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人小说 > 诡闻奇谭 > 第一百五十四章 炼尸炉

第一百五十四章 炼尸炉

    紧接着,一位手持锤子的人将裸着的两位尸体放在一个台子上,怎么,这就开始砸骨骼了?剥皮呢?这个时候不剥还打算等到什么时候。

    “你们两个先到门口等着,这过程有点重口味,我怕你们晚上吃不下饭。”

    “没事,我俩没那么矫情,是吧大海。”

    “嗯,是!”

    “砰!”

    那师傅听我们说完,头也不抬直接就把手中的锤子狠狠的砸在了尸体上,把我俩吓了一跳。你可不要以为他是乱砸,这一步无论是对锤子还是对工人师傅的技术都是有要求的,稍微不慎就会把尸体弄得血肉模糊,虽说别人家属是不会看到,但是回头清扫起来也不是很方便啊,一般只是把人体难以火化的骨骼敲碎,最高的水准就是骨骼破碎身体并无多大损伤。反正我知道这儿就两个师傅做这活,一般人做必须得先学习。

    不管是什么锤子,这样做难免还是会对人体的肌肤造成一定的影响,他们这么搞,那人皮怎么剥呢?我心里一直装着这个事情。会不会是因为这两具尸体太老了,皮肤也松弛了,所以就不用留着做人皮灯笼了?砸的差不多时,那师傅将两具尸体抬到早就准备好的纸棺材中,利用传送带,将尸体运到炼尸炉中,瞬间大火淹没了整个尸体,烧的“啪滋啪滋”响,听说里面一千多度的高温呢。炼尸的过程也是十分恐怖的,首先是毛发,还没完全进去就被烤糊了,接着就是皮肤,皮肤会烧的收缩起来,看着很紧绷的样子,再过一会整个人开始发胀,就像被打了气一样。

    先烧破的是肚子和头部,肚子烧破有时候里面的尸水会往外溢出,与火碰在一起发出轻微的呲呲声,头部最容易烧,很快就会露出头骨。十几分钟后大火主要在肚子上面烧的最旺了,因为肚子里面的内脏器官也比较多。看上去很像故事中描写狼吃人把肚皮掏光的样子,肚皮看上去空空的,两边是两排排骨,之间还有肌肉连接着,因为温度高,不停的有油吱吱的冒着,顺着往下流,再过十多分钟,身上附着的肌肉差不多烧完,整个人的骨架明显的显现出来,最难烧尽的是脑吧,脑烧的同时其水分也迅速蒸干。不断的缩小,但到骨骼都给烧断烧裂成块状的碎片时,脑还是花生般大小的焦黑焦黑的冒着黑烟,拿铁钢钎拨弄挤压也不烂,似乎还有点弹性,像橡皮团一样。

    听这儿的工人说,有时候经常可以看到烧的尸体会稍微起身接着再躺下,有点像“诈尸”,那是因为大火高温,体内产生压力,这也不难理解,我们平常烧一些塑料纸也会看到烧软之后变得弯曲。还能闻到一股糊味,由于这里常年都是火化尸体,所以我们在刚进来的时候都能闻到各种怪味道,在这里常年做工的也都带着口罩。全程大概一个多小时,炉门打开后里面的台子烧的发红,还有阵阵白烟,夹杂着烤肉烧糊的气味。

    这个时候不能马上就把炼尸炉降温,打开后让其自然冷却,过半小时以后就可以往里面刨骨灰了,这个时候骨灰也还都是惹的,也是同样等它自然冷却之后用绸布包起来放在骨灰盒中,当然装骨灰只是象征性的装一点意思一下不可能全装的,否则你就得提个大桶过来了,整个火化过程到这里就算结束了。

    虽然我们戴着口罩,但还是被恶心了好一会,老员工看到我们都笑话我俩,说这是最正常不过的,有时候忙的时候从早到晚这些火炉要一直烧着,那味道你得闻一天。不行了,我们比不上他们,得先出去透透气了。

    “启程,我看他们也都挺专业的啊,不像黑心的商人,刚刚也没有对尸体怎么样。”

    “唉,你看,这儿躺着的都是尸体,他们不可能把所有人都剥皮的,依我看,一定是把专门剥皮的尸体单独放在了一起。走,咱们转转看。”

    这儿的领班还是看对我挺严厉,但也很通人情,见我们头一次见证了火化的全过程,多少会感觉身体不适,也就没再让我们接着干活,我们这才趁着时间在殡仪厂溜达。从一开始到现在我重新缕了一遍,共发现有这几个疑点。第一,为什么那个身穿军装的尸体会陈列在白工服的尸体旁,军人死了是不会就这么简单放着的,这里也没有见到其他军人。第二,死后的那对老人为什么要这么急匆匆的火化掉?第三,也就是我最担心的,那就是我的影符到现在竟然没有了感应,莫非被什么人发现了?即使发现少了我也会多多少少感应到一些的,除非这个殡仪厂里有高人!

    我跟大海商量了一下,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施展功夫的,这里的人说不定哪一个就跟我们一样是个伪装者,功力也是不知深浅,我俩要是首先露出拳脚一定会引起注意,到时候被针对的可就是我们了。白天很正常,大家除了给尸体干活其他也没发现有什么诡异的事,天色渐渐黑了,领班知道我们是打算住这儿的,就带我们去了宿舍。这厂里睡觉的地方自然不能跟我们学校的宿舍相比,十分简陋都是厂房,我跟大海上下铺正好分到一间房。在这住宿的没几个,除了几个老工人以外大家都早早下班了,毕竟正常人谁都不想在死人窝里睡觉。

    夜色渐渐变深,白天还闹哄哄的厂子,慢慢的也变得宁静起来,皎洁的月光洒在殡仪厂内,使这儿看起来也并非那么恐怖。只有远处几声鸟叫,让人听着着实不爽,外面刮着微风,摇曳的树枝时不时的掉落几片落叶。晚上是不允许随便在厂子里走动的,因为说不定你会看到什么奇怪的现象。我反正睡不着,从窗户这边正好可以看到白天火葬的那栋楼,脑海里思绪万千,想着聚魂杯,想着家人,想着林梦莹突然,一道黑影快速的闪进了大厅,是谁!(未完待续。)

    

    http://www.minguoqiren.org/xs/591/13420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nguoqiren.org。民国奇人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minguoqiren.org
江唯林南烟大唐扫把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