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人小说 > 阴女秋葵 > 216:劫数

216:劫数

    秋葵想开口安慰对方,可话到嘴边,想起她曾见过的那万千枉死之人,及地狱里那幽幽罪魂,她再说不出生死有命这四个字。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她望着远方那被夜幕笼罩的城池以及辽阔的江河,轻声叹了一口气。

    卫忠义闻她叹气声,自嘲道:“想我卫忠义一生以仁善为名,誓要守护江州黎民百姓,可我却连自己最心爱之人都未能护住,临渊自小就埋怨我不让他去追查他母亲之死,可我又何尝不想亲手手刃了那残害紫柔的妖人?“

    秋葵因亲眼见过养尸门中人的毒辣阴险,所以十分理解对方的心情。她说:“秋葵相信,王爷不让卫兄去查王妃之死,必定有其原因!“

    卫忠义点点头道:“当年紫柔死前便对本王交代过,她尤氏仇敌已找上门来,恐有大祸,当年我已为江州王。手握重兵,怎会惧怕这些江湖妖人?本王立即派人去追查那威胁我妻儿性命之人,却是我太天真,这伙人身有异术,手段极其残忍,本王派去之人全着了他们的道。回来时已非本来面目,刀枪不入,连番祸害数人,唯有用火烧才可灭之!“

    秋葵疑问道:“对付玄门中人,以普通刀剑如何能灭之?“

    “那时已连死数十人,本王虽极力隐瞒不传入城中引起百姓恐慌,但也清楚,继续这般下去不是办法,于是前去天一山天一观寻求化虚真人相助!“

    “天一观的化虚真人算是当今道门中的泰山北斗了,当年若王爷请出了化虚真人出手,按理说,应能了结此段恩怨吧?“这是秋葵的揣测,但当年的结局她十分清楚,想来其中一定还有什么更深的缘由。

    卫忠义点头确认道:“化虚真人德高望重,在江州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每日拜见他之人踏破了天一观的门槛,当年他本在闭关修炼,却因算到江州城有大难,所以破例出关,与本王相见,本来,本王也以为,只要请出了真人,有天一观做主,那作孽的妖人便能被正法;不过真人见过紫柔之后,问及当年尤家祖上的一件旧事,此事久远,真人未让本王在旁听,后来真人便出手与那妖人相斗??“

    他说到此处,脸上露出难过的神色来,秋葵忙问:“莫非化虚也非薛天意的对手?“

    那这天一观也真是浪得虚名了!

    卫忠义摇头说:“虽然那妖人神出鬼没,手段阴险,但真人也能压制他一二,可是问题却并非出在那妖人不好对付上!“

    “那出在何处?“

    “那妖人早就料到本王会请化虚真人出手,放言他知道江州的命脉,若真人再出手,他便毁了江州命脉!“

    “江州命脉?“秋葵诧异,她对风水之事并不擅长,但命脉一说,倒是常有听闻。

    从风水上来讲,大至江山、小到宅院,皆有风水存在。而江山社稷、家族兴衰也皆有自己的命数,而命数则通过观其风水来确定,所以善风水术者,能为人化解灾祸,亦能制造灾祸。

    这江州命脉便是这样一条影响着整个江州百代的风水之脉,薛天意不过是个养尸的,能辩出何地是养尸地来她信,但能找到莫大江州的命脉所在,他可做不到,所以其后必定有人出谋划策,这个人秋葵再熟悉不过了!

    岳慕云,她的父亲!!

    所以兜兜转转,秋葵还是会和那个影响了她一生的人相遇,她眸光复杂,愧疚地低下了头。

    可笑吧,她从未作恶,甚至想都没想过,可是一想到那个人便是她的父亲。想到他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之事,她便义愤难平。

    世人从来不能选择出生!

    她也不能!

    卫忠义继续讲述道:“化虚真人告诉本王,那些妖人确实找到了命脉所在,若让他们破了江州命脉,江州必迎来这百年间的浩劫,到时战乱横生,民不聊生,化虚真人还告诉本王,整个天下的浩劫已然开启,江州之所以能稳固至今,除了我卫氏几代先辈的努力巩固以外,这条命脉便也是其中最重要的关键。所以此命脉绝不可破!“

    “然后呢?“

    “化虚真人说那妖人当时只是要了结他们与尤家的恩怨,还不想祸及江州百姓,所以只要本王交出紫柔,此事便可了结!!“

    “所以??“

    卫忠义情绪激动的强调:“本王当然不肯,他们要破命脉,本王可以守,难道本王守得了这江州之地,守不了江州的命脉?“

    秋葵不再说什么,她怕自己同情的目光被对方发现,下意识将视线移开。

    那经过十几年还未淡化这段丧妻之痛的王爷声音颤抖的说:“可是??紫柔她生性纯善,又如何会眼睁睁看着这大好江州因为她一人,而陷入灾浩劫之中?她趁本王不备,悄悄离去,就再也未回来过,本王将她找到时,她已死去多时,本王将她带回王府中,想为她风光大葬,可是她却在那夜已十分可怖模样醒过来??本王??是本王亲手点了一把火,将她??“

    卫忠义再也说不下去,那团焚灭尤紫柔的烈火,仿佛在他湿润的眸中,烧了十五年也未曾熄灭。

    他为尤紫柔修坟立碑,就在天一山上,可那也是一座空坟,因为亡妻的尸骨早已烧成黑灰??

