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人小说 > 我组建了最强剑客集团 > 第145章 冲田好可爱与背负龙之名的男人【6600】

第145章 冲田好可爱与背负龙之名的男人【6600】

    “除了又确定了法诛党的2名大干部的代号之外,我们最近还发现在奥羽地区有法诛党活动的踪迹。”

    “为了搞明白法诛党这是打算做什么,主公派我前去奥羽地区展开调查,对法诛党展开追踪。”

    “这也是我为什么会忽然在这个时候造访江户的最主要原因。从大坂到奥羽,必须要经过江户,走奥州街道。”

    奥羽地区——日本奥州、出羽这两块地区的统称,因为这两块地区位处东北,故又称“东北地区”。

    至于奥州街道,就是以江户为中心的五条连通各个战略要地的大道:“五街道”里的其中一条,自江户日本桥直抵奥羽地区的陆奥白川。

    “奥羽吗……”桐生轻轻颔首,“那你打算何时动身前往奥羽?”

    “主公要求我越快抵达奥羽越好。因此我打算明日一早就动身。”

    “那你今晚要不要去见见少主?”桐生追问,“少主她若是见到你来江户了,一定会很高兴的。”

    “这就不必了。”牧村嘴唇一抿,摇摇头,“我明日早上就要走,今晚去见少主的话,时间太赶了,和少主连话都说不上几句。”

    “我还是等之后彻底闲下来、彻底有时间后,再来见少主。”

    “届时……顺便也来见见你此前在信里所提及过的那个橘青登。”

    话说到这时,牧村露出感慨万千的表情。

    “我和主公他们,在看到你于1个月前所寄回来的那封信里所写的内容时,都很惊讶啊。”

    “那个橘青登有那么厉害吗?”

    “竟然能让你有意将你的拔刀术和你的那把妖刀传给他。你之前可是怎么找,都找不到合适的继承人啊。”

    “……橘君他的确是个很值得去期待他的未来的才俊。”听到牧村提到青登的名字后,桐生微微一笑,双眼稍稍眯起,作回忆状,“他不仅有着极出众的剑术天赋,还有着……能成为众人的‘中心’的个人魅力与指挥才能。”

    “但关于是否要将我的拔刀术‘流光’传给他,我现在仍处于‘有意’、‘考虑’的阶段。”

    “我想再观察一阵、再考虑一段时间后,再判断是否要设法把他收为我的关门弟子。”

    话说到这,桐生忽然像是回想起了什么事情似的,话音猛地顿住。

    然后,便见他的表情渐渐变得古怪。

    “九郎,怎么了?”注意到桐生的表情冷不丁地变古怪的牧村,蹙眉道,“是泡昏了头、身体不舒服了吗?”

    “……不是。”桐生用力地抿了几下嘴唇,随后嘴一张,长长地叹了口气,“说起这个橘君……我好像还没跟你们汇报过呢……关于橘君和少主的那些事。”

    “橘青登和少主?”牧村一怔,“他们俩人怎么了吗?”

    “如果我的观察没出错的话……少主她现在貌似非常喜欢橘青登。”

    “什么?”牧村的双眼瞬即瞪得跟铜铃一样大。

    “大概就是在1、2个月前吧。”桐生接着道,“我察觉到了少主对橘青登的态度变得很不一样。”

    “一见到橘君他光顾我的千事屋,就会笑得很开心,也会很积极主动地找橘君聊天。”

    “平日里工作时,还常常走神、发呆,偶尔还会突然地傻笑几下。”

    “综合我近期所观察到的这些少主的异样……我推测少主她大概率是对橘君产生特殊的感情了。”

    “而就在前些天,少主还邀请了橘君来和她一起展开怪盗活动。”

    “什么?!”牧村又大喊了一句“什么”,本来就已经瞪得很大的双眼,瞪得更圆更大了一些,“你是说……少主她邀请了那个橘青登来和她一起做怪盗吗?九郎,这事你给我详细说说。”

    桐生点点头,接着将木下舞和青登于前几天一起合力以怪盗身份解决了那起“人斩事件”的详细始末,言简意赅地告知给牧村。

    牧村屏气凝神、认真地听完了桐生的讲述后,神情变得分外古怪。

    半晌后,他掬起一捧热水往脸上用力一拍,紧接着咂巴了几下嘴:“少主她有喜欢的人了吗……也对呢,毕竟少主她今年也15岁了,也确实是到了会迷上哪个男人的年纪。九郎,这些事情,你写信告诉给主公了吗?”

