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人小说 > 重生之不浪了 > 167、以德服人

167、以德服人

    开完大会。

    楚尧又和四个人开个小会。

    核心就是两点。

    第一,股权投资的步子,可以适当迈大点。

    现在每个月都有两亿美金的进账,自己又没什么需要花钱的地方,楚尧计划全部都投在资本市场。

    投的多,赚得多!

    现金是个什么玩意儿?

    在现代金融体系框架下,公司股权, 才是资产的大头。

    加上自己的“预言家”身份,几乎不存在赔钱的可能。

    ……

    第二,自己需要两个操盘手小组。

    一个主干大A股和港股。

    一个准备磨刀霍霍向美股。

    A股干短线,撞明年三到六月份的十年一遇的大行情。

    美股,印象中有几支逆天的大票,比如特斯拉,去年刚上市, 今年已经暴涨一波,涨了大概十倍,接下来会有一波回落,但用不了五年,就直接上天。

    这需要另外招人。

    方玉自然是没有任何意见,记下来,回头就准备执行。

    ……

    聊着正事。

    中间,间或掺杂些乱七八糟的琐事。

    财务副总丁慧敏说道:楚总你的资金来源简单粗暴,用个人资本来注入公司,进来容易,等出去,就会比较肉疼。

    投资分红税,虽然没个人所得税那么高,但综合下来,也得将近百分之二十。

    要不要考虑一下,在国外, 例如开曼群岛,注册个公司, 作为行为实体。

    好处太多了。

    最主要的就是避税, 和规避外汇管制。

    那边,除了一点点印花税之外,几乎没有其它额外成本,堪称是资本的天堂。

    另外……

    楚总你如果有心的话,也可以选择移民。

    外籍居民在本国获得的股权分红,是不需要在国内缴税的。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比较委婉。

    只是,心中觉得楚尧很奇怪。

    ——都已经这么有钱了,却连这些最基本的财务操作都没有。

    就咣咣咣,生拉硬拽简单粗暴的蛮干。

    跟个暴发户似的。

    然而,看上去,楚尧对于金融行业各种规则门清,并不像是暴发户。

    听着这些……

    楚尧笑了笑,看了她一眼。

    “税收的本质是什么?”

    丁慧敏微微一愣:“国家对个人和公司法人,强制收取的费用。”

    这是官方定义。

    倒也没错。

    楚尧点点头:“说白了,就是保护费嘛。格局和求生欲还是要有的,我们的目标,是成为国内甚至世界顶级的风投资本。躺着赚钱,已经是很暴利了。多交点税,我觉得没有问题。”

    “这既是社会责任感,也是基于企业自身安全和形象的考虑, 咱们每年的纳税额要是超过华为,你猜,我走到哪儿,是不是都一路顺风?”

    “方总,回头也记得联络一下政商关系。”

    楚尧一副教育人的语气。

    正如他说的,既是格局,也是求生欲。

    明年不定要赚多少钱呢。

    在自己的估算中,二十亿,真的只是起步。

    不定有多少人眼红。

    做人,不能太贪心。

    听到这些,不止丁慧敏,就连方玉和其他两人,眼神也都有些复杂。

    楚总这说法,倒也不能算……崇高。

    只是……正常。

    但,在目前的资本环境下,这种正常表现,和其他资本一对比,便显得格外清高,格外了不起。

    “我知道了。”

    方玉深吸口气,点点头,顺势拍了句马屁:“楚总您是我见过的,三观最正的金融从业者。”

    楚尧笑着摆手。

    虚怀若谷。

    “还有问题吗?”

    上官洛这时眼神灼灼的看着楚尧,略好奇的问道:“我有一个小问题。”

    楚尧:“你说。”

    上官洛:“刚才开会时,楚总您判断,从今年十月份,到明年六月份,将会是股市的黄金时间?”

    “我想知道,这是基于什么做出的判断?”

    她对这个问题,相当好奇。

    能判断单支股票的行情,已然算是炒股的大神。

    国内,能做到这点的,基本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

    而判断大盘趋势……

    这,即便是一些金融行业身居高位的人物,甚至是制定金融政策的人物,也很难说,精准到这种地步。

    这个问题……

    楚尧看着她,云淡风轻的笑笑,搬出自己的传统艺能。

    “夜观星象,奇门占卜,算出来的。”

    上官洛:???

    方玉:???

    曾志华:???

    丁慧敏:???

    四人集体懵逼。

    开什么国际玩笑?

    这也能算?

    好吧。

    在股市上,的确有这么一派,算命派。

    但……那不是江湖骗子吗?

    正规从业者,谁会相信这个?

    他们四个还以为楚尧是开玩笑,但看楚尧的表情和眼神,却也不像。

    一时无言。

    上官洛深吸口气,略显无奈道:“麻烦,您可以认真回答我的问题吗?”

    楚尧笑了笑:“我本来就是认真回答的。”

    “其实这种事,也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玄乎。周易法,不过是对宇宙运行规律的一个模型解释,只是参数之多,比任何计算机能写出的逻辑程序都多,人力几乎学不会,于是就变玄学了。”

    楚尧讲了些似是而非的东西,当然,自己也不知道,是对的还是错的。

    这只是一种理解。

    但,一个人说话分量有多重,是对还是错,往往不是取决于这句话本身,而是取决于……他所处的位置。

    上官洛沉默片刻。

    忽然伸出自己的手,伸到楚尧面前。

    她的手很好看,堪比手模,骨肉匀称,五指修长,白皙到晶莹,极品。

    “那您能给我看看手相吗?”

    她调侃似的笑道。

    楚尧哑然失笑。

    知道她是抬杠。

    还故意测试自己。

    常规说法是男左女右,不过她现在伸的是左手。

    楚尧也懒得拆穿她。

    笑道:“咱俩没有缘分,算不了。泄露天机,我要折寿的。你这是谋杀啊?”

    上官洛:……

    将信将疑的收回手,还不确定,楚总到底会不会算。

    但她却是确定一点,楚总……不好色。

    自己这么漂亮的手,这么正大光明的机会,他连摸一下,都不想。

    真是“玄学修道之人”?

    不近女色?

    “那……您多少指点我一句?就一句话。”

    她还是满心好奇的问道。

    楚尧也无奈,摇头笑笑,说了句似是而非,模棱两可的话:“你……财运很旺,不过,感情不太顺。”

    上官洛:……

    这说了等于没说。

    太宽泛了。

    不过,倒是也对。

    但她都不知道,楚尧这到底是基于逻辑,还是基于玄学,做出的判断。

    楚尧只是淡淡笑着。

    当然是逻辑啦!

    一个这么漂亮,家世如此卓越的女人,根本不会缺钱好吧?

    美女,感情生活多波折,这是正常情况。

    而且,她放着帝都,好好的红杉资本,顶级风投不呆,非要跑到鹏城,来自己这座小庙。

    除了情感方面导致的心气不顺,楚尧实在想不到第二种解释。

    ……

    ……

    

    http://www.minguoqiren.org/xs/66917/2472719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nguoqiren.org。民国奇人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minguoqiren.org
江唯林南烟大唐扫把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