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人小说 > 神隐镇 > 第一卷:神隐镇 第四章:失踪

第一卷:神隐镇 第四章:失踪

    “不可能啊,不可能啊。”

    514宿舍的厕所的灯闪了闪,骆少闻此时正坐在自己的床铺上用手机查询着关于神隐镇早些年的传闻,脸上不时出现讶异的表情,嘴里嘟囔着。

    他在潘子桉演的那出肚子疼只是为了不让他跟着自己上来,虽然这有一定的风险,但事实证明还是成功了。

    至于为什么演这一出仅仅只是因为他感觉到了这神隐镇有哪里不对劲,而他查出来的东西正好证实了他的想法。

    “嘭,嘭,嘭。”

    厕所里传出重物撞击声,骆少闻刚想去一看究竟突然想起来房间的钥匙只有他和潘子桉有,而他回来的时候房间也是和他们下去的时候一样反锁的。

    所以不应该会有别人在这个房间里呀,而且从那个声音出现开始他就感觉有东西窥视着自己,似乎是从背后来的。

    骆少闻二话不说便带着手机跑出了房间,顺便锁上了门。

    他一只手扶着扶手跑楼梯一只手给潘子桉发信息想将自己知道的全部告诉他,打完后他发现怎么样都发不出去信息就像是这里被切断了信号一般。

    但是手机里的信号还是满格的,从五楼跑下来很快就到底了。

    一个人也没有。

    骆少闻这才发现刚刚他从五楼跑到一楼整个楼道一片安静,安静的就像是从来没有人一样。

    而且,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他站在一楼的中央警惕的看着四周,四十八个人就这么失踪了?

    说出来谁信?

    楼上还有着不知名的东西,信息也发不出去但信号却是满格,一直在下着的暴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

    这就像在两个不同的时空。

    “等等,两个不同的时空?”

    骆少闻突然一愣,他打开浏览器输入了神隐镇三个字,很快的便弹出了网页界面。

    手机信号满格是真的,可以上网也是真的,可是为什么他的信息不能传给潘子桉?

    不对,不对,一定是有哪里被自己忘记了。

    “我现在是在哪个时空呢?”

    骆少闻并不慌张,因为他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准确来说是他那残缺的记忆告诉他不是第一次来这里的。

    他一直在循环,但是这是第几次他并不知道。

    他知道的是他身处的地方一定和潘子桉所在的空间不同,所以危险的空间是在他这里还是潘子桉那里呢?

    还是说都是呢?

    “该死的完全没有提示啊。”

    骆少闻努力想要将丢失的记忆给找回来,但是怎么样做都是徒劳的。

    他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看向了手机上的时间睁大了眼睛。

    他回到了过去?

    “你们有看到骆少闻吗?”

    章泽川正窝在被子里面打游戏,而章禹则在厕所里面洗澡。

    顾泽明刚刚过来找潘子桉说话的间隙,他和章禹就直接偷偷的离开了回到了自己的宿舍。

    章泽川打完游戏后看到信息栏里面显示着群聊有未读信息,打开一看是潘子安在楼层群里面发的。

    骆少闻?

    章泽川对他有点印象,虽然是同学一场,但是这四年来他能记住名字或者相貌的还真不怎么多。

    当然骆少闻他还是记得的,不过这个人只会跟潘子桉交流,其他人基本上都没有理过。

    曾经潘子桉有一段时间因为祖母去世了需要请假回去了,那段时间骆少闻一直都是一个人,感觉挺孤独的。

    章泽川和骆少闻唯一不同的一点就是不会完全不交流。

    不过为什么潘子桉会问骆少闻去哪了?

    “怎么了吗?”章泽川想了想还是将问题打了出去。

    “刚刚在下面少闻和我说他肚子疼回宿舍上厕所,可是我回宿舍后发现门开了但是没有看见少闻,所以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在哪里看到他。”

    潘子桉不明白就这么小一个地方为什么就是找不到骆少闻,就连房间的钥匙也找不到。

    他们出门之前他还确定了门是锁的,但是回来后门开了也就是说骆少闻回来了。

    但是问题是他和钥匙都不见了,他问遍了班上的人都说没有看到。

    外面还下着雨难不成他还会凭空消失吗?

    而且骆少闻的所有东西都还在。

    “我和章禹回来之后就在宿舍里面待着了,所以我们也不知道。”

    章泽川看完了潘子桉的回复后感觉背后突然一凉,之前那熟悉的窥视感又来了可是转过头去却什么也没看见。

    章泽川可以确定那窥视感绝对不是他因为他自身的原因,而是真实存在的就连章禹都能感觉到那强烈的窥视感。

    可是那窥视感的源头到底在房间的哪里呢?