    “还没。我打算等过几天后,再写封长信来跟主公详细汇报这些事。”

    牧村嘴一撇,抖了抖肩:“哈……真好奇主公她在得知少主竟有了喜欢的人后,会是什么样的一副表情。”

    “……我猜主公她肯定会先是很惊讶。”桐生脸上的表情再次变得怪异,“然后火速给我写封回信:要求我好好地考察橘君的人品。”

    “如果橘君是那种不值得托付终生的男人,就让我阻止少主再和橘君进行往来。”

    “反之,就让少主和橘君顺其自然,但要注意保护少主,别让少主她受到了什么伤害。”

    “最后,她会设法挤出空闲的时间,亲自来一趟江户,亲眼瞧瞧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能被她的宝贝孙女所倾慕。”

    “哈哈……”牧村哑然失笑,“这些确实都是主公她大概率会干的事情呢……那么那个橘青登知道少主正喜欢着他吗?”

    “依我的观察,橘君他现在貌似尚未意识到少主对他的感情。”

    “那也就是说,少主她现在是在单相思咯……能被咱们葫芦屋的公主给单相思……这事若传出去,不知要羡慕死多少人啊。”

    “九郎,你个人认为那个橘青登是个值得被少主她所喜欢的人吗?”

    桐生沉默下来,眉宇间浮起思考之色。

    片刻之后,他轻轻地点了点头。

    “……就如我刚才所说的:橘君他是个很值得去期待他的未来的才俊。”

    “从他目前为止的种种表现来看,我认为橘君他并不是没有资格得到少主的爱慕。”

    “所以我现在也是采取顺其自然的态度。”

    “在没有得到主公的相关指示之前,先任由少主她和橘君自由往来。”

    “喔喔……看来,九郎你对这个橘青登的评价真的很高呢。”

    牧村一边说着,一边又掬起一捧温热的池水,往脸上用力一拍,然后嘴一咧,哈哈大笑了几声。

    “我对这个橘青登真是越来越好奇了啊。”

    “要不是我明日一早就得离开江户,否则我真想快点去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奇男子,既能够既获得九郎你的赏识,让你有意将他收为关门弟子,又能获得少主的倾慕。”

    说罢,牧村将倚靠在池壁上的身子直起,其身上的水珠“哗啦啦”地顺着他身上的雄健肌肉淌下、溶回进池水里。

    “好了……该跟你说的,我都已经说完了。九郎,你还有什么要紧事想跟我说的吗?”

    桐生摇摇头。

    “那就先散了吧。”牧村抬起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掐住脑袋两边的太阳穴,用力地揉了揉,“在浴池内泡了那么久,我的头都有些晕了。”

    “我现在准备回我的旅店睡觉了,九郎你呢?”

    “我当然是回我的千事屋了。”桐生不假思索道,“牧村,既然你明天一早就要出发前往奥羽,那么明晨需要我来给你送行吗?”

    “哈哈哈哈,不用了。咱俩七、八十年的老交情了,何需搞这种婆婆妈妈的事情。”牧村豪爽地摆了摆手。

    “那我就先遥祝你此次的‘奥羽之行’能马到功成了。”桐生微微一笑,“我们葫芦屋在奥羽地区的势力很弱,等到了奥羽地区后,切记要千万小心。”

    “哈哈哈哈。”牧村仰天大笑,“九郎,你以为我是谁啊?”

    牧村的语气中,满溢着自信与骄傲。

    “我身后所背负的‘龙’,可还没有褪色啊!”

    说罢,牧村“呼”的一声,从池水里站起身。

    只见他的背后,纹着一条几近将他的整个后背都给覆盖的龙!

    一条赤色的龙!

