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人小说 > 裁决之主 > 171 玛德,这么草率?

171 玛德,这么草率?

    “这老狗追得还真紧啊!”杨厚土在昏暗的阴空之上犹如那阵阵阴云中的流风一般急速划过。身后远远能够看见那紧追不舍的刀犁府君所化的彩色光点死死的咬在他的奔逃路线之上。

    阴阳路阴阳路....这特么阴阳路平时不是挺多的吗?怎么跑了这么久连一个阴阳通道都没看见!杨厚土心急如焚,眼看那光点距离自己越来越近,这么跑下去迟早被撵上。

    可运气有时候真的很坑,正当杨厚土跟个没头苍蝇一样在阴间乱窜的时候。前面远远的他突然发现了好几个金色光点正在缓缓而来。

    屋漏偏逢连夜雨,碰上神佛了!

    杨厚土心中暗暗叫苦,不得已之下急忙来了个急刹车变幻方向朝着另一片天空是夺路狂飙。

    他看见了神佛,远处的神佛自然也是看见他了,不得不说杨厚土的惨已然惨到了一定境界。身后有刀犁府君这么一个上神在撵,前方遥遥而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在那裁决司没有讨到半点好处铩羽而归的灵珠尊者与胜至今刚两位大佛。

    “哼!这裁决司上下我早晚收拾他们!”胜至金刚一脸的气愤难平。此次他刚在刀山府域受了观鱼总判的气,恰巧接到裁决司与道传密会的举报。大喜之下就想借题发挥到那裁决司好生闹上一场,可自己一个人好像又有些自讨没趣,这才相邀灵珠尊者一同前往。

    谁曾想,这一去道传的鬼影子都没看到一个。灵珠尊者与观鱼碰撞之时,那可恶的善恶二判居然围攻于他。

    这下好了,偷鸡不成蚀把米,闹事不成反而被那善恶二判狠狠的来了两下。心里那个气啊!真的是阿弥陀佛都帮他消不了。

    “胜至师弟,稍安勿躁...”灵珠尊者微微一笑,道:“待得两位主宰捉得那妖神返还,命书一成大局已定,届时还有什么可气的?裁决司?不过跳梁小丑而已。”

    胜至金刚闻听此言这才稍稍平复了心中的那股恶气。算了!还是先返回石磨府域再前往巡视那刀锯府域的命书情况吧。目前仅剩此二府命书还欠缺灵力,大意不得。

    “咦?”两位大佛这刚停止言语,灵珠尊者神识强大远远的便感应到了杨厚土所化的黑影袭空而来。

    “恩?这石磨府君在追谁?”见灵珠尊者一顿,胜至金刚自然也就有所感应。前方那突然调转方向的黑影他们不知道,但后面紧随而至的石磨府君与他们可是熟悉的很。

    “两位大佛来得正好,快擒住那道传!”石磨府君远远看见两位大佛的身形不由得大喜过望。

    “道传!”灵珠尊者与胜至金刚对视一眼均是一惊,这阴间真有道传?想罢丝毫没有犹豫同时化作金色光影朝着杨厚土消失的方向追去。

    苦也!

    杨厚土稍一感知自然知晓身后发生了什么,抬眼望去,前方远远的他看见了水气茫茫的一片汹涌。

    黄泉!而且是非常湍急的黄泉,那黄泉澎湃着掀起数十丈高的浪潮,应该是某个不知名的黄泉弯道所在。也不知此湾的对面是何处,黄泉宽广完全看不到彼岸,杨厚土那颗心已经沉到谷底。

    难道要自己临空飞渡黄泉么?黄泉之凶险谁人不知,冥蛇潜藏,冥雷密布!更是有着很多未知的凶险暗藏其中。也就那通往彼岸的各个大桥上有着冥王与地藏当年相互加持的神力才能护着亡魂们安然到达彼岸轮回。

    虽然不知道为何自己能够沾染黄泉而不死,可自己要是强闯横飞,怕是凶多吉少!

