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人小说 > 靖安侯 > 第六百五十七章 你吓到她们了

第六百五十七章 你吓到她们了

    建康府,六合县。

    六合县距离盱眙不远,距离建康主城也不算太近,不过因为隶属建康府,这里已经完全脱离了淮河水师的控制范围,对于沉毅来说,是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

    六合县城郊一处庄园里,沉老爷看着眼前这个眼上蒙着黑布,嘴上被勒了绳子,浑身上下被绑的严严实实的汉子,又看了薛威一眼,语气有一些无奈:“不是让你们把他杀了吗,怎么还冒险带到这里来了?”

    薛威站在沉毅面前,嘿嘿一笑道:“沉公,那天淮水上人太多,如果在河里把他杀了,且不说那些齐人能不能瞧见河面上的血,没一会儿,就能看到漂上来的尸首了。”

    “而且这人不顶事,落水以后很快就晕过去了,很好抓,属下们就在河上商量了一下…”

    听到“沉公”这两个字,地上的这个汉子身体一颤,然后开始剧烈挣扎了起来。

    薛威瞪了一眼这人,不慌不忙的说道:“因为当时没有带沉尸的石头,再加上想给沉公出一口恶气,就干脆把他给带出来了。”

    在临出发之前,沉毅曾经跟薛威提过,为什么要杀此人,薛威知道这个周元垂曾经当着自家老板妻儿的面,威胁老板,当即气愤不已。

    他看向沉毅,沉声道。

    “沉公放心,我等找了个偏僻的地方上岸,沿途又没有进过城,现在没有人知道他在这里。”

    这个时代的治安虽然不太好,但是一般的城市还是不太好运个人进去的,因此他们一路上都没有进城,就连到了六合县之后,也只是在城外花钱租下了这个庄园。

    理论上来说,保密工作做的的确很好了。

    不过…

    沉老爷身边,一直有内卫贴身跟着。

    这种事情,多半是瞒不过内卫的。

    好在他也没有打算去瞒着内卫。

    想到这里,沉毅看了一眼躺在地上,浑身衣服还湿着,不知是因为恐惧还是因为寒冷而瑟瑟发抖的汉子,他眯了眯眼睛,挥手道:“把他带到小房间去,我一会儿再去炮制他。”

    薛威嘿嘿一笑,对着身后的两个下属挥了挥手,两人立刻把周元垂给抬了出去。

    沉毅看向薛威,缓缓说道:“你们,就在这里歇息一夜,明天一早,你们就动身返回乐清,回大营里去,不管谁问你们,你们都说自己从来没有离开过大营,明白么?”

    薛威犹豫了一下,回答道:“沉公,凌将军多半是知道我们离开乐清的。”

    “他要问…”

    沉毅想了想,开口道:“你们就说你们去我老家江都了,替我办了一件小事。”

    薛威恭敬低头,抱拳道:“属下遵命!”

    沉老爷在袖子里摸了摸,摸出了一张一千两银子的兑票,递在薛威面前,开口道:“这是温州府钱庄的兑票,你拿着,回去休息几天之后,去温州府把钱兑出来,给兄弟们每人分一点。”

    薛威连连摆手,开口道:“沉公,您上次给的钱,我们还没有花完,回去之后,就拿着这些钱分给兄弟们就是。不必再给了…”

    他低头道:“我们兄弟愿意给沉公办事,不图钱的…”

    “你们可以不跟我要钱。”

    沉老爷面色严肃道:“但是我不能不给,薛威!”

    薛副帅下意识的抱拳道:“属下在!”