    黑色的线条凝成龙身。

    如血一样的艳红化为了龙鳞。

    赤龙在牧村的后背横卧、盘旋,龙首高高仰起,直视牧村的右肩头,张开着血盆大口,闪着不屈之光的双目紧盯苍穹,仿佛随时要从牧村的后背飞出,化为真龙冲上云霄,与满天神佛斗上一场!

    ……

    ……

    江户,小石川小日向柳町,澡堂·千寻屋——

    在将身子浸泡入温热的池水后,青登顿时感觉身上的疲惫感消解了大半,舒服得让青登不禁半眯起眼睛。

    但就在这个时候,周助的唠叨忽然从青登的身后响起:

    “橘君啊,虽然你在此次的大赛里大出了风头,但你可千万别骄傲自满啊。”

    “习武……不对,不论做什么事情,都最忌讳骄傲自满了。”

    “这个人呀,一旦骄傲自满了,就容易认不清自己的斤两,容易满足于过去的荣耀,招致固步自封。”

    “所以橘君你之后要继续保持一颗平常心,继续努力修炼……”

    ……

    周助逼逼叨叨、逼逼叨叨,让青登感觉自己的耳边就像有了几十只蚊子在那飞舞一样。

    “师傅,放心吧。”青登对周助无奈地笑了笑,“我还没有蠢到会因为这么一点点成就就沾沾自喜。”

    今夜,除了表示“想深夜再来一个人享用大浴场”的冲田之外的试卫馆所有男性,即青登、周助、近藤、斋藤、九兵卫他们5人十分难得地一起来这座毗邻试卫馆的澡堂:千寻屋洗澡。

    在此之前,来一起洗澡的人很少有那么齐。

    “好了,父亲。”近藤这时似乎也是看不下去周助的唠叨,出声劝道,“橘君明日还要接着比赛,现在就先让橘君他好好地泡个澡、休息一下吧,这些大道理,之后再讲也不迟。”

    语毕,近藤将视线转到青登的身上。

    “橘君,今天你就在浴池里多泡一会儿吧,泡泡热水澡,有利于缓解身体的疲劳。”

    “嗯。”青登点点头。

    在点头过后,青登默默地在心里补充一句:

    ——我的身体其实也没有什么疲劳需要缓解……

    青登他在今日的三场比赛里,统计就挥了三次刀,能有啥疲劳?

    现在正是澡堂人最多的时间段之一,偌大的浴池近八成的空间已被人群给占满,让正将身子浸泡于浴池一角的青登不禁有种逼仄之感。

    经过今日三轮激烈的淘汰赛后,仅剩十余名选手。

    这最后的十余名选手,将于明天早上展开最后的三轮比赛。

    明天的第四轮比赛已可以理解成“准准决赛”,第五轮则是“准决赛”,而最后的第六轮便是决定谁是此次大赛冠军的“决赛”!

    尽管自己的身体并没有很累,但青登还是抱着“这澡堂我也是花了钱进来的,还是得多泡泡”的心态,闭上了双眼,将下巴以下的部位全数浸入温度正合适的池水之中。

    ——剩余的所有选手里……值得去注意,同时也最有可能有特殊天赋在身的人,应该就是练兵馆的那个新妻宽了。

    青登本想将脑袋放空,但思绪却不受控制地飘到明日的比赛上。

    根据青登他自己的观察,在所剩的十余名对手里,实力可堪一看的,就只有他现在尚未与其交手过的最后一名“三英杰”:练兵馆的新妻宽。

    除新妻宽之外的其余选手……说句不好听的,青登就是让出一只手,都能将他们统统轻松秒杀。

    青登认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那么他明天迟早会和新妻宽有一战!

    新妻宽他的实力要比其余的选手都要强上一大截,除了青登之外,剩余的选手都没有一个人是能和新妻宽抗衡的。

    也就是说——倘若在明天的第四轮、第五轮的比赛里,青登他没能对上新妻宽的话,那么将于此次大赛的第六轮,即决赛中参战的两名对手,就是他与新妻宽了!

