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人小说 > 大宋:八岁皇叔做史官 > 281 一个人的汴梁(上)

281 一个人的汴梁(上)

    281 一个人的汴梁(上)

    你在路边捡了泡狗屎,本以为只能当肥料。

    忽然有几个妇联战士告诉你,那是振金,是人类的希望,你会怎么想?还不得吓得咯喽一声,当场死亡?

    别看蔡心手挺黑,但效果也确实不错,没等嘴唇肿起来,姜小鱼就悠悠醒转过来。

    她也知道自己丢人了,干脆就躲在屋里和面做饼。一直到,做的饼能绕地球一圈了,还不肯露面。

    见赵大锤坚持己见,蔡心和金弄玉两个弱女子,又能有什么坏心眼呢?

    只能约法三章,以入门先后排好顺序,暂且认下了这个三妹。

    金弄玉结识最早,排行老大;蔡心次之,排行老二。

    姜小鱼?

    给她个小三的位置,已经是莫大的造化了,她还想当正室咋的?

    一三五由大房伺候,二四六有二房服侍,三六九才轮到三房。

    逢十,让大老爷休息一下,养精蓄锐。

    “这……”赵大锤彻底无语了。

    你们都安排的妥妥当当的了,还要我说什么呢?

    只能先打个马虎眼,留一句“日后再说”了。

    蔡心一眼就看穿了赵大锤的小心思:“别看他现在嘴上委屈,心里指不定有多高兴呢。这臭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

    其实赵大锤真的不是太开心,他很想当个“时间管理大师”,更想学习一下韦爵爷大被同眠。

    只可惜,时间都安排的满满当当,调不开档期。

    难得一个月有那么三天的休息,也得注意保养身体不是?

    玩笑归玩笑,见到了爱郎,又到了真正安全的地方,金弄玉和蔡心紧绷了几个月的神经,一下子就松懈下来。

    草草吃过饭之后,两个人就相拥而眠,当着赵大锤的面呼呼大睡起来。

    姜小鱼这才敢露面,看着一对丽人笑道:“还真是小孩子脾气呢!”

    可不,即便是睡着了,两个人也不老实。金弄玉在嘟嘴,蔡心在蹬被子。

    赵大锤赶紧收回禄山之爪,假装给她们掖被子,讪讪说道:“其实都是一样的,你睡觉的时候还磨牙,有时候还会放屁。”

    姜小鱼大羞,粉拳轻捶:“人家哪有,你净瞎说。”

    赵大锤顺势一揽,软玉温香抱满怀:“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瞒着你,实在是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

    “告诉我什么?”姜小鱼嘻嘻一笑,“是说你的身份,还是说这两个红颜知己?”

    “你刚才昏倒是装的?为什么现在这么平静?”

    女人,果然都是天生的演员吗?

    “我不昏倒怎么办?你舍得撵走谁?说起来英雄盖世,打这个杀那个的。”姜小鱼宠溺地一戳赵大锤的脑门,“你啊,就是个小傻瓜。”

    “嗯,我就是愿意当你的小傻瓜。”

    “哟,这小两口可真亲热呀!”装睡的蔡心酸不溜丢地嗤笑道。

    “就是。”金弄玉也跟着补刀,“只闻新人笑,哪见旧人哭。小心心,抱紧点,我冷。”

    赵大锤大展神威,一把抱起姜小鱼,扔到床上,还不忘大吼一声:“放开那个女孩!让我来!”

    此情此景,正应了一句古诗: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哟!

    别瞎想,小编说的是日程,嗯,日程。

    上次赵大锤进京,那是偷偷摸摸、鬼鬼祟祟。

    这次再进京,那可真是“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漫山岗。”

    牛气冲天,牛牛又牛牛!

    好吧,原谅屠夫的文化水平太低,只能说出这样的赞美。

    士气可嘉是好事,但气太足了,就有点膨胀了。整个队伍,弥漫的都是这种骄横的气氛,扰民的事情也开始逐渐增多。

    “杀!”

