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人小说 > 华娱之顶流演员 > 第一百九十一章 我这是被强吻了?(二合一)

第一百九十一章 我这是被强吻了?(二合一)

    结束了沪都的宣传片拍摄以后,张飞宇随后于11月9日返回了清岛《最好的我们》剧组继续拍摄。

    不得不说,经过两部戏的拍摄。

    陈潇潇的确是成长不少。

    在这部戏中成长非常快速。

    张飞宇回到剧组以后,本以为会从剧组的导演口中听到些对她不好的评价呢。

    没曾想,导演在和张飞宇聊天的时候,对陈潇潇表现出来的却是多有夸赞的样子。

    也正是因为她的状态非常良好,因此拍摄进度非常迅速。

    短短一个星期的时间,陈潇潇和其他配演们搭档的戏份都已经差不多完成。

    还剩下的就只有与张飞宇搭档的对手戏了而已。

    张飞宇不由得微微点头。

    陈潇潇竟然也能被夸赞演技了。

    这可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

    一个比一个离谱。

    果然,人都是逼出来的。

    上一世的陈潇潇因为一直在南韩做练习生学习的原因,尽管偶像功底非常不错。

    但有关于演技方面。

    她向来是所为人诟病的。

    而今,世界线渐渐往未知的方向行走。

    陈潇潇提前回国了,也因为有着张飞宇的带领下。

    她走上了一条和前世截然不同的路线。

    张飞宇不知道这对她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

    但就目前情况来说,应该算不上什么坏事吧。

    很快的,张飞宇抛开这些杂乱的思绪,认真的投入到了拍摄中。

    时间一晃而逝,又是半个月时间过去。

    11月25日。

    连续两天小雨,天空阴沉沉的,清岛的温度有所降低。

    天气预报更是说今天的最高温度只有十度。

    某大平层公寓房。

    客厅里,剧组的工作人员正在布置摄像机。

    而房间中,沙发上。

    “哈嚏。”

    张飞宇裹着件棉袄,身躯瑟瑟发抖,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他素来怕冷,连鹏城的冬天都受不了,更别说是清岛这里会下雪的冬天了。

    虽然一直有句老话说,北方冻皮,南方冻骨。

    北方的冷是物理伤害,能靠物理保暖解决。

    南方的冷是魔法伤害,即便是穿的厚厚的衣服,依然能够感觉到刺骨的冷意。

    但在张飞宇看来,两边都是一个鸟样。

    冻人的紧。

    看了看只穿着件薄薄外套,外加脚上套着黑丝的陈潇潇,张飞宇忍不住问道。

    “你不冷吗?”

    陈潇潇理所当然的说道。

    “哪里冷了?应该是飞宇哥你体虚吧?”

    张飞宇表情一滞,很想反驳。

    我哪里体虚了。

    旁边,杨朝月也适时的凑过头来。

    “老板,我也觉得,你一直很不对劲啊,听别人说,你一直都很怕冷,可问题是,明明我们都还没有感觉多冷啊,最关键的,以老板您的这副体格,好歹是年轻小伙,怎么会这么怕冷呢?”

    听到杨朝月的话,陈潇潇呀好奇的将目光投送过来。

    迎着两个女生好奇的眼神。

    张飞宇忍不住想到了上一世的事情。

    他其实知道自己为什么怕冷。

    那跟他穿越的原因有关。

    但这话他当然是不可能说出来的,羊装出没好气的样子,他道。

    “怕冷就是怕冷,哪有这么多为什么。”

    “好了好了,都别聚在这里了,马上准备开拍了,陈潇潇你台词都背好了没有。”