    根据青登于今日的比赛里的观察,新妻宽的实力……应该也就比统统被青登给一剑秒杀的森下、追崎他们要强上一些。

    一言以蔽之——虽然被青登列为了明日的比赛里最需要注意的对手,但新妻宽他的实力相对于现在的青登而言,还是有着极大的差距。

    不过,青登却并没有因此而心生任何的骄慢之心,或对新妻宽心生轻视。

    青登他本就是不喜欢、也不容易骄傲自满的性子,即便他的实力超出了其他选手许多,他还是想拿出十足十的认真态度与实力来打完余下的每一场比赛。

    在青登的心神仍飘到明日的比赛上时,他忽然听到坐在他侧对面的周助朝近藤说道:

    “啊,对了,勇。刚才总司有拜托过我,让我在泡完澡回家的时候,绕下路去那座会营业到很晚的甜品店:花糖屋那儿帮他买两包金平糖。”

    “这个帮总司买糖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待会泡完澡的时候,记得去帮总司买糖。”

    “花糖屋吗……好吧,我知道了。”

    冲田……听到近藤他们在聊天中提到了冲田,青登忍不住因想起了一件和冲田相关的事情而睁开了双眼,然后出声插入近藤和周助的对话之中。

    “近藤君,说起冲田君……我有一个和冲田君有关的问题,不知是否能问?”

    “和冲田有关的问题?”近藤眨了眨眼睛后,朝青登抬了抬下巴,用动作示意青登:你问吧。

    青登见状,不再迟疑。

    “近藤君,我发现从我寄住在试卫馆以来,从来没见过有冲田君的家人来上门找他。”

    “而冲田君他也是一直住在试卫馆里,从没见过他有暂时离开过试卫馆,回别的什么亲戚家里居住。”

    “所以我就想要问问:冲田君他的亲人都没有住在江户吗?”

    “喔,你问这个呀……”听到青登所提出的这个问题,近藤挑了下眉,然后抿起嘴唇,似是思考措辞。

    片刻后,才见他缓缓说道:

    “嗯。总司他的确是没有任何亲戚住在江户,除了试卫馆之外,他在江户就没有别的去处了,所以他自然是一直寄住在试卫馆里。”

    话说到这,近藤将身子一歪,换了个更舒服一些的坐姿后,接着往下说:

    “总司他自幼就失去了父母。”

    “所剩的至亲,就只有他的两个都已经嫁了人的姐姐。”

    “大姐冲田光和一个因为已入赘到他们冲田家而改名为冲田林太郎的武士结婚,现在居住在位于江户北部的日野宿。”

    “二姐冲田金也嫁到了很远的地方。”

    “总司和他的姐姐们的关系都很要好,只不过因为冲田光和冲田金她们现在都并没有住在江户,所以冲田他现在也不是很常能见到他的这两个姐姐。”

    “冲田君原来还有姐姐呀……”青登呢喃道。

    冲田他有两个姐姐——这件事,青登还是第一次知道。

    “总司他的这两个姐姐,全都是大美人喔。”近藤这时继续说道。

    “总司的二姐冲田金因为嫁得远,所以很少有机会回江户。”

    “但大姐冲田光目前所居住的日野宿,距离江户倒并不是很远,所以她偶尔会在逢年过节时回趟江户看看总司。”

    “每次冲田光回江户看望总司时,总能吸引咱们试卫馆的一大波学徒聚过来偷看总司的姐姐。”

    “嚯嚯嚯……”冷不丁的,一旁的周助一面“嚯嚯嚯”地笑着,一面插话进来,“在第一次见到阿光时,我甚至有想过要撮合勇和阿光呢,让咱们近藤家和冲田家亲上加亲。”

    “只可惜,阿光那个时候已经嫁人了啊。细细想来,真是遗憾呀。”

    “都是大美人吗……”青登细细咀嚼了一番这组字词后,含笑道,“也是呢,毕竟冲田君他长得那么可爱……啊,不,长得那么好看,有着两个大美人姐姐,倒也并不奇怪。”