    这些,秋葵都曾在薛双命的神念中看到些许,再听当事人重述一遍,她眼前仿佛也看到了十五年前那个混乱的夜晚,一个不安又惊恐的小男孩躲在角落里,看着烈火如何吞噬了自己母亲的尸体。

    他的恨,便也在那时深深就刻在了骨子里,他生来勇敢无畏,是绝不能向害死他母亲的妖人妥协的!

    “本王以为,那件事会随着紫柔的死了结,但其实并没有,那些妖人知道本王与紫柔还育有一子,因为临渊身体里流着一半尤家人的血,他们曾放言,尤家该绝,即便那是我卫家子孙他们也敢觊觎,实在罪胆包天!!“王爷切齿道。

    听到此处,秋葵想起当初一件事,她曾在薛双命的魂念中听到薛天意与岳慕云的图谋,他们要杀尤紫柔是为了报复尤家,但动卫临渊却是为了另一个目的。

    江州王卫忠义只有一子,卫世子一死,无世子继位,即便卫家宗室不争,这江州诸边镇大将也将争个你死我活,倒是江州大乱,神山老仙便可趁机出世救世,以博得大道美名。

    这些皆是他们密谋,知晓之人恐怕这世间超不过三个,秋葵便是其中之一,她此时未说出来,是因知道卫忠义叫她前来,必定不是为了给她苦口讲述十五年前的仇怨,而是当下所面临的问题。

    她也不傻,直接问道:“卫兄身上有什么危险?“

    卫忠义今夜第二次对她的聪明折服。便也不拐弯抹角了!

    “当年那些妖人便已对临渊下手,若非化虚真人及时出手相救,临渊也早就随他母妃去了,可是,化虚真人却说,人的命可以通过玄术的相助有所改变。但是劫数却是无论如何都逃脱不了的,临渊便有此一劫,化虚真人还说,临渊此劫若能度过,日后必能成就帝王之路,拯救五州乱局!真人凭一己之力。只能帮临渊将此劫数移后,但却无法让他躲过此劫数??“

    秋葵明白了,也便是说,那劫数很可能已存在了,这也是王爷叫她来此的缘由。

    卫忠义见她不说话,心里清楚她那么聪明,能自行想到那么多,也必然想到此劫数与她自己有关吧?他说:“你与临渊结义,相互扶持难能可得,本王也相信,若他有难,你必定会奋不顾身相救,对吗?“

    秋葵想也未想就回答道:“卫兄数次救我于危难,我早已将他当作自己的至亲之兄长,他之危难,我凤秋葵愿以命相护!“

    对方听后心中松了一口气,心头也彻底放下了对秋葵的成见,当即掀袍。双膝一屈,在秋葵面前跪下。

    秋葵一见,顿时震惊,也赶紧跪到地上,不解问道:“王爷为尊,又是长辈。如何与秋葵下跪?实在折煞了我呀!“

    “我卫忠义身份再尊,百姓贵我,是因为我是王,而我向你下跪,也是因为我是江州的王,还是临渊的父亲!“

    “我既说要护卫兄便是肺腑之言,即便王爷今日一见面就将我扫地出门或是口出恶语,我对卫兄之情亦然不会改,所以王爷不必对我有何愧疚,更无需为将来之事行如此大礼,秋葵当不起!“她说着,伸手去扶对方。

    卫忠义却不肯起,他面色凝重的说:“本王还未讲完!“

    “那起来说话!不然秋葵便就此离去!“

    这自然是他不愿看到的,也就从地上站起身,声音沉重的说:“你们来时,本王才从天一观回来,化虚真人说,当年为临渊避开的劫数已重新开启,这次恐怕再不能避,而开启这道劫数的是一个女子!“

    见卫忠义的目光落在自己脸上,秋葵已猜到,她便是开启卫兄劫数的女子,心头却一丝惊讶也没有。

    想她心中存善,一心想为正道,但却总给身边的人带来灾祸。

    现在连她最敬重的卫兄,也因她,要面临生死大劫,她心如何能安呢?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www.minguoqiren.org/xs/3075/615740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nguoqiren.org。民国奇人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minguoqiren.org
江唯林南烟大唐扫把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