    将两个女生轰走以后,张飞宇不由自主的舒口气。

    撸开了上衣袖子。

    张飞宇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细小鸡皮疙瘩,忍不住苦笑了下。

    自己这怕冷的毛病,也许要持续一辈子了。

    因为剧组的下一场戏份,就要在公寓中展开。

    而这场戏份的剧情大体就是。

    时隔九年,耿耿和余淮两人在医院久别重逢。

    余淮因为母亲病重,很久没有休息的原因,提出想在耿耿家休息一晚上。

    让余淮没想到的是,耿耿意外在他的手臂上发现了高考前曾给他画下的幸运符号。

    耿耿认定余淮并没有忘记她,并且还钟情着她。

    长年累月的情感积累,促使耿耿在冲动之下,对余淮深吻。

    同时这也是这部剧中唯一的一场男女主亲密的戏份。

    相对于其他动辄早恋,打胎,三角恋等等狗血因素国产校园剧来说。

    只有一场亲密戏的《最好的我们》真可谓是一股国产校园剧的清流了。

    很快的,在导演的示意下,张飞宇和陈潇潇各就各位。

    “《最好的我们》第十六场十二镜,A!”

    随着镜头在墙壁上挂着的照片一张张划过。

    张飞宇的视线也跟随着上下滑动,表情中充满了感慨,以及一缕不易察觉的后悔惋惜。

    旁边,陈潇潇正在炉灶前煮着什么,眼角余光却紧盯着身旁男孩的脸庞。

    锅中汤汁滚滚沸腾。

    一如她饰演的耿耿此刻的心。

    时隔多年再次遇到这个男孩,自己的初恋,自己念念不忘的人。

    她说不清楚心里的滋味到底是什么。

    她注意到了面前男孩的落魄,注意到了他的沧桑。

    这样的余淮,与昔年她印象中那个意气风发,英姿勃发的少年迥然不同。

    口腔中酝酿着苦涩的滋味,她很想开口询问男孩这些年过的如何,在哪里度过,是否快乐。

    但是,种种的言语,到了嘴边,最终也只是化成了一句。

    “如果你困了,就先去睡会吧,待会做好饭了我叫你。”

    陈潇潇小声说道。

    声音很温柔。

    一如她见到多年苦苦寻找的余淮以后,没有任何的生气愤怒不满,有的只是疑惑,不解。

    为什么要失踪。

    为什么要避开所有人。

    为什么不联系自己。

    她满腹疑惑。

    张飞宇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眼角带着浓重的黑眼圈。

    他一头黑发凌乱,胡渣唏嘘。

    听到身旁女孩的轻语。

    他张了张嘴,有心想说点什么。

    但看到女孩没有转过头来的样子。

    最终他也只能回应了一句。

    “好。”

    返身,一步步的走到沙发,步伐非常沉重,张飞宇走的很慢。

    躺倒在了柔软的沙发上。

    虽然心底心事重重,但因为连日来的操劳,他整个人都已经很疲惫,眼皮子不住的打着架。

    最终还是沉沉进入梦乡。

    听到沙发那边传来了男孩微微有些沉重的呼吸以后,陈潇潇表情顿了顿,关闭了炉灶。

    返身走到了沙发前。

    盯着男孩似曾相识却已经有了陌生的熟悉睡颜。

    她想伸手抚摸向男孩脸庞。

    但手伸到一半,还是停止住了。

    她嘴唇抖动着,极力控制住了眼眶,不让它们掉下泪来。

    也就在此时,她忽然注意到,男孩的手臂上,露出了一点黑色的痕迹。

    心中一突,一个大胆的猜想出现。

    她伸出手,颤抖的摸向张飞宇手臂。

    小心翼翼的撸起袖子以后。

    顷刻间,一个熟悉的躺倒着的黑色数字7符号呈现在眼前。

    终于,泪珠不自觉地从陈潇潇眼眶滑落。

    两个眼睛都变得红润起来,她忍不住伸手捂住嘴。

    她怕自己哭出声。

    更怕自己突如其来的哭声打扰到熟睡的男孩。

    好半响后,她才收敛了心底悲伤的心情。

    返身走回了厨房,把饭菜从锅里呈起来,放到了桌上。

    她已经尽可能的避免发出声音了。

    但也许是她把饭菜从锅里呈起来的时候,动作幅度过大,男孩还是被吵醒了。

    他睡眼惺忪的从沙发上坐起身,呼吸非常粗重,无精打采的样子。

    陈潇潇下意识的擦了下眼睛,怕自己通红的眼眶被男孩注意到。

    她说道,羊装轻松的笑道。

    “你醒啦,饭已经做好了,快吃吧。”

