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人小说 > 锦衣长安 > 第一卷 故人归 第九十七回 谁去送信

第一卷 故人归 第九十七回 谁去送信

    姚杳从韩长暮平静的声音中听出了威胁,她抽了口气,扯了扯嘴角,艰难一笑:“哪能啊,好东西就是应该孝敬给您的。”

    韩长暮寒星般的双眸闪了闪,嘴角抿的极紧,似有若无的一笑。

    他转眸凝望深夜,声音冷的如同瓦上寒霜:“这戍堡里究竟有什么秘密,竟会令突厥人这样大张旗鼓的来围困攻打,竟连血鹰部的精锐都出动了。”

    单单一面血鹰旗,并不足以证明来的是突厥血鹰部中的哪只队伍,但后头掩藏起来的那几架车弩,却是实打实的血鹰部中最精锐的鹰师所独有的。

    他转头望了姚杳一眼,对她的心细如发有了个新的认识,她竟能在这么黑的夜色中,从那么多的伪装中,分辨出车弩。

    这份心思,着实不容小觑。

    他望着姚杳的目光,不由得渐渐变深了。

    姚杳觑着韩长暮的脸色,心里实在是七上八下,没有底儿,被韩长暮看了这一眼,她心里打了个突,没话找话的嘿嘿直笑:“公子,这个,天亮之后,可怎么办。”

    韩长暮却没顺着姚杳的话往下说,反倒话里有话道:“看来阿杳对突厥人也很熟悉嘛。”

    姚杳愣了一下,尴尬道:“书里写的,书里写的,我就是随便翻了翻。”

    韩长暮挑眉,故意套话:“你说这车弩,会不会是别的部落从血鹰部借来的。”

    姚杳怎能听不出韩长暮在套她的话,她可不信韩长暮对这车弩一无所知,不过她无所谓的笑了笑,连北衙禁军里独有的千里镜她都拿出来了,还有什么底是不能漏的,只要能击退突厥人,底细什么的,不重要了。

    她挑眉笑了笑:“公子这就是在诈我了,公子见多识广,车弩连咱们大靖都没几架,更何况突厥了,血鹰部把这几架车弩看的比眼珠子还要紧,别说是借给别的部落了,就算是血鹰部自己,除了鹰师以外,也是不可能染指半分的。”

    韩长暮敛尽了淡薄笑意,吁了一口气:“我可没有试探你的意思,只不过有了这几架车弩,攻下第五烽会比寻常时候要快,而要突出重围出去送信,就更是艰难了。”

    顾辰也听明白了始末,他长居长安,虽然是头一回遇见突厥人,但对突厥人的强悍血腥,也是早有耳闻的。

    他愁的长吁短叹:“别说我们没有飞天遁地的本事,就算是有,一露头,也得被那车弩给射成筛子。”

    破晓前,极远极远的天边泛起一丝淡淡的亮光,映衬的整个天幕深蓝如墨,清月似水,寒星如芒。

    韩长暮负手而立,戍堡上风大,吹得他衣袂飘飘,愈发孤清难言。

    他凝望着深邃寂寞的夜色,淡淡道:“阿杳,凭你的轻功,能在车弩中全身而退吗。“

    姚杳眼角一跳,张了张嘴。

    想什么呢,那可是车弩,据说发射出来的弩箭能射塌城墙,击倒屋舍,让她从车弩中全身而退,别开玩笑了,她又不是个铜头铁臂。

    她抽了抽嘴角,十分艰难的扯出一抹笑:“公子,我听说突厥人的车弩十分厉害,一次能发射三十五支弩箭,一里之外就能击射的房倒屋塌。”

    韩长暮没有回头,平静道:“然后呢。”

    姚杳哽了一下,有点气急败坏的跺了跺脚:“您或许有这个本事全身而退,我可没有。”

    韩长暮挑了一下嘴角,没有说话。

    静了片刻,他率先走下戍堡,语气是一如往昔的平静,并没有因突如其来围困而有半分惊惶:“天快亮了,去见徐翔理,有些事情,还需要他来说个清楚。”

    顾辰和姚杳面面相觑,不明白韩长暮在说点什么。

    走进戍堡,徐翔理和祝荣二人已经在对着舆图商讨起来。

    看到韩长暮三人走进来,徐翔理回首沉重道:“韩兄弟来了,来,先用朝食。”

    韩长暮撩了衣摆,平静落座。

    早有戍军端了热气腾腾的清汤玉尖面进来,搁在三人面前。

    忙了一整夜,水米未进,不止是韩长暮三人,别的人早就饥肠辘辘了。

    韩长暮刚挑了一口玉尖面放到嘴边,就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咕噜噜的轻响,他忙转头,正好看到姚杳尴尬的把揉肚子的手放下来。

    他忍笑,平静道:“徐戍官,还有多的玉尖面吗?”

