您呢~也别太担心了。您都看不出来小师弟有什么,担心呢~也没用。(?)

    “该吃吃,该喝喝,没事儿别往心里——哎哎哎您怎么能拿茶杯砸我!”

    “说话没个遮拦,你就是欠砸的。”

    “我欠砸我欠砸。哎哟,师父您好久没砸我了,多砸几下吧!等我走了,好些日子挨不得师父的砸呢~”

    “……”

    看来,招架不住时雨这位爷,也不是凌耀一个人的烦恼。

    当然,凌耀远离时雨后,并没有如想象中一般远离烦恼。

    因为,回到住所后,他识海内那些沉寂多时的声音,再次出现了:

    【怎么这次从总院回去,主角就已经把整个分院的人给收服了】

    【虽然我知道主角挺厉害也救过不少人,可这才多就啊,收买人心也没有那么快的吧】

    【是不是因为主角实力现在在分院最强,大家尊崇实力?他马上就丹阳后期了感觉】

    【可总院也有洪振南,那个传说中远超旁人的排行榜第一,他还坐镇总院最大势力呢,怎么到现在总院都还是一盘散沙?作者逻辑双标啊】

    【我感觉是不是那个学长在帮他?很早以前帮主角从凌枭手上,救了干妹妹的那个。】

    忽然又在莫名其妙的时间里、听见吐槽机发言的凌耀,很快接受了事实,并且开始“偷听”他们讨论。

    当他们说起那个学长时,仰在床上、双手背枕的凌耀回忆了一下,这说的,大概就是当时打伤凌枭的那位了。

    其实凌耀后来想想,总觉得那件事有点巧。

    原本还算乖顺的卢家,忽然不守规矩,触了凌枭的霉头;而后卢家说要送美女补偿,家主偏偏在那个时候站在了凌霖晗干妹妹身边,引发误会;

    凌霖晗又刚好回来,亲眼看到了凌枭“强抢民女”那一幕;而凌霖晗身边,又恰好带着一个能打过凌枭的“学长”……

    而这最后的结果,则是凌霖晗为此记恨上了凌枭,并对主家的厌恶和仇恨更深。

    虽然他识海里的那些声音,认为这“都是套路”,“那么巧就对了”;

    但凌耀不可能用这种理由说服自己。

    这中间任何一环出错,结果都可能天差地别。

    与其相信这是“套路”和“命运”,不如说更像是有人一步步算计的结果

    ——算计凌霖晗,诱导他把仇恨的刀尖对准主家。

    【都只写主角怎么一呼百应,学长连个人影都没出现过,这后勤当得也太任劳任怨了吧】

    【大概这就是工具人的待遇吧】

    【这种工具人,当了也不亏啊!等主角进总院了,这位要留在分院,那也是这边分院第一人!】

    凌耀一听,忽然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之前只关注到凌家自己这边谁会获益,居然差点忘了,这个凌霖晗的学长,其实也是这件事情中的受益人!

    如果“学长”也是计划中的一环,必定和那个幕后黑手有所接触!

    看来他得换个角度,从这位“学长”开始入手调查了。

    但是……

    那个“学长”,叫啥来着?

    http://www.minguoqiren.org/xs/70139/2490478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nguoqiren.org。民国奇人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minguoqiren.org
江唯林南烟大唐扫把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