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人小说 > 开局自废神级号 > 117章 叶瑞凡认贼作父?媚花魁出价卖身

117章 叶瑞凡认贼作父?媚花魁出价卖身

    但当叶瑞凡回头看向那说话之人时,一切也都明了了。同时他也收回了,这四人下副本的想法。

    毕竟三个人带一头猪,怎么玩?

    只见一个身材极肥极矮,鼻子朝天的丑八怪,被四五名少女扶着,从马车上下来。

    那肥猪胖得下车都成难题了,居然还不忘将自己身子紧贴在侍女的身上蹭来蹭去,双手更是上下齐手,毫不掩饰地揩油。

    白秋霜的描述居然十分恰当,色、肥、猪三字完美将他的生性、体型和样貌描绘得相当之恰当。

    眼前这人正是锻坤庄的少庄主,段毅德。

    “想必你就是锻坤庄的少庄主了吧?久仰久仰。”叶瑞凡无视了眼前三人,对那下车的肥猪道。

    “哟,听说你是首次来到慈宁州,我还以为是个乡巴佬呢。没想到有点见识。就是那话不太行……不过也多亏这样,月如姑娘只能成为我的人了!”

    叶瑞凡倒也不生气。不行……反正那是不可能的,没处用才是真的!

    “诶!少庄主你这是什么话。您可是威名远播啊,而且只怕是乡巴佬对你了解更深。爱你爱得不行啊。”

    这高帽往段毅德脑袋上一戴,他竟当场迷糊了。

    “哦?还有这等事情?总算他们还有点良心,不枉我对他们的恩德!你倒是说说,他们都是怎么说我的?”

    叶瑞凡刚要开口,肖恩突然上来,搭住了叶瑞凡的肩膀,轻声道:“幕兄,树敌无益。算了吧……”

    “就是!今后他有可能是我们新校长。你厉害归你厉害,我们可就难混了!”

    显然他俩都已经意识到,叶瑞凡要骂段毅德是头猪了。毕竟就他这幅模样,谁看,谁不联想。

    终于,叶瑞凡还是为这两个刚交的朋友,没有说下去。

    哪知这肥猪的耳朵,真还跟猪差不多灵,隐隐听见了叶瑞凡的化名,“木帘?这姓倒也少见,你莫不是木月如的亲戚,她早晨才去看你的吧?我看你嘴挺甜的,不如我收你做义子吧,也好来个亲上加亲。”

    叶瑞凡很少在看几眼之下,就这么讨厌一个人。这内心是有多黑暗?这种癖好自己玩玩就行了,还摆到明面上来,恶不恶心!

    “不用了,你我物种不同,我高攀不上。”

    段毅德还以为是夸他呢,满脸横肉挤成一团,geigei直笑。

    “就这人以后当你们上司啊?那五个老头咋想的?”叶瑞凡凑到梁英达耳边说道。

    梁英达却不回复,意味深长地奸猾一笑。

    就在这时,几名穿着清凉的侍女从满星楼中走出,招待几人进去。

    叶瑞凡一来不想和段毅德同路,二来还想看看这宏伟的建筑,于是在院中逗留了一会,方才入了满星楼。

    一路走到楼顶,推开最内部的包厢大门。三人这才一惊,发现这事……不是蹦迪喝酒那么简单。

    那名月如姑娘居中而坐,边上左右两排摆上小席,满满坐着九人,只有最里面月如姑娘右手边的那张席子是空的。

    显然是给叶瑞凡留的。

    肖恩和马克有点虚了,他们虽然来慈宁州不久,但木月如的事迹满城都是,热度堪比塌房女明星,不想了解也难。

    作为满星楼的花魁,不知已经有多少好汉为她送了性命。这么说并非夸张,可以说只要见过她见的人,几乎都是无可救药地为她痴迷。

    曾经有对出了名的富家兄弟,在满星楼喝酒取乐时,意外见了在廊中走过的月如一眼。哪知回去之后,二人竟为此打大肆争吵,甚至刀剑相向。最终双双重伤殒命。

    后来,一旦有什么大家族忽然决裂,老死不相往来,那八成就是因这红颜祸水了。

    而叶瑞凡却对她不太上心,只跟着侍女走到了席前坐下。

    “大爷,你可真让我好等啊……既然迟到了,是不是该自罚几杯啊?”木月如突然朝着叶瑞凡娇媚一笑。

    叶瑞凡没有任何反应,倒是梁英达已经痴了。

    “罚……罚……该罚!让月如姑娘等候,该死!”梁英达像是月如在跟他说话一样,竟是自顾自地越过叶瑞凡,拿起酒杯,想要饮尽。

    “喂!这哪里找来的下人,怎么如此没有规矩?”

    “什么下人!这是锻天阁的梁大宗师,长没长眼睛!”

    叶瑞凡屁股还没坐热呢,就听坐在末席的两人吵了起来。

    跟着,就见二人身后的侍从,突然站起,当即拔出兵器来。别说是肖恩和马克,就是连叶瑞凡都看得瞪大了眼睛。

    我擦?这是真是酒局吗?鸿门宴吧!

    不好意思地回头,对两位兄弟道:“不好意思。好像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不然我带你们先溜?”

    马克听到木月如的名头,就知道事情绝对不会是喝花酒那么简单。但这样迅速的发展,还真是大出意料之外。

    “没事,你也是好心……我们知道的。肖恩,我们尿遁吧。”

    “走!幕兄……,不然你跟我们一块……”肖恩还没说完,马克不再等叶瑞凡回复,拉着他起身就走。

    也不是不行……反正给这老头也带到了,就让他一个人在这玩,他也放得开。况且这九个人,一个看起来比一个不好惹,不然我也告辞算了?