    “诶,子桉他还没回宿舍吗?我刚刚宿舍的时候有在楼下看到少闻诶。”

    “不过很奇怪诶,我看他好像很害怕的样子,手里还拿着雨伞还掉着水,看着像是从外面回来的,不过这么晚了他是去了哪里?”

    “对了,子桉跑得还挺快,我刚想和他打招呼就一个转角的功夫他就不见了,我还以为他已经上楼回宿舍了。”

    群里又出来了一条信息,是513的陈野旭发的语音信息,“而且你有没有试过给他打电话呀?”

    雨伞?

    潘子桉听完了陈野旭发的语音信息,心里却是有点发怵。

    第一是如果按照陈野旭所说的,他看见了骆少闻从外面回来了,那为什么他没有看到或者遇到过他,而且到现在他还没有回到寝室。

    这第二就是,他们两人的雨伞都在他这里好好放着,所以陈野旭看到的骆少闻是谁?

    “你还记得他手里拿着的雨伞是什么颜色吗?我的雨伞好像被他带走了,我现在要洗澡了等会才能给他打电话。”

    潘子桉想了一会还是决定撒个谎问问陈野旭他看到的到底是不是骆少闻,但他还是有些顾虑的。

    因为不管怎么说,骆少闻从下着大雨的外面回来并且没有回到宿舍里面来的这点很奇怪。

    “当然记得,黑色的雨伞。”

    陈野旭的语音消息再次发到了群里,而这一消息让潘子桉更加心里发怵,因为黑色正是骆少闻雨伞的颜色,可是这样一来却怎么也说不通了。

    他到底是从哪里下去的?

    潘子桉一直记得楼梯和电梯是只隔了一层墙而且都只有一个,那么骆少闻到底是怎么样躲过了所有人的视线去了外面的?

    而且骆少闻的雨伞还在他这里,所以陈野旭口中那个带着黑色雨伞的人真的会是骆少闻吗?

    毕竟这个镇子这么大,也许是别的居民进来躲雨而已吧。

    潘子桉余光里瞟见了一张纸突然从门缝里塞进来,他捡起了地上那张还带有着水渍的纸,那水渍就像是曾被雨水浸泡过一样。

    他一想到纸可能被雨水打湿过连内容都没看忙打开门,却发现门外除了外面还下着雨地板上什么也没有。

    也许是他想错了吧?

    “离开神隐镇。”

    潘子桉锁好门后看了看刚刚被塞进来的纸条,上面写着短短的五个字却是让他心里更加发怵。

    这个时候他突然感觉某个地方有什么东西在窥视着自己,他有点紧张的望着四周,很奇怪很奇怪,直觉告诉他这个地方很奇怪。

    不管是失踪的骆少闻,还是这突如其来的纸条,都透露着这个镇子都很奇怪。

    他从书包里面小心翼翼拿出了一条微微泛旧红色手链,这是他祖母留给他的遗物,说是可以辟邪用,没想到在今天就派上了用场。

    潘子桉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又看向了那张纸条,然后迅速在骆少闻的行李中翻找能证明骆少闻字迹的东西,终于他拿出了一本写有它主人名字的本子与那张纸条比对了一番后发现,两者的字迹一模一样,这张纸条的主人正是骆少闻。

    可是他为什么没有直接进来给他?而是从门缝里面塞进来?

    而且,纸条上写的离开神隐镇又是什么意思?

    “小川,你有动过我放在厕所里的沐浴露吗?”章禹洗完了澡正连着风筒吹着头发,突然发现自己放厕所里的沐浴露从原来的一整瓶少了一半。

    “章鱼你和我在一起以后你好像变傻了,我可是一直和你在一起的要是我去动你的东西你早发现了。”

    章泽川欠揍的声音从卧室传来,章禹当然明白他所说的。

    但是如果不是他那么这个沐浴露为什么会少了一半?

    难道是自己记错了吗?

    章禹晃了晃头将这个疑惑点埋在心里继续吹头发了。

    而此时在顶楼,安泽澈正在韩栋旭温暖的怀抱中瑟瑟发抖,一双眼睛中透露着惶恐,不停地喃喃自语。

    “旭哥,旭哥,我记起来了我记起来了。”

    http://www.minguoqiren.org/xs/36550/1296997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nguoqiren.org。民国奇人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minguoqiren.org
江唯林南烟大唐扫把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