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人小说 > 妃谋天下:浴火归来 > 第二百六十七章 下不为例

第二百六十七章 下不为例

    醉花楼这几日因为浪子馆年师师一事,生意愈发火爆起来,竟是人满为患。

    满室的脂粉香气熏得苏子衿压根呼吸不过来,她蹙眉踏进门内,旋即便伸过来一只雪白喷香的手,苏子衿转眸去看,只见一身着浅绿色衣袍的女子正笑盈盈地看着她。

    更确切地说,应当是盯着她腰间的那块玉佩。

    苏子衿寻到这般慧眼之人,心知她亦是个能够拿钱办事的,二话不说便反牵起她的手,笑道:“姑娘可愿与我赏个脸?”

    那女子相比起周围一众人却是有眼色多了,当即便笑道:“公子随我上楼。”

    于是乎苏子衿二话不说,便随着这女人上楼了。

    “唤我怡娘便好。”那女子替她沏好热茶,又命小厮送了些糕点上来,“公子慢用。”

    苏子衿本以为一进屋便要瞧见某些令人血脉贲张的画面,谁知却是这怡娘却并未行此唐突之事,心中更是对这怡娘的好感只增不减。

    她从怀中摸出几个金叶子放到桌上,见怡娘神情略略有几分复杂起来,心中更是对她的警觉赞不绝口。

    “怡娘不必担心,本公子只是想从你这里打听一事。这几日可曾见到模样比较文弱的书生过来?”

    怡娘这才将从桌上捻起一枚金叶子,笑吟吟道:“这几日秋试,来此处的书生也多了,不知公子说的是哪一位?”

    苏子衿道:“之前从未来过,莫约是一个月之内出现的某个书生,最近来得比较频繁。”

    怡娘又拿起一枚金叶子,“公子,难道不晓得秋试在这个月,故而天南地北的人都会挑在这个月上京么?公子若是只能找准这一点来问,怡娘自然是回答不出。”

    苏子衿无奈,只好又从口袋里摸出一枚金叶子放在桌上,“看起来穷酸不已,却很喜欢吹嘘自己的,最为重要的是,他最近日日都会来这里。”

    怡娘笑眯眯地摸上那枚金叶子,“那确乎倒是有这么一个。”

    苏子衿又从怀中摸出一枚金叶子,“不知怡娘下回可否帮我留住他?”

    这回怡娘却是不说话了,只直勾勾地看着苏子衿道:“怡娘毕竟人老珠黄了,自然是比不得那些个水灵灵的小姑娘,故而不敢保证。”

    苏子衿无奈地将怀中的金叶子尽数摸了出来放到桌子上,“那就下剂猛药,趁着他迷糊不清的时候送到我那处。”

    怡娘瞄了一眼桌子上的金叶子,又眼巴巴地瞧了一眼苏子衿腰间的玉佩。

    苏子衿无奈地指着那枚玉佩道:“从进门便看你盯着这枚玉佩瞧,莫非这玉佩有甚么来历不成?”

    怡娘眯起眸子,笑得风情万种,“闲来无事研究了些玉器,毕竟人老珠黄,比不得少女时那般肆无忌惮地挑客人了。现在,得一挑一个准儿。”

    “可这身装束均是我寻人借来的,”苏子衿抬眸诚实地看向她,“怡娘,我与你一般,也是个女儿身。”

    怡娘愣了一愣,又侧过脸将她打量了好一会儿,这才扯出来点勉强的笑意,“竟是个姑娘家。”

    想到方才苏子衿央求她的事儿,怡娘打量她的眼神不禁有几分怜悯,“那书生是你良人?”

    苏子衿摇了摇头,心道她的良人,可是个金枝玉叶的贵人。

    “同乡罢了,连熟识也谈不上,是他家人嘱咐我来京城寻他的。”

    怡娘摇了摇头,“那人昨日也不知是发了甚么横财,换了身行头,竟是一掷千金,将楼里的花魁姑娘叫去服侍了一晚上。”

    苏子衿骤然想到自己昨日临走时给他的那笔钱,一时间竟是说不清心中是什么滋味。

    她与阿泉差不多的年纪,从前相处起来竟是从未觉察到他有这样一面。

    可京城这种奢靡之风倒是很容易改变人,倘若没有司元接济,眼下她也是穷困潦倒。

    苏子衿这才想起来,自己竟是几日未回林府,更不提未与林南柯说起要离京之事。

    在醉花楼换回了那身绯衣,她又赶去了隆裕坊二厢,正巧赶上下学。

    在门口等了许久,也不见年懿出来,苏子衿疑惑地走了进去,只见讲堂内只剩两道身影正紧密地挨在一起,似乎是在商讨问题。

    周临楼本在给年懿解说今日的疑难,听到动静,便转过头来,见到那一身绯衣,竟是执着年懿的手径直在那人面前拜下,“问锦衣卫大人安。”

    苏子衿颇为诧异,如此年幼便已能由着官服认出官职,也不知是哪家的少年郎。

    周临楼看出她的疑惑来,解释道:“面圣时见过锦衣卫指挥使林大人着此一模一样的绯衣。”

    苏子衿点了点头,既然是面过圣,想来也是家世显赫之人。

    年懿见了他,乖巧地唤道:“苏哥哥。”

    周临楼瞥了一眼年懿,垂下眸子,静静地站在一旁。

    “苏哥哥,你是要来接我去幽州么?”年懿怯怯地看了一眼周临楼,有几分不舍,转过头来又看向苏子衿,“临楼说要为我饯行,哥哥过来么?”

    苏子衿忍俊不禁,禁不住看向周临楼,“饯行?你可知饯行是何意?”

    周临楼见不得这副嬉皮笑脸的模样,可碍于苏子衿与年懿的交情,只得垂了眸子道:“以酒作别。但……只此一回,下不为例。”

    苏子衿笑看年懿道:“你这位同窗,对你当真是情谊深厚。”

    情谊深厚。

    周临楼仔细咂了咂这四个字,忍不住盯住正欲苏子衿说话的年懿,见苏子衿朝他看过来,才移开了眸子。

    苏子衿摸了摸那个毛茸茸的小脑袋,道:“哥哥在京城还有些人未能处理干净,莫约七日后,再来寻你,”言罢眸底含笑地看了一眼周临楼,与年懿道:“你可与那位同窗好生‘饯别’。”

    周临楼不去理会苏子衿的调笑,朝她行了一礼后,执起年懿的手道:“家仆已将午膳送过来了,我们过去用吧。”

    去八角亭的路正是沿着隆裕坊二厢走上一条街,秋高气爽。由于隆裕坊位于尊乾山山脚下,故而沿道植了一路枫林。

    http://www.minguoqiren.org/xs/3068/45695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nguoqiren.org。民国奇人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minguoqiren.org