    徐翔理一愣,忙又吩咐戍军端了两碗玉尖面上来,一叠声的笑着:“哎哟,看我这个脑子,竟忘啦阿杳姑娘和顾兄弟了,来来来,坐下来一起吃。”

    姚杳和顾辰也不客气,早饿的前心贴后背了,还有什么可客气的,头埋在大海碗里,呼噜噜的吃的痛快。

    一碗玉尖面吃完,天已经蒙蒙亮了。

    淡淡的清月掩在了云翳后头,露出一点微弱的光。

    徐翔理和祝荣头碰头的商量了会儿,跟韩长暮道:“韩兄弟,咱们上戍堡,在仔细看一看吧。”

    韩长暮点头。

    几个人重新登上戍堡,深夜里暗沉沉如同铅块的天幕,此时已经呈现处蔚蓝的光彩。

    远处的黄沙尘土静静飞扬,几许寒光若隐若现。

    徐翔理拿着千里镜,仔仔细细的看了一圈儿,脸色越发凝重,沉得厉害,反手把千里镜递给了祝荣。

    这样一圈儿看下来,几个人的脸色都不太好。

    韩长暮虽然已经知道突厥人中有车弩的存在,但夜色里却看不清楚究竟来了多少突厥人。

    如今天已经亮了,看的就格外清楚。

    几个人都没有言语,怀着一颗沉重的心,慢慢走回戍堡中,看着墙上的那副舆图,其上的纵横阡陌,也格外难辨了。

    徐翔理想了想,重重捶了一下书案:“方才我仔细看过了,四个方向都有突厥人,看起来约莫一百五六十人,还有车弩,来势不善。”

    祝荣摸了摸下巴,显然也没有料到会有车弩出现,他有些诧异的嚷了起来:“来这么多人也就算了,怎么还来了车弩,用攻城掠地的架势来打一个烽燧,小题大做了些吧。”

    韩长暮抿了口茶,恍若无意的疑惑问了一句:“这第五烽究竟有什么不得了的地方,竟引得突厥人大张旗鼓的来攻打。”

    徐翔理神情一滞,掩饰的轻咳了一声,言语间有些慌张:“第五烽素来为伊吾道上的要塞,突厥人前来攻打也属正常,第五烽被围,以我们现有的兵力,顶多坚守半日而已,我是想,用这半日的功夫,送人出去求援。”

    祝荣点头认同:“是,徐大哥说的事,还是商量商量送信出去的事吧。”

    徐翔理伸手在舆图上点了点,分别圈下两处地方:“还是之前说的,一是去第四烽,一是去星星峡。”

    祝荣接口道:“徐大哥,去第四烽吧,我点无名亲兵,半日内必带援军回来。”

    徐翔理不置可否,望向韩长暮:“韩兄弟以为呢。”

    事关生死,韩长暮没什么可避讳的了,他屈指轻叩食案,直言不讳道:“第四烽戍军只有三十人,来了也是无济于事,而星星峡足有二百名驻军,我以为,不如前往星星峡请调援军。”

    昏黄的烛火下,祝荣的神情有一瞬间的凝滞,他似笑非笑道:“韩兄弟对河西一带驻军的情况,竟如此了解。”

    韩长暮只是一笑,没有多言。

    姚杳立在韩长暮身后,挑了挑眉,这个祝荣,像是有几分忌惮韩长暮。

    徐翔理在舆图上巡弋了片刻,敲了敲星星峡所在的地方,沉声道:“此次突厥人来势汹汹,戍军们顶多能拖延半日,第四烽的戍军实在太少,还是去星星峡吧。”

    祝荣神情如常的点头:“徐大哥说的极是,那就去星星峡吧。”

    姚杳站在韩长暮身后,正好对着祝荣,就在徐翔理说话的时候,她分明从祝荣的眼中看到一丝阴霾。

    她有点不明就里,退了几步,斟了盏茶,递到韩长暮的手中,旋即朝着祝荣的方向撩了下眼皮儿。

    韩长暮低头一笑。

    果然是个千伶百俐的人。

    他暗暗点了下头。

    静了片刻,祝荣又沉声开口:“既如此,天明之后,探查清楚了突厥人的情况,我点五名亲兵,去一趟星星峡。”

    徐翔理却摇头道:“这一趟凶险万分,还是我亲去,这第五烽,就交给祝兄弟了。”

    祝荣却执意推脱不肯,一时间竟僵持了下来。

    韩长暮啜了口茶,热气氤氲在脸上,他平静了片刻,神情赤诚而温和的望着徐翔理,淡淡道:“突厥人攻打,不容小觑,但第五烽易守难攻,若调兵得当,还是可以坚守半日的。”他转眸望向徐翔理和祝荣二人,神情平静:“徐戍官,祝戍官,第五烽还要考你们二位驻守,这求援一事,我可以代劳。”

    徐翔理和祝荣顿时愣住了,诧异的相视一眼。

    徐翔理回过神来,极快的摇头:“不行,韩兄弟能一路到此,必然是有过人的本事的,但突厥人素来凶悍,韩兄弟又不是行伍之人,我不能让你以身犯险。”

    http://www.minguoqiren.org/xs/42229/158914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nguoqiren.org。民国奇人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minguoqiren.org
江唯林南烟大唐扫把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