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人小说 > 镐京出猎 > 第一百二十三章:消失的樊克俭

第一百二十三章:消失的樊克俭

    徐谨脸颊上一松,连着被褥上握紧的双手也松开了。她看着立在头顶的男人,舌头顶住两腮,努力挤出一个微笑,情真意切地说道:

    “说起来,下官与大人毫无瓜葛,十几年来不过有几面之缘,大人不必将下官放在心上。只是阿音,她那样可怜,她很小就没了爹娘,只有大人一个真心对她好的亲人了,大人一定会保护她的对不对。”

    卫权抬起手“嘘”了一声,修长的手指晃动两下,说道:

    “本官说过了,这都是要陛下决定的事。不过镐京终究不是女儿家的容身之所,你若愿意,本官会安排你和阿音回有道书院。普天之天,唯有读书人的地方,不兴刀剑。”

    徐谨听他讲这话,稍稍宽心几许。她摇摇头坚定地说道:“下官不会走的,多谢大人好意,徐谨心领了。”

    卫权见此,声音冷了些:

    “本官看在你是晚辈的份上,给你指条明路,你可不要固执。你来是做什么?寻注定报不了的仇,找注定不会在世的人?你去问问陈同非,问问有间书肆的唐栩生,他们希不希望你回去。”

    徐谨听他说到“注定不会在世的人”,心口一堵,极其不悦地说道:“大人,虽有些失礼,但请大人恕罪。雷大通与下官是同门,下官与大人是同辈,大人只是比徐谨年长些而已。下官的事,又关大人什么事?”

    卫权看着她倔强的小脸儿,点着下巴思索着。他今年三十有六,比她大了何止一些。

    他暗自摇了摇头,不准备待下去了。

    负手离开时,他在门口轻飘飘地来了一句:“记得把本官的衣服送回来,它很贵的。”

    衣服?徐谨想起来,那夜在卫府门口,难道是他的衣服?她皱了皱眉,那衣服也在东宫!

    徐谨心沉了几分,赵明庭那个人她永生永世都不想再见,她需得与陈同非说说,将她的东西趁早取回来。

    ……

    天慢慢阴了下来,尘土飞扬,树叶花儿纷纷摇晃,天边传来阵阵雷声,前几日那场暴风雨似乎有卷土重来的气势。

    听着外面的风声和轰隆隆的声音,徐谨在榻上,心里有些闷闷的,喘不上气来。想到晚上……她攥紧了被子,赵明庭这两日在半夜都会摸到她这里,他似乎很喜欢抱着她说话,抱着她睡觉。即使她将剑抵在他身上,亦或是横在自己颈间,都无济于事。

    他还威胁她,压在她身上告诉她,他会将她是女子的事昭告天下,会将她迎进东宫,做他名正言顺的女人,永远只能待在那一方殿宇中等着他……

    徐谨双手覆在面上叹了一口气,事情怎么都变成这个样子了呢,为什么就这样了?她想做的事一件都没有做成,不想招惹的人却一个接着一个。

    清涟,清涟……他又什么时候能回来呢?

    夜间,外面果然伴着雷声下起了大雨,从淅淅沥沥到倾盆而下,那声音吵得人睡不踏实。从春雨中袭过的一阵一阵风也不小,傍晚时,侍女怕她着凉便将窗子关上了,却挡不住这雷雨交加的声音。

    徐谨躺在踏上翻来覆去,心中始终不踏实。渐渐地,她想着这么大的雨,赵明庭今夜不会来了,便从心开始,稍稍放松,要睡过去了。

    谁知,半睡半醒中,小厮竟来敲她的门,说府外来了人,是找她的。

    犹如一盆凉水浇顶,徐谨一下子被惊清醒了,不会是赵明庭吧?心砰砰乱跳,她想,应该不会,他每夜都是悄悄来的。

    等她披上衣服后,来人已经进来了,竟是温从吟。他步履匆匆,好像有很紧急的事情。

    “文吉,这么晚了,把你吵醒了吧。”温从吟一见到她,便很过意不去地对她说着。

    徐谨半坐起来,连忙说道:“司业大人不必多礼,大人有事尽管说。”

    “克俭这两日可有来寻过你?”

    徐谨讶然,向婴?他又怎么了?那日温从吟与何静之来探望她时,便提过樊克俭的事。

    她摇摇头,一手支在榻沿儿上,身体前倾,担忧地问道:“向婴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温从吟披着一件青兰色的披风,面色焦急,头发湿湿的,不似平日那般文雅讲究。听见她的答复,他有些失望地说道:

    “克俭这孩子这几日便不太对劲,夜间看不到他的身影,白日连翰林院那边都告了假没有去。他还不容易过了殿试,初入官场,这般委实不好。如今翰林院新晋的庶吉士不少,他告假于翰林院那边不算什么,但就是这般,等他再回去,恐怕就插不上手了。”

    “什么?向婴做事一向很有分寸啊,若是无事,他不会这般胡闹的。”

    “说的是,但大家都没听他提过有什么事啊。”温从吟也很疑惑。

    “怎么会这样……”徐谨听着温从吟的话,心里很担心。这孩子命途多舛,他爹的死不会那么简单,他身上似乎也有着秘密。

    温从吟最后问了一遍:“文吉,你确定他没有来过是吗?”

    徐谨心焦着:“没有,司业大人,他没有来过。向婴孑然一身,他还能去哪儿呢……”

    “既然这样,那我便先离开了,你身上有伤,不要再担心了,我去别处寻寻。”温从吟说着就匆匆离开了。

    看着他的背影,徐谨想着那夜做过的梦,总觉得那是一个不好的兆头。她右眼皮也开始跳动,心中的不安更甚。

    她嗓间一涩,她捂着伤口,一直咳嗽。透过窗缝看了眼外面的夜色和风雨,她突然一把掀开被子,迅速换上中衣和外袍。伤口有些细密的痛感,她顾不上了,拿了一把伞便出府去了。

    守门的家丁刚送走那位大人不久,门还没关严实,这时一个青衣身影打着伞里面走出来,也要出府去。

    “徐先生?”家丁没看见掩在伞下的脸庞,但也认出了她的身影。

    “嗯。”徐谨走的匆忙,淡淡应了他一声。

    家丁还没等再开口,只觉得大雨中一个影子一晃而过,只留给他一个背影。家丁急了,大声喊道:

    “徐先生!这么晚了,下着大雨,您去哪儿啊?”

    ……

    空旷的街道上,一户户人家、商铺纷纷大门紧闭,雨幕隔着视线,就算眼力再好的人,也看不清超过一丈之外的事物。

    一个虚弱的身影正举着一把伞大步走在街上,头左右四顾,在急切地寻找着什么。

    “向婴?向婴?你在吗?”徐谨一手握着伞,一手搁在嘴边大声呼唤着樊克俭的名字。

    ……

    “向婴?是我,徐哥哥……”

    ……

    “向婴?听见了吗?”

    ……

    找了好几条街,大道上只有她一个人,丝毫看不到樊克俭的身影。

    徐谨嘴唇变得灰白,她咬了咬打战的牙关,将冰凉的手指放进嘴里含一下取暖,身上还没有完全结痂的伤口被雨水泡着有些沙沙的疼。

    攸地,她抬起眼帘,想到了一个地方。

    http://www.minguoqiren.org/xs/41521/158914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nguoqiren.org。民国奇人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minguoqiren.org
江唯林南烟大唐扫把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