    杨厚土在黄泉之畔不得不停下了身子,一回身!那三道神影已然逼迫而至。

    “小子,怎么停下了,继续跑啊?”石磨府君阴沉着脸不无讥讽的说道。

    能跑老子早跑了,等你?杨厚土暗骂,为今之计怕是只有硬刚一波了。相比于一头扎进那九死无生的昏暗黄泉空间之中,杨厚土更倾向于面对这三

    位必死之局。

    当然,他不是傻子想要壮烈牺牲!现下母亲已经救出,二老之魂还等着他点燃。更别说那昆仑之中还有个娇滴滴的葛无忧在等他。他哪儿舍得死!

    只是他心中有一偷渡之计,需要这黄泉来帮手。这么逃下去始终不是个办法,可就这么跳进黄泉好像又缺了点啥反而不好!搏一搏,单车变摩托!他娘的,干了!

    “跑?干嘛要跑,小爷今天必须干翻你这个推磨的老鬼!”杨厚土阴阳怪气的指着两尊大佛道:“你们两个最好别插手,免得等下那血溅你们一脸!”

    喝!这道传还挺血性?胜至金刚饶有兴趣的看着杨厚土不发一言。

    “两位尊者,此事...”石磨府君看向了两位纹丝不动的尊者有些迟疑。

    胜至金刚哈哈一笑摆了摆手,道:“既然这位少年天师如此血性,我看你就与他一战成全他便可。”

    石磨府君闻言脸上有些不好看,原本他们本为同层次存在,可现在自己主动去拿热脸贴了冷屁股反而显得有些低微了。

    “哼!老鬼,既然做了别家的贱人,就别想再端着你那原本就是冥王赐给你的架子。”杨厚土脸上毫不掩饰那浓浓的讥讽身后法相早已释放剑盾拍的“哐哐”作响!

    老子今天让你这老奸臣见识见识一下德玛西亚的力量!

    石磨府君心里对杨厚土那是真的恨得牙痒痒,现在自己正是待价而沽的时候,若是在两位尊者面前落了面子以后怕是不怎么好办了。

    想罢他挥舞着手中的长刀双脚凌空一跺暴起身形冲向了杨厚土,二级神若是打三级神,那需要一个很璀璨很能够彰显自己身份的神技来让他死得更加具有观赏性。

    可二级神打二级神?那不一样,简而言之就是流氓打架,打到谁谁脸疼。

    现在的石磨府君与杨厚土便是这么一个打法。石磨府君奔袭而来之时同时也放出了自己的神魂法相,一个硕大的石锤!

    杨厚土一愣,锤子?不过这档口可不是发呆的时候,身后的裁决法相挥舞着罚恶剑狠狠的劈了下来。两神两法相自碰撞开始便直接陷入了胶着的缠斗。

    石磨府君的大锤每一击都雷霆万钧,但杨厚土的罚恶剑的每一次突刺同样如同毒牙一般凶狠凌厉。

    两位尊佛真的就纹丝不动的看着石磨府君与杨厚土陷入胶着的争斗丝毫没有要动手的意思,也许在他们眼中,杨厚土已然是掌中之物了。

    打着打着,杨厚土逐渐的感受到了深深的吃力。

    裁决法相现在已经很强大了,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成长到了足以正面硬撼二级正神的存在。但杨厚土的弱势在于他的本魂。

    面对比自己法相实力低的存在他自然能够发挥法相之长直接碾压,但碰上这神魂同样是尊者级别的石磨府君就相形见拙了。

    此刻裁决法相双手持剑带起一阵乱空的凌厉不断劈砍,手中的善盾已然到了杨厚土魂身手中。没办法啊!那石磨府君头顶上有个锤子就算了,这货手里还有一把刀来着。

    不止吃亏在魂体上,杨厚土还吃亏在手中没有趁手的家伙。他暗自发誓,等到自己神魂一成,必须凝聚一把伴生家伙!玛德哪怕是菜刀都行!太特么吃亏了。

    每每石磨府君手中长刀砍来他都不得不抡起大盾被动防御,好不容易抓掉点空子还只能用盾牌去砸。

    就这样,石磨府君是被他砸中好几次没错,但杨厚土的魂体之上却留下了好几道长长的刀口。虽然神魂法相屹立在后源源不断的为他补充着力量让他不至伤的太重,可此消彼长之下杨厚土越发的显出颓势。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若非是经过黄泉所改造的魂身特异。以他区区地师之魂与那二级正神争锋,差距犹如天堑,早就被破成渣了。

    “滚你大爷的!”杨厚土打得很是憋

    屈,堪堪避过一记横劈之后抡起盾牌狠劲儿的一砸将石磨府君迫开,自己一个闪身倒飞而出。

    就这么转眼间,身上又被划拉出一道长长的口子。这特么再打下去分分钟被这老汉奸给砍死在这儿。

    “桀桀桀…小子,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啊!”石磨府君经过数十招的试探已然掌握了杨厚土的深浅。这会儿他不着急了,此刻他很有自信在下一回合直接将这有些邪性的小子拿下!