    沉老爷叹了口气。

    “听我的,把钱拿着,给兄弟们分了,这些钱你不要,他们也是要要的。”

    换源app】

    薛威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把钱接了过去,对着沉毅低头行礼道:“多谢沉公。”

    沉毅安排好了这些下属之后,又在这个有些破落的庄园里找了个水盆洗了个手,这才来到了关着周元垂的小房间里。

    确切来说,应该是这座庄园的柴房,柴房里有一个一抱粗的大木头柱子,周元垂就被绑在这根木头上,绑的严严实实。

    沉毅走进这间屋子,示意让手下人揭开他蒙眼的布,割开勒住他嘴的绳子。

    很快,这位北齐大将军周晋安的孙子,慢慢恢复了视力。

    眼前的景象,先是模湖,然后慢慢转为清晰。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个一身黑衣的年轻男子,正现在自己面前,静静的看着自己。

    他认识这个年轻人。

    确切来说,清净司里负责南朝的人,都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

    南朝沉毅。

    周大公子咽了口唾沫。

    他有些畏惧的看了一眼沉毅。

    “沉公子…”

    周元垂心里,生出了巨大的恐惧。

    因为他是个聪明人。

    而且他也听到了刚才沉毅跟几个手下的对话。

    他毫不怀疑眼前这个年轻人要杀自己的态度已经决心。

    因为这个年轻人,就是要来杀他的,目的非常纯粹。

    周公子磕巴了好一会儿,终于让自己冷静了下来,他都要哭出来了。

    “沉公子,那天得罪了你,绝非是周某个人的想法,是上官交代下来的,与周某绝无干系啊!”

    这会天冷,他衣服又湿透了,因此说话有些哆嗦。

    如果不是自小习武身体足够强壮,可能这会儿他已经在高烧昏迷的状态了。

    沉毅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一句话也没有回答,而是静静的从袖子里摸出一把短匕,握在了手里。

    周元垂更慌了。

    没有任何审讯,可以给他带来这种程度的压力,因为他清晰的知道,对方不需要他交代任何事情,不需要跟他谈任何条件,只是非常单纯的想要弄死他!

    他声音颤抖:“沉公子,我是…”

    “我是清净司的人,清净司在建康的名单,我知道的…我都可以写给你,只要你…”

    他颤抖道:“放我回北朝…”

    沉老爷不为所动,澹澹的看了她一眼:“我怎么知道,你给的名单是不是真的?”

    “你我都是成年人,用不着说这种幼稚的谎言。”

    沉毅看着他,冷笑道:“你把清净司的名单写出来,你还敢回北朝去?”

    “我…我知道的不是全部。”

    恐惧已经击溃了周元垂,他颤声道:“即便这些谍子没了,也…也有可能是内卫查出来的,我…我…”

    他看着沉毅,害怕到了极点:“沉公子,咱们无冤无仇啊…”

    “周晋安的孙子…”

    沉老爷眯了眯眼睛:“就是这么个货色?”

    沉毅拔出匕首,把刀鞘丢在地上,缓步朝着周元垂走去。

    自小生长在将门,性格嚣张跋扈,从来没有受到过什么挫折的周大公子,终于崩溃了。

    他在燕都,有妻有子。

    还有四房小妾!

    不知道多少个相好!

    还有多处房产,田产,家里还有很多银子没有花完!

    他真的不想死!

    周大公子泪流满面,哭嚎道:“沉公子,我愿意做南朝的谍子,你想让我干什么都成!”

    “你想让我留下什么把柄都成…”

    他涕泗横流:“饶我…”

    “饶我性命。”

    “你想岔了。”

    沉老爷持刀,缓缓走进:“我杀你,非是为了国家,更不是为了什么狗屁大局。”

    “要是为了国家大局考量,我就忍下这口气了。”

    “我杀你,是因为你惹到我了。”

    沉老爷冷冷的看着周元垂。

    “你们北齐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冲我来,大丈夫死则死矣,当着我妻儿的面,逞什么威风?”

    说完这句话,沉毅毫不犹豫,一刀扎进了周元垂的大腿上,伴随着周大公子的痛呼,沉老爷语气阴冷。

    “你吓到她们了…”

    

    http://www.minguoqiren.org/xs/69197/292436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nguoqiren.org。民国奇人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minguoqiren.org
江唯林南烟大唐扫把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