    青登本来是想用“可爱”来形容冲田的外貌的。

    但想到用“可爱”来形容一个男性可能会有些冒犯,所以临时改成了“好看”。

    不过,虽然青登已临时改口了,但近藤还是听见了青登刚才脱口而出的那句“可爱”。

    “橘君,你在总司的面前,可千万别说‘你长得好可爱’哦。”近藤无奈地笑了笑,“总司他不太喜欢别人说他可爱,因为他觉得身为一名男性,被人家夸‘可爱’,是一件相当屈辱的事情。”

    “可以理解……”青登露出苦笑,“但是……说实话,冲田君确确实实是长着张很可爱的脸啊,除了‘可爱’之外,我觉得没有别的形容词能更好地形容冲田君的容貌了。”

    虽然这么说可能有些失礼,但青登他一直觉得冲田他真是生错性别了。

    明明是男性,却长着张比九成九的女性都要可爱的脸。

    在初次邂逅冲田时,若不是因为有看到冲田穿着男装,否则青登他还真把冲田给看错成哪家的可爱姑娘了。

    平日里和冲田一起出门时,冲田他的这张可爱至极的脸,也常常惹来一些奇怪的人。

    在古代日本,人们将龙阳之好的行为称为“众道”,众道在三百年前的战国时代还有现在的江户时代,一直都相当地流行。

    所以平常和冲田一起走在街上时,常能撞见一些猥琐的“众道爱好者”过来搭讪、骚扰冲田。

    青登他也曾被“众道爱好者”骚扰过一次。

    论长相,青登是属于五官偏清秀、纤细的那一类型的——恰好是最受“众道爱好者”们喜爱的一张脸……

    大概就是在2个月前吧,青登在某间茶屋喝茶时,一名衣冠楚楚的武士突然凑到他的桌前,跟青登讲着一些情意绵绵的话……

    什么“我是旗本结城家的次子”啥啥的……总而言之就是明里暗里地跟青登暗示“我看上你了”。

    性取向完全正常的青登在弄清这家伙的来意后,毫不客气地抬起左手,按住腰间打刀的刀柄,吓退了这个变态男。

    连青登都被这样子的变态男给骚扰过,那就更别提冲田了。

    光是青登撞见过的“变态男骚扰冲田”的事件,就足有7、8起。

    “总之你记得别在冲田的面前,夸冲田他‘可爱’就好。”近藤耸耸肩,“你夸他好看、清秀之类的,都可以。”

    长时间地浸泡在盛满热水的浴池内,会导致血液直往脑袋上冲,这也就是为什么在浴池里泡澡泡久了容易泡昏头的原因。

    只见周助他现在就是一副泡昏了头的状态。

    脸颊变成涨红色,双眼半眯。

    在近藤刚才的这句对青登的提醒落下后,便听得泡昏了头的周助发出他那标志性的“嚯嚯嚯”笑声,然后摇头晃脑,以像是喝醉了酒一样的含糊语调说:

    “嘛,总司其实也只是嘴上说着不喜欢别人夸他可爱啦。”

    “你若是当着他的面说他长得可爱,他其实很开心……唔!”

    周助的话还没说完,屁股处传来的一股疼痛,便让他余下的话音都卡在了喉间——坐在他身旁的近藤,在水面下偷偷地给周助来了一脚。

    “父亲,你看上去好像有点泡昏脑袋了,用不用我扶你出去坐坐?”

    “师傅,你刚才有说什么吗?”青登刚刚有些走神,再加上周助刚才那句话说得很含糊,所以青登并没有听清周助刚才在说些什么。

    “呃……我说我的脑袋泡得有些昏了。”屁股挨了近藤一脚的周助,目光变清明了不少,“我先出去了,你们继续泡吧。”

    说罢,周助“哗”地一声,飞快地从浴池内站起,然后在青登迷惑视线的注视下,三步并作两步地离开了浴池间。

    *******

    *******

    这两天因现实里的私事又变多了,所以能否有w字的爆更,得暂时随缘了……

    不过今天这一章虽没有1w,但字数仍旧不少!所以还是求一波月票!(豹头痛哭.jpg)

    求月票!求推荐票!

    7017k

    

    http://www.minguoqiren.org/xs/69084/264616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nguoqiren.org。民国奇人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minguoqiren.org
江唯林南烟大唐扫把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