    “呸!你个阴阳人烂屁股。别搁这儿跟我学那反派笑声,小爷我听不惯。”杨厚土虽然处于劣势但他仍旧发扬着华夏男儿的基本血性,打不过你我承认,但我就是瞧不起你,爱咋咋地!

    嘴上放炮,不过他心里却在暗自琢磨,打了这么会儿差不多了吧应该?

    石磨府君久居地府高高在上,要是论拌嘴他哪里是杨厚土这看着无厘头电影长大的对手,分分钟甩他十八条街。

    两句话下来便宜没占着又被这小子气得是三尸神乱跳,咬牙切齿道:“今天你必死无疑!”

    杨厚土面露不屑再次回怼:“切!我死不死你说了算?命书不缺养料了?你身后那俩主人还没发话呢哪儿能轮得到你在这儿乱吼乱叫的。”

    “你!!!”石磨府君怒极挥刀便再次扑杀而来。

    就在这时,杨厚土做出了一个让三位大神均是目瞪口呆的举动。

    只见他一个闪身直接来到了激流汹涌的黄泉水边,指着石磨府君一脸悲戚的喊道:“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自杀!”

    石磨府君一愣,但随即冷笑又爬上脸颊道:“小孩子把戏,你跳啊!有种你就跳下去。”从来只见过拼死一搏的天师,这类泼妇似的操作哪儿能威胁到他堂堂府君。

    再者说,如此年轻就有此成就说是天纵之才一点都不过分。从古至今哪个天才不惜命的?能不死谁都想留一线希望夺得一丝生机。

    可下一秒,他傻眼了。不光他傻眼,两尊大佛也懵逼了。

    只见杨厚土绝然悲呼:“一战到此,油尽灯枯!啊~~~石磨府君,你太狠了!”说完头也不回的一个猛子扎下去直接就消失在了滚滚黄泉之中。

    “跳…跳下去了?”石磨府君瞪大着双眼喃喃道。这一分钟他真的很想揪着杨厚土的衣领好好问他。

    不是,你什么情况???你明明活蹦乱跳的还没怎么你啊!怎么的你就油尽灯枯了?

    玛德!生死攸关啊!这么草率?他有些僵硬的转过头看向了两尊同样没有回过神来的大佛。

    两位尊佛脑子有点卡壳,如此强大的命书食粮居然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废了?

    “哼!废物!”能怪他们么?自然不会。所以,胜至金刚冷哼一声看了一眼石磨府君一挥衣袖恼然而去。

    灵族尊者倒是没说什么,只是有些惋惜的看了一眼黄泉水也转身离去了。他的惋惜自然不是惜才,同样也是替命书惋惜。

    石磨府君心中气愤难当,及是怒杨厚土的不合乎常理的自杀举动,也愤这两位尊佛对自己的态度。真的是应了那句话,倒贴上去的总是不受待见。自己现在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烦闷的石磨府君干脆一个盘膝就这么坐在原地,他不信。虽然黄泉触之必死,但他在这漫长的岁月中见识过不少的天师,以他们的性子决计不会做出这种事,哪怕是燃起神魂自杀一战也不会如此。

    所以,他不信那天骄一般的少年天师居然会选择如此毫无意义的死法。

    其实石磨府君所想一点没错,杨厚土自然是没死的。相反,还特自在…

    在他努力克服自身对黄泉的恐惧闭着眼一跃而下之后,他知道,赌对了!

    那神佛皆惧畏之如毒的黄泉,与他无害..... 2k阅读网

    

    http://www.minguoqiren.org/xs/5199/615517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nguoqiren.org。民国奇人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minguoq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