    张飞宇三步做两步,快速的走到了她身边。

    看了看桌面摆着的吃食。

    他忍不住笑。

    “就吃这些啊。”

    听到他一如既往的语气调皮,女孩好像也找回了昔日和他相处时候的感觉。

    她没好气的说道。

    “有的吃就不错了,你还挑剔,爱吃不吃!”

    说着,她就想把饭菜端走。

    “哎,别介啊,我吃还不行吗。”

    张飞宇赶忙阻止住了她,但嘴上依旧不留情。

    “不干不净,吃了没病。”

    “你滚!”

    陈潇潇忍不住骂他一句。

    随后,她道。

    “你先吃,我去工作了。”

    张飞宇道。

    “都十一点了,还工作呢。”

    陈潇潇道。

    “那可不,天生劳碌命,哪像你快活。”

    “呵。”

    张飞宇无奈的笑了下。

    “我哪里快活了。”

    看他吃的很慢的样子,陈潇潇终于忍不住问出了一直很想问的话。

    “你~平时都是自己一个人吃饭吗?”

    张飞宇抬起头,看了她一眼,似乎要看穿她问话背后隐藏的什么讯息似的。

    陈潇潇不自觉地偏开了视线,生怕被男孩看穿心底里的想法。

    以前的她在男孩面前,是从来都藏不住事情的。

    但随后她又想到,自己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为什么还要怕这个男孩?

    想到这里,她又挪回了视线,正视向男孩。

    “问你话呢,你怎么不说?”

    见她一副小辣椒的样子。

    张飞宇收回视线,苦涩的扯了扯嘴角。

    是啊,现在的两人都不一样了。

    如今的耿耿已经开了个人摄影工作室,不说衣食无忧,却也不必再像以前那样为了生计奔波劳碌。

    而现在的他呢?

    母亲重病要照顾,工作也不稳定,吃了上顿没下顿的。

    已然不能再落魄。

    他轻声说道。

    “是啊,一个人吃。”

    一个人吃?

    也就是说,他并没有女朋友。

    更没有结婚?

    终于从男孩口中听到了自己想听的答桉。

    陈潇潇忍不住勾了勾嘴角,有些开心。

    但随后她醒悟过来,以男孩现下的情势,她不应该高兴才对。

    想到这里,她慌忙解释道。

    “那个,额,你别误会,我就是看你……”

    “耿耿,你还是跟以前一样,一紧张就语无伦次啊。”

    张飞宇终于笑了一下,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女孩的短发。

    头发入手细腻,一如九年前的触感。

    自己有多久没有揉耿耿的头发了?

    还真有点怀念啊。

    只可惜,物是人非。

    想到这里,他的表情又变得苦涩起来。

    见到男孩笑了一下,表情又变得苦涩。

    陈潇潇知道,这么多年分别。

    男孩一定遭遇了很多事情。

    而且那些事情肯定都是让他十分痛苦并且无法接受的。

    她无意于去揭露男孩过去的伤疤。

    但她又迫切想知道男孩和她自从高考分别以后遭遇了些什么。

    “那个,你……”

    岂料陈潇潇话音刚落,张飞宇却好似看穿了她想要问什么似的。

    轻描澹写的转移了话题。

    “我吃完了。”

    说着,他收拾起碗快。

    陈潇潇表情僵硬了下,但也只好顺着男孩的话语说道。

    “看你收拾桌子挺熟练的啊。”

    “呵呵,熟能生巧啊……哟,你这碗都堆了那么多了。”

    张飞宇看了看她厨房里堆积如山的碗快。

    “见不惯你可以帮我一起洗掉啊。”

    “得,洗就洗吧,就当我借宿一宿得费用了……唉,这社会就是有节操的人第一个灭绝。”

    张飞宇开玩笑说。

    “洗碗就洗碗,你咋那么多话说呢?”