    刚想到这里,坐在叶瑞凡正对面的段毅德,居然开口了。

    “诶,这是我义子的侍从,你们谁也不许惹!你们两个要打便打,不打的话……狗货,你去帮他们一把。”

    那名身背大剑的巨汉,突然从段毅德的背后跃了出来,一下跳到了末席的中间。见他的钢盔缝隙之间,竟如脚力的公牛一般,冒出阵阵白气,“叱呼叱呼”的,光是听着就令人胆寒。

    “没事,出事了有义父罩着!狗货,动手。”

    “别啊!少庄主,我是帮你儿子的……啊!”

    那人还没来得及求饶,便已经身首异处。几乎就在一瞬之间,六名侍从、两位宾客直接丧命,血溅当场。

    走到一半的肖恩、马克直接无缝转身折返,乖巧地坐回了叶瑞凡的身后。

    木月如见局势已定,轻轻挥手,示意月灵拿开被鲜血溅满的大丝绸扇子。

    “都丢出去吧。”其眼神、话音竟是在让人丢了厨余的边脚料一般。

    叶瑞凡虽然从后面的情况了解到,自己并未失身,但和这样的蛇蝎女人同床,仍是让他觉的浑身一阵恶心!

    “干的好,狗货!过来,赏你个五花肉吃。”

    那身长足有两米的巨汉,登时扑倒在地,几乎是用舌头舔着地面,将地上的那块肉挤过头盔的缝隙,才把肉送到了嘴里。

    “靠!”段毅德狠狠抓起就被往那巨汉的身上一砸,大骂,“狗东西!让你吃饭细嚼慢咽,你一口就给吞了!让我在这帮人面前丢尽颜面,给我滚回来!”

    巨汉就跟小狗一样,四肢着地,爬了回去。

    段毅德这才露出了得意的奸笑,“月如姑娘,我这条狗怎么样。你可中意吗?”

    “中意是中意,就是太大了。”

    木月如话音一落,段毅德直接下令,“蟋蟀,你把他手脚砍了,让他小上一号。”

    只见那名身形最小的刺客当即拔出双刀,便要往巨汉的肩上砍去。巨汉更是一动不动,让他砍!

    “慢着——”木月如的话悠悠传来,“你没看见,那位幕大爷的脸色有点不对了吗?”

    “停——”

    蟋蟀的手,这才止住。

    叶瑞凡这时候的脸,哪里可以用不对来形容,简直已经可怕的程度了。一般他露出这种脸色,便是要拿几个人来祭天了。

    “诶,义子啊,你这眼神可不对啊。这样看父亲可是要天打雷劈,下地狱的。”

    叶瑞凡本不将他放在眼里,可他突然动手杀人,还羞辱手下,一下踩中了叶瑞凡好几个个雷区。要不是后面三个人苦苦相劝,只怕他此刻已然毙命。

    “让你再活三天。”叶瑞凡冷冷说道。

    “你说什么!”段毅德猛一拍案,想要起身,却是肚子顶在了桌上,怎么都爬不起来,“老子看你嘴甜,还跟月如姑娘有点关系,才大发慈悲收你做儿子。你不要不识好歹。”

    这一段话说出来,三人劝得更厉害了。

    “幕兄,你可千万别。那个狗货不是我们能对付的,忍一忍,忍一忍……”

    “你要是动手了,我们就全完了。就算没死在这里,出去也要被人弄死,不值当啊!”

    “想想你的突破,想想你的净林通化水,要是在惹上这麻烦,那你真别想在这里混下去了。”

    叶瑞凡如今肠子都悔青了,真不该带他们来这个局。但毕竟是自己提出的,首要任务自然是将他们安然无恙地送出去。可不能因为自己,让他们二人从此被人压迫。

    月如看热闹不嫌事儿大,轻轻笑了一声,持扇捂嘴,看向段毅德道:“你说幕大爷和我有关系,你可知道是什么关系?”

    段毅德淫笑了起来,馋涎直流,极为猥琐地道:“你也姓木,他也姓木。他……是你哥吧?否则你今晨进他房内,却什么都没发生。要么他是个太监,要么你们就是亲属。不然……哪个男人能抵得住和你同室的诱惑啊,嘿嘿嘿!”

    “放屁,就是亲属……”一个满脸胡子的中年男人叫了起来,但一见段毅德的目光射来,顿时就不敢说下去了。

    “他说的没错。我们就是亲属……又怎么样?”

    那中年男子看着衣着华贵,像个大官,身后的三名侍从看起来更是等级不低。可偏偏就是被段毅德这个肥猪给震慑到了。

    木月如说完自己想说的,又收起扇子看向了叶瑞凡,“想碰我的身子可没那么容易。天下千千万男人日思夜想的东西,岂能轻易得到?不过,今天——我给你们在座的一个机会。”

    这几句话一说,叶瑞凡也觉出了她的妖媚,即使对她的颜值毫无兴趣,却也是被撩得头皮发麻,浑身燥热。

    果然,几个看起来身体差一点的老头,当场晕了过去,直接抬走。

    叶瑞凡见状,登时大喜过望,向后一倒,也晕了过去。他竟是想用此来金蝉脱壳!

    http://www.minguoqiren.org/xs/46136/165955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nguoqiren.org。民国奇人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minguoqiren.org
江唯林南烟大唐扫把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