    种师道、童贯前来请命,赵大锤只从牙缝里崩出来这么一个字。

    “有些行为,本就在十斩五十禁之内,杀了也没什么。可要是不论轻重缓急,都给杀了,是不是也不太好呢?”

    种师道也不是靠说服教育来治军的,杀几个害群之马,也不是不可以。

    可有几个士兵,不过是因为吃了几个瓜,对某姑娘说了几句荤话,就被执法队给逮着要杀头,是不是太过分了呢?

    “过分吗?”

    赵大锤一点都不觉得过分。

    咱不要求,你们这些辣鸡有人民子弟兵的觉悟,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但你也不能学狗汉奸,说什么“老子在城里吃馆子都不花钱”的屁话呀!

    赵大锤是没有亲自抓着,要是他在现场,肯定要抽死那些骄兵悍将,一边抽还一边骂:“打死你个狗汉奸!”

    呃,串戏了,咱不是嘎子哥,不用亲自动手,军中有的是刽子手。

    大笔一挥,就是数颗大好头颅落地,可悲可叹啊!

    “皇爷,这可都是为国立过大功的好男儿呀,可不能杀啊!”

    种师道实在是不愿意,因为一个瓜而赔上一颗脑袋,虽然大小都差不多:“我给钱!给十倍,不,百倍的钱。要是还不行,我亲自去求那个小贩,让他既往不咎。”

    “老种呀,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赵大锤不是圣母,对小金人也不见得仁慈到哪儿去。

    但现在是在哪儿?

    是在咱大宋境内啊!

    你这一群乱兵,今天敢吃人家一个瓜,明天就敢抢人家的财物,后天就敢奸淫掳掠、无恶不作了吧?

    帐下二号人物童贯,一直不甘心当二号人物,适时进谗言:“都是一帮子贼配军,都是狗改不了吃屎的货。”

    “你他娘的骂谁呢?”

    种师道眼一瞪,刀一拔,就要跟童贯个教训。

    童贯堂堂太尉,天子近臣,怕你个西北来的贼配军?

    干你丫挺的!

    “你才是贼配军。”

    “不,你是贼配军,你全家都是贼配军。”

    赵大锤啪的一拍桌子:“当老子死了?敢在老子面前舞刀弄枪,是想弑君吗?”

    还别说,弑君这个大帽子还真好使,丢出去没一个敢接的。

    在皇爷面前耍横,两个加起来一百好几十岁的人掂量了一下,好像没必要,也横不过人家,只能违心地夸奖起对方的兵器来。

    “哟,老种,你这杀猪刀可不赖啊!”

    “一般一般啦,不如童兄你的宝剑好。一看就知道是上剑,不是下剑。”

    和好是不可能和好了,只要别打起来就行。

    赵大锤也不敢奢望他们相知相恋,只求能省心一点。

    毕竟,咱们是义军,是在大宋境内作战,能不杀伤就不杀伤,更不能让老百姓戳咱们的脊梁骨。

    “传令下去,大军行进期间,敢擅自离营者,死!”

    为了避免更多的人犯错,咱们还是都老老实实地在军营里待着吧。

    “行进途中,不可避免地会对百姓的生活造成影响,如之奈何?”狗头军师公孙胜提出质疑。

    十好几万人呢,你说秋毫无犯就秋毫无犯了?

    踩着老百姓的庄稼了,影响了人家婚丧嫁娶了,吓得人家的母牛流产了,这都是损失呀!

    “晓谕各州县,大军过境时严厉约束百姓,以免误伤。所带来的损失,详细查探,后续赔偿。”

    赵大锤调调眉毛:“咋样,还有问题吗?”

    有,还真有。

    探马来报:“前方新宋门外,有人挡住了大军去路。”

    “哦?共有多少人马?哪位将军愿与我攻破此门?”

    一路上都没打一个像样的仗,到这汴梁城下,终于捞着仗可打了!

    一群杀才,纷纷伸胳膊捋袖子,准备请战。

    那探马却为难了:“只有一个人。”

    http://www.minguoqiren.org/xs/36772/1589132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nguoqiren.org。民国奇人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minguoqiren.org
江唯林南烟大唐扫把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