    陈潇潇没好气的说道。

    “合着我给你干活还不允许吐槽了。”

    “嘁,懒得跟你说,我去工作了。”

    陈潇潇翻了翻白眼,返身走回办公桌前准备工作。

    不多时,张飞宇把碗也洗好了。

    本想返回沙发上继续睡觉。

    但看了看桌前女孩坐的笔直得娇小身影。

    犹豫片刻,他终是忍不住来到了女孩身后。

    也就在他下意识得想要像以前一样,把手搭在女孩肩膀的时候。

    女孩电脑桌面上,笑颜如花,笑得很是幸福的照片,让他停止住了动作。

    自己已经不是以前最好的余淮了。

    耿耿也不是以前的耿耿。

    现在的她过的很幸福,自己为什么还要去打扰她?

    想到这里,他停止住了手上的动作。

    但也就在同时,一只娇小的手掌却握住了他的手。

    张飞宇错愕的低下头,赫然看到是陈潇潇伸手,握住了他的手,并且就势将手按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女孩没有回过头,但话语却清楚的传进了张飞宇的耳朵。

    “这动作你以前不是很熟练嘛?为什么现在就做不了了?”

    张飞宇扯扯嘴角。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

    “你是想说,我们两个都变了吗?”

    陈潇潇缓缓说道。

    “……”

    张飞宇沉默。

    “如果~我说,没有呢?”

    陈潇潇说,她慢慢转过头来,认真的仰头看着男孩。

    “如果我说,我没有变呢?”

    她的眼眶中,蕴含着浓浓的复杂情愫。

    她好像在说。

    我没有变。

    我一直喜欢你。

    你呢?

    张飞宇有些不敢直看她的眼睛,忍不住偏开视线。

    “都已经过去了,耿耿。”

    “你以为,咱们之间,过得去吗?”

    陈潇潇说道。

    张飞宇再次感觉到了喉头的苦涩感觉。

    他觉得自己今晚过来耿耿的家,这就是个错误。

    生平头一次,他感觉到了惊慌失措。

    “那个,我好像还有点事,我先走了啊,耿耿。”

    说完,他转身就想逃走。

    但也就在此时。

    女孩的声音响起。

    “又要逃走吗?像之前那样?不由分说,不留解释,非常任性,想逃就逃走?你以为你是言情里的女主吗?动不动就逃走。”

    张飞宇停顿住步伐,女孩的话语犹如利剑一样穿刺进他的心脏。

    思及往事。

    无尽的悲伤涌上心头,他疼痛难忍,眼眶终于通红起来,他喉头哽咽。

    “耿耿,我……唔。”

    他转过身想解释什么。

    但恰逢此时。

    一只手臂勾住了他的脖颈。

    在张飞宇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

    一张温润带着馨香的唇瓣,已经紧贴上了他的嘴唇。

    顿时,张飞宇整个人都愣住了。

    自己,这是被强吻了?

    反应过来后,他第一时间就是想挣脱女孩的手臂的束缚。

    但女孩的力气非常大,将他的脖子挂的死死的。

    他踉跄后退了好几步,都没能挣脱女孩。

    反而整个人还因为撞倒了沙发。

    女孩顺势将身体一压,就将他整个人死死的压下去。

    两个人顺势都躺倒在了沙发上。

    过程中,两个人的唇瓣更是未曾有过片刻的分离。

    一段长长的时间拥吻。

    “卡”。

    ------题外话------

    鼓掌鼓掌,主角的初吻终于送出去了。

    初吻没了,处男还会远吗?

    嘿嘿嘿。

    

    http://www.minguoqiren.org/xs/66062/247272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nguoqiren.org。民国奇人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minguoqiren.org
江唯林南烟大唐扫把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